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四川女子不顾真警察4小时劝阻 仍给假警察转账1.3万元

2016-12-22 10:05:04

12月21日,四川资阳民警杨博翻出手机记录,上面显示从12月16日上午11点到下午3点过,他一直在拨打一名90后女孩的电话,并且发了多条劝阻短信,但他最终遗憾地摇了摇头:“她居然不信我这个真警察,最终被假警察骗了13000元。”

资料图

据《华西都市报》12月22日报道,杨博是资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二大队的一位民警,就在16日那天,他接到了四川省反通讯网络诈骗中心的信息:四川资阳安岳县境内的一名陈姓女子,正遭遇假警察的电信诈骗。

对于杨博来说,这种情况就是和犯罪嫌疑人赛跑,他必须赶在受害人汇款转账前,将其制止下来。从16日上午11点到下午3点过,他一直通过拨打手机和发送短信的方式,试图阻止陈女士给骗子汇款,但最终陈女士不仅没有相信他这位真民警,还把他的手机号提供给了骗子。

说起5天前的这起电信诈骗,杨博语气中透着遗憾和无奈,这是他今年劝阻的20余起案件中,唯一一件失败的。他说,其实这样的骗局,警方和媒体都反复提醒,受害人如果稍加甄别,就不会上当。

假警察恐吓威胁

电话连线做笔录要她缴纳5万保证金

12月16日上午,安岳县的陈女士突然接到一名陌生男子的电话,对方自称是上海民警。电话中,陈女士被告知涉嫌一起刑事案件,她一下就懵了。

接下来,对方让她协助调查,并让她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接听电话。在她六神无主的情况下,对方建议她到安岳县城的宾馆开一个房间,然后接受调查,并通过电话做案件笔录。对方还称,该案件涉密,她不能将此事告诉任何人,包括身边的朋友、亲人。

对方一直未让陈女士挂断电话,她只好一边接听电话一边赶到县城一家宾馆开房,然后继续接受上海“警方”做笔录。之后,对方告诉陈女士,她需要缴纳5万元取保候审保证金,否则警方将立刻将她拘捕归案。

在宾馆将近7个小时的时间里,陈女士遭到对方“洗脑式”的恐吓、威胁、游说。

真警察极力劝阻

发短信打电话均无效反遭骗子“呼死你”

其实,陈女士与对方通话期间,四川省反通讯网络诈骗中心已经甄别出她可能正被电信诈骗,并立即将相关信息反馈给了资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二大队民警杨博。

接到线索后,杨博立即拨打陈女士的手机,但对方在通话中。杨博挂断后,又连续多次拨打,语音一直提示在通话中。

“是陈女士吗?我是资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民警,我们有情报显示有嫌疑人冒充公安机关给你打电话进行诈骗,请你不要相信!!!不要向对方转款!!!”电话打不通,杨博立即发短信给陈女士。

“一直在通话,短信提示她肯定会看。”杨博说,一分钟后,他再次拨打陈女士电话,依然在通话中。

杨博十分着急,12时22分,他又发出一条短信给陈女士:“你咋一直在通话?是不是嫌疑人打的!不要相信!不要转款!!!”

这条短信发出几分钟后,杨博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归属地为“上海”。

“你为啥一直给我老婆打电话,警告你不要再骚扰她了。”对方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杨博立马断定这是犯罪嫌疑人,并当即拆穿对方身份。

“当心你的小命!你等着,马上来收拾你!”对方气急败坏,对杨博破口大骂后,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杨博的手机被一个显示来电为上海的号码,连续不断地拨打。“响一声就挂了,一分钟打进来几十个电话。”杨博说,自己的手机一时间无法操作,他意识到可能被对方使用了“呼死你”软件,然后打开手机飞行模式,将该号码拉黑。

查找受害人家属

父母不知女儿去向开房记录也无法查询

12点55分,躲过“呼死你”,杨博的手机能正常使用后,他再次拨打陈女士手机,依然在通话中。杨博推断,自己的手机号应该是陈女士提供给嫌疑人的,便向陈女士发出第三条短信:“我在喊你不要转钱,对方想方设法喊你转钱,你居然不相信我!!去相信嫌疑人!!!”

