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赛渝民:内塔尼亚胡连任以色列总理,中国人背后送助攻?

2019-04-13 08:22:36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赛渝民】

4月9日,以色列举行了新一届议会选举投票。

11日,以色列中央选举委员会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按目前各党派目前得票数所占比例计算,在120个议会席位中,现任总理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利库德集团获35席拔得头筹,以国防军前总参谋长甘茨领导的蓝白党以33席位列次席。

因当前已有多个获得议席的右翼政党党首表示支持内塔尼亚胡组建新一届政府,内塔尼亚胡成功连任几无悬念。

内塔尼亚胡将开启第五任期(图/东方IC)

内有丑闻缠身,外有美国帮衬

内塔尼亚胡胜选后第一时间就收到了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祝贺电话。还在飞机上的特朗普表示,愿与内塔尼亚胡在未来几年内尽可能开展更加密切的合作。与此同时,内塔尼亚胡也通过推特感谢了特朗普的大力支持。

事实上,特朗普对内塔尼亚胡胜选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2018年5月,特朗普将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

今年3月下旬,特朗普签署文件,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

4月8日,也就是以色列大选前一天,特朗普决定将内塔尼亚胡口中的最大外在“威胁”——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列入外国恐怖主义组织名单。

以上种种做法为内塔尼亚胡积攒了丰厚的外交功绩,成为其重要竞选资本。而对特朗普来说,搞好与内塔尼亚胡的关系,也对自己巩固国内亲以势力的支持作用显著。

此次选举前,内塔尼亚胡一度处在非常不利的局面。

2015年7月起,以色列司法部便就内塔尼亚胡府邸开销超出合理范围、卷入以色列最大电信国营企业贝泽克电话公司欺诈案、在国防部官员采购作弊案中进行利益交换等多项罪名对内展开系列调查,内塔尼亚胡在以色列国内声望一度跌入谷底。

与此同时,以国防军前总参谋长甘茨领导的“以色列韧性”党与前财政部长拉皮德领导的未来党、前国防部长亚阿隆领导的泰勒姆党合并为蓝白党,并在选前民意调查中一直领先利库德集团。

可以说,特朗普的帮衬对内塔尼亚胡最后时刻上演“大逆转”居功至伟。

特朗普与内塔尼亚胡(资料图/东方IC)

右派更加得势,和平希望渺茫

此次大选一度被视为以利库德集团为代表的右翼势力与以蓝白党为代表的中间阵营的对决,目前来看右翼取得了完胜。

事实上,蓝白党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中间派,其政策路线同样强硬。甘茨在竞选广告中宣扬自己在2014年指挥以军对加沙发动大规模空袭,杀死上千名巴勒斯坦人,称自己使加沙“回归石器时代”。即便如此,内塔尼亚胡仍称甘茨为“左翼”,指责其立场软弱。

而传统的中左大党工党仅获得约6席,被彻底边缘化,更不用说在议会门槛线上下徘徊的纯左翼党派以色列共产党(哈达什)和梅雷兹党。相比之下,沙斯党、“以色列我们的家园”党等极右翼政党和激进犹太宗教政党的势力则进一步扩大,议席数累计超过30个。

这次选举结果再次证明,以色列政治光谱“右移”趋势已难以扭转,整个社会已不可避免地向保守化、激进化方向滑落。

上月,以色列《国土报》发布了一项最新民意调查,结果显示,仅有34%的以色列公民支持巴以分别建国的“两国方案”,42%的以色列公民支持吞并巴勒斯坦领土约旦河西岸,而反对者仅有28%。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调查样本中包含了约25%的以籍阿拉伯民众(实际占以人口比例约20%),他们大多与以色列主流民意相反。若单纯看以色列犹太公民的态度结果,右倾化立场则更为显著。

在此背景下,巴以问题的解决更显遥遥无期。

6日,内塔尼亚胡突然宣称,“胜选后将把以方在约旦河西岸建立的犹太人定居点划为以色列领土”,引起国际社会强烈反应。土耳其等多国予以谴责,南非甚至把驻以色列大使馆级别降为联络处,以声援巴勒斯坦人民。久拖无望的巴勒斯坦人只能通过组织“回归大游行”等方式表达抗议。

有消息称,特朗普酝酿在以色列大选后不久将正式提出巴以和谈新方案,即所谓“世纪交易”,其中要求巴勒斯坦放弃耶路撒冷、放弃难民回归权等赤裸裸偏袒以方的条件使得巴方几乎不可能同意。而美以两国的强硬态度,无疑正在将横亘一个世纪的巴以问题推向死胡同。

“网络水军”频现,中国邪教助攻?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大选中国因素首次“乱入”。

7日,美国媒体Buzzfeed发布了一篇名为《以色列大选:推特暂停数十希伯来文账户,它们均由一奇怪的中国宗教教派运营》的新闻报道。报道称:

以色列大选期间,一些研究人员意外地在推特上发现了一大批与“全能神”邪教有关的可疑水军账号,这些账号有组织地散布、传播以色列政客所发表的政治言论,而且用的还是希伯来语。

