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1%中国人的眼睛受威胁,原因是药太便宜?

2017-03-24 21:37:20

【观察者网 文/李东尧】媒体近日报道,一种长期以来被用作青光眼手术必备药物的丝裂霉素目前已经告急,国内几家该药生产商都已经在几年内陆续停产,最后一批药物批号有效期为2016年11月,该药售价在11.5元左右。

相关调查研究显示,青光眼一直被认为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其总人群发病率为1%,而45岁以上人群发病率更是上升至2%。如今由于智能手机的全面普及,产生了一个“低头族”群体,睡前使用手机也慢慢成为习惯,其中有大部分人还都是关着灯看手机。研究表明,在昏暗的光线下用眼,会造成瞳孔长时间散大,堵塞眼内液体循环流通,很容易导致青光眼的发生。青光眼的发病率势必有上升的趋势。

据了解,全国三大眼科中心之一的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目前每天要开展10多台青光眼手术,年手术量3800余例,三大眼科中心全年此类手术更是高达上万例。 每个人都可能面临青光眼的威胁。

丝裂霉素告急 手术成功率受影响

现如今,青光眼患者不断增加,然而在国内眼科界被使用了近30年的丝裂霉素这种廉价特效药却濒临“灭绝”,青光眼手术的成功率也因此备受影响。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眼科主任医师陈君毅对媒体表示,由于缺丝裂霉素可用,他们的手术成功率受到了明显影响。

上世纪90年代,丝裂霉素进入临床,青光眼手术成功率从原来的40%提升到70%以上,一直被作为青光眼手术必备药物。那为何一种仅卖11元左右的药竟能如此深受青睐?专家介绍,青光眼手术时要在眼部做一个外流通道,这个通道在术后是不能迅速愈合的,否则就产生不了引流的效果,因此需要用丝裂霉素这样一种抑制疤痕生长的药物。

事实上,青光眼手术也曾使用过一种名叫“5-氟尿嘧啶”的药,但该药在上世纪90年代被更高效的丝裂霉素普遍替代后越用越少,目前已经断货。

如此就没有其他替代药物了?有是有,但新药进入临床,都是需要时间的,而需要手术的青光眼属眼科急症,眼压极高,一旦拖延就会有失明的风险。

国内生产丝裂霉素几大药企已经长期停止生产该药,也已不再参与该药的招投标。因为如果要重新启动丝裂霉素的生产,根据国家新版GMP(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的要求,需要进行必要的技术改造,而技术改造则需要较长的周期。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除了丝裂霉素外,不少廉价特效药都面临着停产,如治疗儿童白血病的白舒非、心脏手术要用的鱼精蛋白、婴儿痉挛症的注射用促皮质素(ACTH)以及治疗甲状腺功能减退的常用药“优甲乐”等。

去年曾有媒体报道,治疗婴儿痉挛症的注射用促皮质素由于在很多医院里因断货买不到,该药本来正常零售价是7.8元,反而在“黑市”奇货可居被炒至“天价”——超4000元。

政府为了患者而限价 廉价药“消失”却苦了患者

据了解,2014年,国家发改委和卫计委相继推出国家低价药管理制度,对低价药品进行价格管制,费用标准为西药不超过3块,中成药不超过5块,这个清单里 一共有533种低价药品。事实上,我国医院临床使用的廉价经典药约300~400种,数量虽不多,却解决了患者约80%的用药问题。

而之后一项对全国12个城市42家医院临床用药情况的调查却显示,截至2015年底,这533种低价药品中,已经有340余种出现短缺或消失。

说白了,廉价特效药纷纷停产的一个原因还是——廉价!

政府对低价药进行严格价格管制,药品价格和成本的发生倒挂,导致大量药企难以获取利润,廉价药生产商面对逐年上升的原材料价格,药企生产成本大幅增加。

国内“以药养医”的体制下,医院对廉价药的排斥,也导致大量廉价药生产企业没有销路,这些都严重影响着药企生产积极性。

2006年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整顿药品和医疗服务市场价格秩序的意见》规定,医院可以在进价的基础上,以顺加不超过15%的价格销售药品,这极大促进了医院的定价权力。高额的药品加成,导致手握处方大权的医院趋向于采购高价药,因为药价基数大,加成绝对值就大,医院赚取的利润就更多。

一旦被列入低价药清单受到价格管制,将意味着药品利润被压缩。而就价格管制而言,按照发改委相关负责人的说法,即使一些药品因原辅材料上涨需要调整零售价格,由于有日均费用控制,价格变动也是可控的,基本不会增加患者负担。

价格管制初衷是好的,想要给患者补贴,是为了让患者都能够买到药、买得起药,但最后却事与愿违,让患者都买不到药!

廉价药生产企业何去何从?

逐利都是企业的本性,在成本价格倒挂的背景下,廉价药生产企业自主选择减产或者停产无可厚非。针对目前廉价药企业生产积极性越来越低的现实,更应发挥好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适当放开廉价药的价格管制,进一步理顺药品价格的定价机制,使药品最终处于一个合理的价格区间。

相比廉价药价格在“黑市”动辄因缺货被炒至几百倍,相比使用廉价药的替代药物要付出的高成本,适当放开廉价药价格管制后即使药品价格上涨,也是患者能够接受的。 且市场定价后在患者认可品牌的前提下,药企也会有更大竞争力。

药价管制,重点应该放在高价药上,而非售价在几元左右的廉价药上。如果短期内政府难以取消廉价药价格管制,那就应该对企业生产给予必要的专项财政补贴,至少要让廉价药生产企业与流通企业不亏钱,避免“无利性淘汰”。

对于一些临床必需的廉价特效药品,政府可指定药厂生产,并在税收、资金等方面给予厂家一定的政策倾斜和财政补贴,保障合理利润,调动生产积极性,保证廉价特效药品的稳定供应。

政府为患者考虑而对廉价药进行价格管制,然而廉价药却因企业逐利的本性而停产,最终不利的反而还是患者,所以政府在考虑患者的同时,也不能忽视企业自身的处境,应适当地给予企业补贴鼓励。

说起企业的逐利,近年来围绕女性婚假、产假等问题,政府只要求企业不能歧视女性,也并未考虑到这一点,让企业承担起更多的生育成本,最后不利的也还是女性,所以在这方面政府应为企业提供减免税等更实际性的政策支持与补贴以减少企业负担,而不是仅仅进行引导与管制,如此才能真正为女性提供保障。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李东尧

李东尧

lidongyao@guancha.cn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东尧
专题 > 医疗改革
医疗改革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