杨博说,虽然知道陈女士在安岳县境内,但对方一直不予回应,无法找到她的具体位置,但还是一遍遍拨打陈女士电话。同时,杨博与安岳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取得联系,希望安岳警方找到陈女士父母,一起来劝阻陈女士。

下午3时许,陈女士的电话突然显示已关机。“可能是一直通话,电池电量耗尽了。”杨博说,正感到无助时,安岳警方传来好消息,已经找到陈女士父母。

但是,陈女士父母反馈称,他们也不知道女儿去向,而且电话也打不通。

根据以往电信诈骗的特征,警方准备通过陈女士的身份证号,查询其当天是否在宾馆开房。“但马上遭到否定,因为开房记录不是实时上传,要两到三天才能传到公安系统。”杨博说。

否认被骗未报案

警方调查隐瞒实情两天后才称被骗1.3万

12月17日,星期六,早上9时许,安岳当地警方再次与陈女士父亲联系,询问陈女士回家没有,对方称陈女士17日早晨回到家中,但不愿说前一天到底遭遇了什么。

安岳警方询问陈女士是否被骗钱财,陈女士和父亲均表示没有。加上陈女士未前往派出所报案,警方初步断定其并未受骗。

12月19日,星期一上班后,资阳警方一名女工作人员在回访陈女士时,陈女士才表示,16日下午6时许,被“上海警方”电话“调查”近7小时后,她在宾馆附近的一家ATM机上,向对方账号汇了13000元,即对方所谓的取保候审保证金。

陈女士告诉资阳警方,汇款13000元后,对方继续游说,让她继续找亲戚和朋友借款,要汇够5万元才不会被拘捕。电话一直折腾到次日凌晨,陈女士一直表示自己真的再也筹不到钱,想回家了,对方才罢休。

陈女士也表示,她在接电话过程中,看到了杨博警官的短信,“我已经懵圈了,完全搞不清真假了。”陈女士说,起初,她怀疑过对方身份,但对方口吻显得很强势,“说我不该怀疑,怀疑就是态度不好,还要我向他们道歉。”

陈女士告诉警方,她告诉对方资阳警方发短信后,对方告诉她发短信的是骗子,让她提供短信内容和电话号码,他们介入调查。

21日下午,华西都市报记者拨打陈女士手机,她表示不愿再提及此事,便挂断电话。

民警讲述

转款24小时内可追回女子错过黄金时间

21日下午,杨博告诉记者,今年1月,四川省成立了反通讯网络诈骗中心,该中心通过技术手段掌握涉嫌电信诈骗的情报,然后将其反馈给辖区警方,由当地警方采取措施进行制止和劝阻。

杨博说,资阳刑警支队今年接到20余起电信诈骗案件,其中有资阳籍受害者在西安、成都等地务工,均被成功劝阻,未让当事人受到经济损失。

16日当天,陈女士被骗同时,杨博接到另外一条涉嫌诈骗线索。“电话也一直在通话中,当事人是一名90后男子。”杨博说,他一边用办公室座机给男孩打电话,一边用手机不断拨着陈女士的手机。

男子在四川成都上班,杨博起初也是打不进受害者电话,最后他通过寻找男子的家人,成功制止了这起骗局。“陈女士是第一起失败了的。”杨博说,至今陈女士仍拒绝报案,说钱很少,不想张扬。

“可惜她承认被骗时,已经错过了ATM24小时内可以追回汇款的黄金时间。”杨博介绍,案情发生后,警方询问陈女士是否知道24小时内可以追回被骗款项,她说知道。

对话民警

老骗局漏洞明显遗憾没有劝住她

记者:您手机上还有当天发给陈女士的多条短信,从措辞上看,您当时肯定很着急。

杨博:现在想想是无奈和遗憾,其实陈女士遭遇的骗局,已经是警方和媒体多次公开提醒的老骗局,但她还是上了当。我电话打不通的情况下,短信措辞也很激动,已经是发自内心的呐喊让她别转款了。

记者:作为一个普通市民,陈女士怎么辨别来电真伪?

杨博:漏洞很明显。警方办案,几乎不会告诉当事人案件涉密,不能与家人和朋友联系。通过电话做笔录,更是天方夜谭,警方肯定不会这样做。警方调查询问,一般都是面对面进行,不会让当事人单独开房,或者电话遥控其找僻静地方。警方也不会要求转账汇款。

记者:警方对于电信诈骗的劝阻方式通常有哪几种?

杨博:最快捷的就是电话和短信联系当事人,能找到人的,就是通知亲属赶到现场劝阻。

记者:电话中都称是警方,当事人怎么辨别?

杨博:很简单,一是立即拨打110核实,二是前往附近派出所核实。

(记者田雪皎报道)

分享到
来源:华西都市报 | 责任编辑:黎娜
专题 > 西南城事
西南城事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