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辽宁新政支持老年人才创业 媒体:日本新创业者三分之一是老年人

2018-07-11 07:50:47

总人口4300余万人,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近900万,占比超过20%,“年迈”的辽宁如何激发新的社会活力?

近日,辽宁省人民政府印发《辽宁省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阐明规划期内全省人口的发展变化趋势、主要目标和工作任务。

面对愈发严重的老龄化社会,《通知》明确,将开发老年人力资源。充分发挥老年人参与经济社会活动的主观能动性和积极作用。实施渐进式延迟退休政策,逐步完善职工退休年龄政策,有效挖掘开发老年人力资源,建立老年人才信息库。大力发展老年教育培训,支持老年人才自主创业,鼓励专业技术领域人才延长工作年限。

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超两成

除了跳广场舞或是帮助子女带孩子,对于老年人来说,还有一种新的选择:继续发挥余热,创业当老板。

辽宁省政府在《通知》中提出,大力发展老年教育培训,支持老年人才自主创业,鼓励专业技术领域人才延长工作年限。

人口结构与经济增长密切相关,对于老工业基地辽宁省而言,面临的人口老龄化形势更为严峻。

《通知》预计,2016至2030年全省人口老龄化将加速发展,高龄化趋势明显,劳动年龄人口比重下降,客观上将降低经济潜在增长率,减弱人口红利,加大养老、医疗等社会保障和养老服务体系等公共服务压力。

为此,辽宁省部署“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工作,包括完善社会保障制度,健全养老服务体系,开发老年人力资源。

对此,辽宁省一位即将退休的技术人员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爱人是医生,在医护行业,退休后继续工作比较常见,身边就有80多岁的老医生仍在上班。有技术的老人很吃香,基本上都会被企业返聘或者很容易在社会上找到一份工作,很少有技术的老人会闲在家。

“退休之后再出去做点事,改善生活质量,是比较现实的。”该技术人员说,但如果让老年人再拿资金去自主创业可能有点难,毕竟创业的风险和压力都较大,老年人精力也不如年轻人。当然,也得看具体出台什么鼓励政策。

老年人创业并不新鲜

“手里有些闲钱,想找一个适合老年人创业的项目。”在网上很多论坛里面都能找到类似的帖子,而推荐适合老年人创业的项目同样是琳琅满目。

有人认为,创业是适合年轻人做的事情。但近年来,老年人创业的案例也并不稀奇。

在老年人创业的案例中,褚时健无疑是最为成功的典型。七旬高龄的褚老没有选择在家安度晚年,而是与妻子承包山林种橙,花了十年时间让“褚橙”从云南红到北京。

同样在退休年龄选择创业的还有解培惠。1956年,解培惠考入云南大学生物系。毕业后,先分配到昆明农林学院(现云南农大)植物保护系任教,后又被调往德宏从事热带作物研究。1992年正式退休的解培惠选择创业,到金沙江干热河谷去种树。如今的他,早已成为了中国“辣木之父”。

实际上,在百度搜索栏目中输入“老年人创业”等关键词,就能找出大量老人创业的成功案例。可以想象,那些正在创业路上的老年人可能就更多了,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潮流下,老年人创业似乎已并不新奇了。

对此,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原党组成员、副主任、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阎青春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积极应对老龄化的三个要素是保障、健康、参与,老年人的社会参与,在整个养老领域是第一位的,特别是从积极应对的角度出发,一定要强调老年人在经济社会中的重要作用。

与此同时,和年轻人相比,老年人在创业的过程中,也具有自身的特点和优势。

“老年人创业和年轻人相比肯定不是等同的概念,但确实有他自身的优势,有丰富的社会经验,创业会采取更加稳妥、实际的办法,创业选择等也会更实在。”阎青春说,老年人通过创业是了解社会、奉献社会的过程,可以让老年人对生活更加充满信心。

发达国家鼓励老年人创业

按照联合国标准,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重超过7%时被视为“老龄化社会”,超过14%时为“老龄社会”,超过20%时则为“超老龄社会”。很多国家都在面临老龄化社会加剧的困扰。

