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北京等多地停止互助献血 非法“血头”失业

2018-02-12 16:07:01

【观察者网综合报道】“兄弟,这是最后一天互助献血了,以后就没有了,今天过后,血肯定会变少,今天买血的人特别多,你要什么血型的?”2月9日,北京市血液中心门口,一位“血头”的手下如此问道。

按照国家卫生计生委要求,北京市卫计委日前发文,从2月10日起全面停止互助献血。除了北京,湖北武汉、广西南宁等多地已经暂停互助献血,四川也将于2018年3月底前取消互助献血。

互助献血制度曾作为无偿献血的补充形式,为缓解临床用血压力发挥了一定作用,但在救助需血患者的同时,也催生了利益链、滋生“血头”卖血等产业,互助献血采集到的血液质量也良莠不齐,受到外界争议。目前我国互助献血率不到5%。

《北京青年报》2月11日报道,对于患者所担心的因停止互助献血导致短期供血不足,市卫计委表示,实际运作中确实属于病情需要且有家属真实意愿,可作个别处理。

记者了解到,该政策出来后,利用互助献血漏洞组织社会人员卖血的血头或撤离北京,或“转战”北京周边省市。有医生建议,北京市要做好取消互助献血后的后续措施,以保证患者用血需求。

事件:互助献血被叫停 红十字血液中心只接受无偿献血

1月9日,《北京青年报》A5版报道《互助献血幌子下的利益链条》一文,报道了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和某三甲医院周边经常有血头组织社会人员打着“互助献血”的幌子卖血。此后,市卫计委召开会议,对本市非法买卖血液进行了专项执法监督检查。近日,市卫计委发出通知,决定2月10日起全市停止开展互助献血,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自2月10日起将停止互助献血服务。

记者了解到,根据我国《献血法》规定,我国实行无偿献血制度,为保障公民临床急救用血的需要,患者可找亲友互助献血。这意味着,互助献血是指需要用血的患者在遇到供血不足的情况时,可动员患者的亲属、朋友或有间接社会关系的人员进行无偿献血,由血液中心定向调配给患者使用。然而,由于血液供应不足等原因,不少血贩子钻了空子,把原本用于亲属间的无偿献血商业化,这一定程度上缓解了部分患者的需求,但也激化了血液供需的失衡。

在听到本市停止互助献血后,有患者和家属表达了担忧。“血液是患者活下去的唯一希望,现在国内无偿献血一定满足不了当前的所需量,希望有关部门赶紧制定合适的政策,救救病友。”一位白血病患者的家属说。还有患者认为,应当先倡议广大民众踊跃献血,血库的血液充足了,再取消互助献血。

2017年国家卫计委曾发文,要求各地在2018年3月底前停止“互助献血”。目前,广西南宁、安徽合肥等地已陆续暂停“互助献血”,四川、山东等地也已发文要求3月底前停止“互助献血”。

政策对血头打击大 血头撤离北京或“转战”周边城市

记者了解到,这个政策对血头们的打击很大,有血头表示已放弃这个“职业”。一个刚“入行”的血头告诉记者,他上个月组织社会人员在北京红十字血液中心“献血”,挣钱很快,但是自2月10日停止互助献血后,他就“失业”了,“本来想来年还来北京干这个,现在看来政策很严,是没有干下去的可能了”。

此外,记者还留意到,平时十分热闹的“北京互助献血”等QQ群已十分安静,血头发的最后一则“献血广告”停留在2月8日。

记者以“卖血者”身份拨打一名血头的电话,血头回:“北京停止互助献血了,我在北京的业务都停了,你要卖血可以到廊坊或燕郊,这儿的血站还可以互助献血。”

市卫计委:病情需要且有真实意愿可个别处理

市卫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按照国家卫生计生委《关于做好十九大期间医疗安全管理工作的通知》(国卫发明电〔2017〕53号)停止开展互助献血的要求,本市决定于2018年2月10日起停止开展互助献血。

对于患者所担心的因停止互助献血导致的短期供血不足,市卫计委表示,实际运作中确实属于病情需要,家属真实意愿,可作个别处理。记者了解到,为保障血液供应,本市将设立新的采血点。一方面努力保证现有采血点正常开展工作,保证各采血点的有效采血时间;另一方面挖掘和设立新的采血点,增加采血点以增加总采血量。对于部分采血点的维护运行等问题,要保证“拆一补一”。

此外,采供血机构要与临床用血医疗机构加强沟通,根据采供血能力,双方协商签订供血协议,制定年度与月度用血计划,建立血液预警机制,制定预警方案,及时发布供血信息。在京津冀地区建立血液调剂常态机制,根据各地区供血季节波动特点,互补互惠,提高血液供应能力。

取消互助献血前最后一天:血头抬价 医生请愿无偿献血

据搜狐网2月10日报道,2月9日,互助献血最后一天,这天早上,北京市血液中心门口,十来人穿着深色羽绒服,口音各异,死盯着往来车辆。他们都是“血头”的手下,有人进来便凑上去:“兄弟,这是最后一天互助献血了,以后就没有了,今天过后,血肯定会变少,今天买血的人特别多,你要什么血型的?”

