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洞庭湖最大规模整治:九部门祭“杀手锏”,毁湖采砂急刹车

2017-11-13 12:52:59

据澎湃新闻11月13日报道,三年来,洞庭湖的生物多样性一直在降低,生态问题十分严峻,其中采砂造成30-70%生物多样性的丧失,致使底栖动物40-90%生物量和密度的减少。为了真正治好水,努力还洞庭湖一湖清水,湖南省发改委、水利厅、环保厅、林业厅、农委、住建厅、交通运输厅、卫计委、经信委共9个省直职能部门发言表态,要祭出“杀手锏”,下决心大力整治洞庭湖生态问题。

此次整治对象除了无序的采砂活动,还包括围网养殖、生活工业废水污染等一系列生态问题。

政府整治网围 图片来源见水印

11月9日,谢志才刚从洞庭湖调研回来,他是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从事内陆水体无脊椎动物学研究的研究员。

“与三年前相比,湖里的生物多样性又降低了,但具体情况还要进一步分析。”

他告诉澎湃新闻,有研究资料表明,采砂将造成30-70%生物多样性的丧失,致使底栖动物40-90%生物量和密度的减少。

“当然,造成洞庭湖生态多样性降低的原因还有电捕鱼、工业废水污染等一系列问题。”谢志才补充道。

今年四五月份的第二批中央环保督察,将洞庭湖疯狂采砂的现象全面披露:挖砂船非法侵占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缓冲区雁子洲4000余亩,核心区尺八塘160余亩。

7月31日,督察组向湖南反馈意见时称,洞庭湖生态问题严峻。

半年之后,澎湃新闻记者使用无人机从空中俯瞰雁子洲,依旧可见残破不堪,遗留的尾堆林立。

系统性整治洞庭湖迫在眉睫,11月1日,湖南召开了省市县乡村五级干部电视电话会议。在省委书记杜家毫指出的一系列问题中,河道采砂位列第一。采砂产业何去何从?他提出了20字方针:省级规划、市级管理、县级受益、国有进入、依法规范。

“国有进入”,这与采砂重镇岳阳县的想法不谋而合。今年3月份,岳阳县学习江西九江市统一经营管理的模式,成立了全省第一家国有控股的岳阳县东洞庭湖砂石资源开发有限公司,未来将以雇用民间挖砂船的方式有序开采,不再竞拍出让河道砂石资源。

而为防止政府在采砂问题上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谢志才建议当地成立独立的监管机构。此外,他还呼吁国家为限制采砂专门立法。

除了无序的采砂活动之外,洞庭湖湖区还存在围网养殖、生活工业废水污染等一系列生态问题。与2013年相比,2016年洞庭湖Ⅲ类水质断面比例从36.4%下降为0,出口断面总磷浓度升幅97.9%。

正在洞庭湖进行挖砂作业的挖砂船 法制周报记者 伏志勇 图

前述湖南五级干部会议上,9个省直职能部门发言表态,下决心大力整治洞庭湖生态问题。

省环保厅表示,将建立环洞庭湖区工业污染源信息库,在环境敏感区域、不达标水体周边、园区外实施更加严格的污染排放标准。

省林业厅表态,将严格落实责任追究,加强洞庭湖矮围监管,一律拆除洞庭湖自然保护区内经营性质的矮围。

“祭出‘杀手锏’,确保‘九龙治水’真正治好水,努力还洞庭湖‘一湖清水’。”《湖南日报》如是总结道。

三小时的五级干部会议,会前没透露主题

10月31日下午,岳阳县政府办下达通知,要求水务局、海事局、环保局、住建局、交通局等科局主要负责人第二天上午赶到县政务中心收看电视会议,但没说会议主题。

第二天上午,湖南省委、省政府召开了省市县乡村五级干部电视电话会议,就洞庭湖生态专项整治工作进行再动员。

这也是“十九大”之后,湖南省召开的第一次大规模会议。

岳阳县县委宣传部一位副部长回忆称,会议持续了将近3个小时。

为洞庭湖召开这么高级别的会议,在岳阳县河道采砂管理局(以下简称“砂管局”)副局长唐卫平的印象里还没有过。

省委书记杜家毫会上强调,要认真抓好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

值得注意的是,在他所指出的洞庭湖生态问题中,河道采砂位列第一。

集中停靠在南套水域的挖砂船 澎湃新闻记者 刘霁 摄

关于洞庭湖采砂现状,澎湃新闻从中科院的一份材料获悉,洞庭湖大规模挖砂行为始于2006年。全湖多年平均沉沙量为6.6×106m³ (基于沙的沉降率2.5mm/年和洞庭湖面积2625 k㎡),采砂船只每年从洞庭湖区采挖约14亿吨砂石。高峰年份一年的采砂量为洞庭湖区10年左右的沉砂量。