2017年9月,人民网刊登了一篇文章《退休后的中、美、日老年人都在干什么?》。文章称,在发达国家,老年人的生活也可以十分精彩,主要有志愿服务、创业、再就业三种选择。其中,日本经济产业省下属的中小企业厅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2015年,日本新创业人群中,约1/3是6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30年前这个数字只是8%

2018年4月,据日本总务省发布的统计数据,截至去年10月1日,日本人口总数为1.267亿人,同比减少了22.7万人,已经是连续7年减少。而65岁以上老人同比增加了56.1万人,达到了3515.2万人,在总人口中的比例也达到了历史最高的27.7%。

为了应对老龄化加剧带来的劳动力不足等问题,日本也在大力鼓励老年人再就业或创业,比如为鼓励老年人创业,日本专门设立了“创业辅助金”。

同样面临人口老龄化的还有韩国,其老年人创业也较为活跃。

2017年9月,韩国行政安全部发布数据显示,截至上年底,韩国总人口为5175.4万人,其中65岁以上的人口为725.7万人,占总人口比重为14.02%。

然而,来自韩国统计部门的数据显示,2017年韩国20~29岁的经济活动人口为406.3万人,同比持平,而60岁以上经济活动人口猛增至421万人,首次超过前者。

与日本老年人的创业相比,韩国老年人创业就显得比较无奈。此前,北京大学人口所教授穆光宗在一篇公开发表的文章中介绍,据统计,韩国60岁以上老年人平均每月领取的养老金约合2000元人民币,还不到最低生活标准的1/3,成为发达国家中老年贫困问题最严重的国家。

阎青春说,在发达国家,老年人创业是非常普遍的现象,但从日韩两国老年人创业的情况看,存在明显差异,这与社会发展的文明程度和社会对老年人的保障有关。

阎青春认为,随着社会老龄化加剧,劳动力日益减少,鼓励老年人才创业的方法给发掘老年人力资源提供了参考,应学习其他国家经验,加大鼓励老年人才创业。

“我们国家对老年人的保障,保障水平还是比较低,特别是农村老人。”阎青春说,仍需要不断提高老年人的保障范围和水平。

部分网友评论

谁为大城市养老?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收入水平高伴随而生的老龄化和少子化,已非辽宁或东北地区一家的“门前雪”。

不仅许多中国城市正在“老去”,这也被看作世界普遍趋势,其中缘由众多。

一方面,人口健康水平不断提高,平均寿命延长。数据显示,早在2014年末,上海的人均期望寿命已经达到了82.29岁。

另一方面,除了人们观念的变化,生育成本和抚养成本“也已经上升成为人们不愿多生孩子的重要原因”。

在近日美国最大房产平台Zillow发布的研究报告中显示,房价平均每上升10%,生育率就下降1.5%。且在洛杉矶、西雅图、纽约等大城市,高房价对生育率的影响表现得更加明显。

无论是6月29日,正式向全社会征求意见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中,引人瞩目的“增加子女教育支出、继续教育支出、住房贷款利息和住房租金等专项附加扣除”,还是《辽宁省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中奖励二孩生育的政策,都直击此痛点。

然而,鼓励生育以缓解老龄化困境,有难以避免的滞后性。那么在新生人口成长之前,究竟谁来为城市“养老”呢?

通过城市的扩容,引入更为年轻的人口,以此缓解人口老龄化问题,增强城市竞争力,开始成为学界和城市的共识。这可能也正是西安、武汉等各大城市,从去年开始大力推行人才新政、吸引人才落户的动机之一。

但对于东北等人口流出地来讲,养老金入不敷出的问题,就只能通过推迟退休年龄、在全国范围内逐步推行养老体系一体化来暂时缓解。

在辽宁的《规划》中,实施渐进式延迟退休政策、逐步完善职工退休年龄政策、有效挖掘开发老年人力资源、鼓励老年人自主创业等政策皆源于此。

而全国自7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关于建立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的通知》,要求各城市将上解部分的养老保险基金交到中央。再由中央统一调剂,拨付给亏空较大的地方,也同样是针对上述问题。

