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中国“气候名人”解振华获2000万港元大奖 曾多次怒怼发达国家

2017-08-24 16:34:45

本文转载自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已获得授权。

第二届“吕志和奖——世界文明奖”22日在香港公布获奖名单,“持续发展奖”颁给了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理由是他在两个重要范畴为预防气候变化做出贡献,包括在中国国内致力领导和推动相关工作以及致力促进国际社会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并最终成功促成2015年《巴黎协定》的签订。

解振华

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注意到,解振华在媒体报道中有着“强硬”的形象,多次在公开场合“怒斥”发达国家。

“吕志和奖”什么来头?

“吕志和奖”全称“吕志和奖——世界文明奖”,该奖项于2015年9月24日由澳门“新赌王”香港嘉华集团主席吕志和设立。奖项旨在促使世界资源可持续发展、改善世人福祉,以及提升正能量,每年度会颁发3个奖项。报道称,每位得奖者将获得奖金高达2000万港元(约合1646.2万元人民币),金额是诺贝尔奖的一倍多。

“吕志和奖”分三个类别,包括“促使世界资源可持续发展”“促进世人福祉”和“倡导积极正面人生观及提升正能量”。

第一个类别的关注领域是世界粮食供应;第二个类别是医治及控制疫症、传染病或慢性疾病;第三个类别是其行为及成就能启发、激励别人及给予别人希望的个人或团体。

据悉,“吕志和奖”的奖项理事会除了包括吕志和之外,还有全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美国前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等杰出人士,他们会负责作出最终决定选出3个奖项类别的获奖者。

吕志和曾表示,奖项筹备时间超过两年,自己已将20亿港元资产注入“吕志和奖”,作为首期资金,以支持有关奖项长期营运及持续发展。

首届“吕志和——世界文明奖” 颁奖典礼于2016年下半年举行,“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获颁“吕志和奖—持续发展奖”,无国界医生获颁“吕志和奖—人类福祉奖”,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获颁“吕志和奖—正能量奖”。

“中国为《巴黎协定》做出了关键性重要贡献”

此次解振华获得的“持续发展奖”关注预防气候变化,表彰其作为成功游说及促成2015年《巴黎协定》的关键人物,以及在中国领导和推动预防气候变化的工作。

解振华通过视频发表获奖感言时说,获奖对我个人、对我这个团队,更重要的是对我们国家在这个领域的政策、措施、行动,特别是取得的一些进展,是一种肯定、鼓励,也是鞭策。

《巴黎协定》是2015年12月12日在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通过、2016年4月22日在纽约签署的气候变化协定,其为2020年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作出安排,获得诸多国家领导人的欢迎。

2016年9月3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中国加入《巴黎气候变化协定》,中国成为23个完成了批准协定的缔约方。然而,曾经作为《巴黎协定》主导国之一的美国于今年6月1日宣布退出。

作为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的解振华曾表示,在《巴黎协定》的达成、签署、批准、生效的整个过程中,中国政府做出了关键性的重要贡献。

2014年,中美两国的领导人发布了《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在这个《联合声明》中,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最大的发达国家,也是两个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公布了各自自主贡献的目标。“这实际上就给全球带了一个头,而且也自然形成了一个自下而上、自主决定各国应对气候变化目标的模式。”解振华说,在中美两国带动之下,全球有160多个国家相继都公布了自己的自主贡献的目标,实际上给争论最大的如何确立减排模式、谁来减、怎么减,奠定了基调。

在巴黎大会的前夕,要达成《巴黎协定》仍有许多重大的分歧,特别是在减缓、适应、资金、技术、能力建设等很多问题上如何体现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区分,一直争论不下。

解振华说,在这个过程当中,中国政府、中国领导人与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的一些领导人广泛进行接触,广做工作,最后在巴黎大会之前与美国、法国、欧盟、印度、巴西这些国家的领导人发表了联合声明,对《巴黎协议》的重大分歧点应该说都找到了着陆区,实际上找到了共识,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案。最后在巴黎大会期间各国代表团在公开、透明、广泛参与的基础之上,达成了《巴黎协定》。

