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博鳌论坛 专家:90后人口断崖式减少 中国已“未富先老”

2016-03-26 10:49:09

“少壮不养孩,老大徒伤悲。”325日,在博鳌亚洲论坛一场关于人口政策的分论坛上,美国威斯康星大学教授易富贤的发言引起一片哄笑。但他依旧一脸严肃地提醒:老龄化是经济的阻力,中国已陷入“低生育率陷阱”。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总人口超过13.6亿,其中60周岁以上老龄人口超过2.1亿,占总人口的15.5%65周岁及以上人口13755万人,占总人口的10.1%。这两项指标都超过了国际上公认的人口老龄化的“红线”。

去年十一黄金周期间,几名女大学生在安徽三县桥上合影 新华社图

人口结构老化,人口红利结束后该怎么办?

易富贤研究人口政策十余年。根据他的研究,中国经济在19782011年间能够持续保持10%以上的高速增长,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年轻化的劳动力结构。但是从2011年开始,经济增长速度突然下滑,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原因在于劳动力减少。

按照他的预测,从2011年开始,中国的劳动力与老年人口的比例已降至7.52021年将降至4.2,这相当于日本1992年的情况,如果不能很好应对,有可能会爆发日本1992年的危机。

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经济学研究教授、携程旅行网董事局主席兼CEO梁建章看来,过去数十年中国经济得以高速发展的一个根本原因就是人口结构和素质,但现在中国人口结构“已经恶化”。根据他的研究,中国在1980年代出生的人口比1990年代出生的人口多了30%40%,而相比前几代人,90后人口数量“可以说是断崖式减少”。

在迷茫中反思解读:
春节到山东老家探亲,以前2000多人的自然村,现在全是老人,户主年龄40岁以下的家庭只剩下了3户,感觉触目惊心。经济看起来还行,当地政府也算挺有作为,旅游及特色农业发展的挺好,但只要五六十年代这一帮人老去,村子基本就只剩空房子了。村里有人已经筹划买下整个村子的房子,类似以房养老的模式,待这帮老人老去,就可垄断村民每年的旅游业分红。
身在大城市大家可能还感觉不到老龄化的严重,还整天嫌人多挤占了教育交通医疗等等,但只要到城市周边乡村走走,你就会看到完全不一样的景象。离市中心20多公里的一个5万多人镇上,中心小学每年级1-2个班,有时连一个班都招不满,可见生育率之低。国家如果不下大力气奖励生育,80及之后的人将退休无望,70后及使退休,退休金也将废纸化,平时吃稀节日吃干,过年能添一碟子咸菜都要感谢好政策了

梁建章表示,虽然全面放开“二孩”后,很多人会“补生”,可能会迎来几年的红利期,但当本身数量就少很多的90后成为社会生育的主流人群后,婴儿出生率和出生数量将会更低。

老龄化的人口结构也拖累了经济发展速度。根据易富贤和梁建章等人的研究,一个国家的人口结构老龄化,将会对社会创新和大众创业带来负面影响。

梁建章以东北地区为例解释说,东北地区集中了很多国企,是计划生育政策执行得很好的地区;再加上资源丰富的地区一般缺乏创新活力,所以东北地区经济缺乏足够的年轻人引领创新,由此导致经济衰退。

清华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担心,中国没有完成农业和工业的现代化就进入老龄化社会,实质上已经是“未富先老”。

面对老龄化的人口结构,中国该如何走出“低生育率陷阱”?

目前80后、90后普遍生育意愿较低,生活成本较高,梁建章认为,未来需要更多地考虑推行鼓励生育的政策,只有人口结构年轻化,社会和市场的创新活力才会释放。

“首先教育资源要公平,其次是居民,尤其是年轻人的住房要保证。”杨燕绥说。但这些想法落地面临着巨大困难。杨燕绥指出,虽然我国设立了专门应对人口老龄化问题的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但这个部门难以协调其他部门,导致“政出多门”。

梁建章认为,放开户籍制度管理是值得考虑的一个出路。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住在大城市,如果不放开户籍限制,他们就很难在大城市生儿育女,因为在这些城市难落户,家庭住房、小孩上学等都会成问题。

但他提醒,户籍管理的放开要与城市规划同步,比如需要考虑如何提供更多的教育资源,如何增加大城市的土地和住房供应,如何改善交通,治疗“大城市病”。

老年人都是包袱吗?杨燕绥认为未必。未来可以通过挖掘“银发经济”拉动经济,以减轻年轻人养老负担,实现养老压力的代际平衡。在她看来,迎接未来的“银发经济”需要决策者提前做好准备,实现“有备而老”。

分享到
来源:中国青年报 | 责任编辑:王杨
专题 > 全面二孩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