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河南村医烧掉病人50万欠条后出名:树大招风 不看病了

2017-03-16 12:09:13

一周前,河南新乡乡村医生杨全鸿在自家诊所的院子里,烧掉了行医近50年病人因无钱看病所写的欠条。此事被媒体关注后,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同时,伴随着媒体的聚焦,质疑、褒奖、荣誉也在这几天包围着他。

杨全鸿出名了,但他却有些“害怕”了,那些从全国各地涌来的声音,让他深信“树大招风”。据河南商报3月16日报道,昨日下午,古稀之年的杨全鸿称,他累了,从今天开始不再看病了,要歇一歇……

河南新乡乡村医生杨全鸿

上世纪70年代他收到了第一张欠条

记者前去采访时,能感受得到乡里乡亲对老杨的尊重。指路的大叔一听说要采访老杨,执意要走在车前带路,“在我们这一片,杨医生是出了名的热心肠。”

杨全鸿做了几十年的乡村医生,一直奉行着一条准则:有钱没钱先看病。

他说这跟自己年轻时的经历有关。

杨全鸿18岁那年,不幸患上了败血症,在当地的县医院昏迷了9天才被抢救过来。

出院后,面对6000元的医疗费,杨家实在拿不出来。“后来国家看我实在没钱,就免掉了三四千块钱。”杨全鸿说,这段特殊的经历,让他从那时起下定决心当医生,让乡亲们看病少花钱。

在后来的行医经历中,杨全鸿发现农村的精神病患者常常受到歧视,想彻底看好,也往往花费不菲,贫穷和歧视成为笼罩在这些家庭头上的阴云。

他想医好他们,并且用最省钱的办法。他开始摸索中医治疗精神病的方法,并到省内各大医院进修。学有所成后,他就在杨屯村的村头开了家诊所。

为了给乡亲们省下医药钱,杨全鸿曾背着背篓在田间地头寻找各种草药,回去后自己配成中药。

患者第一次赊账看病,杨全鸿说是在上世纪70年代初。一名得了躁狂症的患者被送到了他这里。病人康复后,家属却交不起医药费,但坚持给他打了张欠条。“他们当时给我跪下来,坚持打了那张欠条。”

从1969年开始到现在,杨全鸿做乡村医生已将近50年,治疗过上千名患者。不过,他的行医经历并没有给家里带来太多的经济收入,病人写下的欠条倒是不少。

杨全鸿将五十万零一百元的欠条烧掉

收到第一张欠条开始,到欠条被全部烧掉前,杨全鸿曾一张张统计过,约是五十万零一百元。

这些写下欠条的患者,来自全国各地。每次这些病人来看病,杨全鸿从来不问有没有钱,“病人来看病,你不可能摸摸他的口袋,看有没有钱,都是先看了再说。”

慢慢地,他也习惯了这样的形式,“算是个交代吧。”

即使是外地的,杨全鸿也从来没拒绝患者打欠条,“他来找你,说明信任你,把病看好了要打欠条,说明家里肯定是真困难。”

这些年,也有病人主动来还钱,不过总数并不多。杨全鸿也从来没去要过账。不过更多欠下医疗费用的人,会在逢年过节时给他发来短信慰问,“问我身体怎么样,祝我节日快乐之类的,我心里也能得到安慰。”

诊所里,常年有义工过来帮忙,也是分文不要,他们觉得这个诊所办得不容易。付不起医疗费的病人家属也会主动帮忙干些杂活儿。

病人有时候也会嘴馋,一天5块钱的生活费其实吃不了什么。他们想吃肉了,想吃别的了,只需给老杨说一下,马上就发钱去买。平时攒的一些废纸箱、捡来的一些废品卖掉后,也用来给大家改善生活。