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周建军向澎湃新闻指出,“洞庭湖湖盆很浅,一定程度采砂也是可以的。但短期生态影响很大,一定要控制数量和采砂地域。”

来自采砂的主管单位的省水利厅厅长詹晓安在五级干部会议上表态发言称,铁腕治砂,加大明察暗访力度,停止保护区内一切采砂活动,全面关停洞庭湖自然保护区砂石码头。

事实上,早在8月3日,省水利厅就下发了《全面禁止在自然保护区范围内进行河道采砂活动》的通知。通知要求,全面清查自然保护区河道采砂情况、全面调查自然保护区河道采砂规划、全面禁止自然保护区河道采砂行为、建立自然保护区河道采砂监管联动机制。

采砂船 图片来源:湖南省洞庭湖水利工程管理局

此前,2017年4月24日至5月24日,由吴新雄任组长的中央第六环境保护督察组进驻湖南。

洞庭湖的问题很快浮出水面,7月31日,吴新雄在反馈会上通报了督察意见,直言不讳地指出:洞庭湖生态环境问题严峻。

湖南省政协委员、《洞庭湖志》主编李跃龙曾撰文回顾洞庭湖前世今生。他将洞庭湖看作长江这条母亲河的长子,是中下游的保命安民湖。

如今的“长子”早已不复当年八百里的壮美景象,人类的肆意开发又给它添了百孔千疮。

中央环保督察披露,东洞庭湖自然保护区缓冲区的雁子洲被挖除4000余亩,核心区的尺八塘160余亩;采桑湖是东洞庭湖越冬候鸟重要栖息地,2013年被当地政府租赁给经营户种藕养蟹,候鸟越冬期间,承包方大面积挖藕作业,严重影响候鸟栖息觅食,生态环境至今仍未得到修复。

保护区多次反映违规采砂问题,终获叫停

中央环保督察后的采砂治理情况如何?在五级干部会议召开后不久,澎湃新闻前往湖南省岳阳县实地调查。

是日,晴空下的洞庭湖泛起粼粼波光,沙鸥戏水,渔民撒网。目及所至,在渔民王占奎打鱼的南套水域停靠着十余艘三层楼高的挖砂船。

58岁的王占奎故意用船桨搅动湖底,沉砂起,湖水黄。见记者皱眉,王占奎露出一丝狡黠,“我这是让你感受下,挖砂船开动时湖水比这浑的多,简直就是泥浆”。

离他渔船不远的水面上,停靠着数艘锈迹斑斑的挖砂船。按照岳阳县砂管局的说法,根据环保督察整改意见,这里集中封停了工程船26艘(含各类挖砂船和洗砂船)、运砂船22艘。

洞庭湖采砂船 图片来源见水印

王占奎跳下渔船带记者走上河堤,指着不远处的一片沙洲说,挖掉的沙洲起码有二十几里长,沅江与洞庭湖交汇地方的那个灯塔也被挖倒了。

“你等水退一些了再来看,有些地方是30多米深的陡坡。”王占奎说。

长期研究洞庭湖生态的中科院水生所研究员谢志才指出,洞庭湖区采砂作业导致河道改变、堤坝坍塌、河床斑驳裸露和底流区底质的改变,给洞庭湖防洪及航运带来极大隐患。此外,他介绍称,有研究资料表明,采砂将造成30-70%生物多样性的丧失,致使底栖动物40-90%生物量和密度的减少。

次日,澎湃新闻记者跟随岳阳市东洞庭保护协会的志愿者乘快艇来到曾被中央环保督察组点名狠批的候鸟越冬地雁子洲。

快艇贴着湖面迎风跑。环顾四周,被圈内称为“江豚奶爸”的保护协会会长何大明一脸得意,“今天我要让江豚列队欢迎你!”

