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北京黑房东自述:我是怎样挖坑骗北漂的

2017-06-01 13:42:22

本文来源:品途商业评论,ID:pintu360  

北京的租房市场是一个非常巨大的蛋糕,在各种租房网站上活跃的,是正常中介、二手房东、黑中介等等,找到一个一手房东的机会是非常渺茫的。天通苑的一个棋牌室里,我正在跟一个租户打着电话。

电话那头是一个小姑娘“您当初租房子签合同的时候不是说可以中途搬走的嘛,你说可以中途搬走我才租的啊,现在怎么又变卦了”

我开始有点不耐烦,突然提高的声音喝到:“现在我说了房子必须租够一年才可以,我就按照合同里写的,怎么写的怎么来,你以为合同是什么啊,是狗屁啊!

电话那头传出一句叹息。“好吧,那就这样吧”

我心想:小姑娘就是好忽悠。放下电话,继续打牌。

等待在地铁口的二手房东

我是赵凯,是一个房东,一个二手房东,也可以叫二手黑房东,刚才这个情景,我每天都演绎,驾轻就熟了已经,相比于刚刚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第一次打这样的电话我还有点战战兢兢呢。

我驻扎在天通苑区域干租房7、8年了,做二手房东,算混的还不错的。手下有10套房子在租,每天很轻松,不用去外面站岗拉人,有一支小 “团队”。只需要签签合同收收钱,或者像刚才那样打个电话什么的。

别轻易跟我签合同

刚才跟我打电话的这个女孩,半年前她从我手里租到了一个明隔,把房子租给这样的女孩,有的赚。

这个姑娘是负责在网上发租房消息的兄弟带来的,小姑娘刚来北京,好忽悠,每天这个兄弟都能给我拉好几个这样的。

那个兄弟先带小姑娘两人去看了几个房子,挑中了一个明隔,最后一起商量租金的时候女孩说刚到北京,手里的钱不多,有5000,小姑娘正担心这些钱不够呢。对于这一类的租户我一般选择先交80%左右的钱牵制住,过一段时间再催着要钱就行。

于是我问“你觉得你们现在能交多少钱?”

两个女孩说道说:我现在只有5000块钱,但我们需要留出来生活费,因为工作还没搞定,这个房子是押一付二,租金是1350元,按照这个算是4050,我们能不能给您交3000,或者是先押一付一,然后接下来发了工资就补上。

见到这个情状我觉得该出手了,于是我说:是这样,钱不是这么算的,压一付二这个没办法,只能压一付二,你没有钱先欠着,但是也要按照押一付二来走。另外,你们两个人住,需要提前一年交水费和管理费,这个一个人一个月30,加起来一共1440,这个是第一次交房租必须交的。你看看吧,加起来应该交5490,你看看能交多少钱?

两个女孩略显慌乱,脸上的表情有点呆滞,说不能先少交一点吗。在得到我明确答复不能交那么少的时候他们决定再考虑一下,一会儿决定了再打电话,于是我就离开了,但我认定会打电话的。很快,他们打电话过来商量能不能少交一点。

于是我跟这两个女孩说:没事,姑娘,我这好说话,你先交4000吧,然后有了钱先把剩下该交的钱补齐了。别时间太长就行。”

他们两个女孩商量了一下,马上回复说:“那行,我先给您交4000,剩下的发了工资就补上。”

我很相信我的判断,小姑娘还是太天真,或者说觉得自己做的已经很保险,没问题了。利用这一点,我们才好赚钱。

接下来是交费签合同,签合同的时候两个小姑娘把合同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把里面的条款都问的很清楚,我的回答很标准,这个合同只是一个流程,有变化你就提,我好说话,你的房租呢,我给你写上要补齐的钱,你要是要拖几天就拖几天给我就行。

傍晚仍旧在拉租户的二手房东

当时我的心里话是:反正我怎么说你信了就行,签了合同就行,我不可能给你改合同。

果然签合同很顺利,押金什么的到手以后,这个房子的信息我就交到了我的团队中负责收钱的人手上了,一个月以后,就可以催着交钱了。

来北京,就可能遇到黑房东

我是柳琳,刚刚来到北京半年,租房子是我做的第一件事,听很多朋友说,在北京租房,不可避免的和黑房东黑中介接触,但我觉得还好,有朋友一起来的,我想我们还是可以再北京生活下来的。

找到现在住的这个房子的时候是到北京第二天,手里钱有限,心里想的是就尽量赶紧能找个地方安定下来,在网上找了一个个房子,在天通苑附近,看了好多后,最终看到这个明隔,当时觉得有阳台,不错,大小适合。

房租1350,压一付二,原本以为总共交4000左右就可以住两个月,算是落脚了,但是没想到还要交1500左右的其他费用,不过想来两个人每个月平摊的话还是可以接受,就是交的第一笔房租会多一点。于是我们跟房东交涉了好久才允许少交一部分钱,签了合同。

