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记者暗访造星骗局:街拍获取联系方式成套路,包装培训靠忽悠

2017-11-30 14:10:55

据央视新闻客户端11月30日报道,在不少大城市的街头,都会有这样一群所谓的“星探”,给路人拍照片,让他们去公司面试。对于很多有着明星梦的少男少女来说,本以为这是明星梦的开始,谁曾想竟然走上了一条“送钱路”。这段时间,新闻频道接到举报,一个自称可以打造“明星”的传媒公司,在收取高额费用之后,竟然跑路了。

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市东三环的SOHO现代城小区,按照举报人的说法,这栋楼901和902房间就是他们举报的这家“圣宝丽金”公司的所在地。在现场,记者发现,房间门口没有任何公司标识,看起来像是一间普通的住宅。

图片均来自央视新闻

记者:很多举报人都说他们之前都是在这个办公室里面签的合同,而且在这里参加的面试,现在的情况来看已经是没有人在这里办公了。

记者在门外等候多时,并没有见到任何工作人员,旁边的902房间也无人应答。为了了解更多情况,记者见到了一位举报人。

举报人:就是在三里屯逛街,就说给你拍张照。然后就先跟我聊,说觉得你可以签(我们公司),说他们在自媒体、互联网这个圈也是挺厉害,在微博后台、“一直播”后台都有熟人,直接给你推个热门都没有问题。开始他们让我交3000块钱,后来就让我当时就补交了五万多吧。

按照这位举报人的说法,她一共向这家圣宝丽金公司交了两次钱,第一次是在SOHO现代城的办公室里,交了3000元,签了一份拍摄协议;随后在这家公司位于东四环的一个摄影棚,签了第二份协议,交了五万多元。

记者决定前往东四环的这家摄影棚。

记者:根据举报人提供的线索,他们就是在这里拍照片以及签合同,可以看到这家公司的门口挂着“金牌环影”这样的字样。那我们过来看一下这里,现在这家公司已经是大门紧锁的状态,这里有一个锁,大门上贴着一张A4的纸,上面写着“公司暂停营业”。透过玻璃,可以依稀看到里面还有一扇门,上面写着“圣宝丽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字样。

几天的时间里,记者又见到其他几位举报人,他们的遭遇都很相似。

举报人:就是去年11月份中旬左右,和朋友一起去三里屯附近逛的时候,碰见了几个人,帮他们做一些街拍,说通过看照片觉得可以做一些兼职。可以介绍一些工作。

随后,这位举报人就跟这家公司签订了合同。

记者:可是我看这份合同是份委托制作协议啊。

举报人:当时就是没有跟你说清楚是怎么回事,所以就等于不明所以地签了。

这份所谓的合同其实是一份委托制作协议,而制作的内容是照片、视频宣传片,而举报人提及的介绍兼职推广等条款,出现在了协议最后的附件当中,是这家公司提供的增值服务。

举报人:他跟你说得很清楚,公司需要一批人做兼职,但是找特别专业的人肯定成本很高,所以你来做兼职,我们给你工作机会,大家互惠互利。

在这位举报人的手机里,就有一个二十多人的聊天群,里面都是向这家公司缴纳上万元的受害者。

“造星”公司卷钱跑路

馅饼变陷阱,这究竟是怎样的一家公司,为什么暂停营业,是真的卷钱跑路,还是另有隐情?记者尝试联系这家公司。

于经理:我姓于,我是这儿的总经理,我退给你钱,你是否可以删掉那些东西?

举报人:我可以考虑一下。

于经理:什么呀?你考虑什么呀?我退你钱,你还考虑删不删贴子?有人逼你签吗?有人拿着你的手逼着你签吗?

这是举报人手机里的一段电话录音,交完钱之后,这家公司并没有像当初承诺的那样介绍演出机会,于是这位举报人把自己的经历发到了网上,很快就接到了这位于经理的电话。

举报者:她让我把网上我发的那个帖子撤下来,我就可以把我被骗的钱直接拿回来了,但是不可能的,我是把钱拿回来了,别人怎么办,还会有更多的人被骗的。

举报人提供的两处地址都没能找到这家公司的工作人员,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网站上,记者找到了这家公司的资料,但登记的地址既不是东三环的住宅,也不是东四环的影楼,而是在国家广告产业园区内。记者决定前往一探究竟。

记者:我找22633(号房间)。

工作人员:它有自己的实际办公地址,它不在我们这儿办公。

记者:它的注册地写的是这里啊?

