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携程CEO梁建章:可允许女生20岁大学毕业,25岁生完两个小孩

2015-12-08 13:26:20

12月5日,在2015搜狐财经年会上,携程网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梁建章获得搜狐颁发的第三届“中国变革力人物奖”,并做了题为“人口发展,可持续战略”的主题演讲。

梁建章是中国二胎政策放开的积极推动者。他说,现在已经完全放开二胎,未来完全放开生育限制只是一个时间问题。现在很多人想生二胎但是不敢生,城市里真正敢生二胎的人,可能只有30%。

携程网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梁建章(资料图)

以下是澎湃新闻对梁建章发言内容的摘录:

真正敢生二胎的人,可能只有30%

现在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期。第一,人口问题终于可以被公开讨论了,所以我觉得如果充分讨论的话,很快大家会得到一个正确的结论。另外,现在已经完全放开二胎,未来完全放开生育肯定只是一个时间问题。马上要考虑的不仅仅是完全放开的问题。现在完全放开二胎,很多人是想生二胎但是不敢生。我们做过很多调查,在城市里面大概有70%-80%的人说自己很想生二胎,但真正敢生二胎的人,可能只有30%。

所以如果这么一算的话,其实中国的生育率,平均一对夫妇生的小孩数量还是很低。我们现在估计,即使是完全放开,少部分人生三胎、四胎,整个中国人的平均生育率只有1.5左右。大家可以看到,很多国家的经验得到论证,如果经济水平发展到1万美元左右,全世界的平均生育率已经降到更低水平以下。尤其是东亚社会,东亚社会包括韩国、日本、新加坡这些国家,它们的生育率是世界上最低的,这个是灾难性的。中国如果按照它们的轨迹发展,是非常悲观的。

国外如何鼓励生育

一些国家生育率如果到了1.5,就会采取一些非常激进的鼓励政策提高生育率,有些国家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但有些国家其实效果不明显,如果真的效果不明显就可能加重养老负担。规模负效应,创新活力的缺失,这样就会导致经济的问题和整个社会的问题,日本就是一个例子。

到底这些国家采取了什么样的鼓励生育的措施?效果怎么样呢?最直接的一些措施无外乎这几条:一个是财政补贴,直接给钱,他们叫育儿津贴或者家庭补助,有小孩的家庭就给更多的钱;另一个是产假,还有育儿教育的各种便利。

首先看财政补贴公平性的问题,财政补贴税收上来补贴有小孩的家庭,这样公平吗?传统社会养儿防老本来就是生小孩的一个动机,政府不需要介入养老,可能也不需要介入生育补贴,反正你自己的养老将来靠自己的小孩给你补助。现在的社会就不一样了,养老社会化了,所有年轻人交的税,包括社保、医保、所得税等等,用来养现在所有的老人,包括有小孩的老人和没有小孩的老人。所以现在多生一个小孩,这个小孩长大以后,未来国家交的税中间的15%会去养未来的老人,不管这个未来的老人现在生没生小孩。

所以公平的话,国家应该给每个小孩补贴15%左右,因为他未来的贡献是15%左右。我们的教育应该说差不多占整个GDP的5%,可以说教育费用已经补贴了5%给有小孩的家庭。公平的话,还应该补贴10%左右才对。10%听起来挺多,其实你想一个城市白领收入10万块钱,如果补贴1万块钱,还是不够抚养一个小孩的费用。

财政补贴税收上来补贴有小孩的家庭,这样公平吗?