找到安身之地算是心满意足了。反正这些多交的钱可以退,房东也答应了可以延期交一些钱,我觉得还是蛮幸运的。

不过一个月以后,不顺利就开始了。

有一天我接到了一个自称是收账人的电话,态度强硬,说是收房租的,房租要提前一个月交,我赶紧给原来的房东打了电话,说明了还没发工资,等发了工资就先交上一个月的,这次房东突然变卦了。

“你不能这样交啊,最多只能宽限3天,那个负责收钱的人给你打电话,以后你就按照他说的交就行了。”

按照这样交房租,也就意味着,之前的押一付二变成了押二付二,居然还说如果这次不交的话是要有违约金的。

我当时的心情无法描述,就觉得是刚刚有的热情就泼了一层冷水,为了交上房租,我用信用卡套了一部分现金,交了之前欠的钱外加上一个月房租,剩下的下个月的房租等发了工资再交。15天过后,我把房租交上了,现在算起来,在这里住了不到2个月,我已经交了5个月的房租外加1500的预支付的水费和管理费。

那几个月确实感觉得慢慢的挺过来,发的工资剩下的钱全填了套现的房租的坑。

押一付二提前一个月交房租,按照这个时间在这里住了半年。我因为工作变动想去丰台租房子,我记得房东说想退租要提前一个月说,因为还有两个月的房租压在这,所以我准备跟房东商量我再住两个月就搬走,可这次,房东直接火了。

我给房东打电话提前告知,房东彻底的反悔了,我理论道“您当初租房子签合同的时候不是说可以中途搬走的嘛,你说可以中途搬走我才租的啊,现在怎么又变卦了”

房东的语气很不耐烦,突然提高声音吼到:现在我说了房子必须租够一年才可以,我现在就按照合同里写的,怎么写的怎么来,你以为合同是什么啊,是狗屁啊!

极度不平等的合同条款

原来这才是最大的坑。半年前的合同了,我挂下电话去找合同,又反复的看了几遍合同的内容。顿时我基本已经劝自己放弃了要回押金,开始计算怎样可以把钱亏的最少。

房东在跟我签合同的时候所答应的房租可以商量支付,月付都可以,并且押金和预交的管理费等都会退给你的话都是跑火车,为了让自己签了合同,签了合同他就有了跟你讲“理”的证据。

签完合同以后,合同中标注的必须在此处住够一年,如不满一年作为违约处理,需要交纳2倍房租作为违约金。无论是中途走还是房子到期了再走,我都没办法顺利拿到退款,合同里完全都是有利于他的要求,也并没有明确退押金等事宜,成了完全凭借“房东”心情。

现在我又继续交了房租,按照一年来算,住够了也许只能被黑掉押金,那算是最小的损失了。

黑房东黑中介太多

出了房租房这件事,我感觉租房需要非常熟练的租房技巧,没有技巧很容易被骗,再加上你也没有足够的钱租房子,因此,才被迫掉进了这个黑房东的陷阱。

在北京租房被骗的人太多了。而且遭遇都很惨。

我的同事何兴给我描述说,他就被黑中介和二手房东联手坑了,曾经他在北四环的一个小区内租了一个次卧,这个房子有四个屋子,他住的其中一间,他通过中介公司找到了这个房子,收了中介费,还按照押一付三的节奏交房租,可事后他才知道这个房子的四个屋子居然是3个二手房东租下来又转租的,因此关系混乱。

在住了几个月以后,房东突然通知他让他搬走,并且不退押金和多余房租,他还没搬走时经过了一个假期,当他回到租住的地方,门已经打不开了,原来锁被换掉了,联系中介和房东完全联系不上。这个屋子已经有新的住户住进来,他的行李都被扔了,没了踪影。

何兴的经历让我心中一凛,我在网上搜索黑中介、黑房东,更多的惨烈的租房经历映入眼帘。

二手房东

在交流聊天中,另一个朋友说,她经历过的就是中介扣押金,这个朋友租住了一个明隔3个月,在租房子的时候她之前就听说中介最后会扣押金,因此和中介说了很多,中介是个小姑娘,小姑娘最后爽快的答应了,说最后退押金的负责人是她很好的朋友,她给说一句就不会扣了。

三个月时间满了以后,她去退房的时候,负责退押金的中介态度恶劣的跟他说,扣你300块钱(房租1000)要给房子找保洁收拾一下,可在交房子的时候她已经把房子打扫的一尘不染的,交房的中介都说了不会扣钱。

