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河北省非遗传人制作烟花案宣判:免于刑事处罚

2017-12-29 15:33:11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12月29日消息,2017年12月29日上午10点,石家庄中级人民法院在赵县人民法院宣判制造烟花的79岁非遗继承人杨风申,犯制造爆炸物罪,但免于刑事处罚。

杨风申 图片来源:浙江新闻网

2016年2月19日,河北省“五道古火会”非遗继承人杨风申在制作古火会上所需要的烟花时,被赵县公安带走,拘留19天后取保候审,之后被赵县人民法院以非法制造爆炸物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零6个月,后杨风申上诉至河北省中级人民法院,仍维持原判。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2011年,“五道古火会”被列入河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杨风申也被评为省级非遗传承人。

早前报道:

日前,本报报道了河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五道古火会”传承人杨风申,因非法制造爆炸物罪被一审判处四年半刑期,目前正在等待二审判决书的下发。而在9年前,浙江省温州市泰顺县的国家级非遗“药发木偶戏(泰顺药发木偶)”代表性传承人周尔禄也有过类似的经历。

周尔禄于2008年5月,被泰顺县公安局因“涉嫌非法制造爆炸物”下达刑事拘留通知书,后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对周尔禄免予刑事处罚。

周尔禄案不仅与杨风申案极为相似,更说明古老的非遗传承技术与现代法律存在一定冲突的情况并非个案。对此,以制作弓箭闻名的国家级非遗聚元号传人杨福喜也表示,多年来自己能够安全生产和销售弓箭,是因为自己常请教律师、与客户签责任书、办经营执照让非遗手艺符合现代的法律要求。

国家级非遗传承人被免予刑事处罚

泰顺非遗官网介绍,药发木偶是传统戏曲表演形式的一种,它是“烟花”与木偶结合的产物,在燃放烟花的同时能出现木偶形象,并且能做旋动、翻跟斗等动作,使其更具神奇、壮观的效果。2006年,药发木偶被评为第一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

药发木偶的表演形式有两种,即盘式和“树”式。盘式表演是制作一个直径1.5米、高约1米的大圆盘,然后将事先按照戏曲内容制作好的木偶装到一个圆盒里,再将这些木偶盒组装到大圆盘内。燃放时,用支撑架将大圆盘吊到空中,点上引线后木偶就会一组一组展现表演。

图片来源:法制晚报

“树”式表演是将制作好的木偶和烟花一起组装在一根长约15米的竹竿上,一树装13盘或15盘不等,最多可装到21盘。燃放时将组装的“花树”抬到现场,竖起并固定,点上引线后逐盘由下而上展现表演。

2008年5月29日,泰顺县公安局“因涉嫌非法制造爆炸物”刑事拘留周尔禄,并扣留其自制的黑火药30.55公斤。当年7月9日,泰顺县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对周尔禄免予刑事处罚。

展演需提前申请 派出所民警现场维护安全

73岁的周尔禄现在已经很少做药发木偶的展演了。他告诉记者,最近一次表演是拍摄关于药发木偶的电影,“现在如果需要表演,都是提前向非遗保护中心的人提出申请。”平常,周尔禄主要是在老家带孙子,处理一些家务事。“儿子都去外面打工了,即使不做药发木偶,我在家也挺忙的。”周师傅笑着说。

关于药发木偶中的黑火药,周尔禄称,现在已经不制作黑火药了,“现在一点原料也没有,一般是在节日里,政府需要我做一束药发木偶,我就做一束。首先是提前和政府约定时间,然后买一些烟花,再拿回来,把原料改一下,放到药发木偶上。”

图片来源:法制晚报

周尔禄说,现在成本提高了,以前做寿也会有人邀请来燃放,现在就没有了,做的也少了。燃放的时候,派出所民警会在现场,维护安全。如今,周尔禄也没有收徒弟,“赚不到钱,现在也没有人和我学。制作药发木偶的时候,也是我的家人来帮忙。如今,我的孩子都在外面打工。”

县非遗中心主任:需陪同去合法点买火药

泰顺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心主任季海波回忆,“做展演时,公安部门都会参与安保工作。我们在申报非遗时,就召开了一个由县政府组织的协调会议,同时,我们有一个文化遗产保护的领导小组。”

季主任表示,周尔禄事件发生后,作为非遗保护的工作人员,他们就去公安局说明情况,县政府也组织文化、公安和安监等部门进行协商。“周尔禄的做法是为了抢救非遗,主观无犯罪故意,周尔禄被刑拘7天之后取保出来,最后被免予刑事处罚。”

关于如何更好地维护药发木偶的发展,季主任称,“到现在我们已经做了近十年。这几年药发木偶传承人平时不得私存制作黑火药的原料,表演前传承人要事先向县非遗中心汇报,由非遗中心向公安部门报备发函件,说明要在具体哪个地方做展演,请公安协助维护安全,公安会派人协助我们。”

