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孩子未出生就办酒敛财,湖南石门有人一个月份子钱花了1万5

2017-07-05 11:58:31

红白喜事办酒宴,邀请亲朋好友参与,这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最近,有湖南省石门县市民反馈,这里整酒成风,理由也是千奇百怪。所谓“整酒”就是指操办酒宴。

有的小孩初二就办毕业酒,有的租个房子就办新房落成酒,有的大学志愿还没开始填写,就办升学宴,有的市民一天要同时参加四五个宴席,全家人只得分头带着份子钱吃酒,这“份子钱”的开支让他们叫苦不迭......

6月突然“整酒”成风

一个月份子钱1.5万

湖南石门姑娘王丹,在一家化妆品店工作,每个月收入4000多,可最近令她头疼的是,6月份以来,她和家人一共参加了17个酒席,到目前为止,她已经花掉人情费1万5千元左右。

虽然办酒密集但都是平常人情往来,不去显然又不好拒绝,记者在石门大街上随意走访,发现最近跟王丹一样疲于吃酒席的还真不少。

除了酒席数量多,这办酒席的理由,大家经历的也是一个比一个奇葩。

“整酒”理由千奇百怪

小孩未生也摆酒

记者到达石门当日,经过的秀坪园艺场子上一共有七户人家同时办酒,有升学宴、老人生日、小孩生日,场面好不热闹,不过这看似有理由的办酒原因,细问之下,多少显得有些滑稽。

在秀坪园艺场这户吴姓家庭升学宴现场,今年高考的小孩虽然出了成绩,但是具体志愿和录取学校并未确定,孩子家人透露,办酒也是为了“赶早”。

而在这户写着小孩生日宴的酒席现场,这位宾客连小孩具体多大岁数都不清楚,吃酒的宾客也很少交流。

为何会出现如此奇怪的酒宴,原来,最近石门县居民都得到一个消息,称石门县7月1号开始,就下发“禁酒令”,像满36岁生日、小孩升学这样的酒席被列为“无事酒”范围,以后便不能办酒。一些居民就提前突击办酒了。

我们知道,八项规定以后,党员干部公职人员确需操办酒席的仅限于婚丧嫁娶,还要严格控制操办桌数和范围,要认真执行事前报告、事后说明制度。但是对于民间老百姓来说,以前是没有什么禁令的,但这次从七月一日开始,是不是对所有人都实施了所谓的“禁酒令”呢?

“人情酒”变味恶性循环

成老百姓沉重负担

石门县维新镇的杨梦秋,是当地一家餐馆老板,从年后到目前为止,她已经花掉了近6万的“份子钱”。她说,以前办酒还是正常人情往来,这些年有些酒越来越奇怪,也越来越密集。

在石门一些乡镇,跟杨梦秋一样经历的还大有人在,有的人因为吃酒花掉了一年积蓄,自己不办酒压根无法收回人情,于是也想一些乱七八糟的理由办酒。

多部门倡议“文明整酒新风”

不提倡办“无事酒”

正是看到这种变味的“人情酒”成为老百姓的负担。4月初,石门县文明办、妇联、团县委提出了“文明整酒新风”倡议,从7月1号起,乡镇一级从村规民约出发,一些“无事酒”确实不提倡再办,也就是民间传的“禁酒令”。

事实上,石门整治“无事酒”不仅限于一个倡议那么简单,以皂市镇为例,当地通过村规民约规定,目前只能办“结婚酒”和“丧事酒”,若居民执意要办,村里的红白理事会成员就会上门劝阻,职能部门也会按照集体聚餐规定对厨师资质,菜品安全等进行监管,与此同时各个乡镇也在根据实际情况,制定各自的整酒约定。

石门想要大力整治民间“无事酒”,却造成了一些人突击办酒,势不可遏。那么,这样的“整酒”风到底如何落到实处?

人大代表直指整酒“泛滥”

外出务工人员不敢回家

石门县人大代表龙西斌,先后三年的提案关注石门民间操办酒宴的风气,在他眼里,这几年石门民间整酒已经可以用“泛滥”二字形容。

龙西斌还发现,一些在外务工人员甚至对过年回家产生了怯意,因为春节期间参加酒宴,一场酒席就是吃喝两三天,辛苦一年的打工钱可能就搭进去了大半。

三羊冲村提倡不办“无事酒”

约定份子钱100元

那么,到底如何控制无事酒,又让老百姓普遍接受呢?石门县三圣乡一个村的做法提供了新思路。2013年,三圣乡三羊冲村村干部通过村规民约约定,村里只提倡办结婚和丧事、生小孩外加80岁以上老人生日宴。而且村民之间互相约定,每次办酒各家都只送100元人情,党员干部带头不办无事酒。

而这个禁酒约定感受最深的要属村里中年劳力、45岁的刘玉柯,他从14岁开始参与村里的红白喜事,每家整酒必定有他的身影。

而今按照约定,刘玉柯可以直接拒绝帮忙,有更多的时间去务工创业。据不完全统计,这个4000多人的村子,从原来的一年90多场酒席,下降到40场左右,村民之间少了负担,也并未产生人情淡薄之感。

分享到
来源:微信公众号“经视大调查” | 责任编辑:张晨静
专题 > 基层治理
基层治理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