工作人员:我知道,我们这儿是孵化器。

所谓工商注册地,事实上是一个为创业公司提供注册场地的孵化器,并不是这家公司的真实地址。

记者:我们到哪里能查到它的真实办公地点呢?

工作人员:那只能问他们公司了。

在这里并没有得到更多这家公司的信息。曾经要求举报人删帖的这位于经理的电话一直关机,几经周折,记者联系到了一位这家公司的工作人员。

圣宝丽金工作人员:现在公司负责人跑了有很多人举报,负责人就跑了。我是公司的工作人员,我跟您说,我也是受害者,我只能告诉你上这个地址直接报警。

如此“忽悠”的“造星”公司

现在这家公司的负责人已经找不到了。几十位向这家公司交了数万元款项的受害人,目前也已经报警。调查中,记者发现,像这样的“造星”公司骗钱的案件还有不少。2016年7月,北京嘉娱帝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连续收取保证金后失联;也是在去年,广州童星汇少儿艺术培训机构收到培训费后,人去楼空;眼下, 在街头,街拍然后获取联系方式也成了一种“套路”。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很多少男少女都有在逛街时,被所谓“星探”发现的经历。在三里屯,记者找到了一位女孩,她逛街时收到一位“星探”的名片,让她去一家名叫“世纪东星”的公司面试。这位女孩愿意配合记者的调查。我们和女孩一起,在约定的时间,来到这家公司。

这间公司的墙上挂满了公司艺人的海报,包括韩国偶像团体少女时代在内,都被注明是这家公司的签约艺人。

记者:这个是萧亚轩吗?

世纪东星传媒公司工作人员:是。

记者:萧亚轩也是你们公司签的?

世纪东星传媒公司工作人员:她和我们签的是影视约。

事实真的如此吗?记者拨通了萧亚轩经纪人的电话。

记者:(萧亚轩)她有影视约吗?

萧亚轩经纪公司工作人员:没有没有,都是全经纪约。

记者:签的是哪家公司呢?

萧亚轩经纪公司工作人员:天地合娱乐。我们都是全球独家合作的,我们没有其它的窗口了。

而在世纪东星这位工作人员的描述中,公司签约的著名艺人,不仅仅只有萧亚轩。

世纪东星传媒公司工作人员:有一个易烊千玺,你应该知道吧,他12岁之前是在我们公司这边做的童星,然后12岁之后的话,他就做了练习生。

为了求证,记者又联系上了易烊千玺的经纪人。

易烊千玺经纪公司工作人员:谣传,我从来都不知道这回事,易烊千玺现在签约在我们公司,我们是他的唯一经纪公司,我们签他的时候,他是没有任何经纪约的。

不仅仅跟很多当红艺人签约,在这位工作人员的描述中,这家公司还自己投资拍摄了电视剧。

世纪东星传媒公司工作人员:她不是主要想做演员吗?我们公司会自己投拍一些(影视剧),我们公司自己之前投资的电视剧《多少爱,可以重来》。

记者找来这部电视剧,在字幕表的最后,投资公司、拍摄公司当中,都没有找到任何这家公司的信息。

在介绍完自己公司之后,这位工作人员,让面试人填写了一份个人资料,之后表示公司很有实力,五年内会做到国内最大,想签约很难,要进行四次考试之后,根据考试成绩,给出定级才能确定能否录取。

世纪东星传媒公司工作人员:我们公司的目标就是五年之内,发展成中国最大的一体化艺人经纪公司,我是小经纪人,主要是初试,都是一步一步筛选的,公司这边都要有考试的,看你能不能通过。

十五万的“造星”合同

如果不一一核对,很难确认这位工作人员描述的是真是假。经过四次考试通过,才能最终录取,签合同。听起来这家公司的选拔确实很严谨,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呢?