这些账号所传播的涉及以色列大选的言论几乎都与宗教有关,而且其传播规律也如同“蜂巢”一般,都是由一个“蜂王”统一安排,再由一群“工蜂”一起行动。

这些账号传播的言论,有的来自于以色列右翼政客,有的却来自于内塔尼亚胡的竞选对手甘茨,而为数众多的“全能神”水军账号则在给内塔尼亚胡的支持者充当着“粉丝”的角色。经研究人员举报后,推特将这些账户全部封号。

众所周知,“全能神”是一个通过歪曲基督教的教义,传播诸如“世界末日马上要来临”这样的扭曲世界观和害人思想的邪教组织,2014年山东招远的“麦当劳杀人案”震惊全国,事后查明凶手是5名“全能神”痴迷者。

尽管这些邪教水军的可能主要目的是为了给自己“刷存在感”,借机强行“洗白”,但其选择以色列作为首个下手的国家,背后原因不容忽视。

福音派“比犹太人更亲以”,国产“内粉”是何心态?

“全能神”自诩为基督教分支,虽然其教义是对正统基督教的歪曲和抹黑,但其对以内塔尼亚胡为代表的以色列右翼势力的支持,倒是颇有模仿当前国际上势头正劲的基督教福音派的味道。

基督教福音派诞生于美国,普遍带有浓厚的“基督教锡安主义”情结,笃信“只有全体犹太人回归‘应许之地’(即以色列地),耶稣才会再次降临”的信条,所以对犹太复国主义极其热衷,支持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地区的领土索求,强调犹太教是基督信仰的根,试图为以色列当局的一切行为寻找合理性。

其比较典型的观点有:以色列人是“上帝的选民”,对待以色列应像对待“受伤的孩子”;巴勒斯坦人是“违抗上帝旨意”的“非利士人的后裔”,应该遵从“上帝的旨意”把土地尽数让给以色列人等等,可以说“比很多犹太人更亲以”。

美国的福音派是一股不可小视的政治力量,拥有自己的游说集团。现任美国副总统彭斯就是福音派代表人物,可以说是特朗普诸多亲以政策的幕后推手,而宣称要追随美国将驻以使馆迁到耶路撒冷的新任巴西总统博尔索那罗也是福音派一员。

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出访以色列(图/东方IC)

以色列政府也在积极利用和引导福音派在美国社会发出有利于以色列和犹太人的声音。“全能神”邪教有可能正是看中了福音派这点特征,于是潜入以色列大选中浑水摸鱼,企图混淆视听。

福音派教会通常没在我国的宗教事务部门登记注册,因此其宗教活动并不完全合法,但其在我国大学、乡村和城市边缘地带的传教活动却十分旺盛。这些教会往往有国内外各类非政府组织和个人源源不断的资金资助,所以养活了不少专职传教人员。

而在国外的华人群体中,其影响力更为强大。在耶路撒冷就有着人数众多的华人基督教福音派教会,很多人都是为了身体力行对以色列的支持而长期寓居于此,不仅在当地华人群体中积极传教,也与“Stand With Us”等以色列右翼犹太复国主义NGO互动频繁,而绝大多数信众都是内塔尼亚胡的资深“铁粉”。

巴以问题复杂难解,国人应保持清醒头脑

与此同时,福音派背景下的自媒体在国内舆论界也在持续发力,就巴以问题写了不少美化以色列、抹黑巴勒斯坦的文章,以影响我国民间对巴以问题的立场和舆论。

这些文章往往极力抹煞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强烈的多元色彩,而是赋予巴以双方一两个草率的标签,引导读者片面、刻板地看待巴以问题:

这类文章一方面会把以色列塑造成为“科技进步,社会开放”的“理想国度”,却回避以色列还有大量保守封闭、拒斥现代科技的正统犹太教徒这一事实,很多“犹太人喜爱看书”的照片,实际也是正统犹太教徒诵读经书的场景;

另一方面,它们又把巴勒斯坦塑造为“社会落后、思想极端”的“文明黑洞”,把巴勒斯坦的抵抗运动简单等同于恐怖主义,却不知巴勒斯坦穆斯林和基督徒之间有着怎样和睦团结的关系,以及巴解组织的绝大多数成员都是崇尚世俗主义的左翼政党。

这些文章误导了大量对巴以问题缺乏了解的网友,甚至导致中文互联网上的舆论几乎一度“倒向”支持以色列。

前些年,有人冒用央视著名主持人水均益的名义发表了一篇名叫《我为什么反对巴勒斯坦建国》的文章,其文歪曲事实、避重就轻之处比比皆是,稍加推敲即漏洞百出,却被互联网广泛转载,一时间拥趸无数。后来,水均益就此在微博上明确辟谣时,还有人在下面评论表示“很遗憾这不是你写的”。

巴以问题是中东地区的核心问题之一,中国对这个复杂难解的问题也有着自己的思路,即坚定推进以“两国方案”为基础的政治解决。中国对于巴以问题的态度和立场,有利于中国在中东地区树立负责任大国的良好形象,也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

对于如以色列大选、巴以冲突之类的他国政治议题,国人没必要跟风支持谁或反对谁,这样既可能与我国的政策利益相违背,更容易不经意间沦为某些处于灰色地带的宗教运动乃至邪教组织的“靶子”。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赛渝民

赛渝民

阿拉伯语专业研究者,专长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政治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巴以恩仇录
巴以恩仇录
作者最近文章
内塔尼亚胡连任以色列总理,中国人背后送助攻?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