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孙德刚:埃及西奈半岛为何沦为恐怖袭击的重灾区?

2017-11-25 10:42:25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孙德刚】

11月24日,埃及北西奈省首府阿里什市以西偏僻的阿贝德镇一座苏菲派清真寺发生严重恐怖袭击,现已造成235人死亡、130多人受伤。

这是一起经过周密计划的恐袭,恐怖分子选择星期五主麻日混入清真寺,在现场500名信徒当中先是引爆炸弹,接着扫射信徒,最后是袭击赶来的救护车,以增加伤亡人数,袭击后数名武装分子趁乱逃走。种种迹象表明,这起恐袭事件是自称“伊斯兰国西奈省”的“耶路撒冷支持者”所为。

尽管近年来“伊斯兰国”武装针对科普特人教堂和军警的袭击事件时有发生,但是针对清真寺的大规模恐袭尚属首次,其背后原因值得关注。

遇袭清真寺,图片来源:BBC

首先是“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失势后图谋在西奈半岛建立新的大本营。2017年以来,美国、伊拉克和联军艰难收复摩苏尔,将“伊斯兰国”绝大部分武装分子逐出伊拉克。

在叙利亚,美国支持下的、以库尔德人为主体的叙利亚民主军收复“伊斯兰国首都”拉卡,顺幼发拉底河南下;俄罗斯、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支持下的叙利亚政府军东进,收复“伊斯兰国”组织长期盘踞的代尔祖尔省,并跨过幼发拉底河进入河东地区,使“伊斯兰国”丧失了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立足之地。

近几年来,“伊斯兰国”积极寻找新的大本营,先后尝试过利比亚、阿富汗和埃及西奈半岛。2015年11月,美军对“伊斯兰国”在利比亚的高级头目纳比勒实施定点清除;2016年2月,美军对该组织在利比亚的另一名高级头目舒沙纳进行定点清除,并炸毁该组织训练营地;同年8月,美军第三次对利比亚境内“伊斯兰国”目标实施空袭,打死40多名极端分子,使“伊斯兰国”在利比亚建立大本营的美梦破灭。

同时,“伊斯兰国”东进阿富汗的图谋也遭受挫折。2016年,美国宣布,“伊斯兰国”组织在阿富汗及巴基斯坦分支头目哈菲兹·赛义德·汗死于无人机空袭。2017年,特朗普政府宣布对阿富汗增兵4000人,并于今年4月在阿富汗首次使用最大非核武炸弹——炸弹之母(GBU-43),炸死36名“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在“西进”和“东进”均遭受重创的情况下,“伊斯兰国”组织开始将重点转向埃及西奈半岛,这里是反恐防线的薄弱地区,被称为“柔软的下腹部”。

其次,西奈半岛具备“伊斯兰国”滋生的土壤。西奈位于埃及领土的亚洲部分,在埃及经济发展中长期被边缘化,部落、教派构成复杂,当地民众对埃及政府的政策颇为不满,有助于“伊斯兰国”寻找庇护所。

今年埃及成立反恐最高委员会后,在西奈半岛推行半军事化管理,执行特殊政策。在安全部队打击非法武装过程中,埃及出台的封锁和高压政策在维护西奈局势稳定方面起到一定作用,但同时也限制了当地部落与以色列开展经贸往来的机会,引起部分民众不满,为“伊斯兰国”所利用。

此次遭袭的阿贝德镇主体是萨瓦卡部落,属于苏菲派,被“伊斯兰国”组织视为“异端”;且受袭的苏菲派清真寺是西奈半岛苏菲派教士出生地。今年4月,“伊斯兰国”组织袭击埃及科普特人教堂,试图挑动穆斯林和基督徒的矛盾;如今“伊斯兰国”通过对苏菲派清真寺发动恐袭,图谋挑动伊斯兰教内部各教派的矛盾,从中渔利。

再次,埃及与以色列签订的戴维营协定限制了塞西政府在西奈半岛的反恐行动,有助于“伊斯兰国”浑水摸鱼。根据1979年埃及和以色列达成的《戴维营协定》,西奈半岛是“非军事化区域”——埃及对西奈半岛拥有主权,但只能部署750人左右军事力量,且埃及重型武器不得部署在西奈半岛,以避免对以色列构成威胁。这一规定严重限制了塞西政府在西奈半岛的反恐能力。

2014年,位于西奈半岛的“耶路撒冷支持者”宣布脱离“基地”组织,转而宣布效忠“伊斯兰国”,成立“伊斯兰国西奈省”,甚至于2015年10月在西奈半岛上空击落俄罗斯民航客机,造成224人死亡。

2016年8月,埃及军队击毙了“伊斯兰国西奈省”头目安萨里,该组织的报复行动也随之升级。在缺乏重型武器和大规模军事力量的情况下,埃及在西奈的反恐陷入被动。今年9月,埃及在西奈半岛的安全部队遭袭击,损失20多人。此次遭袭的阿贝德镇清真寺地处偏僻小镇,可谓鞭长莫及,政府更是疏于防范。

最后是埃及反恐机制化建设有待进一步加强。今年4月9日,埃及北部城市坦塔和亚历山大分别发生针对教堂的爆炸袭击,造成47人死亡、126人受伤。埃及随后宣布延长紧急状态,成立反恐最高委员会,并依法赋予政府足够的权限。

塞西政府根据法律和行政法规赋予的权利,采取半军事化管理,加大对国内重要基础设施的保护;加大对人群密集场所的动态监控、巡逻和排查力度;加强对重点地区、媒体和重点人物的监控和监视范围;对北西奈省的“伊斯兰国”分支机构采取持续高压政策;与国际社会加大反恐合作与情报交流。

但是埃及反恐效果乏善可陈。限于反恐资金和人员,塞西政府的反恐重点在首都开罗和亚历山大等大城市,未能做到全覆盖,西奈偏远地区无疑是反恐漏洞。

偏远的遇袭地点

总之,塞西政府要取得反恐胜利,必须标本兼治,内外联动。埃及人口9000多万,位居中东国家首位,尤其是30岁以下青年占人口比重高达70%。青年人员的就业问题和积重难返的社会问题,成为困扰塞西政府反恐机制化建设的挑战。

塞西总统提出“经济振兴计划”,推出产业园区,修建新苏伊士运河,建立开罗新城,以固定资产投资和基础设施建设等拉动经济增长,但对西奈的开发有待加强。

埃及投资环境未得到根本改善,吸引外资能力不强,社会管理还存在不少亟待解决的问题。经济社会矛盾的积重难返,在西奈地区尤为明显,为“伊斯兰国”组织与当地非法武装合流提供了土壤。国际社会在中东的反恐行动,必须尽快弥补西奈半岛这块短板。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孙德刚

孙德刚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所长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阿拉伯之冬
阿拉伯之冬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