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莆田系”医生:我知道自己是医院的帮凶,但我改变不了现实

2016-05-06 11:05:46

“魏则西事件”再次将莆田系医院推向舆论浪尖,5月6日,华商报刊登对一位圈内人——莆田系医院医生的采访。张医生,10年前从陕西谋县县医院副主任医师职位上退休,次年,被县城第一家莆田系医院聘请担任医务科长。医院利用他们在本地多年积累的名气作为“幌子”吸引患者,但治疗方法,他们说了不算,至少是不完全算。“小病大看”、“用免费体检做幌子,没病说成有病”、“乱定药价”司空见惯。

张医生表示,10年前相比,自己的医德下降得不是一点半点。第二家莆田系医院也在县城开业。虽然看不惯医院的做法,甚至愿意以深喉身份揭露黑幕,但张先生没想过离开这家医院。“我觉得自己现在是个坏人了,只是坏的程度小一点。我知道自己做了医院的幌子、帮凶,但我改变不了现实。


魏则西父母抱着儿子的遗像

据华商报6日报道,张先生10年前从陕西某县县医院副主任医师的职位上退休。次年,有个福建人在县城建立了第一家莆田系医院。2008年,他接受该医院聘请,担任医务科长。当然,在这家医院里,还有不少张的老同事、老朋友,都算是这个小县城里本来就有点名气、有点技术和能力的医生。

“小病大看是最基本的手段”

“我们一起成为医院的幌子,我说是幌子,而不是招牌。”张先生强调。作为幌子,就是医院用他们在本地多年积累的名气吸引患者,但治疗方法,他们说了不算,至少是不完全算。

“小病大看,是最基本的手段。”张先生说:“曾经有一次他治疗了一位肛肠病患者,治疗费总共收了1500多元。老板很不高兴,觉得收少了。治疗时间应该更长一些,治疗手段更多样化一些。”后来,院方干脆出台了肛肠病平均费用的规定:2200元左右。要是达不到这个数额,老板会生气,后果会很严重。

张先生说,小病大看不是唯一的手段,更加有效的,可能还是聘请当地退休干部(尤其是卫生局的领导)担任行政院长。这一招效果立竿见影,新任行政院长几乎将全县人民的体检都拉到了这家医院。实际上,有些体检只是走过场,比如说,饮食行业人员体检,需要履行的体检程序本来很复杂,而他们医院有时竟然简化到盖个章子就算体检过关了。

免费体检做幌子 没病说成有病

为了拓展业务,医院有时候还联系妇联,由妇联发文,医院为全县妇女“免费体检”。免费体检只是把患者忽悠来的手段,只要你进了医院,检查结果还不是由医生说了算。“明明没病,非说你有乳腺炎,说你有妇科病。怎么办?治呗!这样,医院、医生就增加了收入。”

张先生在这家医院基本工资是3000元,加上每月的提成,大约有5000多元的收入。医院有制度,医生的药品提成是1.5%,与药品无关的治疗费提成是2%。“这一提成制度,能够较大程度地调动医生给患者过度治疗的积极性。”张先生慨叹:“没病说你有病,少花钱能治的,一定让你多花钱。”

大约是8年前,这家医院成为新合疗定点医院。但医院在执行新合疗政策过程中,非常不规范。比如脑梗后遗症患者,收进医院一住就是好长时间,不是治疗,而是保养。让张先生觉得意外的是,这样的治疗方式,在合疗办竟能顺利审批。多次之后,张先生断定:医院把路子走通了。

“医德下降得 不是一点半点”

张先生经历了这样一件事:有一次,一个亲戚来住院,出院时他给开了两瓶药,每瓶89元。几天后,张先生发现药店同样的药,同样10片装、每片20毫克,甚至有效日期都是一致的,价格只10元。张先生惊呆了:“同一种药,我们医院的是药店的8倍!”

张先生觉得,与10年前相比,自己的医德下降得不是一点半点。而与医生们丢失的医德形成对比的是,医院老板已经在县城建起了第二家莆田系医院。

虽然看不惯医院的做法,甚至愿意以深喉身份揭露黑幕,但张先生没想过离开这家医院。“我觉得自己现在是个坏人了,只是坏的程度小一点。我知道自己做了医院的幌子、帮凶,但我改变不了现实。”

分享到
来源:华商报 | 责任编辑:徐书婷
专题 > 医疗改革
医疗改革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