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北京一老牌国际学校欠薪停课 朝阳区教委接管并偿还教师工资

2018-10-01 10:35:44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10月1日报道,新加坡人开办的北京BISS国际学校最近因财务危机,拖欠外籍教师工资300余万,引发教师罢工停课,面临倒闭厄运。目前北京市教委已介入接管该校,并开始部分偿还教师欠款。

9月28日,该校校长埃普林(Randal Eplin)会见北京市政府和朝阳区教育委员会相关人士后,隔天薪资汇入部分教师账户。

稍早前据多家媒体称,截止目前学校实际控制人陈国强(Elvis Tan)仍未现身;校长埃普林此前也对陈国强能否付清欠款表示不乐观,他认为自己只负责经营,资金问题不是他的职责所在。

北京BISS国际学校创建于1994年,隶属于新加坡 ISS国际教育集团,目前只招收外籍学生。BISS是北京最早成立国际学校之一,一年学费高达20万元。目前约有100名、年龄介于4至17岁的学生;该校一度学生人数约达300名。

BISS北京国际学校卷入欠薪风波,引发教师罢工,超过30名家长昨天到学校要求校方给交代。图片来自新加坡联合早报

学校欠薪300余万 朝阳区教委介入

联合早报援引《海峡时报星期刊》9月30日消息称,校长埃普林于9月28日会见北京市政府及学校所在地朝阳区的教育委员会相关人员后,隔天薪资汇入部分教师的账户。

会见后,埃普林发信息给该校前职员,表示北京市教委官员承诺支持学校继续经营下去,“他们(官方)接管了BISS。他们也告诉我,他们想让BISS持续开门,并希望学校继续坚持下去。”

埃普林还透露,官方询问了学校拖欠离职和现任职员薪资的情况,“我已经获得继续进行的绿灯,学校会在十一黄金周后的10月8日重开。”

新加坡《海峡时报》引述家长的话称,北京官方介入或旨在“维持稳定”。在政府介入接管学校前,曾有家长在校内聚集要求学校说明是否将继续开门,并要求与政府官员会面。

一名家长周静(音译)表示,事件的最新发展令家长出乎意料,“政府将这个紧急计划作为最后手段,允许学校继续运作,尽量减少对BISS学生的影响”,她认为再找到更长远的解决方案之前,这一举措为该校校务提供稳定。

另据界面新闻9月29日消息,学校家长委员会在收到学校因财政危机而停课的消息后,开始联系北京市朝阳区教委反映问题。

家长在微信群中接到的停课通知:BISS国际学校通知9月21日、9月25日停课,并承认正在面临财政问题,表示停课期间商务办公室将与学校所有者共同解决这一挑战。图片来自界面

一学生家长莫丽(化名)表示,28日她从学校会计处得知学校欠款达到310万元。唯一让她稍微放心的是,朝阳区教委负责人当场向家长承诺将保证学校教学稳定。另一名家长伊莎(化名)也表示,她和莫丽都在29日凌晨接到家长委员会通过微信群发来的消息:朝阳区教委将接管BISS国际学校,为学校老师发十月份工资,但并不负责十月份以前的工资。

截至29日,根据受访家长及老师消息,学校只有部分资金到账用于支付校车的工资,教师工资仍未支付。学校值班室的一名保安称,他是学校外包的保安服务公司雇员,工作一个半月也并未拿到工资。

《海峡时报》称,有不具名的外籍教师披露,部分职员的旅行津贴和奖金仍被拖欠,一些离职教师也透露仍被欠薪。学校目前各类财务归还的状况,对教职工的透明度仍非常有限。

另据财新网9月29日消息,老师们通过校长得到陈国强的唯一回复是“We’re working on it(我们正在努力解决)”。新京报也称,在学校与北京市教委多次接触中,陈国强均未现身;校长埃普林对陈国强能否付清欠款表示不乐观,他认为自己只负责经营,资金问题不是他的职责所在。

BISS未给学生注册学籍 新加坡ISS似撇清关系

据联合早报9月26日报道,一名BISS前教师员工称,埃普林9月25日会见家长和教师时表示,学校负责人陈国强截至24日还未支付拖欠工资。由于教师已表明,如果收不到拖欠薪金将不会回学校教课,这意味着学校无法如期复课。

一名不愿具名的家长称,很多家长已经报警,北京市教委25日也已介入并联系上陈国强。陈国强承诺,将在9月28日下午5时前付清欠款。

但这位家长无奈地表示,目前不是招生季,大多数学校学位已满,这个时候要转校非常困难。

她还气愤地说:“新学年的学费我们今年4月都交上去了,全校学生交了3000多万,请问这都去哪儿了?教师的工资为什么还不发?”

