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封门”还是“关门”? 北京朴道草堂书店涉违章建筑引热议

2017-04-24 14:01:12

【观察者网 综合报道】上周末,两篇关于北京实体书店朴道草堂的微信文章点击量达10万+,成为网络热点。

4月22日,朴道草堂书店在其微信号发布文章《谁是杀死书店的一个凶手》,称因当局下令关门,书店厄运降临,随后该文在互联网被大量转发及舆论关注。然而这件事情一天之内便迅速翻转,媒体人陈晶在另一篇文章《谁TM有空杀死这家进后院要收100块钱的书店》中反驳称,该书店门口属违规“开墙打洞”,店主隐瞒关键事实,引导舆论将“封门”理解为被勒令“关门”。

北京东城区交道口街道办事处相关负责人22日下午表示,治理违规开墙打洞并非只针对书店一家,当地帽儿胡同中54家居民自住和门店需要整改。但,书店店主却仍坚称写文的初衷,“就是不想关”。

至于店主自称是贫苦出身的小生意人,陈晶也向观察者网提供了一个周一方曾参与公益活动的新闻链接,进一步揭开小生意人背后的大世界。

北京朴道草堂书店/资料图

店主自述文章“飞”不过一天就遭“反转”

朴道草堂书店位于北京东城区南锣鼓巷,至今已开业九年。22日,店主周一方在书店微信公号上以笔名“”安贫发文《谁是杀死一个书店的凶手》(全文见文末),以感性文笔述说书店的重要和经营不易。文章开头便写道,“政府21日告知,书店门口要求封闭,原因是影响市容。我们所持的所有营业执照及许可证被指无任何作用。书店厄运终于来临。”文章申诉书店多次被官方骚扰,门口灯箱、书架被撤,“工商、消防、文委时不时光临,各种盘问”。

文章还例举,九年来书店招待过包括龙应台、茅于轼、野夫、余世存、曲磊磊、瞿小松等知名作家、画家、音乐家,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访客。

截图来自微博@北京人不知道的北京事儿

周一方还写了一段自己幼时贫穷,想看书却没钱买书的坎坷经历,他感慨道,“有时我很想问问,谁是那个愿意杀死一个书店的凶手?”“但你似乎永远找不到他。你问过的人都会麻木地回答,他没有办法,这是上面的命令。这不得不让我想起阿伦特以及那些平庸的纳粹。”

文末,作者再次提及若无力挽留书店只能就此告别,言辞中透露出书店极有可能被关闭的意思,“感谢每一个愿意转发挽留书店的人。然后我也希望那些拥有权利的人同时也拥有良心和勇气,不要轻易去杀死一个书店,更不要轻易夺去那些小生意人的生活。如果最后还是无力挽留,在这里再次给每一个读者和爱书人深鞠一躬,就此作别。”

该文在网络上迅速发酵、热议,尤其时间正值4月23日世界读书日之际。据称,不少群众闻讯后赶至书店,当天的客流量增加三倍。

然而,文章“飞了不到一天”,这件事就被反转了。同一天晚上,另一篇题为《谁TM有空杀死这家进后院要收100块钱的书店》的文章(全文见文末)在微信热传,媒体人陈晶是一位去年底采访过该书店的记者(微信名“马小宝和我”),文章披露,朴道草堂并非如店主所言是被“关门”,事实上是因为该店违章建筑而被“封门”。

谁TM有空杀死这家进后院要收100块钱的书店,截图来自“马小宝和我”微信号

文中附上实地照片指出,书店其实有两道门,现在进出的正门是开墙打洞凿出来的违章建筑,进门后是约20平米的免费空间;书店侧门通往开阔宽敞的“静默阅读区”,该处收费100元,另外书店还私盖二楼,四周也放上书架阅读。同时,在现在正门边上有一道蓝色大门,这才是该建筑原本的大门,但这扇门如今并不开放,在这扇门背后正是店主设计的书店内的、收费“静默阅读区”,也就是说,如果这扇蓝色大门开放的话,那么这片“静默阅读区”就无法存在了。

