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逝川:国际考古学界为何不那么待见“夏朝”?

2017-05-11 14:30:29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逝川】

最近,以色列怼上了联合国。以总理内塔尼亚胡在5月3日的内阁例会上说,他已指示外交部将应向联合国机构支付的会费削减100万美元。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

一向在国际社会上“有担当”的以色列为何又对抗上了联合国?这还得从5月2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的一项有关耶路撒冷的决议说起。

众所周知耶路撒冷是三大一神教(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圣城,而该项决议称以色列是“占领国”,督促以色列停止在东耶路撒冷的考古挖掘和其他工程。这里的考古挖掘,指得就是2016年11月以色列考古部门启动的一项为期3年的考古活动,目的是发掘尚未找到的“死海文书”……

死海文书(日本漫画EVA版)

……以期进行以色列自己的“人类补完计划”……抱歉我实在编不下去了。其实上面放错了图,死海文书应该是羊皮卷形式。真的在下面:

死海文书残片

死海文书指的是自1947年以来在死海附近山洞发现的一些成书距今超过两千年的羊皮卷,里面用希伯来文记录了早期犹太教、基督教经文,是研究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发展史的重要文献资料,也是确立约旦河沿岸文明史的重要注脚。

最近一段时间,零散的“死海文书”不时现身巴勒斯坦古玩市场,以色列怀疑有人在偷偷发掘死海文书,这促使以政府尽快采取行动。以色列文物管理局官员阿米尔·加诺甚至表示此次发掘由以色列总理府出资支持,尽管以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方面并未立刻对此说法作出回应。

以色列人肯定没有见识过西安地摊卖金缕玉衣这种阵仗,否则就不会担心古玩市场的零散死海文书了

而说到考古,我国作为一个重要的文明古国,自然也有众多文物遗存留待发掘。我们比以色列幸运的是绝大多数文物发掘点都在境内,不存在领土争端问题;但糟糕的是上古时代留下的文献记载太少,缺少有效的断代支持。在当今国际学术界,除非有类似殷墟这样的考古发现,否则夏朝的存在仍然是一件虚无缥缈的事情。

五千年文明,三千年历史?

提到中华文明,最常说到的就是“中华上下五千年”,各出版社、影视制作公司都围绕“五千年”这个主题编写、创作了不少图书、动画(虽然这些作品无一例外从神话传说时代盘古开天辟地开始讲述中华历史)。另外我们从小到大学习的中国历史,也都是从上古时代的三皇五帝开始,第一个朝代总是夏朝。历史老师教授的便于记忆的顺口溜,也是从夏朝开始的:

夏商与西周 东周分两段

春秋和战国 一统秦两汉

三分魏蜀吴 两晋前后延

南北朝并立 隋唐五代传

宋元明清后 皇朝至此完

这样潜移默化之下,我们自然而然形成了夏朝是中华文明的第一个朝代,中华文明作为四大文明古国之一,不仅延续到了现代,而且起源比其他文明要早,也比同时期其他古文明要发达的这种印象。

然而,我们认为板上钉钉的夏朝,在国际史学界并不那么受待见,部分国外学者甚至怀疑夏朝作为一个国家级的文明是否真的存在,商汤代夏是否真的发生过。如果无法证明夏朝的存在,中华文明的长度就一下子缩短到了四千年以内,连个“四千年一遇的美女”称号也要供不起了!与古埃及、两河流域、古印度这些古文明相比更是落后了,毕竟古埃及的法老们在公元前2500年就开始建造巨大的金字塔了,这意味着同时期的古埃及文明比中华文明要发达得多。

日本媒体所形容的“四千年一遇”的费沁源(左)和“四千年第一”的鞠婧祎(右)

国外学者质疑的主要理由是夏朝缺乏考古遗迹印证(商朝有安阳殷墟和出土的甲骨文),虽然已经发现的二里头遗址一期至四期,其碳14检测结果是前1750年~前1500年左右(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2005年、2006年系统测定),时间上和文献记载的夏代基本吻合,其中也出土了不少青铜器、陶器、玉器,以及陶器上的疑似文字——陶文。

二里头文化遗址分布

但是由于出土数量少,不像甲骨文一样可以成系统破译,无法证明二里头文化是夏朝文明。部分学者还认为二里头有可能是商早期遗址或者其他其他文明,不是我们念兹在兹的夏。而仅仅凭借《竹书纪年》、《史记·夏本纪》、《国语》、《括地志》这类文献中零星的记载,是不能证明夏朝的真实存在的。

如果没有上世纪初在河南安阳发现的殷墟和随之大量出土的甲骨文、青铜器,殷商也是不能作为信史而被承认的。现在的夏朝,可以说是处于“夏墟”发现之前的不确定状态,简称为薛定谔的夏朝。

争议颇多的夏商周断代工程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然而有明确纪年的“信史”只能上溯到西周共和元年(周厉王残暴无度,爆发了国人暴动,大臣召穆公、周定公共同执政,号为共和,共和元年为前841年),周厉王之前的西周历代天子,乃至商、夏,在断代上缺乏考古遗迹和文献支撑,商代到西周的年代都要加个“约”。

