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毒品攻防战在国家级贫困县:6年间,40万小城排查出600多人涉毒

2018-06-27 14:14:47

如今,毒品已经不再是经济发达地区特有的“恶瘤”,在湖北广袤的贫困山区,正上演着一场有关毒品的“暗战”。而在县城里与毒品犯罪作战,从来不是以一场战斗的胜利而宣告结束...

6月26日,在界面新闻的笔下,身处缉毒一线的执法人员们,讲述了这场发生在国家级贫困县里的毒品攻防战。

以下是原文报道:

@视觉中国

2017年4月,湖北英山县城中心,道路逼仄。“90后”缉毒警员老何驾驶着警队的侦查车,在城区“扫街”。

缓慢的车速让他有些不安。在与一辆“奥迪”会车的瞬间,他一眼认出了对方驾驶员就是有多年吸毒史的“瘾君子”叶某。

油腻的头发,脸上的暗疮,疲惫的眼神:对方特征明显的样貌让老何断定:“他又复吸了。”

随后的验尿结果证实了他的猜测。

叶某只是经由老何和队友之手查处的若干吸毒人员之一。短短6年之间,这座只有40万人口的县城内,老何和他的队友们共排查出超过500多名吸毒人员(含外地在英山涉毒人员),另外挖出100余人参与毒品相关的犯罪。

成立7年,老何所在的英山县公安局禁毒大队,共破获贩毒案件百余起,两起部督贩毒案 、一起省督贩毒案,基本肃清本地涉毒案件。2017年5月,英山县公安局禁毒大队被公安部表彰为全国公安优秀基层单位。

功勋背后,不争的事实是我国毒品犯罪从沿海、边境及经济发达城市向内地、二三线城市及乡镇蔓延。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的数据显示,仅2017年,经由湖北地区各级法院宣判的涉毒品类案件就有9000余件,数量仅次于广东、广西、云南、四川。2017年的全国禁毒形势报告中,数据显示农民群体已经成为我国吸毒人员的第二大来源。

毒品已经不再是经济发达地区特有的“恶瘤”,在湖北广袤的贫困山区,正上演着一场有关毒品的“暗战”。

追捕28个月

英山县隶属于湖北省黄冈市,位于鄂豫皖交界,总面积1449平方公里,辖3乡8镇,309个行政村。历史上,刘邓大军挺近大别山时期,曾在大别山南麓驻扎。

由于处于丘陵地带,英山辖区内密布深山。连亘的山区虽然自然条件优渥,但一直以小农经济为主。2016年,英山全年全县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3772元,比上年增长8.3%,但依旧连续多年位列国家级贫困县名单,至今未能“脱帽”。

贫穷,是这个县城多年以来的主要标签。

2009年,连接湖北省会城市武汉与英山的沪鄂高速建成通车。这条交通动脉随即将英山与周边城市进行串联。随即,英山劳动力人口开始经由武汉中转集散至全国。其中,在宁波,曾有三万“英山妹”同时进入服装厂开动“缝纫机”,她们是当地服装业的主要劳动力来源。

人口与外界的交往更加频繁,劳动力又将迅速聚集的财富带回山城。时代激变的山城内,毒品犯罪开始趁虚而入。

老何告诉界面新闻, 2010年前后,由于与外界的交通更加便利,一些迅速致富的老板将毒品带回这座小县城。彼时,刚刚脱贫的居民时兴赌博,毒品经由大大小小的赌场与游戏厅进行扩散。不断壮大的吸毒人群催生贩毒市场的急速膨胀。

在英山县城鸡鸣路的一处游戏厅内,当时还是无业盲流的叶某经人唆使,第一次尝试吸食冰毒来为彻夜赌博后的浑噩“提提神”。他在落网后告诉警方,在此后的一两年内,这股风气已经弥漫至他身边的熟人。

叶某手中的毒品从何而来?