文章批评店主的文章中掩盖事实,绝口不提正门存在违建问题,不提该建筑原来的正门,而是将“门口封闭”逐渐模糊成“关门”,假装谢幕,赚取同情。

左边的水泥正门是“开墙打洞”后的结果,而红圈的蓝色大门才是原本该建筑的正门

况且,书店既不简“朴”,也不地“道”,更非“草堂”。文章称,书店门口放着一块招牌,上面明文规定,“1、进门最少购买一本书,谢绝闲逛。2、书店设立“静默阅读空间”,门票每人每天100元。茶水免费。赠送书店礼品一份。”然而,这个免费茶水并非固定提供:从前这100块钱就是门票钱,进了门、落了座,想喝茶吃茶点,要按菜单上的单点。后来改了,菜单没有了,茶水是随意给的,茶水不论品种、茶点时有时无。比如说昨天开了场活动,茶点用光了,那第二天来消费看书的人,没得吃。

门口须知

静默阅读空间门上贴的告知

此处为通往二楼阅读空间的楼梯,事实上二楼也为私自搭建

陈晶对观察者网谈起了自己突发写这篇披露文章的起因,“我本来不是写社会类的,我就是写写专题稿子、明星专访、生活方式的撰稿人。采访他们书店也是出于好奇,本来我对收费100元和年费一万元(有网友在转发相关消息时提到,陈晶表示自己并未有一手资料——观察者网注)的经营理念没有什么想法,书店老板也说过,进门100元,他会送你书或是茶,总之不让你亏。但是拒不改造房屋,煽动舆论博取同情就不对了。我那天就是自己气得不行,是非不分、黑白不论、对错不问,群众就一窝蜂转发。放下一堆稿子没写我就写这事去了,反正现在大家都看见了,我也可以继续写稿子了。”

事实上,陈晶还特别指出,原本采访朴道草堂是要作为杂志刊发的稿件,但是在这件事情发生后临时决定撤下采访稿件,而在自己微信号上写了这样一篇新文章。

官方:并非针对书店,商户持有营业执照可继续经营

到底是店主口中的“关门”还是记者所说的“封门”?

观察者网查询东城区官网《“开墙打洞”专项整治工作相关问题答复》中发现,目前“开墙打洞”现象越来越普遍,“开墙打洞”对楼体安全造成了严重的破坏,根据住建部《住宅室内装饰装修管理办法》(110号令)的相关规定,对破坏的墙体进行封闭恢复原状。对于“开墙打洞”房屋办理了营业执照为什么还要封闭问题,网站声明回复称,办理营业执照只能说明房主可以进行经营活动,但并不表明房主可以改变房屋结构,为经营行为提供更便利条件。因此,营业执照与“开墙打洞”的违法行为不存在必然联系。

此外,政府原来对一层经商的台阶、广告牌匾统一安装,为何又封闭?网站则表示,政府在2007年时确实对一层居民楼“开墙打洞”经商房主的广告牌匾进行统一安装,以达到整齐划一、优美环境的目的。但那只是为了保证奥运会期间的环境整洁优美展示国家形象而采取的临时性措施,恢复破坏的墙体,保证楼体安全,使其恢复原有的住宅功能才是根本问题。

朴道草堂店主在文章中申诉所谓门口灯箱被拆、书架被撤情况,也就可以解释了。

事实上,据新京报23日报道,其实“封门”的消息,几天前就传到书店,交道口街道办事处此前已下发通知。据街道办事处相关负责人称,书店涉违规开墙打洞,后续需要将店门封上改建成墙。书店所在的帽儿胡同中,54家居民自住和门店需要整改,并非只针对书店一家。

对于文中提到的“所持的所有营业执照及许可证被指无任何作用”,上述负责人也称,整改工作只针对“违规开墙打洞”来展开,如果商户持有营业执照,可以继续经营。

当地居民称,胡同内以前都是居民住宅,后来南锣鼓巷主街上有人开了店后,胡同中住宅墙被打洞建门,开出一排门店。“现在的门店基本都是开墙打洞建成的,店面流动性大,换了好几茬,隔几个月就有店面重新装修”。他回忆,胡同还没成商业街前,街道是居民进出的道路,这几年游客越来越多,节假日更甚。对胡同内的两百余名住户而言,交通成了难题。“上下班要绕行,有时不到十米的路口要走20分钟。”