这天,血小板的价格被一抬再抬,O型板1000元一个单位,通用的AB型板2000元一个单位,比往常贵了一倍多。

同在这一天,北京航天中心医院血液科108名员工在《无偿献血请愿书》上签名按手印,请求“医护人员积极互助献血为我院患者使用;我院建立采血小板的采血点”。

带头请愿的血液科主任王静波说:“我们正在申请以后患者能用医护人员的血小板,希望能尽早找到解决办法。”一名参与请愿的护士表示:“最理解患者的肯定是我们,我们也希望能有缓冲的办法,谁也不愿意看到有人因此失去生命。”

北京市航天中心医院血液科,医生和护士纷纷在请愿书上签名按下手印。(搜狐网图)

据《南国早报》报道,2017年9月6日上午,南宁市公安、卫生计生监督部门联合召开“红色风暴”打击非法买卖血液案件案情通报会,会上提到,南宁市已全面暂停互助献血。据统计,从2014年1月到2015年6月,南宁血站检测出的不合格血液当中,有68.2%的标本来自互助献血人群。

去年年底,四川省卫计委也下发文件,为切实做好血液安全与质量保障工作,2018年3月底前取消互助献血。

北京红十字血液中心,一位年轻医生试图跟家属解释:“出台这个政策也是为了打击血液买卖,血的暴利、坐地要价,吃亏的都是老百姓,最后造成的不是去救你,而是去害你,所以国家想把这个口子收回来,有效地制止它。前期血液可能会减少,可能会有省级之间的调节,周边天津,河北血多的话,可能会寄过来,哪需要血就往哪送。原来文件是3月之后停止,但是媒体报道了卖血的暴利,引发了相关部门的重视,这就提前了。”

红十字血液中心:患者需用血可咨询医院血库

针对本市叫停互助献血,记者拨打红十字血液中心服务热线,工作人员表示,红十字血液中心目前只采集无偿献血,患者需要用血可咨询医院血库。

如果医院血库的血不足怎么办?该工作人员说:“我们目前只接到了停止互助献血的通知,具体的用血问题只能由医院安排,我们这边只能看后期有没有别的政策来解决用血不足的问题。”

医生建议:取消互助献血要有后续措施

北京一家三甲医院血液科医生认为,取消互助献血这一政策的初衷是好的,可以理解。但是,目前临床用血的难点很多,时效性、充足性都应考虑。“比如患者需要马上手术,或者长时间化疗,通常会选择互助献血。如果选择调配用血,能不能及时供上?血液什么时候到位?会不会影响手术?这些都很难预测。”这位医生还谈道,北京的用血更具有特殊性,“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患者,而且多是疑难杂症,手术、化疗用血需求更大,可能需要一些激励性措施增加血液库存,否则短期内要改变血源紧张恐怕有难度。”

他希望,政府相关部门制定政策前可以进行深入调研,了解实际用血的困难之处,出台相关灵活政策来确保患者的用血。

新浪微博“医疗大V”@疫苗与科学(实名认证为复旦上海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专业陶黎纳)近日一直关注取消互助献血政策,他认为,互助献血是饮鸩止渴,但叫停后的短期内,可能有些患者会因此失去生命,这种阵痛和饮鸩止渴,应该如何选择呢?大家来谈谈。我是赞成叫停的,呼吁公众参与无偿献血才是正道,必须掐断血液的指定分配机制。

对于取消这项政策引来不少批评,他认为,不如呼吁批评这项取缔政策的所有人去无偿献血,这才是真正的解决之道。……如果公众被此事震动而都去献血了,那么血液供应充足了就不存在权利寻租了,当然这有个过程,但我相信一定会实现。

他还提到,据《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关于2016年血液安全技术核查的通报》目前我国互助献血率不到5%。各地通过加强无偿献血,增加血液供应等措施,互助献血率逐步降低,由2015年的4.2%降至2016年的3.2%。辽宁、吉林、黑龙江、山东等省份基本未开展互助献血,海南、广西、甘肃等省份的互助献血率下降幅度显著,其中广西南宁通过采取综合措施逐步降低互助献血率,2016年12月已经停止开展互助献血。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周远方
专题 > 医疗改革
医疗改革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