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白银案嫌犯高承勇:若被害人假装睡觉 我也不杀那么多刀

2017-07-20 16:58:19

昨日(20日),备受关注的白银案审理结束。据微信公号北京时间“暴风眼”(微信号:btime007)消息,嫌犯高承勇的律师朱爱军称,高承勇全部认罪并向家属三鞠躬道歉。他表示,如无能力赔偿,愿意捐献器官。法庭将择日宣判。

7月20日,朱爱军告诉北京时间“暴风眼”,高承勇很可能判死刑。他们主要的工作就是审查证据证言有无矛盾点,维护被辩护人的合法权益,协助法院作出公正判决。11起案件中,有1起案件虽然高承勇承认了犯罪事实,但因为严重缺乏证据,律师对该案进行了无罪辩护。

对于高承勇是否表露过悔意,朱爱军说,(高承勇)只说过“如果当时被害人如果假装睡觉或者不大喊大叫,我也就悄悄的走了,不会让我感到危险,我也不会杀那么多刀”。

他还透露,高承勇一直都表现的沉默冷静,很难走进他的内心世界。高承勇的家属从一开始抗拒与律师接触,到后来主动找其沟通,直到庭审结束,仍不敢相信杀人事实。

高承勇律师朱爱军

谈案件

或被受害人遭遇打动选择鞠躬

北京时间:高承勇之前没怎么表露过歉意,为什么最后会向受害人鞠躬呢?

朱爱军:受害人家属有的长期抑郁,很年轻就去世(记者注:1988年第一起案件受害人白杰的弟弟在当年抑郁去世);有的受害人遇害时孩子还小,丈夫就只能一个人当爹又当妈。

高承勇在庭上也听到这些,我猜测主要是这个原因才有了三鞠躬。

别的了解不多,高承勇说他没有知心朋友。我感到他是内心封闭,不会推心置腹跟我说,说的都仅限于案件。

北京时间:高承勇在庭审过程中,情绪出现过波动么?

朱爱军:法院庭审,高承勇没有抵触情绪,一直表现得很冷静。

北京时间:有些人认为高承勇罪大恶极,为何要替他辩护?

朱爱军:被告人也有合法权益,我们就是维护他的合法权益。我接受法律援助中心指派之后,一星期内,我就及时见了高承勇。

北京时间:你们的主要工作是什么?

朱爱军:主要的工作是审查案子的证据材料有无矛盾点,侦办过程是否合法。我们要把案子办成铁案,配合法院,履行辩护职责。

我在公安侦查阶段,及时会见了高承勇,并及时宣讲了法律法规,问其有没有受到刑讯逼供、诱供等,以排除侵犯诉讼权利及人权的情况。高承勇对犯罪事实认可,并表示没有出现违反法规的情况。

此外,11起案件中,有一起案件我们做了无罪辩护,因为证据严重不足,只是高承勇本人认罪。

北京时间:这1起案件具体情况是怎样的?

朱爱军:涉及案件的更多细节,我不方便说。

北京时间:之前有人提供线索说与高承勇擦肩而过?

朱爱军:从目前的调查来看,在案发现场,没有目击证人。

北京时间:11起案件,审查任务是不是很繁重?

朱爱军:案卷19本,电子版15页。光阅卷后我们自己摘抄出来的重点笔录就100多页。

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庭审现场

北京时间:联系过被害者家属吗?

朱爱军:联系过,对家属表明了我们的辩护立场,同时表示慰问,取得了受害人的理解。所以庭审后没有家属说我们骂我们。

我认为,这个案子的11起犯罪作案手段都非常惨(残忍),受害人没人任何过错。

北京时间:你觉得这个案子最后会怎么判?

朱爱军:很有可能被判死刑。最初批捕的时候是两个罪名,一个是故意抢劫,一个是故意杀人,后面在审查起诉阶段增加到四个罪名,增加了强奸罪和侮辱尸体罪的公诉。

北京时间:高承勇表达了捐献遗体的愿望,你觉得能实现么?

朱爱军:我认为难度很大,不太好现实,比如比较难找到愿意接受捐赠的人、程序上也比较复杂等等原因。

谈嫌犯

家属仍不敢相信杀人事实

北京时间:高承勇跟你说过为什么要杀人吗?

朱爱军:11起案件都是最初为了财物,但作案后实际上都没获得什么财物。我问为什么杀人,高承勇说是冲动,他曾说过,“(杀人)很解恨,很痛快。”

我继续问他在杀人之前完全可以跑掉,没有怨仇,怎么会捅几十刀?他不回答,在法院也不回答。

北京时间:和高承勇沟通难吗?

朱爱军:要想走进高承勇的内心世界,非常难。我们试着案后聊天,我问过一些感情生活的问题,高承勇反问“这跟案件有关吗?”我说没有,他就不再说话。

高承勇从不主动说话谈事,是个闷葫芦,他妻子也是这样说的。他妻子倒是大大咧咧的性格,外向。除了性格,高承勇出去打工,作息时间和家人妻子不一致,所以作案家人不知道。

北京时间:高承勇跟你谈话时,有没有表达过悔意?

朱爱军:只说过“如果当时被害人如果假装睡觉或者不大喊大叫,我也就悄悄的走了,不会让我感到危险,我也不会杀那么多刀”

北京时间:高承勇的家属来见过他吗?或者见律师?

朱爱军:家属一直是电话联系,拒绝见面,从未见过高承勇的妻子儿子等家属。

北京时间:这两天庭审,高承勇的家属联系过你吗?他们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

朱爱军:联系过。案发初期家属不接电话也不回短信,拒绝我们,后来他妻子都是带着哭腔主动找我们哭诉。

高承勇妻子昨天打电话给我,说心理压力特别大,没办法面对外人,也没有可以相信的人。

她妻子说,“我难以面对受害人,我们家人也非常意外,高承勇从来没殴打过我,没暴力倾向,生气就摔门而出,连脏话都不说。他非常爱干净,从结婚都是自己洗衣服,泥土脏东西,他进屋都把鞋子灰磕掉,非常爱干净,所以我们没发现案情里提到的衣服血迹。”

北京时间:从你们的接触当中,聊得最多的是什么?你觉得高承勇的家属接受了现实吗?

朱爱军:家属一直不敢相信事实。他儿子目前还仍然在怀疑这些案子是不是高承勇做的。在电话里家属问的最多的也是案子到底是不是高承勇做的,直到昨天庭审完,依然在问我这个问题。

(文/尹志艳)

分享到
来源:微信公号北京时间“暴风眼” | 责任编辑:李东尧
专题 > 疑案追踪
疑案追踪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