尽管如此,店主周一方还是坚持认为此次执法就是要“封门”。他对新京报表示,自己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大关注,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不想关。店主赖玲也称,“不想关门啊,就是想表达一种情绪。”她称,此前并没有意识到“开墙打洞”问题,眼下“问题来了”能接受,但希望有关部门开展工作能细致、人性化一点。

她还表示,封门后书店还没有具体计划,但游客能随意闲逛的小店肯定不会开了,“不会打开正门让游客进来,人流量太大,且书店本身就不赚钱,后期改造还要一笔费用。”

店主周一方?工厂主周一方?

在《谁TM有空杀死这家进后院要收100块钱的书店》一文中,陈晶还提到,店主称自己出身贫寒,不要轻易夺去小生意人的生活,但是这个书店的产业、包括楼上楼下、前院后院,都是店主私产。

无意中,书店店员也“泄露”了店主的身份。据新加坡联合早报23日报道,记者当天实地到访发现,有不少以为书店要关门的民众赶去支持,但书店收费区域当天不开放,据袁姓店员解释称,因前天人潮过多导致下水道堵塞,正在维修。游客能进入的是20平米左右的免费区。报道称,书店也有一扇小门通往楼上的“别有洞天”,但需付费100元,或付3000元或以上注册费用入会。店员还表示,“如果书店是租来的,早就维持不下去了,100元的门票就是想给阅读人一个清静的环境,单靠100元门票是经营不下去的。”

陈晶也向观察者网提供了一个周一方曾参与公益活动的新闻链接,进一步揭开店主小生意人背后的大世界。

凤凰公益曾在2014年2月刊发题为“周一方:一家工厂的社会变革实验”的报道,文中称,周一方作为作为一个民营企业(衡水中能基业公司)的老板,希望通过企业的自我变革探寻和实践一个企业组织形态如何在保证其健康成长的前提下,最大程度上实现使社会更美好,成为一个B-ENTERPRISE(有信仰的企业)。他在工厂2014年的改革目标中称,要建立耕读学堂、工厂电影院、特困救助、客户诚信手册等。

这篇报道是一个2014新公益嘉年华的活动,文章对周一方的推荐理由是,“如果说上个世纪,粱漱溟先生等投身乡村建设,希望带领中国的农村走向美好的未来。那么,今天,以周一方为首的一批先知先觉的工厂主效仿梁先生的乡建理想,拿现代社会的基细胞——工厂做手术,开始改造自己的工厂成为一个有社会价值追求、对环境和社区友好的栖息地。”

周一方同时经营朴道草堂,这个小小的书店型会所也成为喧嚣尘世中滋养人们精神的场所。作为创办人,一家近百人工厂的老板,周一方推动的这场工厂的社会变革实验极需勇气和智慧,让工厂不仅仅是一个劳资关系的场所,更重要的是一个有灵魂的工厂,为此两年来他积极投身工厂的变革中,推动若干举措并逐一落实,目前已经初见成效,完成了企业的主体工程改造。”

在这场变革中,工厂的营运状况保持良好势态,每年收入保持在8000万规模。周一方的变革实验具有极大的示范作用。这也是一家企业转型社会企业的鲜活实例。而其本身已经完成个人的改造。”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网站截图,衡水七星电力科技有限公司即衡水中能基业公司。

根据该企业网站介绍,公司经营范围主要从事电力设备生产、新型搪瓷产品开发、生产、销售及技术服务等项目。而且根据企业信息公示,注册资本5000万,凤凰公益报道则称企业年收入8000万,那倒是可以解释企业股东周一方能够在几年前买下北京南鼓锣巷帽儿胡同的一处私产,但似乎无法符合他作为一个“小生意人”的自述。

【勘误】

陈晶对观察者网指出文章几处错误:内文提到演邵美琪妈妈的不是谢雪心;朴道草堂那篇文章的作者是安贫,也是书店老板,男性;不是文中提到的女店长。据作者消息,他们是两口子。

原文:《谁是杀死一个书店的凶手》,作者周一方(安贫)

