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前云南首富颜语大起大落的地产人生

2017-05-16 19:08:29

出道即是人生顶点,落魄必有贵人相助,前云南首富颜语大起大落的人生不可谓不精彩。

虽然目前退场了,但这位熟谙各类规则的地产商人,会卷土重来吗?

5月16日,界面新闻报道了颜语的故事,观察者网转载如下:

1996年,一家仅仅成立两年、名不见经传的云南装修公司拿下了青岛的两个项目的内部装修订单——太平洋中心(和记黄埔开发)和青啤大厦,并在两年后拿下和记黄埔的另一个项目沈阳时代广场。

这家小公司叫星耀装饰设计工程公司。正是在青岛做装修的这段经历,激励了总经理颜语,此后他成立进入地产,甚至一度成为云南首富。

资料图:前云南首富颜语

这段经历被星耀集团大书特书,夸大地写入宣传词中:集团早期设计建设的太平洋中心所获山东省“泰山奖”、山东省青岛大厦获国家建设部“鲁班奖”,在沈阳设计施工的时代广场,获当地优良工程奖,还得到李嘉诚的充分肯定。

事实上,星耀装饰设计之所以能中标,是因为和记黄埔要求中标者必须是中外合资公司——1996年5月,香港一家名为华昌国际发展的公司以11.32万美元入股星耀,让其成为了一家合资企业。

颜语就此开始了他的“开挂人生”。1998年,星耀房地产公司成立,颜语在白塔路上开发了他的第一个楼盘——星耀大厦,此后他开发了四五个体量不大的住宅项目,成为了昆明小有名气的富豪,还被当地预备役部队授予“少校军衔”。

然而,“得到李嘉诚的充分肯定”远远不是颜语的人生顶点,2004年,44岁的颜语迎来了命运的转折。

“我发死了”

1980年,旅游业大亨彼得·尤伯罗斯走马上任洛杉矶奥运会组委会主席,他将商业集资和赞助商引入奥运会,在几乎没动用政府资助的情况下,结束了奥运会巨额亏损的历史,创造了2.5亿美元的纯利润。

2004年,颜语等来了他的洛杉矶奥运会。他几乎是以空手拿下了昆明的最大项目之一新亚洲体育城,在帮助政府解决场馆难题的同时自己赚得盆满钵满。颜语对于政策、银行、国企规则的把握和熟练运用,令人惊叹。

昆明获得了2007年全国残运会的举办权。昆明市政府决定运用打包的模式来运作新亚洲体育馆,按照市长李江所说“政府不出钱,只出土地和当地政府力所能及的优惠政策,由开发商来承担起公益项目的建设运营任务”。

2004年10月,昆明市政府委托中资公司面向全国进行招标,竞标的四家公司中,昆明星耀体育运动有限公司以微弱的优势胜出,颜语事后称,他获胜的关键就是承诺场馆的长期运营。

星耀以此拿到2000亩土地,其中1200亩用于场馆和配套建设,另外1000亩可用于住宅及写字楼等物业的开发。更重要的是,星耀从政府拿到了拿到了可以先卖期房,后开发公建的巨大优惠。

拿下土地后,星耀需要尽快筹措8亿元土地款加启动资金。颜语后来在一次谈话中承认,当时星耀只有3亿的资金;而根据当时昆明媒体的报道,星耀只有1亿的自有资金。

此时颜语展现了惊人的腾挪能力。

在银行不愿放款的情况下,颜语找到了云南最大国企云南锡业旗下的云锡地产,当时这个公司拥有2000员工却没有活干,颜语只用半个小时就说服对方。之后,云锡地产迅速入股16%,马上出资3亿元作为启动资金,更重要的是,有了云南锡业的背书,银行愿意发放贷款了。

新亚洲体育馆项目顿时生机盎然。售价3500元每平方米的住宅项目很快进入预售,到了2016年1月,颜语靠预售回流的款项就已经达到了7亿元。

颜语后来回忆起和云南锡业的股权分配,星耀取谐音“我发死了”,占比84%。

仅仅两年之后,颜语就利用国资委对于国企的管理政策,逼退了云南锡业;星耀体育城又成了颜氏兄弟的独资企业。

新亚洲体育城市是第一个民营资本投资建设体育场馆,在帮助政府解套的同时,颜语的财富一飞冲天。2010年的胡润百富榜显示,颜语颜勇兄弟以45亿元身家成为新的云南首富。

他不知道,这已经是他的人生顶点。

“终于拿到地王”

新亚洲体育城的成功,让颜语看到了超级大盘背后的政策魔力,此后他执着于大盘,一直在试图复制这次成功。

2007年,星耀北上天津,在土拍会上力挫5家上市房企,以高出底价近50亿圆的价格拿下了天津外环线外的4100亩不毛之地,楼面价为2300元/平方米(不久之后,碧桂园在旁边拿了一块地,楼板价仅为740元)。

颜语根本没有把价格放在眼中,他眼前看到的是昆明项目的延续。昆明媒体人回忆,星耀天津项目成交的那一天,颜语激动地对规划专家王志纲说:“王老师,我终于成为了地王!”

