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环球时报:为暴徒开脱的西方媒体人应当知耻

2017-02-17 10:41:46

新疆皮山县2月14日晚发生一起暴力袭击事件,3名暴徒在县城某小区内持刀砍杀群众,民警迅速处置,当场将3名暴徒击毙。案件造成10名群众受伤,其中5人因伤势过重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环球时报2月17日刊发评论称,一些西方主流媒体报道了此事,但它们在援引新疆方面的消息时,大多对“暴徒”这个词打上了引号。与此同时,总部设在慕尼黑的“世维会”为那些暴徒辩解,宣称他们“采取激进的抵抗是因为根本没有和平抗争的机会”,这样的无耻说法再次受到西方媒体的正面引述。

路透社、每日电讯报截图 暴徒(thugs)被打上了引号

金融时报也将恐怖分子打上引号

欧洲已经被恐怖主义折腾得摇摇晃晃了,极端主义的威胁在西方几乎造成了窒息感,但是围绕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一些西方人仍在顽固奉行双重标准,暴力恐怖主义行径只要是发生在中国的,没痛在他们身上,他们的兴趣就转向了“是什么逼那些人走上绝路”,拒绝与中国社会一起谴责那些暴恐分子

在普通中国人看来,那些同情暴恐分子、对受害者反而一副冷漠态度的西方人,就像是那些暴恐分子的“精神同伙”。我们无法理解他们的价值观怎么会是这样,是什么让他们与13亿中国人民在大是大非上的价值判断有如此遥远的距离。

所有暴力袭击者、尤其是那些自杀式袭击者,都有他们自己感觉“很悲壮”的理由。从他们的角度看,所有恐怖袭击都可以被描述成“正义的”。在巴黎、伦敦、布鲁塞尔发生的那些血案,包括“9·11”事件,都可以从极端主义的角度写成“正义复仇的史诗”。

然而他们都是罪恶的,因为他们无论出于什么目的,向民众发起暴力袭击意味着越过了正义与邪恶的绝对边界。无论他们是用炸药、枪支,还是刀具或毒药,那些袭击者都走向了邪恶的一边,十恶不赦。人类社会对他们的唯一态度就是消灭他们。

一些西方人的善恶观出了问题,自我利益成为了他们价值判断的核心坐标。他们因此有意无意地成了一些暴力袭击者的精神鼓舞者和安慰者,甚至成为后者的帮凶。

在皮山县发生那么严重的暴力袭击事件后,“世维会”竟然对杀戮者一句谴责的话都没有,说的话全是为那些人辩护。他们敢于对西方媒体这样肆无忌惮地表达对暴力袭击者的同情,难道不是因为那些西方媒体自己的屁股坐歪了吗?

“世维会”迄今为止一次也没有谴责过在新疆制造严重血案的暴徒们,这个组织一直在宣扬那些暴力袭击“存在即合理”的逻辑,它和其头目热比娅成了新疆极端分子们的精神中心。“世维会”的实际罪恶程度一点也不低于直接举刀杀戮的暴徒们,这个组织应当被从西方铲除,它的核心成员们应该被绳之以法。

如果在欧洲有一个组织,每次欧洲发生暴力袭击事件后,它都站出来为袭击者辩护,宣扬他们是在“被迫反抗”,要求欧洲国家反思“对他们的不公”,那么这样的组织在欧洲能合法拥有一间办公室吗?

当法国发生恐怖主义屠杀时,中国上海的高塔上打出了与法国国旗相同的三种颜色。当中国新疆有暴徒制造严重血案时,西方媒体却在引述“世维会”对那些暴徒的辩解。那些西方媒体人,你们的血真的是热的吗?

新疆举行反恐维稳誓师大会 装甲车出动

分享到
来源:环球时报 | 责任编辑:张红日
专题 > 新疆暴恐袭击
新疆暴恐袭击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