烧了也就不再想了

杨全鸿曾搬过四次家,但积攒的一箱欠条总是跟着他。

他说,带着欠条也不是为了要账,而是为了留个记录。“有人死活不相信这事儿。”杨全鸿说,人言可畏。为了证明这些欠条属实,杨全鸿还在上面登记了联系方式和地址。

3月7日,新乡当地的风很大,杨全鸿把所有的欠条都从箱子里拿出来,全部投到了院子里的炉子里。这一幕,也被当时在场的媒体给拍了下来,随后被发到网上。

但杨全鸿说,自己要烧欠条的念头其实早在两年前就有了。那时候,他先后荣获河南省最美乡村医生、优秀共产党员等称号,拥有了不少荣誉,“再说欠条的事儿,就没啥意思了。”

他说,保存那些欠条没指望患者能还上,与其搁在箱子里,倒不如一把火烧了,以后心里也不再惦记这个事儿了。

昨日下午,记者在诊所的院子里,还见到了没有燃烧完的欠条。拿起只剩下一角的欠条,边缘的余烬随风散在院子各处。杨全鸿蹲在院子一角,长长地舒了口气,像是抛掉了沉重的负担。

烧掉这些欠条之后,随着媒体的采访,渐渐有人给了杨全鸿一个称号:“中国最傻的村医”。但他并没有后悔,而且,也没有顾忌老伴的埋怨,而是用坦荡的心态说:“我愿意让病人欠我一辈子。”

暂时不看病他想歇歇了

从烧欠条的那天,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周时间。3月14日,该事件在网上传播后,位于杨屯村头的这个小诊所里,就不再平静了。

杨全鸿的老年机每隔三分钟就要响一回,有全国各地的媒体要采访的,有质疑他50万元数据的,甚至还有推荐他办理贷款的……

种种声音像巨浪一样,涌向这个普通的院子,也将杨全鸿推向了漩涡深处。

昨天下午,面对打来的采访电话,杨全鸿全部推托,说有事情忙不开。

“家人跟我说,不要再说了,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将来一旦出了事儿,你就捅娄子了。杨全鸿担心,事情闹大了以后,大家质疑他。而他觉得自己的出身——一名乡村医生的身份,在别人看来更容易遭到质疑。

“造假,全国医院都看不好的你能看好?”

“全国病人多得是,你能看几个?”

“你不挣钱,你弄这医院干啥?”

“你是作秀的!”

“我这儿确实有看好的病人啊,但他们不说你这些。”

“我肯定不会算错,你看我穿的啥?”杨全鸿身穿一件黑色的棉袄,前两天烧火时,袖子被烧了一个大洞,家人给他用卡通人物缝起来了。“哦,对,他们会说你杨全鸿不爱穿,我如果赚钱就不会穿这,好衣服都让别人穿了?”

“从今天开始,不看病了。”在一番自问自答后,杨全鸿起身把所有东西收到了抽屉里,又坐在椅子上。

他对记者说:“爷们儿,树大招风啊。”

农村精神病现象需重视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现在农村患精神病的病人不是个别。数据显示,我国各类精神疾病患者人数在1亿人以上,但公众对精神疾病的知晓率不足五成,就诊率更低。另有研究数据显示,我国重性精神病患人数已超过1600万人。

相比城市,由于受农村传统观念、经济条件和社会管理不到位等因素影响,农村的精神病患者更难得到有效的救治和管理。据报道,马平林从直径不足一尺的洞口探出脑袋。他是浙江沿海中部宝田村人,今年39岁,因经常打人、放火,无故欧打父亲,亲人无奈把他锁在一间瓦房内;郑抗日是山东诸城市相州北王庄村人,今年50岁,因曾放火烧毁房屋,亲属无奈之下用铁栏将其住的屋子围住,这些都是典型的农村精神病人的现状。

农村精神病人难以得到救治,主要原因一方面没有钱治疗,医疗报销比例有限,另一方面是无人愿意治,而一些农村重性精神病患者的伤害很大,家人无奈之下,往往将其锁在小房子中。而许多家庭则因为有人患精神病而花光家中的积蓄。

分享到
来源:河南商报等 | 责任编辑:王佳璐
专题 > 医患关系
医患关系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