先秦历史年表

为了确立上古朝代的基本年代框架,进而确定比较准确的年代,1995年秋,国家科委(今科技部)主任宋健邀请在京有关专家学者召开了一个座谈会,探讨了进行夏商周断代的设想。

1995年底,国务院召开会议,成立了夏商周断代工程的领导小组,由国家科委、自然科学基金会、科学院、社科院、国家教委(今教育部)、国家文物局、中国科协共七个单位的领导组成,同时聘请了历史学家李学勤、碳-14专家仇士华、考古学家李伯谦、天文学家席泽宗作为工程的首席科学家。

1996年上半年,来自不同学科的21位专家学者工程组成了专家组,拟定了夏商周断代工程可行性论证报告并随后得到了通过。1996年5月16日国务院召开了会议正式宣布夏商周断代工程开始启动。这一科研项目,涉及历史学、考古学、天文学、科技测年等学科,共分9个课题,44个专题,直接参与的专家学者达200人。

前国务委员、国家科委主任宋健院士

这一工程集中了9个学科12个专业,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九五计划”中的一项重点科技攻关项目。作为少有的社科类领衔公关的科研项目,采取了自然科学与人文社会科学相结合的方法来进行研究:历史学家将以历史文献为基础,把中国历代典籍中有关夏商周年代和天象的材料尽量收集起来,加以分析整理;天文学家要全面总结天文年代学前人已有的成果,推断若干绝对年代,为夏商周年代确定科学准确的坐标;考古学家将对和夏商周年代有密切关系的考古遗存进行系统研究,建立相对年代系列和分期;在测年科学技术方面,主要采用碳14测年方法,包括常规法和加速器质谱计法。

经过几年的研究,2000年9月5日项目正式结题,同年11月专家组发布了《夏商周断代工程一九九六-二〇〇〇年阶段成果报告(简本)》和《夏商周年表》。

夏代年表

禹、启、太康、仲康、相、少康、予、槐、芒、泄、不降、扃、廑、孔甲、皋、发、桀

公元前2070-前1600年

夏启立国(14代17王,共470年)

太康失国(后羿篡位)

少康复国中兴

夏桀亡国(相传为女祸,商汤灭夏)

商前期年表

汤、太丁、外丙、仲壬、太甲、沃丁、太庚、小甲、雍己、太戊、中丁、外壬、河亶甲、祖乙、祖辛、沃甲、祖丁、南庚、阳甲、盘庚(迁殷前) 公元前1600-前1300年

商后期年表

盘庚(迁殷后)

小辛 前1300年-前1251年 在位50年

小乙  

武丁 前1250年-前1192年 在位59年

祖庚

祖甲 前1191年-前1148年 在位44年

廪辛

康丁

武乙 前1147年-前1113年 在位35年

文丁 前1112年-前1102年 在位11年

帝乙 前1101年-前1076年 在位26年

帝辛(纣) 前1075年-前1046年 在位30年

西周年表

武王 前1046年-前1043年 在位4年

成王 前1042年-前1021年 在位22年

康王 前1020年-前996年 在位25年

昭王 前995年-前977年 在位19年

穆王 前976年-前922年 在位55年

(共王当年改元)

共王 前922年-前900年 在位23年

懿王 前899年-前892年 在位8年

孝王 前892年-前886年 在位6年

夷王 前885年-前878年 在位8年

厉王 前877年-前841年 在位37年

(共和当年改元)

共和 前841年-前828年 在位14年

宣王 前827年-前782年 在位46年

幽王 前781年-前771年 在位11年

但《简本》一经发布,即在海内外引起了争议。某些国际学者认为该工程由中国国家科委主导,有浓厚“政治背景”,是中国政府为了提高民族自信心、增强民族凝聚力搞得民族主义工程;有些学者对工程采用的方法论进行质疑,如Douglas J. Keenan在《East Asian History》(2002年,61-68页)发表了题为《Astro-Historiographic chronologies of early China are unfounded》(《古中国的天文编年年表没有事实根据》)的文章质疑工程组得出周懿王元年“天再旦于郑”是公元前899年这一结论。

Douglas J. Keenan发表文章的片段

Douglas J. Keenan的观点主要是“天再旦于郑”并不能确定为日食,而且本次日食的计算正确性也存疑。

日本文教大学言语文化研究所的学者小泽贤二也对工程根据“岁在鹑火”而把武王伐纣年份定为公元前1046年而不是1027年提出了批评。理由是中国确定金木水火土五星为岁星的时代是在战国时期,不能据此认为该句中的“岁”就是木星。

而影响最为深广的,当属美国斯坦福大学亚洲宗教文化中心(Asian Religions Cultures Initiative, Stanford University)兼职研究员、美国英特尔公司设计技术部高级工程师蒋祖棣的这篇文章《西周年代研究之疑问——对“夏商周断代工程”方法论的批评》。蒋文从五个方面(古代文献、古代天文、纪日金文和金文历谱、14C测年、商-周考古界标)对工程的方法论进行了批评。核心点是14C测年、商-周考古界标这两类。

