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广西幼师持棍殴打孩子 园长:家长敢曝光会被弄死

2017-11-12 09:25:22

11月8日,携程亲子园被曝长期虐童。如今,携程亲子园事件尚未平息,广西又曝出两起虐童案,引发轩然大波。

合浦六名幼童遭体罚

两名涉事教师被开除

据南国早报11日报道,康康(化名)今年5岁,在广西北海市合浦县廉州镇小红帽幼儿园读大班。9月28日晚,康康脸上的一块瘀伤引起了妈妈陈女士的注意,“左脸颊下方又黑又肿。”

▲康康的左脸颊有明显瘀伤。

陈女士怀疑康康是被老师弄伤的,便找园长要求查看监控录像。陈女士在一段9月28日的监控视频中看到,儿子康康屡次被一名女教师用力揪脸。

更糟的还在后头。

10月12日,陈女士连续查看了9月18日至28日的园方监控,发现康康几乎每天都会被一名周姓女教师殴打。

“要么是打头部,要么是扯耳朵或者揪脸。”陈女士说,9月22日当天,还有一名黄姓女教师用脚踹了康康。

视频截图

记者通过可靠渠道获悉,实际上,除了康康,该幼儿园另有5名学生遭到不同程度殴打,打人者均为上述两名女教师。

▲另一名学生琪琪(化名)腿部有多处伤痕。

陈女士说,事发后,康康被送往合浦县人民医院就诊,诊断结果为左下颚有软组织挫伤。10月下旬,康康又被送往自治区人民医院检查,结果显示其儿童感觉统合能力重度失调,需进行心理治疗和必要时的药物治疗。

▲医院的处理意见为孩子需进行心理治疗。

经多次沟通后,涉事幼儿园同意赔偿8000元给陈女士。但陈女士并未同意这一方案,已做报警处理,辖区派出所已受理。另有相关部门正对康康的伤情进行司法鉴定。

对此,园方已承认错误,并将两名涉事教师(其中一名是带班教师,另一名是生活教师)开除。合浦县教育部门也已介入调查。

打头、扯耳朵、揪脸……多么令人愤怒的举动。可在下面这个虐童事件中,更令人愤怒的是园方态度。

玉林有老师持棍殴打孩子

园长称家长曝光就被弄死

日前,有网友发帖称,玉林市玉州区旺卢村小天鹅腾飞幼儿园两名老师长期暴力虐待孩子。南国早报记者就此展开调查,但在采访中遭遇一连串蹊跷事……

发帖者称,11月3日,他发现孩子大腿上有一块瘀青,耐心询问下得知,孩子在幼儿园被老师暴打。4日下午,他到幼儿园要求查看监控,发现了10月23日的这一幕。

11月9日中午,记者联系到发帖者何先生,他承认帖子是他发的,并与记者约好10日上午接受采访。他还说,当时去讨说法时,园方态度十分冷漠。

令记者意外的是,9日下午5时多,何先生来电称,此事经教育局介入,幼儿园已开除两名老师,并给家长经济赔偿。至于赔偿金额,他称不便透露。此外,他说已签协议,承诺不叫媒体采访此事。

10日上午,记者来到小天鹅腾飞幼儿园门口,看见该幼儿园处于正常办园状态。记者亮证表明采访来意后,该幼儿园园长开门见山称:“这个事情已经平息了,家长还敢叫你们记者来,不怕政府、领导弄死他啊?”

记者追问,政府和领导怎么会弄死他?园长称:“这个事情在政府、教育部门监督下,已经赔钱给家长了,他觉得曝光的只是我这个幼儿园吗?这影响到地方教育形象。”

对于如何处理两名老师,园长称不接受采访,随即关上幼儿园大门。

10日下午,记者尝试采访当地政府和教育局,未果。11日下午5时20分,玉林市玉州区教育局局长发信息给记者称:

网上反映体罚一事是事实,双方已同意通过经济补偿的方式解决此事;

同时,已对该园下发行整改通知书,要求该园立即停学整顿;

另据了解,园方已于10日解聘两位涉事教师。

谁该为虐童事件买单?

“虐童”这个词重回公众视野,其实并不意外。近年来,虐童事件频发。据“网易数读”数据调查显示,儿童受虐的方式触目惊心。

▲常见的虐待方式(数据仅供参考)。

在出离愤怒之后,你是否曾想过,虐童事件为何持续不断地见诸报端?

如今已进入全面二孩时代,入园难、入园贵等问题显著升温,教育资源存在着极大缺口。

正是在几无标准、监管且专业化程度很高的市场状态下,高质量的供给畏葸不前,低质量的供给充斥其中,才使得师资匮乏、监管漏洞、法律空白等原因滋生了虐童现象的蔓延。

虐童事件折射师资薄弱

西南大学教育政策研究所2016年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到2021年,学前教育缺口将达峰值,幼儿园缺口近11万所,幼儿教师和保育员缺口超过300万,学前教育经费供给量远不能满足未来需求。

另外,幼师学历偏低已成为普遍现象。据“网易数读”数据,2016年全国幼儿园园长、专业教师学历分布为:本科仅占21.18%,专科占56.37%,专科以下占22.45%;而幼儿园保教人数配备与在园人数之比仅为1:17.7。

▲幼师学历偏低, 保教人员缺口大(数据仅供参考)

现实中,很多幼儿园的一些老师并非专业人员,甚至缺乏基本的法律意识。

上文中提到的小天鹅腾飞幼儿园园长就是如此,究竟是谁给了她勇气,如此理直气壮地面对记者?这样的人也能办幼儿园,也配当园长?

师资力量薄弱和幼师学历偏低,必然造成教育质量的下降和教学管理的落后,这将直接导致虐童事件的发生。

虐童事件反映监管缺位

有专家认为,虐童事件更多暴露的是当前托幼服务中的不足和漏洞。也有业内人士指出,如今0-3岁托幼机构的主办者主要包括地方妇联、卫生计生、总工会等部门和团体,监管也是“谁办谁管”。

在上述玉林虐童事件中,玉林市玉州区教育局局长也表示出无奈:

目前,教育部门对无证办学的幼儿园还没有行政执法权,对下达整改通知书而拒不执行整改的无证幼儿园还没有更好整治办法。对于拒不执行行政处罚的无证办学幼儿园,我们只能建议由辖区政府组织相关执法部门组成联合执法小组,采取强制措施,对无证办学的幼儿园进行依法予以取缔。

没有了监管,一些幼儿园更是无法无天。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吴遵民认为,应当明确统一的监管部门,防止出现“都管都不管”现象。

虐童事件呼唤法律出台

网友在怜惜被虐幼儿的同时,也十分关注施虐者到底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浙江厚启律师事务所主任胡瑞江说,目前为止,我国刑法尚未设立虐童罪,倒是刑法修正案(九)新增了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但是目前为止,对于情节恶劣如何认定尚没有具体的司法解释。

▲2012年,浙江温岭一名叫颜艳红的幼儿教师因虐童被公安机关带走。就在家长们觉得法律应该能给施暴者一个教训的时候,这名虐童女老师,得到了无罪释放的裁决。

在中国,虐待儿童,无论行为多么恶劣,给孩子的身心带来多么巨大的伤害——只要没有构成孩子重大伤残,施暴者最多就是被开除、被罚款,公开道歉,顶天了就是一个行政拘留——完全上升不到刑事案件的层面。

因此,有媒体呼吁,中国迫切出台《虐待儿童法》,提高虐童的违法成本,真正以法律的名义制裁虐童现象。

分享到
来源:南国早报 | 责任编辑:林西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