2014年8月14日夜间,英山警方开展大清查行动。缉毒民警在温泉城区英豪娱乐会所抓获了几名聚众吸毒者,当场缴获毒品麻果2.6克。通过审讯,吸毒人员交待,毒品是从黄州人金某某手中购得的。

英山警方告诉界面新闻,和英山的闭塞相比,黄冈市黄州区倚靠长江,四通八达的水系让当地人更早的接触更广阔的世界,也包括毒品。吸食人员从黄州卖家手中购买毒品,然后通过出租车司机运输至县城内,已经是当地毒品市场的主要运作形式。

对于警方而言,金某某的名字并不陌生。金某某两年前曾向英山送过毒品,属于重点关注对象。而就在警方对金某某展开布控,试图在交易中对其人赃并获的时候,金某某并未像预测的那样频繁与黄冈吸毒人员交易。

在金某某沉寂期间,警方发现,黄冈市黄州区、英山、浠水、罗田、麻城等县市区的毒品价格一路高涨,特别是英山吸毒者购买的麻果从每颗80元一路上涨到120元。警方判断,有更大的幕后“黑手”在囤积居奇。

警方告诉记者,毒品市场也遵循着商品交易的“供需关系”。在金某某收手的数个月内,长居武汉的黄冈浠水籍男子郭某正式进入了警方的视线。这名被道上尊称“郭总”的嫌疑人仅通过两年的经营,就一跃成为武汉毒品市场的龙头老大。

也就是经由他之手,武汉市场上的毒品贩售至黄州的二级经销商手中,又在此化整为零贩运至英山等县城。

武汉的毒品又是从何而来?警方开始拉长战线。

2015年12月,蛰伏长达半年之久的“毒蛇”郭总再次出洞。警方发现,他在半年时间内从云南临沧、江西吉安等地频繁购买毒品,并在武汉、黄石、随州、咸宁等地之间贩卖。

从云南到武汉,再由武汉分销至湖北境内各城市。郭某的行踪展示出了一条清晰的毒品贩运路线。

在全面掌握的该贩毒网络之后,英山警方经湖北省厅上报公安部,该贩毒团伙案件被公安部确立为“2016-416”部督毒品目标案件。

图为缴获的毒品 警方供图

2016年7月24日晚间22点,专案民警将郭某林及女友抓获。随后又在武汉多地同时收网,共抓获郭某林贩毒团伙骨干4人,涉毒人员2人,扣押涉案车辆3台,缴获共计毒品24.173千克。

这是黄冈建市以来缴获的单次贩毒数量最高的一次。案件侦破前后历时28个月。

深山里的制毒工厂

原本用来致富脱贫的高速路成为毒品流散的“黑金通道”。贫困山区里的毒品犯罪在暴利的驱使下,走向更危险的层面---制毒。

鄂皖两省三县市交界的一个宁静山村,一排破旧的平房隐藏在竹林洼地内,此处三面环山,仅有一条土路可以进入。位于此处的罗田县和英山县一样,密布山区,地广人稀,地形十分复杂。

2017年10月,黄冈警方接到线索称,有人在制毒。通过近一个月的侦查,警方锁定制毒工厂的位置为麻城市与罗田县交界的大崎镇。

此时,已经进入隆冬时节,黄冈遭遇罕见的低温冰雪天气。为了不打草惊蛇,警方趁着夜色化妆成当地农民秘密在当地进行排查,前后蹲守了23个晚上。通过窗口依稀看到的瓶瓶罐罐,警方判断,眼前的这处平房是一处特大的制毒窝点无疑。

对方选址于此,正是利用山区作为天然屏障:一来可疑远离市区,掩人耳目;二来制毒产生的刺激性气味也不容易引起旁人注意。仅有的入口处,制毒工厂还安插有“暗哨”,方便监视有无可疑来人。

2018年1月29日23时许,黄冈市公安局、广东惠州市公安局组织麻城、蕲春、惠东三地警方,同时在湖北罗田、蕲春,广东惠东、河源三地开展抓捕行动,对涉嫌参与制造毒品的犯罪嫌疑人同时收网。

在距离制毒窝点2、3公里的山坡上,麻城警方连续拔掉正在放哨的“钉子”胡某(男,39岁,广东省惠东县人)、何某(男,46岁,广东省惠东县人),胡某同时也是负责制毒现场指挥、后勤保障的首要成员,何某同时是制毒技师,从两人随身的物品中,查获了近14万元现金。在制毒窝点,警方现场抓获了涉嫌参与制造毒品的犯罪嫌疑人陈某(男,36岁,广东省惠东县人)、雷某、雷某书、方某、夏某等5人,现场查获大量氯胺酮(俗称K粉)成品、半成品,制造毒品工具、原料,扣押涉案车辆4辆。与此同时,广东警方在惠州市惠东县抓获涉嫌参与制造毒品的犯罪嫌疑人何某、胡某、黄某、曾某、胡某等6人。蕲春警方抓获涉嫌参与制造毒品的犯罪嫌疑人程某、张某、张某某等3人。

