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证监会原副主席姚刚内幕交易 两名部级“股神”被起诉

2018-07-05 20:24:09

今天,分别来自中央和地方的两名副部级官员因“内幕交易”罪名同时被检察机关起诉。

北京日报新媒体“长安街知事”7月5日消息,河北省邯郸市人民检察院当日指控:中国证监会原副主席姚刚利用其在履职中获悉的内幕信息,进行相关股票内幕交易,获取非法利益。

福建省厦门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安徽原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陈树隆作为相关股票内幕信息知情人员,在内幕信息尚未公开前买入该股票,并向他人泄露该信息。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作为证监会的元老级人物,姚刚掌控A股市场IPO发审大权长达13年之久,一度被业内戏称为“发审皇帝”。他自2002年起担任发行监管部主任这一要职,2008年升任证监会副主席后,依然分管发行监管部。

证监会原副主席姚刚

去年7月姚刚被“双开”,中纪委指出他搞政治攀附,政治规矩意识淡漠,破坏资本市场秩序和证券监管部门政治生态。

姚刚攀附的对象,就是他的山西老乡的令计划,他也是“西山会”的成员。此前有媒体公开报道称,令计划胞弟令完成投资的6个创业板公司,均在姚刚治下通过发行审核。进而,令完成控制的私募基金汇金立方成为最大的受益者之一——其投资过的7家公司均快速在A股上市,其中6家都在创业板。

此外,姚刚的“朋友圈”中也有多人落马,包括两名前下属——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局长李量,发行部三处处长刘书帆。刘书帆在接受调查时供述,他帮助上市公司通过定增审核、获取内幕消息进行股市交易,获得贿款和股市收益上千万元。

另一位涉嫌内幕交易的“股神”是陈树隆,他毕业于安徽财贸学院,到党政机关任职前,长期在安徽的国有金融证券企业担任一把手,对这一领域非常熟悉。

接触过陈树隆的一名商人说,陈对金融和股市极有兴趣:“政府开会时,他说着说着就说到炒股的事情上面了。外地的什么副市长来他不一定见,你要说是哪个公司的老总来,他更有兴趣。想和他谈得来,你就和他聊股票。”

陈树隆之所以能从股市获得巨额利润,并非由于他真的是股市奇才,而是得益于权力。

中纪委专题片《巡视利剑》介绍,陈树隆投入股市的第一桶金,就是通过权钱交易得来的。1994年到1998年,他担任安徽国债服务中心主任期间,利用职权为私营企业主施永炒作期货、拆借资金提供帮助,为对方带来了巨大利益,然后向对方索取回报。

此后,陈树隆利用自己在股票、期货交易方面的专长,表面上打着招商引资、金融创新的幌子,然后给他选中的上市公司或私营企业大量的政策优惠、财政扶持,在背后利用职权购买原始股、炒作股票,以获取暴利。

例如他担任芜湖市委书记期间,在推动芜湖市某国有企业资产重组过程中,就违规购买大量股票,获利数千万元。

此外,陈树隆还发动自己的亲属,让弟弟、侄女帮他担任操盘手,他自己藏身幕后指挥下单。除了炒股,他还为一些企业老板办事,然后以亲戚的名义入股这些老板的项目,从中分红。

一名涉陈树隆案的私企老板说:“涉及到一些审批,对他来讲是举手之劳,对我们来说要用金钱来衡量,我认为至少有几百万的帮助。他说这些事情你不用客气,一些股份跟投资的事情你就找我弟弟就行了。我心知肚明就行了,就不用点破了这些事。”

“权力应该是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因为有权了这些信息自然不自然就泄露到你这边来了。”陈树隆坦言。

长安街知事注意到,在检察机关的通报中,有一点特别之处,即姚刚与陈树隆的案件是由最高检指定相关公安部门侦查终结后,再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同样在今天,中央巡视组原副部级巡视专员张化为因受贿罪被起诉,上海人民检察院原检察长陈旭一审过堂,被控受贿7423万。

张化为和陈旭,一个曾是执纪者,一个曾是执法者,但都突破了纪律和法律底线。

张化为曾任中纪委第五室主任、中央组织部第一企业金融巡视组副组长、副部级巡视专员,在中纪委工作多年。据《瞭望周刊》报道,他曾参与湛江特大走私案、成克杰案的侦办,是成克杰案专案组成员之一。

2015年4月,张化为还就“专项问题是怎样精准发现的”接受媒体采访,当时他谈到,要在有限的时间里精准发现更多问题,高质量完成专项巡视任务,就要带着具体问题下去,决不能打无准备之仗,然后深挖细查,着力发现问题线索。

然而,最终是他自己的问题就是被“精准发现”的。

陈旭长期在上海政法系统工作,2008年起任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中纪委通报,他违规干预和插手司法活动,大搞以案谋私,严重损害司法公信力,对抗组织审查,长期搞迷信活动。

陈旭受审

去年9月,“砥砺奋进的五年”大型成就展展出了陈旭写的一份忏悔书。他说:我奉从一个信条,就是做人要会工作、会生活,即所谓的潇洒。

“我说的会生活就是追求时尚,及时享乐。就是流行什么、我跟什么、玩什么。喝酒要喝茅台酒,还要喝得出年份;红酒要喝法国三大酒庄的,还要品得出什么牌子;还沾上了抽雪茄的嗜好;社会上时兴打高尔夫球,我2005年就开始学打高尔夫球,都是高消费的生活。有人说我老克勒(上海话,即上了年纪的,生活有品位、有情调的人),我还引以为荣。”

陈旭的忏悔书

明明是党的领导干部,却偏偏以当“股神”“老克勒”为荣,以至于忘却初心、走上歧途,这样的蜕变过程发人深省。

分享到
来源:微信公号长安街知事 | 责任编辑:周远方
专题 > 依法治国
依法治国
小编最近文章
阴谋恐袭伊朗“流亡议会”?伊外交官在欧洲被捕
美商务部长去年做空5只股票 有些事就怕一扒到底
中国私营炼厂不买了 四艘超级油轮在海上徘徊两个月
以总理:伊朗队阻止了C罗,伊朗街头抗议中表现出同样的勇气
当苏制装备遇到大胆女记者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