天津的星耀五洲项目总投资额为260亿元,以迪拜为模板,项目包含了超五星酒店、大型室内滑雪场、体育休闲运动场馆、水上游乐中心、国际会展中心、游艇俱乐部等配套设施。

不仅如此,2008年3月,星耀与昆明市嵩明县政府敲定了嘉丽泽项目的投资意向,并在第二年拿下了当地1700亩土地的开发权,同时还租用了5600亩土地,开发星耀水乡项目。

7000亩土地只是项目的一期规划,按照他的计划,水乡项目占地约3万亩,是昆明最大的旅游地产项目。在高尔夫球场还没成型的时候,颜语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兜售别墅项目了。

然而,这两个超级大盘都没法复制新亚洲体育城的成功。

昆明新亚洲体育城项目效果图

尤其是天津项目,颜语要在一个月内支付超过60亿元的土地款,他再也找不到云南锡业那样有影响力的合伙人了,这次他找到了新的融资渠道——信托。

2007年,中信信托为星耀五洲发布了第一支30亿元的信托计划。25%的利率,可以看出颜氏对资金的渴求。即便这个信托产品的起点是1000万元,为国内信托产品最高,但是中信信托花了不到一个月,就把这个产品销售一空。来自陕西榆林的石油和煤炭老板们的热情之高,远远超出了中信信托的预期,有人甚至想一次性买2亿。

用颜语的话说,基金的成立让天津帐户上36亿元资金到位,星耀不再为钱担心了,而且,基金可以解决星耀在今后若干年后长期的融资问题。

从此以后,信托成为了星耀的主要融资渠道。从2007年到2010年,星耀与三家信托公司合作,融资接近120亿元。在中信信托产品出现问题后,星耀转而与华能信托和华融信托合作,以新钱还旧钱。

告别昆明

2008年,第十届北京住交会最后一天的地产慈善晚宴上,潘石屹、任志强、冯仑等地产大佬齐聚,然而全场的焦点是颜语,他多次举牌,独得六件藏品。

回头看来,那天晚上是颜语最后的风光时刻。

按照中信信托的要求,星耀在2009年只需要还上13亿元。而当时,星耀五洲有78万平方米的建筑已经取得预售证,预计销售额可达到40亿元。

然而,宏观调控和金融危机在2008年接踵而来。自2009年5月开盘至2011年底,两年多的时间里,星耀五洲的销售金额总共只有50亿元。到了2011年第二季度,星耀五洲的销售额甚至已经无法偿还信托项目的利息。

尽管一再否认破产,但是工程进度显然已经无法掩饰,连星耀总裁颜勇也不得不承认“我们的确没有估计到是那样一个市场状况”。

为了这个项目,颜语赌上了所有家当。

在中信信托发行的星耀项目基金中,颜语不仅押上了天津项目100%股权,还把星耀在昆明新亚洲体育城项目的收益权也放了进去。

2017年5月,融创收购了星耀五洲项目80%的份额,此时,星耀的欠债已经达到了64亿元。

天津项目的受挫,让颜语的星耀从此没落,不过,星耀并没有走向破产。在危难时刻,金主和政府总会及时赶到为其托底,这很难仅仅用幸运来解释。

天津项目停摆后,云南星耀水乡的7000亩旅游地产大盘也眼看要重蹈覆辙。然而,2012年4月21日,星耀和中信信托、首创华夏签署协议,将成立总额达100亿元的文化旅游产业基金。更重要的托底协议在四天后签署,4月25日。昆明市政府出面,与中信信托签署的《战略合作协议》,约定中信信托将在3年内向昆明市提供不低于100亿元的专项信托资金,推进昆明文化旅游产业,该项资金的首个支持项目便是“星耀水乡”。

星耀水乡得以延续,颜语也没有被债务拖入海底。

项目一个一个倒下,颜语逐渐在云南无法立足。星耀南避东南亚,在缅甸仰光、老挝万象、巴布亚新几内亚拿项目,云南本地媒体以《东方不亮西方亮 星耀集团开发重心转至东南亚》为其送行。

2015年9月,星耀把官渡区的一块文体用地地以2400万元的价格转让。这块新亚洲体育城的配套土地已经闲置多年,早在2010年就被昆明市列入闲置土地名单,限期不完成将停办公司所有项目行政审批手续。在此之前,星耀已经把新亚洲体育城的开发收尾转交北科建。

至此,颜语正式告别昆明。

(界面记者 李一帆 )

分享到
来源:界面新闻 | 责任编辑:周远方
专题 > 中国房市
中国房市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