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在伊拉克被扣押北大学生获释 为看古迹赴战乱地区

2015-07-28 07:38:35

据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中国驻伊拉克大使馆27日向新华社记者证实,经使馆努力,日前在伊拉克北部被当地警方扣押的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学生刘拓已于当天平安获释。目前,刘拓已抵达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使馆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他健康状况良好,将尽快返回国内。

在伊拉克被扣北大学生获释

7月17日有报道称,“伊拉克军队在伊拉克西部的安巴尔省抓捕了一名中国男子,并称该男子是‘伊斯兰国’组织(IS)的一员”。报道截图中,一名华人面孔的年轻男子蓄须,身着运动装,神色黯然地坐在一把橙色靠椅上,而座椅旁边一左一右站着的两人均着迷彩裤,其中一人还持枪。

随后,中国驻伊拉克使馆工作人员表示,确实有一名中国公民被警局扣押了,但并不是像网上所描述的那样是“被伊拉克方面当成恐怖分子”。依据报道中公布的照片,有消息人士认出,报道中的男子是北大考古文博学院的学生,在伊拉克参观古迹时被抓,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对此,北大18日下午回应称,报道中男子确为该校考古文博学院学生,去伊拉克考察古迹时被误抓。学校获知信息后,第一时间与家长取得了联系,多方了解核实情况,并与我驻伊使馆建立联系。据北大介绍,中国驻伊拉克大使馆表示,目前被扣同学人身安全没有问题,伊拉克有关方面也确认他与“伊斯兰国”组织无关,预计不久可以获释。该同学本人也已与其家长通了话,并表示本人是安全的。

据了解,该学生前往伊拉克为“考古旅行”,他今年5月公开发布的一篇旅行计划中写道,暑假约了同学一起玩土耳其,顺便就想把伊拉克去一下,一方面学的东西和这里有一定关系,另一方面还是想把去遍埃及、巴基斯坦、伊拉克三个最早文明诞生地的成就达成一下。文章中说,去之前他还特意了解了一下当地的安全问题。

刘拓被关押的警察局,新华社记者陈序摄

刘拓被抓之后,他的多名同学和朋友则向微信公众号弧度讲述了他为了考古爱好,游历世界各地的传奇经历。

冒险赴伊只为看文物

26岁的刘拓被国内媒体描述成一个充满理想的“疯子”。在刘拓同学和朋友们眼中,他只是一个执着于寻访古迹,并痴迷于此的年轻人。在自己的网络空间上,刘拓去伊拉克的原因很简单:再不去,那片战火纷飞地区的古迹将被“清零”。

7月5日,刘拓从北京出发飞往德黑兰,转机纳杰夫入境伊拉克后,到过卡尔巴拉和纳西里耶。三四天后,在参观完巴士拉回巴格达的路上,他丢了手机。

“坐过站了,列车员急着让他下车,火车已经开了,列车员把行李一路扔下去,他沿路找,发现手机和药不见了”,刘拓的好友杨帅(化名)告诉弧度,刘拓患有轻度高血压,平时经常失眠。他还很怕热,而巴士拉的气温高达50℃,并且处于沼泽区,非常潮湿。他曾在一次通话中跟杨帅吐槽,“那边简直是世界上最难忍的地方”。

他也知道伊拉克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区域之一,但让他顶着战火坚持前往的,是对文化遗产的痴迷。“伊拉克拥有太丰富的旅游资源,实在让人神往”,他曾在穷游网写道,因为伊拉克、叙利亚局势紧张,两国北部半壁江山基本都落入IS之手,而他“一方面学的东西和这里有一定关系,另一方面还是想把去遍埃及、巴基斯坦、伊拉克三个最早文明诞生地的成就达成一下”,因为怕错过了今年,以后就没机会再看到古迹,也怕学业紧张,没这么长时间的假期,所以决定7月去伊拉克。

刘拓被扣前参观的萨迈拉大清真寺宣礼塔,新华社记者陈序摄

和刘拓一样,杨帅也痴迷古迹,两人曾相约同游过中东。手机丢失后,刘拓沿途向路人借手机和杨帅联系,还嘱咐他帮忙从国内买一部新手机。

他们的通话频率一般是每天一次,除了报个平安,告知自己到哪了、遇上什么奇闻异事,刘拓也会跟杨帅说说被扣留的情况。

刻意绕开IS控制区 结果被反IS武装扣押

比如7月8日,他去了乌鲁克,一个五千年前的古城,在那之前被警察扣留一天,所以纳西里耶的市长请他吃了一顿饭。之后几次通话里,杨帅得知刘拓去了巴比伦,12日他则告诉杨帅,自己被困在了萨迈拉——从那往北100公里就是IS的控制区,而非伊朗法尔斯通讯社报道中所说的处于IS控制区域的费卢杰。

杨帅说,刘拓仍被关押在萨迈拉,“从11号以后就没再出来了,之后具体的事我也不清楚,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抓的他”。