首先要明确的是,14C数据并非绝对的日历年代,而是由置信度所决定的置信区间,通常为68%,提高置信度,置信区间即日历年代范围也会相应地增大。《简本》已经言明14C数据“拟合”的依据是牛津大学考古实验室(ORAU)的OxCal程序。

蒋祖棣采用不同的误差校正程序对简本中H18(也就文王迁丰到克商前这一期)木炭样品所测数据进行的重新校正运算可以看出,蒋祖棣得出的置信区间远远大于《简本》公布的拟合结果。这也是蒋文抨击工程的核心要点:OxCal程序计算的精确度备受国际14C学者的批评;且工程没有采用误差更小的95%置信度。而在商-周考古界标上,工程以陶器为标志采用间隔分期而抛弃渐序分期,有违商周考古常理。

蒋文中引用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在沣西发掘的分期

而在国内,近十七年过去工程的繁本迟迟未能得到通过,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工程是烂尾了,也降低了之前发布的《简本》的权威性和学术性。更何况《简本》发布后出土的部分青铜器与其部分结论冲突,更是有点尴尬呢(朱凤瀚发表在2007年3月《考古》杂志上的文章〈[口乂乂見]公簋与唐伯侯于晋〉,其铭文有“唐伯侯于晋唯王廿又八祀”的内容,而从簋的形制与铭文字形特点来看,成器时间应在成、康、昭三王期间,但工程年表中成为在位27年,康王在位22年,昭王在位19年,无一符合)。

面对国内外的种种质疑,工程专家组的专家学者也有撰文回应。专家组成员、中科院陕西天文台研究员刘次沅就在《时间频率学报》(2002 , 25 (1) :70-73)上发表文章《天再旦日食的根据与计算——对Keenan质疑的注释》回应Douglas J. Keenan的质疑,中国社科院考古所副研究员徐良高也发表多篇文章与蒋祖棣进行讨论,专家组组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所长李学勤也在接受采访表示,《简本》作为一个阶段性的学术成果,我们也没有想它就此成为定论,有争议很正常。

但总的来说,正如同夏商周断代工程对自身的定位:“现有材料下的最优解”。在目前的考古发现和技术条件下,给出了一个大致的年代框架,大量资金和技术的投入也对今后的考古学研究起到了推动作用。工程本身暴露出的问题(如绝对年代的把握困难很大)和取得的收获一直在给中国考古学输送营养。也许我们短时间内很难坐实夏朝作为一个文明的存在,中华文明也许只有3600多年,但这并不妨碍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繁衍生息,欣欣向荣。中华民族曾经经历了太多的苦难,养成了坚忍不拔的性格。在未来,会以更加开放和自信的姿态,屹立于世界之林!

小记

其实说到文明断代,各古文明也并没有多少是“干净”的。记录古埃及王表的巴勒莫石碑、都灵王表、阿比多斯王表、卡纳克王表或残缺不全、或互相之间有出入;记录美索不达米亚的贝罗索斯王表亡佚,留存在他人著作中的部分则显示着作者惊人的想象力,统治者年龄动辄以万记;至于古希腊,靠着德国传奇考古学家海因里希·施里曼对普里阿姆宝藏和迈锡尼古墓葬的发现,才证实了颇具神话色彩的《荷马史诗》中特洛伊、迈锡尼的存在。

但遗憾的是,施里曼宣称在土耳其西萨里克山找到的特洛伊的遗址,实际上一共有9层不同年代的遗址,不论是哪一层都无法和特洛伊相吻合,其后继者亚瑟·伊文思在克里特岛对“米诺斯”文明的发掘也颇多疑点,其一些冲动、理想化的重建更是被后来的学者批评和否定,发现的线形文字A至今仍未破译。

出土的线形文字A


米诺斯三女神壁画

对比其他文明古国的断代历程,并不是要比烂,也不是要否定那些古文明的存在。只是想说史前考古和史前研究的局限性(考古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破坏,如出土秦始皇陵兵马俑彩色的褪去,考古挖掘对地层的不可逆转毁坏等),受制于遗迹和文献的有限资源,史前研究很可能长期没有突破。

但这并不影响史前考古的继续发展,同样,夏商周断代工程有问题也不会影响中国上古考古的发展。虽然有些机构出于某些动机迫不及待要宣布一些重大的考古发现,显得太过着急,但时间会给出最终答案。

某地对二里头遗址的误导宣传

最后,以中国二里头考古队队长许宏的一段话来结尾:夏商周考古,从其定名看就具有浓厚的“中国特色”,注重“以复原王统历史为目的的研究”,或可说是“王统的考古学”。下一步,应超越传统的思维,以考古学为本位,构建可与全球文明史接轨的中国青铜时代研究话语体系,使研究视角与方法随着整个中国考古学的学科转型而得到提升。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逝川

逝川

神经粗大脑洞很深的历史爱好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考古
考古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