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司马博达:兵役制度一改再改,台军素质就能提高吗

2017-12-28 08:08:55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司马博达】

近日,台军最后一代义务役入伍服役。从明年起台军将转为募兵制,台军延续了81年的“壮丁入伍”传统就此终结,因此这批义务兵被戏称为“末代壮丁”。

1941年,重庆,被用锁链锁着的国军新丁

随着两岸局势及国际关系的变化,当前台湾地区的兵役制度,正面临前所未有之复杂景况。此外,出生率剧降、人口结构老化、政党竞争轮替、人民服役意愿低落、财政经济困窘等因素,加之不断爆出的军中丑闻,都对兵役制度形成巨大冲击。

国民政府来台之后,在大陆实行的兵役体系并不符合实际台湾防务需求,所以在整体兵役制度上开始出现调整:

1951年,因应政府播迁来台与反共需求,删除步兵军士及特种、特业兵为期3年,常备兵高中以上毕业生服役1年,特种兵、特业兵1年6个月规定;增订常备兵、补充兵、国民兵得经考选优秀者为预备干部;

1954年,推行“精练常备兵、广储后备兵”政策,将“军官役”区分常备军官、预备军官,“士官役”区分常备士官、预备士官,规定常备兵现役陆军役期2年、海空军3年;补充兵服役陆军为3至6个月、海空军及特种兵3个月至1年,征兵检查体位区分甲、乙、丙、丁、戊等,甲乙等服常备兵役,丙等服乙种国民兵役,丁等免役,戊等难以判定者应再复检;

50年代台军训练照

1959年,因兵员不足又配合“反攻复国”,将原年满20岁征兵检查,翌年征集入营规定,修订为年满19岁征兵检查,翌年征集入营。国民兵役期2年调为1年,志愿(士兵)在营服役期间修正为5年为限;

1974年,考量台湾地区承平多年人口增长,超出军队补充需要,无法悉数征集入营,甚至影响其就业、就学与出国等生涯规划,再次修法“适用现役之人数有余或不足时,依常备兵、补充兵、国民兵之顺序,按抽签号次征集之”,以保弹性活用。

然而对于现今台湾整体防务开始出现较大影响的政策,是在时任“总统”李登辉要求下,“国防部”于1996年开始提出的“国军军事组织及兵力规划案”之裁军案,以“精简高层,充实基层”为目标,因此常被称为“精实案”,主要以三大指导思想为主轴:(1)减并高层单位、简化作业程序,提高行政效率,(2)配合新的武器装备,调整部队结构与指挥层级,朝联合作战方向发展,(3)贯彻“精简高层、充实基层”政策。

“精实案”自1997-2001年实行,2000年起为因应兵役公平、社会变迁及建军备战需要,将海、空军3年、陆军2年役期,修正为役男19岁起役,服满1年10个月后,纳入后备军人,40岁除役。除此之外,为善用“精实案”实施所产生的超额役男人力,并增进公共服务能力,明确规定在不影响兵员补充、不降低兵员素质、不违背兵役公平前提下,采行替代役。

替代役构想源自于实行于欧洲国家的社会役,服役期间于政府或公共机关或机构中服务,类似于在政府相关部门中的志工,惟役男不具备现役军人身分、不受军事审判、不属国防部管辖,但仍可享有部分军人福利,例如军警票、“国军”英雄馆住宿优惠等;而其退役后身份为替代役备役,须接受主管机关召集服勤,是兵役制度的创新。

军警票

2004年役期缩短为1年8个月,并试办志愿役士兵招募制度;2005年11月通过“兵役法部分条文修正案”及“志愿士兵服役条例部分条文修正案”,扩大志愿役士兵招募范围,高中、职毕业男女可服志愿兵役,待遇提高,女性服役由限服志愿军、士官役,放宽到志愿士兵役。故现行兵制,军、士官以志愿役为主,义务役为辅;士兵以义务役为主,志愿役为辅。2006年7月缩短为1年6个月,2008年役期缩短为1年,并持续扩大办理志愿役士兵召募,将志愿役士兵服役年限由3年延长至4年,朝向“募兵为主、征兵为辅”目标,欲达到征募比为6比4。