刘拓被误抓原因和现场情形目前不得而知。据刘拓的另一名好友吴景(化名)分析,那里接近冲突前线,局势紧张,语言不通或为刘拓被误抓的主要原因。“他会的只是阿拉伯语的简单会话,说多了就得切换英语,估计民间武装一时找不到合适的翻译,沟通不畅”。杨帅也认为是“边防的问题”,“交战前线,遇见外国人肯定都会拦的”,不过刘拓现在每天可以借别人的手机与外界联系,杨帅说,“他给那边人手机装了微信,每天只能用十分钟”。

“需要说明,他走的地方是刻意绕开IS控制区域的”,杨帅介绍,伊拉克的治安,库尔德区最好,所以刘拓选择从埃尔比勒经过库尔德人的自治区,绕过IS国,经杜胡克的陆路口岸去土耳其。而在去库尔德区的途中,刘拓必经萨迈拉,因为萨迈拉有两个通天塔和规模超级巨大的九世纪的古城,他想去看看。

吴景补充说,伊拉克战争后局势动荡,萨迈拉古城遗产缺少由国家主控的管理和保护,所以在2007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濒危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濒危世界文化遗产的意思是,有现实破坏危险,没准明天就没了”。

与死囚关在一起 狱中教狱友写汉字唱昆曲

杨帅总结,在伊拉克不多的自由时间,刘拓到访的乌尔、乌鲁克、拉格什、巴比伦等地,都是极其重要的世界性文化遗产,“还有库尔德区几处阿卡德与亚述时期的露天浮雕,刘拓本来想顺道去看,但没去成,他在电话里说特别遗憾”。

“离开巴格达以后,刘拓几乎每天都被扣留,都在远离交战区的检查站,大概几个小时,长的时候一天,警察翻包、查护照,之后解释清楚就放行了”,然而经常如此还是让刘拓不适。“他说同行的欧美人、日本人都放行,唯独中国人被查,七八次都这样,他感觉很委屈。”

杨帅回忆,刘拓没说过在狱中遭受虐待,“有的狱友很快就要被处死了,他还教狱友写汉字,唱昆曲。”但有时他打电话给杨帅会哭,说自己心里难受,“这种经历让他心塞,幽闭、阴暗、暴力,前途未卜,确实可怕,刘拓去阿富汗时很顺利就回来了,啥事没有,而在伊拉克,每天被各种人扣留审问,这是很不一样的。”

7月14日,杨帅接到刘拓的电话,“他说如果还放不出来,我就只好准备到土耳其先一个人玩了,反复跟我说对不起。”除了等刘拓再打来带着好消息的电话,杨帅也没有别的办法,直到16日,两人原定是该在土耳其见面的,但刘拓还是没能出狱。

这个时候,杨帅注意到了好友被误抓的新闻,而刘拓本人17日才知道自己被登上了国内媒体报道。“我说新闻出来了,他自己也吓一跳。我们最后一次电话是土耳其时间的17号傍晚,我在埃迪尔内,他拿那边的手机打,说最迟周四能出来”,杨帅回忆。

中国驻伊拉克大使馆工作人员透露,就释放刘拓一事,中方正在努力与伊拉克政府沟通,但细节不便透露。

中伤刘拓与极端分子交好 造谣者被公安约谈

刘拓被误抓一事由微信公众号弧度率先在国内披露,各大媒体也跟进报道,从起初有人说刘拓明知伊拉克动乱还要前往是“作死”“活该被抓”,到后来有人翻出刘拓身着阿富汗民族服装的照片喊“不要让他活着回来”,对他的活法一直有不同声音。最典型的还包括有人称刘拓是皈依了伊斯兰教的汉族穆斯林,且在人人网上和知名分裂分子关系很好。不过该发帖网友目前已经删除相关的帖子。刘拓的几位朋友和同学向弧度确认,上述传言都不属实。

吴景透露,这名造谣者昨天已被北大校友揪出来。“他是个假北大学生,用假学生证在百度贴吧里招摇撞骗”,他说,该人士假学生证上的注册章颜色不符,其声称的学号、高考成绩也对不上,“北大校友已经把材料送到学校法律顾问办公室,他会被追究法律责任。”弧度发现,昨天(7月22日)凌晨4时许,该人在贴吧发出道歉帖,称后悔之前中伤刘拓,也已被公安部门谈过话。

“刘拓当年是生物竞赛保送生,在北大元培学院学的古生物专业”,杨帅说。刘拓的另一位好友倪瑞锋也确称,“我没有看到任何迹象显示他皈依了伊斯兰教或者有分裂主义倾向”。

至于那张他5月9日发在人人网上、与一名女性一起身着穆斯林服装的合影,上述两人均证实服装是刘拓从阿富汗购买旅行纪念品,照片是在北京拍的。杨帅认出照片中和刘拓并排站立、穿起普什图人服装的是他亲友。

