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列车长和当列车员的新婚妻子 只能在两车短暂交汇时挥手相望

2017-01-25 10:35:37

本文转载自央视新闻客户端1月24日报道:

从长春开往三亚的Z384次列车,我国南北方向旅程最长的列车,全程4625公里,用时53小时,它一路从冰天雪地开到湿热海岛,车外温差将近50摄氏度。期间,列车还要乘船跨越琼州海峡。

2017年,是这趟新开不久的旅客列车首次承担春运任务,除了终点站三亚,这趟列车中途还会经停22个地方。但大多数人的目的地只有一个,那就是家。今天(1月24日)我们一起走进这趟列车,去认识这些从北到南的长途旅客,听听他们心中的思念——

务工人员刘向峰:春节不挣钱也得回家

刘向峰今年44岁,来自山东菏泽。他说,有时候工期会延续到春节,如果愿意留下来继续干活,工资会翻倍。但他说,家是避风的港湾,春节那会儿就是不挣钱也得回家。

列车上最小的旅客:不满月就回姥姥家

这个刚出生11天的小家伙,是这趟列车上最小的旅客。妈妈还没出月子,一家人就要去姥姥家过年了。妈妈胡艳玲是湖南人,这是她的第二个孩子,今年,她带着两个孩子回家,虽然路途奔波,但是他们心中的信念就是回家。

退休老人:不给儿女添麻烦

在这趟列车上,有280位旅客是专程从长春到三亚过春节的,83岁的张勤和老伴儿就是如此,因为孩子们忙事业,一家人春节没办法团聚。老爷子嘴上说着无所谓,却把对孩子们的牵挂写在了日记本上,带在了身边。

张勤:

他说我今年有特殊情况陪不了你了,那我也得非常高兴,我不能因为这个产生心里那种不快乐的心态。“两弹一星”、“天宫二号”那些人,他们哪有时间回家啊? 做老人的话不能那么要求,他们把自己的事业搞好是最好的团聚。

乘警田大勇:一念一牵挂、一思一寸伤

对于乘客来说,旅程越久,代表着家越近,但是对于乘警田大勇来说,远在辽宁的家离他越来越远。

田大勇:

看着万家灯火,你每看着一盏灯火,你知道这是代表着一个家,然后回首再看看自己,真是说不出的思乡,走这一路上确实都是“一念一牵挂、一思一寸伤”。

列车长罗磊:只能与新婚妻子隔车相望

过了广东茂名站,列车就要在广东海安上船渡海。在港口等待的功夫,我们发现列车长罗磊一边在车厢里穿行,一边向对面的列车张望。原来,他的新婚妻子刘颖是对面那趟车的列车员。他们的车刚从船上下来,准备返回长春。

因为工作期间不允许带手机,罗磊只能用这种方式寻找妻子的身影。每次遇到这样的机会,虽然说不上话,但在两辆列车短暂的交汇中,他们都会挥手相望。

和妻子见面没多久,罗磊的对讲机又响了,列车就要上船,还有很多工作等着他。

有你才有家,有家才是年。在这趟即将到站的列车上,载满了中国人对家的依恋,对年的记忆,对团聚的期盼。向着家的方向,一路回家。

分享到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 责任编辑:韦静
专题 > 春运来了
春运来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