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四川:八旬婆婆化名“一滴水”捐款 写错收款人姓名钱无法取出

2017-01-26 09:42:24

做好事不想让别人知道,化名“一滴水”连续5年献爱心

捐款时一时疏忽写错收款人姓名,对方无法取出这笔爱心款

想把钱取出来重寄,但因汇款单署名与真名不符,钱无法取出

她用自己的爱心和真诚诠释了生命之水、希望之水、大爱之水的含义,但如今要证明自己就是那“一滴水”,却遇到了麻烦。

因婆婆真名与汇款单上的名字“一滴水”不符合,钱无法取出

据《成都商报》1月26日报道,在四川省成都市,今年84岁的黄桂云(化名)已连续5年用“一滴水”的名义,每年资助云南省华坪女子高中学生2500元钱。今年1月,在银行汇款时因把收款人的名字写错一个字,对方无法领款。她本想把钱取出来重新寄,但汇款底单上的化名“一滴水”与其真名不符,钱无法取出来。随后麻烦也来了:谁来证明一滴水就是黄桂云本人?

一时疏忽:

收款人名字写错,爱心捐款被退回

云南省丽江市华坪县距成都700多公里,5年来,八旬婆婆黄桂云每年用一张2500元的汇款单,资助华坪女子高中的学生们。今年1月2日,老人再次来到银行,将2500元现金以汇款的形式,寄给了华坪女子高中校长张桂梅。“每年都是这样,收款人一直是张校长。”黄桂云说,过去4年,在自己汇款后没几天,对方就会反馈已收到的消息,但今年直到1月20日都没有音讯。

黄桂云委托女儿向学校的相关负责人打电话,这才得知,因为汇款单上收款人的姓名为“张桂兰”,与该校校长张桂梅只有一字之差,对方无法领款,这笔费用已被退回到了汇款地。黄桂云翻出1月2日的汇款收据发现,上面的领款人确实写成了“张桂兰”。老人恍然大悟,可能当时填汇款单时把名字写错了。

近日,记者与老人一同前往银行。一位工作人员称,当天婆婆在填完汇款单后,将收据给她确认过,“如果当时发现问题,可以立马更正。但婆婆确认无误,款就寄出去了,对方名字不对只能退回来。”

麻烦来了:

汇款单署名与真名不符,钱无法取出

钱被退回来后,更大的麻烦随之而来。1月20日,黄桂云前往银行,希望将这笔钱取出来重新汇过去,她填写了“汇款特殊事项申请书”。不过,在办理手续时,银行方面称,黄桂云身份证上的名字与汇款时填写的化名“一滴水”不符,因此无法将这笔钱取出来。“你需要证明一滴水就是黄桂云本人才可以。”

记者发现,在该银行汇款时,汇款人信息一栏可只填写姓名、地址和电话,身份证号和其他信息可填可不填,黄桂云在填写时也确实只写了化名“一滴水”和一个地址、电话,因此从汇款单和身份证来看,没有共同的身份证号为据,确实无法证明“一滴水”就是黄桂云本人。

其实在该银行网点,工作人员对黄桂云并不陌生,都晓得她是来给山区学校汇款的,但根据业务办理流程和制度,取出这笔钱,汇款人姓名必须与所提供的身份证姓名一样,“你(的身份证名字)并不是‘一滴水’,(按照管理制度)就不能把钱给你”。一位工作人员说,“当天老人在汇款时,我们反复对她说,如果不用汇款人真实名字,对方没收到钱的情况下,汇款人无法将这笔钱取出来。”黄桂云也证实,工作人员确实劝过她,但她说,“前几次都没出问题,所以我想就用个化名没有关系。”

受助学校:

“一滴水”一直捐款,从不留真名地址

为何要给自己取“一滴水”这个化名?黄桂云告诉记者,2013年通过电视新闻,她了解到云南省大山里的华坪女子高中,“学生家庭贫困,上学全靠政府扶持和社会各界爱心捐赠,校长张桂梅也一直在带病帮助孩子们。”老人说,自己的孩子上学时享受了国家的政策福利,现在也想回报社会。

于是,老人从2013年起连续5年以“一滴水”的名义,每年向该学校资助2500元。“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我的条件有限,做不了涌泉,但我能尽一滴水的能力。”老人说,她希望自己这一滴水能够与其他爱心之水一起,汇集成一股更大的爱心汪洋去帮助别人。”但一直以来,她并不希望别人知道自己的举动,并且一直委托女儿与学校联系,确认钱是否收到。

记者电话联系上了华坪女子高中校长张桂梅。对方证实,2013年来,“一滴水”给学校寄来一封信,关心学校状况和学生的生活,学校还把信贴在公示栏上,全校师生都很感动。从当年起,“一滴水”每年年初都会给学校寄2500元钱。每次收到汇款,学校都试图把捐款收据给对方寄过去,但始终不知道对方的地址,电话也是这位好心人的女儿的。”

张校长说,“华坪女子高中是一所全免费的学校,硬件设施由政府承担,学生学杂费、生活费则大多来自像“一滴水”这样的好心人士捐赠。“这件事确实给她添了麻烦,很不好意思。”当得知“一滴水”是位84岁的婆婆时,张桂梅非常感动,“很感谢这位老人。”

如何证明?

身份信息与汇款单上信息无一相符

其实,要想取出这笔钱,只需证明“一滴水”就是黄桂云本人,或者说证明“一滴水”是黄桂云使用的化名。说起来简单,但依据在哪里?银行工作人员称,证明还需由社区出,并盖上公章。

离开银行后,记者又和黄桂云前往其户籍所在地所属的荷花池街道办西三巷社区。在听了黄桂云的事情后,几名工作人员面露遗憾之色,说很想帮老人开这个证明,“但咋个证明‘一滴水’就是她呢?总要拿个东西出来啊。”

黄桂云出具了名为“一滴水”的银行汇款收据,上面留有一个电话号码。工作人员拨通电话,但接电话的却是位男士。经比对发现,老人留在汇款单上的电话和自己的电话最后一位不一样,一个是“0”,一个是“6”,“名字不是你的,电话也不是你的,确实不好证明嘛。”黄桂云不知所措,“人老眼花啊,怪我当时粗心,把这些信息都写错了。”

不过,25日晚些时候,黄桂云汇款的银行方面表示,已经了解到此事的整个过程,将想办法为老人办理取款一事进行协调,帮助老人解决此事。

(记者 逯望一 摄影 张直)

分享到
来源:成都商报 | 责任编辑:韦静
专题 > 西南城事
西南城事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