开书店九年了。

4月21号,政府告知,书店门口要求封闭,原因是影响市容。我们所持的所有营业执照及许可证被指无任何作用。书店厄运终于来临。

(这就是我们所谓“影响市容”的门面,确是每日游客拍摄的一道风景)

城管封门是分分钟的事,容不得你讲理。那些年轻人从乡下来,有的是力气。

(拆除封门的其他店)

我也从乡下来。

少年家境赤贫,没有书读。记得小学时,偷了妈妈两元钱,买来附近镇上唯一一本字典。后被妈妈发现,一顿暴揍,强行把字典退回。感谢供销社大姐态度蛮横,售出商品概不退回,我才保住这本字典。清晰记得,当妈妈拿着退不回去的字典悻悻回家时,我内心是怎样的狂喜,从此天天把字典背在书包里,那是我少年时多么巨大的隐秘快乐。

(那时候的旧字典)

旧时春节,大人通常会给孩子一些压岁钱。我攥着两元旧纸币,走30里路,去东光赶集,买20本旧杂志回家,藏在柜子最下面,趁大人不在时,偷偷拿出来阅读。母亲问我钱的去向,我就扯谎说买了包子。

村子里有书籍的人极少,每到周末我都跑到村里小卖部去寻人们不看的人民日报,那时记得有一个布谷板块,时常登一些文学类短文,每次总是读了再读。

后来上了县中。县文化馆有一不大的阅览室,贴墙有四五个书架的样子,一五十岁上下的大妈负责看管。我仿佛一下子找到了宝藏,每周必去,每次借三两本回来阅读。那时如饥似渴,只管读得痛快,耽误了不少课程,经常被学校大喇叭点名批评,而自己完全浑然不觉。

(书店内部)

矛盾、鲁迅、契诃夫、陀思妥耶夫斯基、高尔基、冰心、郁达夫、拜伦、普希金、康德、边沁,那时阅读完全没有拣选,只要有书就是大好的。

学校后面是一条小河,跨过河是柳树垂荫的田野。那时,最爱一个人在树下朗读泰戈尔的吉檀迦利和飞鸟集。

(书店内部)

开书店九年,南锣越来越火,书店依然安静。

时有人问,缘何在南锣鼓巷繁华地段开这样一间小小书店?

一直笑答:这边没有书店呀,或者说,不会干别的。

如果你了解过一个人对于书籍曾经多么饥渴,就会理解为什么我愿意默默在这里做个卖书人。

(店里的“饮水者”)

美国哲学家霍弗也是与我一样的饥渴者。

他比我不幸,少年失明,父母双逝,没有上过正规的学校。15岁眼睛复明后,就天天泡在附近的一个小旧书店里。店主厚道,允他免费阅读。据说,他把整个书店的书都一一看完,他害怕再次失明,无缘再看。

南锣鼓巷火热是有名的。但我相信在花枝招展嘴角沾满油渍的人群中,总有一些灵魂饥渴的少年期望遇到书店。

有时候,你存在,就是为了不让一些人失望。

南锣鼓巷商业不计其数,但纯粹的书店仅此一家。

如今开书店并不容易,赔钱自不必说,九年来,来自政府的骚扰从不间断。

开店之初,自己手工做了一个实木的灯箱,上写书茶两字。天色晚时,总有过路人被这柔和的灯光吸引,进门来买本书,喝一杯热茶。

后来城管突然来袭,不问因由,就直接给拆掉了。

(已被拆除的实木灯箱)

过了两年,经常带人来书店参观的东城区领导说可以装个灯箱,于是我又设计,安装了新的灯箱。可惜没过多久,又被城管拆掉了。

(再被拆除的铁质灯箱)

书店举办一些读书活动,也时有安保前来招呼,只要有令,就必须停掉。

灯箱不让装了,店员想在门口放置一个竹木书架,供大家免费做旧书的流通,给胡同添一份书香。结果不到两小时,城管就责令收回。问上面的领导,无人知道谁来做主,允一个小书店在门口摆几本书籍。想想周梦蝶先生幸亏生活在台北,若在北京,几十年的书摊是万万摆不成的。这个城市配不上周先生。

