观察者网

徐州女教师绝笔信事件,涉事派出所副所长首次回应

2019-08-05 17:13:59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中国新闻周刊”)

昨日,一篇名为《这封信发出时,我和丈夫准备离开这个世界了》的文章在网络流传,引发广泛关注。

上述举报信作者称,自己名为李秀娟,与丈夫均为徐州市丰县周楼小学教师。其10岁的女儿嘉嘉在2018年3月被同学无意伤害,事件发生在丰县实验小学。2018年7月,其带女儿去北京同仁医院就医,被告知视力基本为0,无法治愈。其间,他们去国家信访局上访,后被丰县一位赵姓官员拦住,劝其回家。

文章称,今年3月,他们打算再次带女儿北上求医时,被当地有关部门拦截,并以“寻衅滋事罪”拘留7天。此外,其在被带走过程中,被东城派出所副所长罗某推搡、扇耳光。拘留期满之后,长期被不明人士监视。

绝笔信中所称的涉事派出所副所长罗烈在讲述情况。拍摄/隗延章

根据该文的描述,今年6月25日,丰县教育局下发处分决定。决定书中称,李秀娟身为公职人员,因寻衅滋事罪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七日,已构成其他严重违反纪律行为。根据《事业单位管理条例》,经教育局局长办公会议研究,决定给予李秀娟记过处分。

文章最后称,“我们全家实在没有办法了,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我也得了严重抑郁症,如果我们再不被解救,我们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求求社会关注我们”。该文引发外界对作者可能轻生的猜测,因而迅速受到广泛关注。

8月4日下午3时,《中国新闻周刊》拨通李秀娟在上述网文中公布的电话号码,接听者自称是李秀娟的女儿。她表示,父母不在家,自己和2岁的弟弟在家。去年刚开学的时候,她在学校走廊中,有两位同学打闹,衣服上的拉锁甩到其左眼眼部,如今左眼已失明。

至于父母是否曾被警方带走,她只是表示,今年3月,其父母曾有一段时间不在家,自己被带至姥姥家居住,父母的具体情况不清楚。而这两年,自己多次被带往北京就医,最近一次去北京就医就在今年7月。

昨日下午,公开信发布不久,李秀娟夫妇在徐州市的云龙湖景区被找到,并前往派出所协助调查,至当日23时,李秀娟夫妇已从派出所离开,回到位于徐州市区的家中,这个居住地位于徐州泉山区凤凰山康居家园,距离夫妻俩工作所在地的周楼村小学一百余公里。

此外,一份显示日期为2019年8月1日的签署了“丰教报字”的名为《关于李秀娟反映学生梁某某眼睛被甩伤问题要求重查信访事项办理情况的报告》的文件被披露。根据《南都即时》记者从丰县教育局权威人士处获悉,这份报告内容属实,报告中显示的签发人员谢辉系丰县教育局党委书记、局长。

报告显示,经调查,2018年3月12日下午放学时,丰县实验小学李某、秦某在走廊排队时,拿着校服打闹,无意间用校服拉锁碰到梁某某左眼,事发后班主任常某调查处理,未发现梁某某眼睛有异常症状,其后,梁某某正常上学。

约一个月后,李秀娟发现孩子左眼眼皮有个疙瘩,去丰县人民医院检查,4月16日,梁某某在徐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门诊做了眼睑肿物切除术,就医后李秀娟要求学校出面协调医药费问题。

报告称,丰县实验小学于2018年4月至12月10多次协调此事。因学生打闹与梁某某视力下降的因果关系没有得到确凿证实且信访人李秀娟提出36万多元的高额赔偿金,协调未果。协调期间,涉事学生家长、学校建议李秀娟通过司法途径解决该问题,被后者拒绝。

该报告还披露了李秀娟在今年3月被以“寻衅滋事罪”拘留前的上访情况:2018年4月至2019年1月,李秀娟多次到县教育局和县信访办反映问题。2018年9月28日,李秀娟到徐州市信访局反映问题,多次通过网络向国家信访局、省信访局投诉。2018年7月6日、2019年1月29日、2019年2月1日,李秀娟先后三次进京上访。

李秀娟在上述绝笔公开信中写道,自己和丈夫都是本本分分的老师,并且附上了一份他们同事全体老师签名按手印的支持他们夫妻俩维权的联名信。

根据教育局上述报告披露,李秀娟丈夫梁成振原为梁寨镇周楼小学校长。其在李秀娟于今年3月被以“寻衅滋事罪”拘留之后,因“信访稳控不力”被停职。而李秀娟则因犯有“寻衅滋事罪”,根据《事业单位人事管理条例》,被给予记过处分。对于李秀娟所言自己被截访一事,该报告中写道,李秀娟于2018年7月6日、2019年1月29日、2019年2月1日三次越级进京上访并登记,“教育局均安排专人接访并耐心细致做好其思想疏导及劝返工作”。

报告显示,丰县有关部门最后一次调解发生于2019年7月21日、23日、24日。其间,由信访局局长张峰牵头,教育局、实验小学、梁寨中心校等领导参与协商,由于李秀娟提出为其丈夫恢复校长职务,以及撤销对自己的记过处分,调解失败。此外,经教育局财审股、实验小学会计共同审核之后,为李秀娟报销其女就医相关费用31135.87元。

根据报告所述,2019年7月31日,李秀娟最后一次前去国家信访局上访登记,国家信访局出具《不予受理告知》,其中建议李秀娟寻求司法途径。该《不予受理告知》出具四天之后,李秀娟的那封绝笔信在微信公众号“徐州民声”公之于众,引爆舆论。

8月5日上午9时,《中国新闻周刊》来到涉事学校丰县实验小学,校长办公室中无人,副校长办公室工作人员称,如想要采访,需县委宣传部同意,丰县教育局也以同样的理由回应记者的采访要求。《中国新闻周刊》拨通丰县实验小学涉事年级年级组长电话,其对记者称,此事件当初由年级主任和校领导直接协调,自己未参与,不了解相关情况。

分享到
来源:微信公众号“中国新闻周刊” | 责任编辑:黄家伟
小编最近文章
华盛顿到纽约终于有火车直达,最低130美元
大陆再限制旅游团数量?岛内惊慌
“鸽”了法外长后,巴西总统在线直播做头发
激进示威者早高峰再堵香港地铁,疯狂按紧急键123次
康辉回应新闻联播上热搜,连“怼”(duì)美国1分钟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