曾在多个国际场合公开“怒怼”发达国家

解振华曾先后担任国家环境保护总局局长、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等职位,2015年起,担任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2005年,时任环保总局局长的他因发生在吉林和黑龙江两省的松花江污染事件而引咎辞职,后调任国家发改委,但是他一直没有离开环保事业。

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注意到,作为“气候名人”,解振华曾多次在公开的国际场合怒斥发达国家。

“我们已经做的,你们还没做到,你们有什么资格给我讲道理?”

解振华的“强硬”形象始于2011年举办的德班气候大会,作为当时的中国代表团团长,他的一席“怒斥”被媒体广泛报道。

德班气候大会上的解振华

2011年12月11日,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在南非德班闭,各国代表经过数十小时最后“加时冲刺”,4份决议艰难降生。

在11日凌晨的最后一次全体大会上,中国代表团团长解振华在发言时高声怒斥发达国家。解振华在发言中强烈批评一些发达国家拒不履行承诺、反而向发展中国家施压的做法。他说,“一些国家,我们不是看你说什么,我们是在看你做什么。一些国家已经做出承诺,但并没有落实承诺,并没有兑现承诺,并没有采取真正的行动。”

说到这里,解振华的声调逐步提高,接连发出质问。

“讲大幅度率先减排,减了吗?要对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和技术,你提供了吗?讲了20年到现在并没有兑现。我们是发展中国家,我们要发展,我们要消除贫困,我们要保护环境,该做的我们都做了,我们已经做的,你们还没有做到,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讲这些道理给我?!”

谈美国退出《巴黎协定》:“中国百分百兑现承诺”

在美国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后,解振华曾多次明确表态,“中方正在就落实《巴黎协定》准备一系列措施,包括启动全国碳交易市场”、“中国将继续积极承担国际责任,坚定支持落实《巴黎协定》,进一步强化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行动,百分百兑现所做的承诺。”

此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竞选时承诺要主张美国退出《巴黎协定》时,解振华也曾强势回应称,“无论哪个国家的领导人都应该顺应世界发展的潮流和趋势,如果逆潮流而动,老百姓不会答应,而且这些国家经济、社会的发展也会受到影响。”

“连发展中国家的最低要求都还没有满足”

2013年的华沙气候谈判上,时任美国气候变化特使托德·斯特恩威胁发展中国家,如果不同意现有案文,他就将要求重开谈判,并取消已经做出的“让步”。中国代表团团长解振华强调,现有的案文连发展中国家的最低要求都还没有满足。

解振华在华沙气候谈判

资金是华沙气候大会的核心议题之一。在此之前,发达国家曾经承诺,在2010年到2012年间,为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提供300亿美元快速启动资金,并确保到2020年时,对发展中国家的资金支持上升至每年1000亿美元的水平。

解振华在发言时指出,发展中国家对于资金问题已经没有了太高要求,我们只是想设立时间点和路线图,让大家在长期资金的问题上看到希望。“发达国家承诺到2020年时每年提供给发展中国家的资金水平达到1000亿,那到2016年,总该有个数吧。”解振华明确指出,发展中国家要求发达国家提供资金到2016年达到700亿美元并不过分,而当前的案文没有满足发展中国家的最低要求。

“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做更多”

2009年在哥本哈根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大会上,中国作为重要的发展中国家,也是减排大国,表明坚持发展权的底线,不会进一步减排。

时任联合国气候大会中国代表团团长解振华曾表示,“中国自主采取的行动,没有什么谈判的余地。我跟他们讲,已经谈判了这么多年,公约里要求你要出资金跟技术,到现在为止,资金没有落实,技术没有落实,你有什么资格来跟我提,让我做的更多呢?”

分享到
来源:大白新闻 | 责任编辑:刘珩
专题 >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