我们看财政补贴有多大的效果。生育和补贴是一个正相关的关系,这个国家如果用GDP的1%—5%的水平来补贴生育家庭的话,还是可以提高生育率的,但是这个补贴力度还是蛮大的。实际上每个国家确实拿出了1%—5%的GDP用来补贴家庭。这些都是欧美的国家,穷的国家本身生育率很高,还没有到这个阶段,这些都是欧美国家中等收入以上的国家。当然有些国家根本不用补贴,它的生育率也很高。美国是例外,美国因为宗教等原因,其实补贴比较少,它已经接近更低水平,所以不用补贴也接近这个水平了。

补贴有效的是那些富裕的东欧跟北欧的国家,它们的财政收入比较多,它们愿意花比较多的钱,3%—4%去补贴生育。尤其是最近加大力度以后,它们的生育率基本上从1.5、1.6,恢复接近1.8、1.9的水平。有些国家比较穷,南欧国家补贴比较少,生育率比较低,接近1.5的水平。东亚国家其实补贴生育的力度还是比较小的,像韩国、日本的生育率也是非常低的。

会不会存在这么一个陷阱,一个国家如果比较穷,没有力量去补贴生育,造成它的生育率比较低,财政状况继续恶化,越没有钱越生育率更低,没有钱去补贴生育率?确实,南欧这些国家,像希腊、意大利似乎在陷入这样的陷阱。北欧国家、西欧国家有比较好的社会福利补贴生育率的话,生育率比较高,是比较健康的、可持续的发展。

中国是不是能够跳出这样的陷阱?强力补贴的政策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手段。但这也不一定是有效果的,因为我们可以看到,东亚国家似乎即使比较富有了,补贴支持生育率,它的生育率还是比欧洲国家低得多。日本、韩国、香港,他们的生育率还是比欧洲国家要低。

这到底是什么问题?中国会不会像他们一样?中国的文化跟他们相似,完全可能像他们一样不生小孩。北京、上海生育率我们看到已经降到0.7。0.7是什么水平?就是说每两代人,你的孙子辈只有爷爷辈的1/10的人,这个是全世界超低生育率,是非常可怕的。

我做了一些研究,这只是一个猜测,还没有非常严谨的学术论证,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得到越来越多的人的认可,非婚生育的比例是一个因素。非婚生育率什么意思?就是说女的生了一个小孩,确定这个女的是他的母亲,未来不一定,现在大部分还可以确定这个小孩是那个女的生的话,这个女的是他的基因上的母亲,未来是什么就不一定。这个基因上的父亲,在当时不是那个女的现任的丈夫,这个就是非婚生育。

非婚生育的比例在那些西欧跟北欧的国家非常高,到2007年有几个国家已经超过了一半,冰岛2/3的小孩都是非婚生育,这个我觉得是非常奇葩的。但很多北欧的国家也超过了50%,很多欧洲国家超过了40%,日本只有2%,所以这个差距就是差了50%的小孩、一半的小孩。这个调查没有做韩国、(中国)香港、(中国)台湾、中国大陆,我觉得中国肯定跟日本差不多,非常非常少的比例。中国现在如果非婚生育还是不合法的,报户口都有问题,非常低。

有人说是不是因为欧洲人很少结婚,大部分日本女性会结婚?结婚的差距远远没有这么大,确实从结婚率来看,亚洲国家的结婚率比欧洲国家是高一些,但是差距没有这么大,欧洲国家的结婚率在40%—50%,日本在70%左右,差了30%,所以没有像非婚生育的小孩那么大。所以70%不是很高了,实际上日本最近几年下降很快,而结婚的人不生小孩,是他们生育率下降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中国的结婚率也是在快速下降,其实大家都感受得到,尤其是在大城市里面,“剩女”越来越多。北京、上海可能30岁没有结婚的女的已经到了一小半甚至一半,这些人可能就永远不结婚,不生小孩。因为中国不结婚不能生小孩,甚至于说她即使结婚,这么大的年龄可能也不会生很多小孩,最多生一个,所以这也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

低生育率要从文化角度解决

有什么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呢?这个是一个文化的问题,很难从经济角度来解决,可能必须用文化的办法来解决。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就是,如果妇女既没有教育,社会地位又很低,她就会生很多小孩,很多穷国是这样,中国一百多年前可能也是这样。如果一个妇女受了很多教育,但社会地位还是很低,她也不生小孩,甚至于很多不结婚,平均的生育率就会更低。很多女性说,我受了这么多教育,我也不愿意下嫁,我就成“剩女”了,我不愿意结婚,我为什么结婚做家务,也不结婚、不生小孩。如果女的既受过很高的教育,也有很高的社会地位,反而开始生小孩了,像北欧的一些国家生育率很高,这些女的可以非常自主灵活地安排自己的生活,不一定结婚生小孩,大学毕业有一个男朋友生一个小孩,边读书边把这个小孩养大,之后再换一个男朋友,或者再找个更好的老公做家庭保姆也可以,自己赚钱,家里的老公养小孩,这样非常多元化的非常灵活的家庭安排,使得她们其实有更多的能力去生小孩。