于是她好声好气的跟那个退钱的中介说能不能扣一百,中介说了一句话于是她赶紧签字走人了,中介说,你再说我就扣你500。事后她询问他做中介的朋友得知,扣钱是中介的一个黑招,每一个押金都会不同程度的扣下来,全凭扣钱的人掌控,并且扣钱的大部分都是落在扣钱的中介手中,只要上交一部分给公司就行。

听了这些,我更在担忧自己接下来的住处如何去找,这些二手房东和黑中介到处都是,有保障的房子又太贵,这样的境况真是两难。顿时,我内心生畏,也许,来北京时一个错误的决定吧。

租房生意是一个很大的关系网

北京的租房市场是一个非常巨大的蛋糕,在各种租房网站上活跃的,是正常中介、二手房东、黑中介等等,找到一个一手房东的机会是非常渺茫的。

笔者通过考察了解到,在众多租房密集的区域中,二手房东是相当活跃的一批人,他们成群驻扎在地铁出口,小区入口等处,等待各种租房客上钩。在他们手中,随时更新着众多房源,并且分工明确,互相合作甚多。

聚集在地铁出口的二手房东大部队

通过与一个二手房东的交谈,笔者了解了一些他们的“工作内容”。

二手房东老李是东北人,来北京已经很多年,目前他在天通苑的有一套自己房子租出去,还有很多的其他租过来的房子,他自己的房子被他改成了6室,这样每年租金就有近10万的收入。

他在他们的团队中是负责在网上发帖子的,比如58啊赶集啊一类的网站,帖子中的房子有很多是别人的,有房子大家都可以代出租,只要租出去以后给200块的提成就行。他们一家人都在这边以租房为生。有人会带着人四处看房子,有人每天发帖子,有人负责打电话催房租等等。

又和几位经历过扣钱的租户了解到,这一类二手房东,在租房最开始的时候房东大部分都是可以同意各种租户提出的条件,然后签完合同以后就会马上变卦。

一个租户小程的经历是,他租住了一个便宜的暗隔,在住到一个月的时候她想搬走,本来以为房东会退钱给他,但搬走前要钱的时候,房东拿着合同里违约的条款跟小程说没办法退钱,你还欠我一倍的房租呢。小程无言以对,只好放弃。

像小程这样的放弃继续理论的人很多,大多数人认为自己不值得去理论,因为钱肯定是要不回来了,只能吃一堑长一智,以后避着黑房东。也就是正因为如此,黑房东通过这样的方式挣到了这些昧良心的钱,才更加的猖狂。

有人说大部分租房的人都是有各种社会背景的,一张骗你签的合同和一个蛮不讲理的架势就让每一个在北京奋斗的人们心中生出畏惧,畏惧被坑害后多生的事端。

二手房东们在等待租户

笔者也曾经进过一个黑中介的屋子里去退押金,一个灰暗的办公空间内,门口坐着几个强壮的小伙子,退钱时毫无理由的扣掉了很多钱,当我据证理论的时候,背后感觉的是几个人阴邃的目光,理论许久无果后无奈离开了。事情已经时隔多年,可黑中介、黑房东的发展可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天通苑的黑心二房东举报群

通过QQ群搜索,我们可以找到很多关于黑房东的讨论群,笔者进入了一个名为“天通苑黑心二房东举报群”后,了解很多关于黑房东的情况,目前这个群中一共有164名成员,数量还在不断增加。

在进群的时候,会有提示需要将骗人的黑房东的名字,电话以及身份证号发出。在表明来意以后,群中的人纷纷说了自己遇到黑房东的情况。群中被骗的大多数都是押金等等费用不退,苛扣等情况,被黑掉的钱大多数为几千块钱。不是很多,大家尝试过了各种手段来要回押金,不过很多的都最后放弃了,怕惹上什么麻烦。

群内的一个成员,房子到期了,直接被房东告知不退押金,理由是天通苑打击群租房,他赔钱了,他据理力争,但在这件事还没有解决的时候,自己屋子的行李全部被扔到了楼道里,换了锁,人就找不到了。他去过两次派出所报案,但得到的派出所回复都是推脱不管。

网友自发制作的打击黑房东流程图

他又了解到,这个事情涉及了经济纠纷,因此其实应该走的流程是到法院上诉。

于是他咨询了律师这种情况,但发现的是因为在合同里的各种条款都对租户有很大的不利因素。不能保证胜诉,因此,最终还是放弃了。

但群中也有幸运者已经将钱从房东那要回来了,就是通过起诉的途径要回的。她发现在这个事件中,对于租户比较有优势的是,黑房东改造的房子租出去的行为,本身涉及了租售隔断间厨房等都是违规行为。这位热心的群成员直言不讳,这些黑房东就是欺软怕硬,只要你起诉,有可能还没有收到法院传票的时候就已经退给你钱了。

成功起诉并要回了押金的起诉书模板

黑心房东的存在是合理的吗?

