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四川大妈不听劝高考当天跳广场舞 抓掐女民警被刑拘

2017-06-14 15:19:28

今年35岁的谢长平是四川自贡市富顺西城派出所民警,主要负责沙山社区的社区警务工作。据华西都市报6月13日报道,7日这一天,是高考的第一天,富顺县正在开展“两考”禁噪,谢长平与3名社区网格员在巡逻时,因劝阻跳坝坝舞(一种广场舞)的大妈遭到对方推搡、抓掐,导致谢长平与2名社区网格员身体多处轻微伤。

目前,涉事的大妈郑某因妨害公务,已被富顺警方刑事拘留,此案还在进一步办理之中。而该事件发生后,在市民中也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当地不少居民纷纷谴责郑某不顾“两考”禁噪跳坝坝舞,为一己私利还推搡、抓掐民警的行为。在现实中,居民因跳广场舞引发的纠纷矛盾也不时发生,已成为老百姓关注的社会问题。

事件:不顾“两考”禁噪大妈照跳坝坝舞 民警劝阻被抓掐

“7日当晚19时过,我和3名网格员开始进行‘两考’禁噪的巡逻,一是消除治安隐患,二是对禁噪进行落实。”谢长平说,19时半左右,我们巡逻到西城文体中心广场,听到广场上传来很响亮的音乐声,五六十名大妈大叔正在这里跳坝坝舞。

谢长平介绍,广场周边有好几个小区数千户居民,其中肯定有不少考生。我们便上前找到队伍的负责人,请她们关掉音箱,给考生一个安静复习的环境。这个负责人倒是比较客气,表示理解我们的工作,马上关掉了音箱。

以为处理好现场的谢长平,与3名网格员准备转身离开。“还没走出广场,吵闹的音乐声又响起来了,我们只好又回去劝阻。这时,一个身高中等、体态偏胖的中年妇女(郑某)突然冲出来。”谢长平说,她态度很凶,嘴里说着“考生考试重要,我们跳舞也重要,为什么要牺牲我们,来满足他们”,情绪非常激动。

此时,郑某的行为也影响了少部分大妈,她们也跟着闹起了情绪。“我们要跳,为什么你们不去管其他人,只来管我们。”就在谢长平她们耐心地与对方沟通时,郑某却突然挤上前,用身体冲撞她,还用右手猛扇耳光,幸好被谢长平躲过。

“随后,她又用右手掐我,背上也被抓伤,双臂到处是淤青。与此同时,队伍中一个老大爷,还在为她加油,喊打我们,后来他又加入扭打一名网格员。”谢长平说,看到这个事态,我一边警告她们一边联系所里请求支援。这时,看到我给所里打电话,郑某却试图离开,我们上前阻止时,又被数十名坝坝舞队员团团围住,眼睁睁看着她离开了现场。

处理:民警依法执法无违规行为 涉事大妈被刑拘

很快,辖区派出所赶到现场,进行调查。与此同时,富顺县公安局纪检监察室也介入调查。事发第二天,经过富顺警方走访取证,涉事中年妇女郑某因涉嫌妨害公务,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正在进一步侦办。

富顺县公安局纪检监察室相关负责人表示,通过我们的调查,民警谢长平在处置该起事件中,没有违规行为。对于其在执法过程中遭遇不法侵害的事实,纪检监察室已将其作为一个民警维权案件,做进一步调查处理。目前,已对受伤民警进行了慰问和心理疏导。

据了解,沙山社区是富顺县新城区居民居住最为密集的社区之一,仅几个较大的小区,就居住了7000多户居民。而在西城文体中心广场周边,聚居着3000多户居民。

“其实在6日晚上,我们就劝离了三支在西城文体中心广场跳坝坝舞的队伍,没想到第二天晚上又有人来跳。”谢长平说,平时这里是没有人跳坝坝舞的,都是因为“两考”禁噪,跳舞的地方不能跳了,这些大妈们便挪地继续跳。

说法:网友市民纷纷谴责涉事大妈 指其自私自利

事情发生后,不少网友和市民都纷纷谴责违反“两考”禁噪还动手推搡、抓掐民警的富顺大妈。6月8日,西秦论坛网友“永葆春华”发帖称,在高考期间,在相关人员劝阻下,跳广场舞的大妈还打人,这些跳舞者,不知何想?还在跳,是否没有儿女或儿孙?

在富顺的微信朋友圈,这件事也引发了广泛的转发和评论。一位名叫“随缘邹”的网友在朋友圈转发民警受伤照片,配发评论:请大家换位思考,如果你的孩子正值高考期间,遇到这样的情况你会怎样?如果你及你的亲人朋友,在为人民服务时,遇到这样态度恶劣的群众,你作何感想?所以,我在此呼吁,给我们的人民警察和社区网格员一个满意的答复!

网友“大海的飞鱼”说,在高考期间跳广场舞,是对高考考生的不尊重,是参与跳广场舞的人首先不尊重高考考生。你先不尊重他人,何来他人尊重你?要想人敬己,己要先敬人。这个道理你不懂?

在采访中,不少富顺居民也都在谴责这样的行为。“为了一己私利,不顾那么多家庭的高考考生学习,这些大妈大爷确实太自私了。如果是他们自己的儿女要高考,我觉得他们倒是一定会站出来谴责别人跳坝坝舞。”富顺居民刘先生说,而且“两考”禁噪是政府层面提倡的文明行为,这些大妈大爷首先违背了邻里和谐相处的原则,其次也置政府的法规于不顾。

呼吁:每年接10余起坝坝舞纠纷 社区民警呼吁规范坝坝舞

在沙山社区,因跳坝坝舞扰民遭投诉,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而在西城派出所,每年要接到10余起因跳坝坝舞而引发的纠纷投诉。近年来,因跳坝坝舞引发的纠纷,已渐成富顺当地的社会问题,急需相关部门统一协调解决。

“我们接到的投诉主要有三类,第一类是噪音扰民问题,第二类是因跳坝坝舞产生的感情纠纷问题,第三类是坝坝舞队伍因跳舞引发的场地之争问题。”谢长平说,其中第一类和第三类占了绝大部分。前两年,在音乐广场因跳坝坝舞,两个队伍发生场地纠纷,还动了刀,最后幸好没有人受伤。

而社区因为没有执法权,在处理此类投诉时,显得颇为尴尬。一般是先行调解,然后请求网格员或社区民警进行协调。事情发生后,沙山社区专门向上级部门申请,在新建的公园内规划专门跳广场舞的区域,缓解因跳广场舞引发的矛盾。

在从事社区警务工作3年多的谢长平看来,要解决因跳坝坝舞而引发的诸多纠纷矛盾,并非单一的措施能够解决,而是需要各相关部门形成长效机制,从根本上规范和解决坝坝舞的各种纠纷带来的社会问题。“其实大部分老人都是好的,只是有个别的人太过看重自己的利益,我特别理解她们的想法,但最终要解决这些问题,依赖的不仅是长效机制的形成和完善,更多的还是大家彼此尊重、相互理解的良好心态。”

(记者 刘恪生)

分享到
来源:华西都市报 | 责任编辑:王佳璐
专题 > 大妈广场舞
大妈广场舞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