所以未来中国是不是能够走到这样一步,就是我们应该提倡提高女性在整个社会的地位,生小孩也不一定要结婚。我觉得各种提高妇女地位的措施都可以进行,比如说更加前卫一点,以前传宗接代都是男的想传宗接代,如果女儿跟母姓的话女儿也可以传宗接代,当然起码的是要保障这些非婚小孩合法的权益,如果是还没有结婚就生了小孩的话,要保护他们的权益,现在中国还有很多的黑户,当然是必须快速解决的问题,但是对于这些非婚生小孩的合法权益应该保护起来。

未来还有高科技辅助的小孩,就是如果一个女的现在工作、学业很忙,没有办法结婚生小孩,可以把自己的卵子冻起来,等到未来她有这个条件了、有这个时间了,再去通过代孕或者自己生小孩,这些都应该得到政府保护。

最后一个措施,实际上现在学习的效率太低了,现在互联网技术已经发展到这么高的水平,但是对于学习效率的提升似乎没有任何的帮助,竟然还要花18年去学这么点东西,虽然很多东西在互联网上是完全可以查得到。我觉得现在尤其是女生,各方面的学习也比男生好很多,也比男生早熟,所以应该允许她们更早完成这些学业,可以允许跳级,比如说16岁上完中学,20岁大学毕业,25岁再生两个小孩开始工作,这样就能够解决一部分高学历的女性生小孩偏少的问题。

呼吁二胎配套政策尽早出台

我们希望能够呼吁二胎的配套政策尽早的出台,使得更多的人去敢生二胎。第一个,要高额补贴这些抚养的小孩,GDP的1%—5%是发达国家的水平,我们也应该有同样的力度,看看是否有很好的效果。从很多国家的经验来说,这个确实是有效果的,方式可以从直接经济补贴,或者可以从社保或者所得税里进行减免。

第二,提供育儿的便利。我觉得这个非常要紧,跟大城市规划非常有关系,我们一定要提供各级的教育,包括托儿所、幼儿园、小学、中学,能够让父母把小孩的入学问题、入托问题、入幼问题得到很好的解决。现在如果仅仅是按照户籍人口规划教育设施的话,北京、上海户籍人口就没多少,而是很多外来人口滋养了这个城市的活力。所以如果把未来可能进入这些城市的人口作为一个规划的依据来规划所有的这些育儿设施、教育设施的话,教育才不会成为稀缺资源。这些应该是中国现在看来,中国说需求不足,实际上在人力资本上面的投资。

尤其在大城市、中大城市方面,人力资本、教育设施包括基础设施的投资,应该说是回报最高的,所以中国完全有这个能力,在这些领域去做更多的投资。包括给育儿津贴也是更多的投资,长远来说这会对未来中国的经济繁荣起到很好的效果。提高女性地位方面也有很多工作可以做,最起码现在要保障非婚小孩的合法权益。

现在我觉得二胎放开仅仅是个开始,不是人口政策转向的结束,只是人口政策做180度转弯的一个开始,希望未来中国能够尽快做这么一个转变,真正把人力资源作为中国经济发展最宝贵的资源,能够尽快的推出这些人口可持续化配套政策,使得中国的人口能够真正的做到可持续发展,只有这样中国整个的文明才能长期繁荣,中国的民族跟中国的文明才能在世界发展上取得应有的地位,也为世界、为人类做出应有的贡献。

(本文根据主办方提供的速记整理,未经主讲人审订)(澎湃新闻记者 李雅琦)

分享到
来源:澎湃新闻 | 责任编辑:马雪
专题 > 全面二孩
全面二孩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