“这地方要淹了,再不看以后就没机会了”

与此同时,看到中伤刘拓的言论,好友唐大麟也坐不住,“觉得得写点啥”,之后便有了登上新浪博客热门榜的那篇《我认识在伊拉克考古被抓的北大学生》。

因为对古建的共同爱好,唐大麟在2009年与刘拓结识。“最开始是看他人人网,他的照片很有意思,比如在故宫拍到没人的角落,还拍到其他常人不会去、应该是不开放的地方,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

之后两人开始有线下接触,包括一起寻访古迹、参加圈内的看片会。唐大麟大刘拓3岁,两人恰好也是同乡,他用“天真”、“热情”、“理想主义”、“痴迷考古”等词概括这个在古建圈小有名气的小兄弟。

“刘拓对感兴趣的领域,钻进去就沉浸其中。本科毕业后,他有过一个gap year(间隔年),那段时间跟一些考古队到处发掘,包括陕西省洛南盆地的一个旧石器遗址。”唐大麟对弧度回忆,有一次他和刘拓同游北京南城的胡同,“各个胡同哪家院里有什么雕花,哪个旮旯拐角有什么门墩,他都知道,还不时流露出对南城胡同消失太快的痛心”。

当天,他们去牛街吃饭,还叫了另外两位并不懂考古的朋友,饭桌上刘拓“从头到尾,讲古建筑里斗拱、立柱、雕花啥的,不管人家是否对那些遥远的历史和斑驳的古迹感兴趣,事后一个朋友评价‘你这哥们真是个纯粹的理想主义者,他好单纯,但这样的人在社会上会吃亏’。”

在穷游网上,刘拓是“7袋长老”,面对陌生网友首次出游的提问,他知无不言。唐大麟说,现实生活中,刘拓也非常乐于分享,“你问他点东西,他一讲起来滔滔不绝,你都插不上话”,让他印象深刻的是今年春天一场圈内看片会上,刘拓制作了455页的PPT,用长达三小时的演讲跟朋友们讲述自己的经历。

还有一次,唐大麟计划去金沙江沿岸考察向家坝水电站蓄水后的淹没区古迹,因为那里地处川滇两省交界,交通不便,现有资料匮乏,考察难度极大,他去向刘拓打听,“这哥们居然已经去过了,于是一个详细的路线图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当时真是又惊又喜,而他只是很淡定地说:这地方要淹了,再不看以后就没机会了。那一刻,我真是太崇拜他了。”

足迹:中国500个县,外国50处世界文化遗产

提起刘拓,朋友们给出最多的描述,与17日即帮他联系中国驻伊拉克大使馆的李欣意一致:此人为资深驴友,有传奇经历。弧度梳理他多个社交平台发布的内容发现,迄今为止,刘拓的足迹遍布全国159个地级市、500个县、87个城墙、831个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以及86处世界文化遗产,除了中国境内的36处,还包括分布在日本、埃及、黎巴嫩、约旦、土耳其、希腊、巴基斯坦、伊朗、亚美尼亚、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50个,此外,他也去过叙利亚、阿富汗等战乱地区。

前两年与刘拓线下接触频繁的倪瑞峰说,刘拓执着、有痴劲、知识渊博、行动力强,还有点话痨;和刘拓相识于旅途中的吴凡还认出,刘拓这次被误抓时身上穿的正是他们之前在亚美尼亚机场离别时穿的那件,“当时也是互相聊旅行经历,我们前后两次见面,我感觉他挺能闯的”。

不仅在朋友和同学眼中与众不同,知名博主@假装在纽约“扒”过刘拓的经历后,将他称作“为了自己的兴趣爱好而愿意冒生命危险的理想主义疯子。”

尽管阅景无数,在刘拓分享过上千张寻访各地古迹所拍照片的人人网主页上,仍能看出他对这次伊拉克之旅的特殊期待。5月27日,刘拓兴冲冲地晒出伊拉克签证,在和朋友的互动中告知自己将于7月5日踏上旅途。

此后的最近一次更新止于今年6月28日,一张与一贯风格不同的照片中,一只头戴伊斯兰小白帽的毛绒公仔坐在床上,刘拓附的图说是“这个清真熊和我的头竟然一样大”。原本这张照片并无人注意,但从7月19日中午至今的近70条留言,全是对他平安归来的祝福以及专门发来的敬佩之语。

三天前,唐大麟也在微信朋友圈写下过这样一段话:“我以为,我们国家这种哥们不是太多,而是太少,整个社会在取得大量物质财富的同时却产生了巨大的精神空白,这种空白如何去填补,恰恰需要越来越多如此位哥们一样的人去沉心静气的钻研,去如饥似渴的学习,去忘乎自我的探索。”

(观察者网综合新华国际客户端、央广网、微信公众号弧度等报道)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 责任编辑:林西
专题 > 伊拉克局势
伊拉克局势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