“精实案”后接续的还有“精进案”、“精粹案”、“勇固案”,实行时间分别为2002-2011年、2012-2015年与预定自2015-2019年,惟“勇固案”因兵力要大量地删减至20万人以下,甚至裁撤海军陆战队,在大量反对声浪下,目前已停止实施“勇固案”;原先预计2018年,开始实施全募兵制度,然而在近期的“立法院”会期当中,“监察院”、“立法院”预算中心皆对“全募兵制”提出多项疑虑,亦担忧志愿役官兵招募成效,补不上义务役官兵退场战力空缺。尽管裁减政策并不会有太大变化,然而在实际做法上可能会需要精进与调整。

台军方历次改革兵力精简计划

目前而言,尽管在“全募兵制”上的推动遭遇到诸多困难,义务役已经更改为1995年以后出生的役男须服4个月军事训练役,原先规划役男须接受入伍训练后下部队,国防部规划明年起役男改为接受入伍训练和专长训练,不用再下部队。

目前新制之军事训练役流程包括第一阶段“入伍训练”,第二阶段“部队训练”,原本两者各8周,军方评估发现前者太长而后者太短,今年起8周的基本入伍训练减为5周,部队训练增加为11周,入伍结训后役男抽签分发本、外岛常备部队施训,尽管多数人民对于役男不需要服名义上的“兵役”,然而“军事训练”事实上远比先前下部队受训还要来的更加扎实,也至少确保役男拥有基本战力。

现行台湾地区的兵役制度,理想上以义务役、志愿役相辅相成,希望达成“平时养兵少,战时用兵多”目标之全募兵制。但现实问题是受政治、经济、社会环境、人口结构变迁影响,以及民意动向左右,招兵越来越难。如先前于2013年所爆发的“洪仲丘事件”,尽管在老一辈服过兵役的人看来认为可能并非完全是军方之错误,然而,由于外界普遍对台湾之军务体系并未有太多好感,导致事件一爆发加上媒体的渲染,更是让“国军”整体形象以及军人之尊严几乎崩盘,也导致更多的年轻人潜意识想避免自己成为制度下的牺牲品,尽可能的逃避兵役,导致募兵制的推动更加困难;甚至在事件爆发的过程当中,因部分军方隐藏弊端之案例,更被台湾网民戏称“国防部”为“国防布”,专门给“国军”遮羞。

洪仲丘案引发民众抗议

综合而言,整体台湾的兵役制度问题主要有三:人员素质、军中内部问题、“国家认同”;以人员素质而言,由于在义务役录用人才采用齐头式平等,部队从国小学历至博士学历,均混合编于同一单位,故可能难以人尽其才,造成人力资源的闲置及浪费。再加上军人形象于台湾社会逐渐低落,因而在志愿役的招募上往往难以吸引较高素质之人才加入。近日台湾海军官校大四学生因为不满学弟学妹太过娇弱,还在食堂贴出标语抗议,希望他们勇于接受专业的军事化教育。

台湾海军官学校,学长劝学弟学妹不要太妈宝……

人员素质问题又导致军中内部问题,包括因人力素质问题引起的适应不良、违犯军纪、不当管教、武器管制疏漏等事件发生,经媒体报导后,成为社会大型事件乃至于政治事件、

最后则是“国家认同”问题,统独一直是台湾“国家认同”最大的意识形态争端之一,在“国族主义”并未真正建立的状况下,尽管台湾面临近距离的威胁,但因前述问题导致多数青年视服兵役为一个浪费时间之行为,能躲则躲,能早退则早退,也是导致台湾整体防务需求无法被满足之重大因素。

蔡英文视察金门陆军航特部两栖侦察营,观看“泳池练兵”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司马博达

司马博达

两岸时政观察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台湾
台湾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