几天之后,配合我们调查的女孩收到了再次面试的通知,所谓面试是一段简单的表演,之后女孩就被领进了一间房间。跟她对话的是一位经纪人,而谈话的内容却是“交费”。

世纪东星传媒公司 经纪人:有人会质疑,认为交钱就是骗子,你要跟他们说,这个钱花是在哪儿。

按照这位经纪人的说法,公司很有实力,跟知名栏目都有合作,这些合作都要花钱。

世纪东星传媒公司 经纪人:你知道《中国好声音》一个转身要花多少钱吗?十万到二十万,一个转身。我们最少要保前八,我是说电视上啊。

见面试人并没有提出异议,这位经纪人提出带面试人见到自己的主管。一见面,这位主管就开始自我介绍,但同样经不起推敲核实。

世纪东星传媒公司经纪人主管:我最开始是搞音乐出身的,你看过电影《扫毒》吗?这部电影的配乐是我做的。然后还有《女医明妃传》的两首主题曲,那是我写给徐佳莹的。

记者找到了电影《扫毒》,片尾当中,原声音乐的作曲是香港的橡皮筋乐队。而《女医明妃传》中徐佳莹演唱的主题曲也是分别由唐汉霄和衣睿作曲。

记者:你们认不认识一个叫张某某的人?

唐汉霄工作室工作人员:不认识。

记者:他说《大雨将至》是他写给徐佳莹的。

唐汉霄工作室工作人员:我们的态度是,(唐汉霄作曲)已经是既成事实,没有什么好质疑的。

当提到每位经纪工作从业人员必须具备的专业经纪人证,这位主管是这样描述的。

记者:你是有经纪人证?

世纪东星传媒公司经纪人主管:有啊,我当时考的时候,让我去学很多一本一本的,我说我也学不了这些,脑子也不行,完了就说你直接交3000块钱也可以过,然后就给你一个证。

没一会儿,这位经纪人主管就提到了让面试人交费。

世纪东星传媒公司经纪人主管:这个是包装费。

随即,面试人提出质疑,既然公司觉得她有资质,为什么不由公司出钱培养包装,而要自己交钱呢?这位主管是这样回答的。

世纪东星传媒公司经纪人主管:“甲乙双方为合作关系,非雇佣关系”。如果是雇佣关系那就是,我让你干嘛你干嘛,我让你陪酒你就陪酒。让你陪睡你就陪睡,这就是雇佣关系。北京怎么样你不知道吗?长得漂亮的多了去了,那她们愿意这样做吗?爱好啊?不是的,身不由己。

这位主管一直表示,只有最后的定级考试通过才能确定面试人培养方案,签什么样的合同,交多少费用。

世纪东星传媒公司经纪人主管:我们定级考试是最后一次考试了,通过的话,就是要签约合作了。

当天晚上,面试人就收到了定级考试的通知,找借口推辞后,这位张主管表示,不参加考试也行,直接来签合同就好。仅仅一次面试之后,这位面试人就收到了号称要四次考试通过才能签订的合同,但这份合同并不是艺人经纪合同,而是一份艺人合作协议,在合同附件中,有一份15万8千元的宣传制作费用,需要面试人支付。

打擦边球的非典型“合同”

四次考试,层层筛选,但是实际情况确实一轮面试之后,就直接录取,这样的公司能信吗?这样的合同能签吗?带着合同记者咨询了相关业内人士。

带着世纪东星张主管发来的这份艺人合作协议,记者首先咨询了业内律师。

律师 周俊武:这份协议它其实不是这种非常典型的艺人经纪约,无论一个唱片公司还是纯粹一个经纪公司,它选定了有潜力的艺人,公司会对他进行培训和包装,实际上是公司来提供这个费用的。

周俊武律师告诉记者,一般的艺人经纪合约,是由经纪公司负责艺人的包装、培训、宣传,艺人从事演艺工作挣钱后进行分账,但这份合作协议却要求艺人分担培训包装费用。

律师 周俊武:它就变成一种卖人头的经营模式了。目前来看法律对这种合同其实没有一个禁止性规定。你不但挣了钱还要跟公司分账,你所有的培训费、包装费你还要交钱,你是不是应该考虑考虑这个合同是不是应该去签呢。

我国《演出经纪人员管理办法》中,对经纪人的定义是,经纪活动中,以收取佣金为目的,为促使他人交易而从事居间、行纪或者代理等经纪业务的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经纪组织。这间公司这样的合作协议从条款来说,正在从事经纪艺人的业务。

但是在这家公司的工商资料中,经营范围当中,有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文艺创作等等项目。唯独没有艺人经纪。这样的公司可以开展所谓影视经纪活动,签约艺人吗?记者走访了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法务委员会。

:它可以签艺人吗?可以做包装吗?