附:《辽宁省人口发展规划》部分内容

日前,辽宁省政府印发《辽宁省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提出人口问题是辽宁全省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的长期性、全局性和战略性问题,并提出到2020年,全面两孩政策效应充分发挥、生育水平稳步提高的目标。

《规划》提出,要“开发老年人力资源”,实施渐进式延迟退休政策,逐步完善职工退休年龄政策,有效挖掘开发老年人力资源,建立老年人才信息库。大力发展老年教育培训,支持老年人才自主创业,鼓励专业技术领域人才延长工作年限。

该规划出台的背景是,进入21世纪以来,辽宁省人口发展内在动力和外部条件发生显著改变,人口结构非均衡性问题日益凸显,这些变化对人口长期安全和经济社会发展带来挑战。

当前辽宁省的人口现状是,2015年常住人口4382.4万人,比2000年增长4.78%。2015年,15至59岁劳动年龄人口为3024万,比2000年增长2.3%;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比为20.6%;0至14岁人口占比为10.4%;出生人口性别比降至105.88,进入合理区间。2015年人均预期寿命78.9岁,比2000年提高5.4岁。劳动年龄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10.5年,比2000年提高1.5年。

而辽宁省的人口挑战突出表现为保持人口适度规模的难度加大、应对人口结构变化的任务艰巨等。随着育龄妇女数量减少、生育年龄后移及人口老龄化加剧,尽管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后总和生育率在一定时期内将有所上升,但提升到人口世代更替生育水平的难度很大。2016至2030年辽宁全省人口老龄化将加速发展,高龄化趋势明显,劳动年龄人口比重下降,客观上将降低经济潜在增长率,减弱人口红利,加大养老、医疗等社会保障和养老服务体系等公共服务压力。

《规划》要求,到2020年,辽宁总和生育率稳步提升,人口总量保持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相适应的合理规模;2030年,总和生育率提升到人口世代更替的水平,人口总量保持与辽宁老工业基地全面振兴相适应的合理规模。同时,人口红利完成从数量型向质量型的转变,保障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有效劳动力供给。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能力得到显著提升。严重少子化问题得到初步缓解。出生人口性别比保持在合理区间。

《规划》提出,要有效落实全面两孩政策,完善全面两孩配套政策。坚持党政一把手亲自抓、负总责,落实计划生育目标管理责任制。改革完善计划生育服务管理,实行生育登记服务,对生育两个孩子以内(含两个)的不实行审批,由家庭自主安排生育,推行网上办事,进一步简政便民。开展全面两孩政策实施重大意义宣传,努力营造积极生育两孩的良好舆论氛围。加强全面两孩政策实施问题和措施的研究,做好政策效果评估,不断完善计划生育政策。

具体而言,全面两孩的配套政策包括:建立完善包括生育支持、幼儿养育等全面两孩配套政策。完善生育家庭税收、教育、社会保障、住房等政策,探索对生育二孩的家庭给予更多奖励政策,减轻生养子女负担;推进生育保险和基本医疗保险合并实施,确保职工生育期间的生育保险待遇不变;完善计划生育奖励假制度和配偶陪产假制度。鼓励雇主为孕期和哺乳期妇女提供灵活工作时间安排及必要的便利条件,支持妇女生育后重返工作岗位。对全面两孩政策实施前独生子女家庭和农村计划生育双女家庭,符合条件的继续实行现行各项奖励扶助政策。

分享到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 责任编辑:吴娅坤
专题 > 养老与社保
养老与社保
小编最近文章
董明珠也成“野蛮人”?
《科学》揭露美国医药审查黑幕 或许证实了你的猜想
印度遭遇银行坏账危机
美芯片巨头被裁定在华禁产禁售 领跌美科技股
说棚改货币化是高房价元凶,大家都错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