季海波介绍,“此后,我们不再是单一部门保护,而是多部门联动保护,多部门合作。公安、气象等等部门一起合作,在合乎法律框架下传承。”

至于火药的部分,季海波介绍,现在传承人接到展演邀请,中心的工作人员会陪同去公安部门指定的合法烟花爆竹买卖点买烟花材料,传承人在表演中做组装。“传承人消除了一些隐患,烟花效果比自己制作的效果还要好,而且烟花木偶的技艺特性并没有丢失掉。”

县非遗中心将为周尔禄建立传习所,用专门的场地制作和演示药发木偶。季主任表示,将来会搭建非遗特色的旅游平台。

聚元号弓箭铺每卖一套都登记

图片来源:法制晚报

北京的聚元号弓箭铺也是首批国家级非遗项目,由于产品的特殊性,传承人杨福喜也格外注意安全问题,“我每卖出去一套都会做好记录。对拿不准的人,绝对不会卖。”

北京聚元号弓箭铺始创于1720年,当年是皇家御用兵工厂。2006年,聚元号弓箭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今年59岁的杨福喜是聚元号第十代传承人,花白的山羊胡,头发高高挽成一个发髻,身着黑色唐装,脚穿老北京布鞋,杨福喜看着就像一位江湖中习武之人。

杨福喜的父亲也曾做弓箭,现如今,他接过了父亲的手艺。“所有弓箭都是手工制作,讲究天然原料和精美花纹。”杨福喜说,现在他和儿子在工作室全职制作弓箭,目前每年大约制作50套弓箭,每套含有一张弓、五支箭。

“前些年,我这儿有不少学生,现在学成了,都回去自己干去了。他们不叫聚元号,什么时候够格,我再授权。目前有两个比较看重的徒弟做得还不错,他们都不是专职,还有其他工作。”杨福喜说道。

杨福喜的工作室在通州北姚家园村,“原来我在团结湖住,但我做的东西有味道、粉尘,我一干活,老邻居就得关门关窗。他们虽然没说什么,但我实在不好意思,就在这儿租了个房子,作为工作室。”杨福喜还把其中一间屋布置成了展室。

制作圆头箭签订安全告知书

杨福喜介绍,他出售的箭对箭靶伤害很小,“基本是圆头箭,而真正打仗的箭,是尖头,比这种凶狠。”杨福喜也承认圆头箭的危险性,“圆头箭也会伤到人或动物,但很多东西都是靠人自己来制约。有位行业内的专家就提醒我准备一份安全使用告知书,购买时签订这份告知书,一式两份,让对方也有责任感。我也正准备这么做。”

杨福喜说,家里楼下就是个律所,也在咨询律师,找专业人士帮写这份告知书。平时,杨福喜也格外注意法律问题,“现在我都有记录,每卖出一套弓箭都有登记时间和电话,现在电话不都实名制嘛,并告诉他们务必注意安全,不建议杀生,建议射草靶。“

另外,杨福喜介绍,接触弓箭这行的高学历高职位的人比较多,例如工程师、律师等,“毕竟收藏这个需要一些经济实力,我平常也会和他们沟通一些法律问题,我还是比较注意这方面的。经营二十年来,都平安过来了。”

非遗传承人:应在法律的框架下工作

现在有非遗进校园的活动,但因安全性问题,杨福喜的项目没有通过。因为弓箭的危险性,杨福喜也错过了一些展览机会,“北京奥运期间,在奥运村展示非遗项目,上海世博会等等,都曾考虑过我,但是一想到安全性,就都算了,安检就过不去啊。”

杨福喜感慨:“现在也终于办下来了经营许可证。当时我去办理执照,他们告诉我等几天回信儿,过了三四天,他们说这事儿可以了,很幸运。现在,我们在潘家园的店铺也公示着税务登记证。这些证照主要是我爱人帮我打理。”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公布的资料,北京聚元号弓箭店注册年份为2004年,核准时间为2013年,经营范围包括:制售弓箭;销售工艺品、玩具、模具、弓箭艺术品;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演出除外)、承办展览展示、技术推广、技术转让、弓箭制作技术培训、电脑图文设计及制作。

杨福喜如此注意安全问题,就是为了能更好地保护非遗传承下去。对于河北非遗传承人杨风申的情况,杨福喜称,“这事儿我听说了。不管是不是文化遗产,一切都应该在遵守法律的前提下进行。这是我们大家一定要遵循的。”

杨福喜说,聚元号也咨询了很多专家,也舍弃了一些武器项目,“会做但不做,我们都需要在遵照法律的框架下工作。我们也对自己的产品进行了不得已的改变,比如我们的雕翎箭,不可能为了一支箭杀戮一只鹰一只雕,经过反复比对,最后用人工养殖的火鸡羽毛来代替了。”

文/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深读记者任小佳

分享到
来源: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 责任编辑:肖晟仕
专题 > 依法治国
依法治国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