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2017乒超联赛开赛在即 总冠名权依然无人问津

2017-10-31 10:31:42

曾几何时,中国乒协信心满满地表态:要把中国乒超打造成NBA那样具有全球影响力的顶级职业赛事,然而现实是残酷的:2015赛季,乒超联赛权益打包后,在产权交易中心起价3000万,结果无人问津。

马龙参加2016乒超联赛男子团体赛。东方IC 资料

2016赛季,联赛总冠名又是“裸奔”。

今年情况如何呢?据北京晚报10月31日报道,31日就要开打的乒超联赛,总冠名仍旧空缺。拥有全世界最出色的球员群体,核心明星又吸引着数以万计的迷妹,乒超的商业价值为什么偏偏得不到市场的认可?

今年乒超很仓促

由于今年联赛准备时间仓促,在距离新赛季乒超开始还有不到一周时,乒超联赛的运动员摘牌交流会才刚结束。相比上赛季,这项安排与开赛时间的间距一下子缩短了20天以上。

这不仅大大压缩了各个俱乐部沟通合练的时间,也影响了各俱乐部宣传推广的安排。

据了解,个别俱乐部的主场到现在还处于不确定状态,这甚至可能影响到首轮比赛的安排。

一位乒乓圈资深人士透露,因为主场确定方面的困难,当初俱乐部和乒协讨论时,曾有俱乐部提出过前两轮联赛打赛会制。

女球迷力挺马龙。图自 东方IC

据悉,新赛季乒超联赛将采用主客场双循环,不再像以往还有一个类似“季后赛”的设置环节。

男团将于31日开战,女团首轮放在11月1日。然而,男团和女团第二轮比赛却均在21天后,这是由于国家队要征战德国和瑞典两站巡回赛,因此乒超联赛在赛程上作出了让步。

不过,随后的第三轮又与第二轮间隔14天,第四轮与第三轮间隔4天,第五轮与第四轮间隔10天……

在今年张继科确定不参加乒超联赛,乒超限制外援的情况下,这种赛程安排对于联赛的票务推广非常不利,“因为谁记得住啊!”

那位资深人士说,“不会出现有一年一个能坐万人的体育馆只有一个老人看球的尴尬吧?”

今年与乒超同期的CBA、WCBA和中国排球联赛都在进行中,与这些职业联赛相比,乒超处于明显弱势,没有票房,没有宣传,那么赞助商和俱乐部的利益无疑将蒙受巨大损失。

丁宁在2016年的乒超联赛中。视觉中国 资料

俱乐部话语权有限

既然国家队比赛那么繁忙,为何还非要这么仓促地举办联赛?“不办联赛,怎么养国家队的队员?”还是那位资深人士解释。

“国家队队员的身份只是一个荣誉,而球员的工资、奖金均来自地方队,他们除了参加国际比赛能赢取奖金外,平时并不从国家队开支。”

但仅靠这些收入很难留住国家队的中间层球员和年轻球员。为了不让这部分球员流失到海外,成为中国队未来的对手,就需要通过举办乒超联赛增加这些球员们的收入。

正是因为乒超联赛的这个功用,让国家队队员在联赛中拥有了更大的话语权。这一点突出体现在球员薪酬制度上。

中国乒协规定球员的基本薪金、每场的出场费和赢球奖的底数,而且还在赛季奖励方面给球员留下了与俱乐部谈判的余地,但却没有相应的规定球员出现哪些情形时,俱乐部可以拒付或克扣薪酬。

加之球员的人事关系都在各地方队,所以俱乐部在联赛中其实对球员没有太多的约束力。

“球员会跟老板谈涨薪。你不给涨?有愿意给涨的,球员就走了。”一位率队多年征战乒超的资深教练深感其中的痛苦,他说,“有的球员真不值那么多钱,但你还不能不给,结果弄得人特别纠结!”

据他介绍,如今联赛中,很多国家队的非核心主力球员,也能轻松拿到百万以上的年薪。

“基本工资不就是出场费吗?为什么还要再单给一笔?另外包括赢球奖在内,没听说过哪个项目的协会插手的,这个事情难道不该是各个俱乐部自己决定的吗?”

丁宁的后援会。

联赛应设置准入门槛

中国乒协给球员定工资下限,俱乐部有意见却没办法,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在于,在联赛管理设计上,俱乐部没有与中国乒协平等的话语权。

“能不能由乒超俱乐部一起成立一个联赛公司?”那位圈内人士说,“乒超联赛应该由政府主导,市场化运作,俱乐部参与,体育局管理。”

事实上,目前乒超联赛的6家俱乐部已经组建了一个俱乐部联盟,年年和乒协反映俱乐部遇到的各种问题,也提出了许多建议,“但基本都是白说!”那位资深教练说。

俱乐部出了钱,却没法团结在一起,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目前乒超男女十余家俱乐部中,有些俱乐部的运作更像是“个体户”,他们的利益与那些大俱乐部不一致:这部分俱乐部的“壳资源”掌握在个人手中。

每到联赛开赛前,个人拉来赞助,再从一些地方队谈来球员,刨去各项开支后,剩下的全归自己。因而这种俱乐部有一个特点,就是冠名商和运动员都在走马灯似的变换。

因为控制成本,他们不引进顶尖球员,所以这些俱乐部的比赛往往观赏性和激烈程度都一般。

“其实乒超联赛真正值得看的,就是8个人的球。”那位圈内人士说,“联赛俱乐部为此也应搞一个准入制度,没必要弄那么多队。”

在这个问题上,资本是更清醒的。它们追逐联赛中的球星和冠军球队,赞助不搞全包制。

斯帝卡北京体育用品有限公司总经理黄大伟表示,他们公司的策略就是赞助冠军队和明星球员,今年他们新赞助的两支女队中,一支是拥有奥运冠军丁宁的北京首钢女乒,另一支则是上届联赛冠军、拥有刘诗雯的武汉百分百。

而拥有樊振东的上届男团冠军八一大商队,从上赛季就是他们的合作对象。

中国乒协要保障国家队的利益,这无可厚非。但联赛毕竟还有其市场属性的一面,俱乐部就是市场属性的代表,如果无视俱乐部的合理需求与利益,那么联赛的含金量就很难上去。

从中国乒协放开服装赞助这件事上就应有所启迪。

2016赛季,乒协将包括服装赞助在内的部分商业权益下放给俱乐部,结果2010年才进入中国市场的瑞典乒乓球器材生产厂家斯帝卡,当年就与八一、山东鲁能等3家俱乐部、共5支乒超男女队签订了服装赞助协议。

由此不难看出,乒超其实并非没有商业吸引力,关键是摸准脉。

(记者 李远飞)

分享到
来源:北京晚报 | 责任编辑:黎娜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