笔者在和被骗的租户柳琳交谈时,她说了这么一句话,她说当她看到那些坐在电动三轮上看房子的年轻人,一批批的走入黑房东设好的圈套,她真想冲过去告诉他们注意黑房东的合同,千万不要相信房东的任何话。

她想起自己刚租住这个房子时的情景,刚找到了房子,他觉得在北京这个梦想将会实现的城市落了脚,而现在只深深感到的是房东、中介套路太深而中了招,这也许就是进入北京奋斗的代价。

比起被黑女孩的心酸,笔者曾看到过一篇黑中介叫嚣的文字,看完了竟然无法相信这是一个现实存在的黑洞。

文字如下:

我叫小王,大家都叫我小王黑中介,东北吉林人,在北京吃黑中介这碗饭也快10年了,接触过各类形形色色的房东和租客,其中的酸甜苦辣,想必你们租房的各位也能体会。好了,不诉苦了,年末了,给大家聊聊我的二手租房事业吧。

看网络上,大家都在声讨我们这个事业和同道中人,实在没必要,你想想,在首都连政府都不愿管的事情,你们这些北漂一族能管得了吗?所以就不必浪费你的吐沫星子了,免得花钱买水喝。

作为一名地道的黑中介,我们有我们的处世之道。例如我的公司,原来叫北京嘉诚泰和房地产中介公司,注册在海淀四季青桥,两个大哥也是老板。做了几年,挣了一些,当然上门找的人也多了,当地街道房管科也打电话来的多了,查群租房的多了,我们干脆就把公司注销了,在管理宽松的石景山万达广场注册了一家新公司北京中海裕家房地产经纪公司,当然老板还是我大哥。

在北京注册公司成本之低、程序之简,我们干这个那是相当容易。 有了新公司,能甩的包袱就甩了,能利用的重新拿过来利用。在别人看来,这是一家信誉满满的中介公司啊。我们的工作方法和手段当然像从前一样,首先用尽一切办法从房东手里拿来房子,再打隔断(悄悄地)变成群租房,再冒充房东或良好中介公司收押金对外出租,除了赚差价,还收卫生费、保洁费、公共使用维修费、物品损坏赔偿费等等。反正,能想起了名头,我们都想办法从租户手中收取。

你说,租户不傻啊,不会交给你,那你就错了,收了你的押金,你什么都会委曲求全的,是不,那个谁?当然我们还有许许多多的手段让你们就范,不怕你们租户不交钱的。 你说,我们就赚这点钱,能满足吗?当然不能,到了和房东的合同最后期限,我们提前收取租户3-4个月的租金,不交给房东,加上租户之前的押金,这也是一笔不小的金额啊。

你说,房东怎么办?他能怎么办?厉害的赶走租户,因为他收不到钱,不厉害的或有同情心的,就让租户多住几个月,自己承担损失。你说,去告他丫的!去告啊,各个区的建委房管科,网上都有电话,或者12315投诉,或者110派出所,或者上各区县法院起诉,或者找城管,哈哈,你们试试啊,看看那个机构管理租房纠纷的事情!法院劝你撤诉、房管科说帮你调查,110说没有治安事件不管,城管说你找错部门了。诸位不信,你们试试看哈。

再说了,我们电话号码10块钱换一个号,公司只留注册地,早就搬空了,你们去那里能找到我?洋洋北京城,2000多万人口,大海捞针呢? 我为什么写这些,是实在看不下去网上你们租客北漂的帖子了,太幼稚了,不要浪费电、浪费口水了。

中介尤其像我小王黑中介的公司把着北京40-60%的出租房,房源充足地段好,无论你找哪家中介,后果都是一样的。你吃亏了,就认了吧,这就是在北京租房的风险之一,下次、下下次,或许你能长点心计,也或许你同样还会落入新的中介手中。

看完这些文字,呜呼哀哉,透着屏幕感受到的是黑心房东的这个角色,收敛金钱的荒唐,难道黑中介黑房东这个群体是在不断地‘考验’着每一个新来到这里租房的人吗?考验是否会上他们的套,考验是否会被忽悠着交出来北京闯荡的本金。

更为荒诞的也许是被黑女孩柳琳把“被黑房东黑中介骗”当成了来北京奋斗的代价,那是否有太多人经历了这个代价,如果说这件事情是吃一堑长一智,是否可以这么理解,一个商业化的哄骗行为成了“帮助”认清北京租房现实的途径,这听起来是多么的讽刺与戏谑。

或许等柳琳受够了这样的现实,就会远离这些套路的欺骗,踏上一趟列车,回家去,无奈的完成对当初梦想的逃离。

帝京有希冀,奔袭地千里,蚁穴二三年,仓皇逃归去!

本文转载自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149596.html

作者:大黑

分享到
来源:品途商业评论 | 责任编辑:肖晟仕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