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山东党报批公路像过山车:20多分钟限速值从40到80切换7次

2018-07-15 16:35:40

据山东省委机关报《大众日报》微信公众号7月15日报道,同一条道路,一会儿限速80公里/小时,一会儿时速限值就变成了70公里、60公里、40公里。近日,山东张先生向本报编辑部反映,短短一条一百多公里长的潍高路,限速不停地切换,这到底是咋回事?

20多分钟限速值切换了7次

本文图片均自山东大众报业旗下微信公众号“基层大众”

7月10日,蒙蒙细雨中,记者乘坐长途汽车、出租车、私家车等交通工具,在潍高路(潍坊-寿光-广饶-博兴段)进行了体验。

从山东潍坊市安顺路进入潍高路,就有醒目的“全程监控”标识,限速值规定是小车80公里/小时、大车60公里/小时。一直到进入寿光市区,记者发现了三四处限速标识,有两处地段限速值是40公里/小时。

据长途汽车司机介绍,这一段道路车辆很多,客车根本跑不到限速值。“公司对我们司机有要求,时速不能超过70公里。”

但是,通行过寿光城区后,限速标识逐渐密集起来。

山东寿光市出租车司机李君(化名)告诉记者,潍高路在寿光至广饶路段,速度设置值都比较低。“我对寿光当地限速情况比较熟,但去外地,比如一进入广饶县大王镇地界,就有好几个测速仪,经常在那儿违章。”

从广饶到博兴路段,记者搭上了李英(化名)的私家车,以平均50多公里/小时的速度行驶,导航不停地提醒前方有限速违章拍照。

当天下午3点左右,李英的私家车相继驶过民安路路口、花园路路口、西外环路、安德村附近、马庄附近、店子镇路口、董官庄村附近等,限速值不停地在80公里/小时、60公里/小时、40公里/小时之间切换。尤其是当车辆行驶到董官庄村附近时,前一分钟限速值是70公里/小时,后一分钟就变成了60公里/小时,几分钟后又变成了40公里/小时

记者调查后发现,潍高路小车限速80公里/小时的标识,是道路建设时设置的,其他限速标识大都是根据周边环境添加的,比如附近有村庄就会限速60公里/小时,有学校就会限速40公里/小时。

路越来越宽,回家用时却多了

如今的潍高路,已由省道改为国道,在寿光段也由“穿城”而过改为“绕城”通行,主要目的是为了缓解穿城路段的交通压力。

今年52岁的王克成,是一名寿光至潍坊的长途客车司机,在他看来,交通安全主要还是看司机。他说:“只要自己注意力集中了,开快点开慢点问题不大。发生交通事故,十有八九都是司机精力不集中。”

相比客车,限速对货车司机的影响更大。昌邑某物流公司的赵师傅告诉记者,自己已经开了10多年货车了,因为重视安全,不反对设置限速,但是设计时速七八十公里的道路,稍好一点的地方就限速五六十公里,差一点的地方限速40公里/小时,这就有些过分了。“那些‘突然’的限速毫无预警,驾驶员降速完全来不及,很容易超速。

在广饶县农村居住的李英,对于周边国省道、乡村公路限速深有感触。他说,在潍高路广饶义乌小商品城附近,前几年限速40公里/小时,不少人超速后反映限速太低,如今改成了限速60公里/小时。“我们开车,大都按照导航来走,但现在导航与实际限速标识不一致的情况也时有发生,让人摸不着头脑。”

“道路附近有村庄、学校,限速是好事,但现在看不清楚路边的限速标识,随便一脚油门下去,就会超速被扣分、罚款。”李英说,自己有一个朋友开车,一个月就被扣了36分,都是限速40公里/小时的路段,一脚油门下去就超速50%多了。“现在公路这么宽,有时候人比较少,一不小心就超速了。”

一位在外地工作的潍坊人表示,自己经常走潍高路回家,“过去回家一个多小时,现在需要2个多小时。路程还是那么远,道路也越来越宽阔,回家的时间却增加了,这通行效率怎么下降了呢?”

需综合考虑“通行效率”

此前,山东部分高速公路限速“忽高忽低”,曾经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对此,山东相关部门已开始对高速公路限速值过低、忽高忽低问题开展专项排查,并对国省道、城市道路测速抓拍设备进行全面排查。

而相对于高速公路而言,国省道、城市道路情况更加复杂。一方面,国道、省道周边城镇密集、人口众多;另一方面,国道、省道快慢车混合行驶,如何设置道路限速值才能更加合理呢?

山东大学交通规划设计研究中心主任张汝华表示,有统计数据表明,“车辆速度越高,安全隐患越大。但是,在同一环境下,道路有一个最佳通行速度,有一个效率原则。”

他认为,道路限速值的设置,需要有一致性、稳定性。“在道路差别不大的情况下,按照周边环境如果限速值有较大跳跃性,我们可以取一个折中的限速值。一旦科学论证确定后,限速值就应该稳定下来,让大家逐步适应。如果有变化,也应该提前告知,留有缓冲的时间。突如其来的限速,会让司机无所适从,也会产生新的安全隐患。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如今的道路两旁,大都是密集的绿化带,司机视野受到较大限制,周边的村庄、学校路口很难提前发现,限速就显得杂乱无章,“忽高忽低”,让人有非常突兀的感觉。

张汝华认为:“限速是需要综合解决的,安全是最低标准,还涉及环境等多方面因素。有的道路两侧绿化‘误入歧途’,种植的树木密不透风,这本身就会产生安全隐患。道路的通透性、司机的安全视野必须有保障。”

(作者 王红军)

分享到
来源:微信公众号“大众日报” | 责任编辑:童黎
小编最近文章
中国黑客干涉柬埔寨大选?外交部回应
机组吸烟误操作致飞机急降25000英尺?国航:在调查
首次!中国内地挤进2018全球创新榜前20
泰国被困18天少年全部获救!用了这神器吗?
伊朗网红上传跳舞视频被捕,姑娘们“反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