说罢,快艇两侧不远处,几颗圆滚滚的黑脑袋探出水面,昙花一现,没等定睛看就嗖地又扎入水里,这就是长江里的“微笑天使”江豚。

江豚

何大明说,停止采砂后,江豚明显活跃了。

无人机腾空而起,俯瞰支离破碎的雁子洲。挖砂遗留的尾堆林立,一只大雁振翅孤鸣于草洲,似乎在诉说这里曾经的遭遇。

中科院的一份材料披露了湖南地方政府拍卖砂石资源的弊端:2007年至2013年,洞庭湖范围内的地方政府争相拍让自身管辖范围内的砂石资源开采权,政府缺乏科学管理手段,使得洞庭湖区域采砂作业呈现作业时间长、开采范围广、无序滥采等特点。

东洞庭湖违规采砂就是典型代表。澎湃新闻从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以下简称“保护区管理局”)处获得了一份东洞庭湖违规采砂的情况说明。

这份说明称,与岳阳县签订承包合同的岳阳市灏东砂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灏东公司”)为了利益最大化,不断增加采砂船,从原来许可的38条增加到60多条,高峰期东洞庭湖采砂船达80多条,侵占保护区核心区尽八塘,侵占缓冲区鸟类栖息地雁子洲湿地洲滩。

自2015年起,就灏东公司违规开采问题,保护区管理局曾多次通过岳阳市林业局和省林业厅向岳阳市政府和岳阳县政府反映。

最终,保护区的呼吁换来了实际行动。岳阳县自2017年1月16日起,全面停止东洞庭湖保护区采砂,立案查处了多起非法采砂、超范围采砂行为,刑拘非法采砂人员20余人,原灏东砂石公司法人胡伟清因超范围非法采砂被批捕。

今年4月底,岳阳县按省长许达哲关于采砂问题整改指示,全面停止了采砂,并将采砂船全部集中停靠至保护区实验区,同时制订了被采砂侵占破坏的保护区核心区(尺八塘)160多亩湿地修复方案。

国有进入,专家建议预防“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

看着工作墙上挂着的几张照片,在南套水域守船的一位采砂工人怏怏不乐,“去年开始,许多工友们就被遣散回家了,有几个现在还在家歇业等消息呢。”

河道采砂的风向怎么吹,五级干部会议之前,砂管局副局长唐卫平也很困惑,“有人来问询采砂的事情,我也只能说等上面通知吧。”

在今年年初的岳阳县整治非法采砂风暴前夕,他临危受命,从乡镇调任县河道采砂管理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兼任县河道采砂管理局副局长。

唐卫平觉得这次大会明朗了采砂政策,尤其是“国有进入”的提法,这与岳阳县的想法不谋而合。

枯水期时露出水面的不长草的尾堆。 澎湃新闻记者 刘霁 摄

今年3月份,岳阳县成立了全省第一家国有控股的岳阳县东洞庭湖砂石资源开发有限公司,打算未来以雇佣民间挖砂船的方式开展有序开采,不再竞拍出让河道砂石资源。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4月1日湖南省人民政府公布施行的《湖南省河道采砂管理办法》中,还没有明确地方政府可自主经营。

唐卫平认为,成立国有控股的公司,能避免民营企业追求利润最大化。

“此前中标的民营公司普遍认为三年时间比较短,只想着在短时间内赚更多的钱。砂老板会想尽一切办法来逃避你的监管,超时超量超范围开采。”

事实上,打破传统的河道砂石开采权集中模式,湖南并非第一家。早在2009年,江西省九江市就开始探索政府统一经营管理模式。

江西省政府正在将这一模式推广至全省,今年1月1日出台的《江西省河道采砂管理条例》明确指出,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可以决定对本行政区域内的河道砂石资源实行统一经营管理。唐卫平坦言,岳阳县正是学的九江模式。

无论是环保志愿者还是砂管局,谁都清楚,完全禁止采砂不现实。

“老百姓盖房子总得用砂吧。”唐卫平透露,目前市场上的洞庭湖砂石炒到了100元一吨,这对稳定市场极为不利。

前述中科院材料称,到2030年,我国砂的消费量将增加至39.0-54.6亿m³,而人均消费量将达到3-4 m³ (考虑了2030年人口将增加11%)。

湖南省水利厅厅长詹晓安在五级干部会议上表示,将组织常德、益阳、岳阳三市及望城区尽快编制湖区采砂规划,从严控制采砂范围和开采总量。

江西鄱阳湖采砂船 图片来源:九江市河道采砂管理局

唐卫平介绍称,岳阳县目前正在编制2017年至2020年采砂规划,按照要求,采砂规划要在2018年1月初编制完成,报批省水利厅。

“我们选取了岳阳市与沅江市交界的地方作为开采区,大概有几平方公里,目前正勘探砂石储量,为合理有序开采提供数据参考。”唐卫平说。

谢志才认为,国有进入还只是往前迈了一小步,未来还应专门就采砂立法。

“目前,我国的采砂业是盲目的、过度的和不可持续的,已导致了一系列的环境问题、社会问题和生态灾难。我们还没有一部独立的国家法律来限制采砂业,2000年始,政府部门禁止在长江干流挖砂,但其主要目的还只是保护河道、河坝和航运业。”