警方透露,制毒窝点内堆满了100多个大大小小的铝制、塑料容器,容器内墨汁状液体和酱色膏状固体不断散发出强烈的刺鼻气味,停留片刻就会让人感到双眼流泪、呼吸不畅……,窝点内还有大量化学制剂,液化气灶、液化气瓶、洗衣机等制毒物品。

在屋内,民警还发现了氯胺酮(俗称K粉)成品531.96千克,固液混合物748.2千克,液态579.2千克。据办案民警介绍,此次查获的制毒数量是黄冈市公安机关历年来破案之最,据估算这些毒品成品如果流入市场,市值将超过1.2亿元。

一条横跨近1300公里的制毒贩毒犯罪链条在家被警方摧毁。这是近年来,黄冈警方在辖区内端掉的第三处制毒工厂。

“他真的戒了”

从吸毒、运毒再到制造毒品,短短数年之间,在鄂东这一处经济欠发达地区,与毒品相关的完整产业链初具形态。这一现状让身处缉毒一线的老何及队友们震惊不已。

他告诉记者,通过梳理曾经查处的吸毒人员供述的情况,涉毒犯罪迅速下沉基层的原因有二:

“随着新型合成类毒品的制毒门槛降低,甲基苯丙胺(即冰毒、麻果)的市场占有量迅速扩大。供应量的加大导致了毒品的廉价化。”他说,“在他查处的吸毒人员中,不少人的身份均是油漆工、货车司机等劳动密集型产业从业人员。这类人在都市中打工迅速致富,随后在赌博场所沾染恶习从此家破人亡的案例比比皆是。”

其次,随着交通等基础设施的完善,频繁的人员流动也给毒品流入增加便利。

为打击增加难度,2017年,老何所在的缉毒大队联合其他警力,开展专项打击行动,曾在10天时间内,排查数15名涉毒犯罪嫌疑人。

而在全国范围内,记者发现,2017年,全国共查处有吸毒行为人员106.2万人次,其中新发现吸毒人员53.1万名,同比分别上升20%和14.6%。在明确登记职业信息的吸毒人员中,无业人员占69.5%,农民占17.3%,工人占4.7%,个体经营者占3.4%,自由职业者占3.2%,职员占1%,学生占0.5%,专业技术人员、企业管理人员以及公职人员、演艺界明星等占0.4%。

在我国,毒品向经济欠发达地区转移,向中低收入者群体侵蚀,已是事实。

老何告诉界面新闻,在县城里与毒品犯罪作战,从来不是以一场战斗的胜利而宣告结束,而是一场长期的拉锯站。

于他而言,日常工作也不尽是一心扎在大案、要案的案卷中。这个只有9人的缉毒警队在排查涉毒线索的同时,还需要在街面、宾馆、娱乐场所展开不定期的“飞行检查”,压缩吸毒者的空间。”没有吸毒的,贩毒的自然也少了。

与毒品的暗战中,家庭依旧是老何和同事们心中的痛处。“我在广东蹲守嫌疑人,但我却只能告诉家人我在武汉;而我告诉家人在武汉的时候,实际上我已经在罗田蹲守了5天4夜”。警队的行踪和任务,对于最亲密的人,她们也要讳如莫深。

警员负重前行背后,是社会环境的有效治理。英山县公安局缉毒大队队长老姜告诉记者,随着打击力度的增加,英山新增吸毒人员连年负增长,“外面的毒贩不敢来了,本地的毒贩已经没有了”。

在连续两次被查出涉毒之后,叶某为了争取宽大处理,向警方供述了购买毒品的相关线索,并协助警方成功抓获9名涉毒嫌疑人。此后的检查中,老何再次逮到了叶某。

“那次尿检没有查出来问题,快到30岁了,看来他是真的戒了。“老何说。

(界面新闻 杨舒鸿吉)

分享到
来源:界面新闻 | 责任编辑:徐乾昂
专题 > 禁毒战争
禁毒战争
小编最近文章
特朗普真的怒了:海外建厂将是哈雷的“末日”!
哈雷生产线要移出本土 特朗普惊了:投降派
输球又输人!7名阿根廷人因围殴克罗地亚球迷被捕
穿越喜马拉雅:中尼签署跨境铁路合作协议
被点名“有4000万贫困人口”,美驻联大使突然激动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