(它只在门口停留了不到两小时)

工商、消防、文委时不时光临,各种盘问。去年文委以图书许可年检过期为由,罚了两千,没收部分书籍。

我们把各种证照办理齐全,以为终于可以安全了,不想这一次是全城运动,还是厄运难逃。

整治开墙打洞以最粗暴、最丑陋的方式在整个城市推进。每次都有特警现场护卫。

同行豆瓣书店据说已经在这次被整治中挂掉了。

(豆瓣书店)

记得曾经一个姑娘来书店拍照盖戳留念。她到全国各地书店留念。问其因由,她答得也很直率:反正书店早晚会关掉,留个念想。

我后来装修时,索性用水泥浇筑了一个固定牌匾,鼓励自己持久把书店开下去。

但是,面对一个城市的麻木、无知、粗暴,没有任何材料是牢固的。

有时我很想问问,谁是那个愿意杀死一个书店的凶手?

但你似乎永远找不到他。你问过的人都会麻木地回答,他没有办法,这是上面的命令。

这不得不让我想起阿伦特以及那些平庸的纳粹。

九年来,书店虽小,却也招待了不少知名的客人,从像龙应台、茅于轼、野夫、余世存、曲磊磊、瞿小松、杨葵、老村、资中筠、柯文辉这样的作家、画家、音乐家,到来自世界各地的访客。很多客人把这里当作来北京的第一栖息地。一个日本老师每次来北京,都先来书店,再去宾馆住下。她说:这是我对北京唯一的惦念。

(艺术评论家柯文辉的活动现场)

不少人称呼书店为北京的瓦尔登湖。

九年来,我几乎谢绝所有的记者采访,为守住喧闹中的一点安静。

这一次算是政府懂我心思,成全了我的安静。

一个城市的庸俗和野蛮杀死任何一件美丽的事物都不是困难的。所以,我没有悲伤。

他们不值得我悲伤。

(书店门口)

深鞠一躬,衷心感谢九年来每一个来书店的客人。

谢谢你们的眷顾与陪伴。北京还有很多更美的书店,比如旁观书社,比如单向街书店,比如蜜蜂书店。请多去那里买书,疼爱他们。

愿大地上爱书的好男好女们懂得灵魂相互接济,彼此给彼此力量。

愿更多的人求助书籍去保卫和建设独立的人格、慈悲的心灵、不去作恶的勇气。

(书店门口)

最后,送给每一位在这个时代依然相信美好,护卫美好的人们。这是我力所能及可以提供的温暖,愿我们回到生活时,重获勇气,用更浩荡的美好去鄙视和抗争他们的苟且与野蛮:

安贫诗歌/在每个骨节下都埋下了种子

1

感谢你给我伤口,

让汩汩淌出的鲜血验证我的河流。

2

感谢你给我墙壁,

让我反复练习灵魂自由的技艺。

3

我知道你会斩断我举着花朵的手臂,

所以没有惊奇。

4

就算整个春天覆灭,

我也不会发出叹息。

5

感谢你的野蛮,

让我用玫瑰作为刀枪,

用宁静的眼神作为弓箭。

6

就算整个世界成为沙漠,

我也只会滴下雨水,而不是眼泪。

7

我在受伤中成为不屈服的人,

成为胜利者和顽固的善意。

8

读过宇宙的悲伤之后,

就不再悲伤。

9

我自己准备好了太阳和流域,

在每个骨节下都悄悄埋下种子。

10

我从不期待从天而降的春天,

我自己备有四季,

一个人下大大的暴雪,

一个人种植高高的云杉。

我很想留住这个书店,为一个城市留住一处宁静。

感谢每一个愿意转发挽留书店的人。然后我也希望那些拥有权利的人同时也拥有良心和勇气,不要轻易去杀死一个书店,更不要轻易夺去那些小生意人的生活。

如果最后还是无力挽留,在这里再次给每一个读者和爱书人深鞠一躬,就此作别。

《谁TM有空杀死这家进后院要收100块钱的书店》,微信号“马小宝和我”

朱敏洁

朱敏洁

观网编辑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 责任编辑:朱敏洁
专题 > 网络监督
网络监督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