澎湃新闻注意到,湖南省水利厅厅长詹晓安在五级干部会议上表示,要将《湖南省河道采砂管理条例》纳入省人大2018年立法计划。

谢志才认为,为防止政府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应建立独立的监管机构,“总之,任重道远啊”。

Ⅲ类水质断面比例为零,“九龙”表态大力整治

在湖南省委书记杜家毫指出的采砂问题之外,还有一连串其他问题,包括:畜禽退养、围网养殖、工业污染、生活污水、垃圾处理、湿地保护。这些问题也在中央环保督察组反馈的意见里一一被指出。

7月31日,环保部官网公布了中央第六环境保护督察组向湖南省反馈督察情况,用了较大篇幅指出了洞庭湖生态问题的严峻性。

督察反馈称,与2013年相比,2016年洞庭湖Ⅲ类水质断面比例从36.4%下降为0,出口断面总磷浓度升幅97.9%,形势不容乐观。

岳阳君山后湖是我国一级保护动物野生麋鹿的繁殖基地,也是黑鹳、白鹳等5种国家一级保护鸟类的重要栖息地。2015年,岳阳市君山公园水上开发中心将后湖大面积水域外包,部分水域用于干湖捕捞,造成生态严重破坏。

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功能区划图 保护区管理局供图

采桑湖是东洞庭湖越冬候鸟重要栖息地,2013年被当地政府租赁给经营户种藕养蟹,候鸟越冬期间,承包方大面积挖藕作业,严重影响候鸟栖息觅食,生态环境至今仍未得到修复。

益阳大通湖水面82.7平方公里,是洞庭湖区最大的内湖,2012年申报为国家良好湖泊,并得到中央财政支持。但益阳市对大通湖天泓渔业公司围网养殖监管不力,企业大量投放饲料、肥料,造成水质从2013年Ⅲ类下降为2016年劣Ⅴ类。

常德珊珀湖2013年确定为饮用水备用水源地,但相应管理不到位,一些养殖企业持续投肥养殖,导致湖水水质长期为劣Ⅴ类。

华容河是洞庭湖一级支流,受生活污水、工业废水、畜禽养殖污染影响,河流入湖六门闸断面水质从2015年Ⅲ类恶化为2016年Ⅳ类。

据《湖南日报》报道,湖南省发改委、省水利厅、省环保厅等9个省直职能部门结合各自实际,分别制定了专项整治措施,祭出“杀手锏”,确保“九龙治水”真正治好水,努力还洞庭湖“一湖清水”。

省环保厅表示,将依法确认自然保护区的范围和功能区划,严格审查涉及自然保护区建设项目,坚决禁止在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和缓冲区内建设项目。建立环洞庭湖区工业污染源信息库,在环境敏感区域、不达标水体周边、园区外实施更加严格的污染排放标准,全面实施排污许可证制度和工业污染源达标计划。

造纸厂向洞庭湖排出的污水 新华网 2006年11月摄

省林业厅强调,林业部门将尽快完成自然保护区调优确界工作,彻底查清洞庭湖湿地被侵占破坏情况,对近年来未批先建、擅自改动项目规模、地点的建设项目予以调查处理。还将严格落实责任追究,加强洞庭湖矮围监管,一律拆除洞庭湖自然保护区内经营性质的矮围。

省农委指出,要在2017年底前,将禁养区内所有的畜禽规模养殖场在规定的时间节点、严格按要求标准彻底拆除退养,或异地搬迁到有环境承载能力的适养区内。严禁天然水域投肥投饵养殖,2018年底以前,洞庭湖区江河、湖泊等天然水域所有权单位完善水面承包经营合同,重新确认天然水域渔业资源开发利用方式。

此外,湖南省发改委透露,为了推动依法治湖,将加快综合立法,尽快出台《湖南省洞庭湖条例》,统一规范流域资源开发与管理、生态环境保护与建设及各类活动行为。开展联合执法,组建联合执法队伍,强势推进专项整治。

一场罕见的整治风暴正向洞庭湖袭来,能否根除多年的积弊?

(澎湃新闻记者 刘霁)

分享到
来源:澎湃新闻 | 责任编辑:李焕宇
专题 >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