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徐玉玉案”关联案件:杜天禹侵犯公民个人信息一审被判6年

2017-08-24 10:39:55

备受关注的“徐玉玉遭电信诈骗身亡”案即将尘埃落定,继陈文辉、郑金锋等人被判刑后,在徐玉玉案中向陈文辉等人出售徐玉玉信息的“黑客”杜天禹,因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将于今日(24日)上午9点受审。

据央视新闻客户端报道,山东省临沂市罗庄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杜天禹被指控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名成立,被判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6万元。

出售徐玉玉信息的“黑客”杜天禹

公诉机关指控,2016年4月初,被告人杜天禹通过植入木马等方式,非法侵入山东省2016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考试信息平台网站,窃取2016年山东省高考考生个人信息64万余条,并对外出售牟利。其中,杜天禹通过腾讯QQ、支付宝等工具,向陈文辉(另案处理)出售上述信息10万余条,获利14100余元。陈文辉等人使用所购的上述信息实施电信诈骗,拨打诈骗电话1万余次,骗取他人钱款20余万元,造成山东省临沂市罗庄区高考考生徐玉玉死亡。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杜天禹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并向他人出售,情节特别严重,应当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杜天禹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当庭表示无异议。

出售徐玉玉个人信息受审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2016年8月19日下午4点30分,刚刚被南京邮电大学录取的徐玉玉接到陌生电话,对方称自己是教育局的人,有一笔助学金要发放给她。可她并没有想到,这通来电是从江西九江一间出租屋里打出的。随后,徐玉玉拨打了“教育局”提供的“财政局”电话,按照对方以“激活账户”的指令,将准备交学费的9900元打入了骗子提供的账号。

发现被骗后,徐玉玉万分难过。当晚,在报案后回家的途中,徐玉玉突然晕厥,不省人事,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徐玉玉的死引起了巨大的社会反响,最高检、公安部联合对该案挂牌督办,后陈文辉,郑金锋、黄进春、杜天禹等人被先后抓获归案,并被检方起诉到法院。

8月4日,临沂市罗庄区人民检察院就杜天禹侵犯公民个人信息一案向罗庄区法院提起公诉。经审查,罗庄区人民法院于7日立案受理,并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本案。

公诉机关指控,2016年4月初,被告人杜天禹非法获取2016年山东省高考考生个人信息64万余条,并向陈文辉(另案处理)出售考生信息10万余条。陈文辉利用购买的上述信息实施电信诈骗活动,造成山东省临沂市罗庄区高考考生徐玉玉死亡。

徐玉玉

贩卖十万余条高考考生信息

今年19岁的杜天禹,家住四川省成都市,由于从小爱玩电脑游戏,杜天禹对于计算机信息安全方面格外的感兴趣,自学了不少编程知识和“黑客”技术,靠着自学,他成为了一家公司的渗透测试程序技术员,“职责就是测试网站的漏洞,提出修复建议”,每月工资六七千元。

杜天禹业余时间经常在搜索一些网站,测试对方的“安全性”,一旦发现漏洞,便利用木马侵入内部,打包下载个人信息、账号、密码。杜天禹无聊的时候,为了练手,也会浏览一些网站,查找问题。而获取到山东考生信息就是杜天禹在测试网站漏洞时找到的。利用网站漏洞获取到权限后,杜天禹在数据库中找到了山东高考考生的信息并将信息下载。

杜天禹把“黑”来的个人信息,比喻成“战利品”,每当将战利品收入囊中,他都会很兴奋。有一次他在网上的一篇文章中得知这些信息还可以卖钱,于是开始在网上贩卖这些考生的信息。去年暑期接近尾声的时候,陈文辉与他取得了联系。在和陈文辉的交易过程中,杜天禹贩卖了十万余条高考考生信息,获利共计一万四千余元,

由于陈文辉购买的个人信息主要是山东省高考学生信息,这导致受骗者绝大部分是徐玉玉这样的山东籍高考学生,

据了解,在徐玉玉案中,个人信息遭到泄露是造成徐玉玉诈骗致死的重要原因,但由于涉及的罪名、调查取证的进度等多种因素,杜天禹侵犯公民个人信息一案因此才作为独立案件单独移送起诉。

此前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杜天禹说:“我喜欢乱花钱,工资不够花,无意中发现个人信息可以‘卖钱’。但万万没有想到,却因为自己一时贪图利益的行为,夺走了与自己同龄的徐玉玉的生命。”

徐玉玉家人称不会去庭审现场

北青报记者联系到了徐玉玉母亲李自云,李自云称家人还不知道杜天禹将受审的消息,她表示不会去法院等候判决。对于这个徐玉玉父亲“最痛恨的人”,李自云说对判决结果没有太多想法,“公家判就够了”。目前,徐玉玉姐姐和父亲已经离家打工,只有李自云独自在家,她自称身体状况不大好。对于以后,李自云也只称慢慢看,暂时还“说不清”是否需要社会捐款帮助家人。

母亲因孕未到庭 继父:指控有些重了

另据法制晚报23日报道,23日上午,杜天禹的继父和舅舅一行从成都赶往山东临沂。

继父称,他妈妈想他,曾去会见但被司法机关拒绝。他妈妈目前的情况“看上去还好”,本来想要去庭审现场的,但由于现在怀孕,不便出行,只能在家等待。

杜天禹向警方称,他只是把这些信息当成私藏的战利品。偶然得知这些信息还可以卖钱,才开始在网上贩卖这些考生的信息。2016年的暑假,杜天禹以五毛钱左右一条的价格贩卖考生信息。这其中就包括徐玉玉的个人信息。

其继父对于案件情况,他觉得公诉机关指控可能“太重了”。

不久前的7月19日,“徐玉玉被电信诈骗案”在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主犯陈文辉犯诈骗罪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余6名被告人因犯诈骗罪分别被判处3至15年有期徒刑,且被并处罚金。法院还责令各被告人向被害人退赔诈骗款项。

一审宣判后,第一被告人陈文辉、第三被告人黄进春和第五被告人陈宝生3人不服一审判决,以“量刑过重”为由提出上诉。山东高院8月7日通报称,山东高院已受理案件,依法组成合议庭,将进行二审审理。

分享到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等 | 责任编辑:马雪
专题 > 依法治国
依法治国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