“我们要求教委成立工作小组进驻BISS,必须要陈国强把资金弄回来,否则就是涉嫌诈骗。”

截至25日晚,校方已经通知教师回校上课,但由于欠薪问题仍未解决,教师们是否同意复课仍未可知。

有知情人士称,学校可能面临关闭的厄运,校方已私下建议教师到他处另谋高就。

除了欠薪,还有教师透露,BISS也没有给学生注册学籍,这可能影响学生日后申请转入其他学校。多数家长之前并不知道此事,感到震惊愤怒。

北京BISS国际学校是在1994年由其姐妹学校ISS新加坡国际学校创办。ISS教育集团由新加坡前高级政务次长、惹兰勿刹区前国会议员陈志成在1981年创办;BISS则由其女儿陈雯仪(音译,Chan Mun-E)打理。陈雯仪也是ISS副总裁,陈国强则是陈雯仪的丈夫。

但据联合早报9月26日称,ISS新加坡国际学校表示,五年前已停止经营BISS。ISS似乎与BISS撇清关系,网站已删除所有关于BISS的内容,9月12日更新的行政组织架构图中,陈雯仪的头衔已从“副总裁,BISS”,改为“副总裁”。在ISS学校历史页面上,原本提到ISS教育集团“也包括BISS北京国际学校”的内容,如今也已被删除。

北京BISS国际学校

学校招生不足运营不善 教师纷纷离职

据界面新闻9月29日称,BISS小学教师盖尔(化名)表示,她在今年七月底来到该校工作,学校应支付给外籍教师的平均工资是每个月2.5万元,以及每位教师从国外来学校工作的机票、医疗保险等。然而至今新来的老师们都没有拿到工资、机票费用、医疗保险。盖尔说:“我从新西兰来到中国工作已经两个月了,自己花了大概9000元购买机票,还要付房租、生活。”

盖尔也坦承,工资拖欠导致教师们工作状态变差,教学质量也受到了影响。该校学生家长莫丽表示,小学一年级、二年级的课程内容质量明显下降。“学生应该有音乐、体育、美术、中文、科学探索各种课程,但是我发现上课不是那么正常,中午去学校发现孩子在看电影,下午去还在看,孩子也说上下午都在看电影。”

BISS国际学校的资金危机很可能是由于运营不善。据《联合早报》报道,BISS学校校长埃普林透露资金危机的原因是外派到北京的外籍人士近年变少,以及前任校长过度挥霍。报道中埃普林提到,全校学生人数从四年前的315人逐年递减至现在的110人,他估计学校正常运转需要至少170名学生。

高三学校李想(化名)表示,目前BISS国际学校的学生流动性很大,而高三年级一共只有八个学生。学校实行的是IB课程体系需要选课走班,李想说:“每次上课一个老师教四个学生算是多的,整个教室只有一两个人很正常。”

一名有意向投资接管BISS国际学校的风投基金投资人曹与(化名)表示,这座国际学校的招生确实面临困难:“据我了解教委应该给BISS批了400个学位,要想运行起来,学校至少要招到200个学生,但他们根本招不满。”

曹与认为,国际学校按照规定只能招收外籍学生,但北京市对国际学校需求更强烈的是那些没有北京户口、计划送孩子出国的中国家庭。他说:“现在市场环境变了,BISS学校不是没有努力运营,只是按照现在的运营模式,谁接盘都是死。”

尽管招生、运营面临问题,但曹与透露,由于国际学校的相关资质越来越难获批,所以BISS国际学校的资质成为吸引投资人的重要因素。他表示,目前已有不少投资人看上了这家深陷资金危机的学校,正在与北京市朝阳区教委接触,试图提出新的运营方案接盘。

据悉,盖尔老师已经放弃了继续工作的念头,“现在我不得不考虑换工作,这里的未来看起来没有什么希望。”和她一样萌生离职想法的老师不在少数,尹莎发现9月26日起就已经有老师陆续离职。李想也称,一些学生也已经转学离开,剩下的学生、家长还在观望。

9月29日至10月7日,BISS国际学校宣布十一放假。10月8日开学后,这座学校能否正常运营成为家长关注的焦点。“去了没有老师怎么办?目前不知道能不能开学,这都是未知数。”尹莎说,“正常上课”成为她现在最期待看到的通知。

朱敏洁

朱敏洁

观网编辑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朱敏洁
专题 > 中西教育
中西教育
小编最近文章
用数据说话:进博会的大背景
北京一老牌国际学校欠薪停课 区教委接管并偿还部分工资
这个国家级贫困区罕见逆向申报“撤区设市”,怎么回事?
啥,洪水涨上来了?
没有滴滴的第一夜,什么样?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