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法务委员会主任 阳子:不可以,不行。这个有明确规定,就是从事经纪工作,演员经纪工作或者叫艺人经纪工作的,必须有经纪人资格证。

记者:就是说,我在工商管理业务一栏也明确要有演出经纪字样。

阳子:对对对。

记者:我们想知道正规的经纪公司是怎样的?是不是非得收钱?

阳子:不收不收。

记者:我们可不可以绝对地说,只要是收钱的经纪公司肯定都不是正规的经纪公司?

阳子:可以这么讲,我见过的、我遇到过的、包括我们行业内的会员单位,没有一个是以收费为条件来经纪艺人的。

记者:经纪公司会去街头发现明星吗?

阳子:那是电影故事,真正的艺人经纪公司,一般的主要渠道来源还是学校,我还没接触过这种在街头上到处抓艺人的。

新闻特写:追梦的北漂女孩

采访中,我们遇到了很多年轻人,他们希望成为歌手、演员,独自来到北京为梦想打拼。接下来我们就走近一位小姑娘,看看她的北漂生活。

张傲,今年刚20岁,已经有四年的北漂经历,没有上过大屏幕,做过女一号,现在接戏还需要跑组,所谓跑组就是去筹备期的剧组递资料,北京的这家快捷酒店就是剧组们集中的筹备点。大堂贴着各种招募演员的小广告。

每个来跑组的演员都会准备一份卡片,上面是自己的照片和个人资料,每张卡片都是精心准备的,但是成功率并不高,一部戏需要的主要角色最多不过几十人。

像张傲一样跑组的人有很多,走廊里都是年轻的面孔,在他们看来,这间普通的快捷酒店,很可能会是他们明星梦开始的地方。

张傲:那些剧组就像菜市场一样,我们就像一堆蔬菜被人选择,非常被动。

跑了十几个房间,终于有一个剧组愿意让张傲试一场戏,尽管她觉得这个角色她并不合适,但依旧很认真的在天台背台词找感觉。

再次见到张傲,已经是晚上六点多,这一天她得到最多的答复就是“再联系”。

张傲:跑组的话一般都没有什么效果,就是大海捞针。基本上只会说资料放这吧有合适的联系你。

记者:今天辛苦吗?

:不辛苦,习惯了。

张傲租的房子在通州,到家已经接近晚上八点了,像往常一样,她去菜场买菜,回家做饭。

张傲:自己做饭便宜,也好吃,就是这个锅太便宜了,有点粘锅。你看今天我买五毛钱馒头,人家都不愿意卖我,说你爱买不买,不买拉倒。

在北京四年,张傲坦言自己还是一个月光族。拍戏挣的钱并不足够维持在北京的生活,她也做些其它的兼职,这样的状态家里人对她的未来有些担忧。

这个工作跟别人说起来也不是那么体面,也不是一个正式工作,然后我妈就会跟我吵,如果我能做好他们肯定是很高兴,就是怕我这么一年年地荒废时间。

记者:你觉得会荒废吗?

张傲:没办法,大家都是为了生活,为了接戏就是想碰碰运气吧,万分之一的可能也要去。

记者:可是那边的可能性太小了。

张傲:但还是有可能的。

张傲说,北漂四年,虽然明星梦还没有实现,但是经历了各种打着“造星”旗号的骗局,自己也没有上当,想想也算幸运。

张傲:如果你没有欲望,你就没有弱点,就不会让别人去利用你,而骗子公司就是因为他们太想做明星的这个欲望,所以去骗到他们钱。每个做演员的人肯定都是想成为明星,想赚更多的钱。我打算再给自己三年时间。如果还没有什么起色或者是跟现在一样的话,我可能会放弃。

我们一方面想提醒追梦的年轻人提高警惕、谨防受骗,另一方面更想呼吁,在我国文化创意产业蓬勃发展的同时,相关的法律法规、行业监管细则,应该紧紧跟上。

(原题为《记者暗访揭“造星”骗局:无资质公司卷款跑路,包装培训全靠“忽悠”》)

分享到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 责任编辑:唐艳飞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