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孙太一:和傅高义聊聊新加坡

2015-03-30 07:58:18

新加坡国父李光耀的国葬于29日举行,他的逝去让这几天的网络充斥着对于新加坡的评述。因为其颇富争议的政体和在东南亚一枝独秀的发展奇迹,这片弹丸之地一直是比较政治学的非典型案例。又因为李光耀时代下创造的新加坡在东南亚的独特地位,以及这个国家和中美之间特殊的暧昧联系,新加坡在国际关系领域一样非同小可。

常常会旁听到类似这样的对话:

A: 民主国家就是比非民主国家要好,经济会更发达(因为民主国家更有可能法制,保护私有财产,利于自由市场经济,刺激发展,等等)。

B: 那新加坡呢?(新加坡这个非民主国家不是发展得好好的,比非洲的民主国家好多了)

A:  新加坡也有选举也挺民主的吧。

B: 所以就和democratic peace理论一样(民主国家之间不会发生战争),经济好的国家、只要有选举就都算成民主国家,就好比只有不打仗的有选举的国家才是民主国家咯?

A: 新加坡是个例外。

……

新加坡从很多层面来讲确实是个例外。那么多东南亚国家里,新加坡是唯一一个华裔人口占多数的国家。这是一个城市国家,整个国家也就华盛顿特区三倍那么大。虽然华人占多数,但人口非常多元,包括马来人等很多其他民族的群体,好几种不同的方言同时存在于这方寸之地。

新加坡究竟是个什么政体?有人说这叫Soft Authoritarian(软极权), 有人说这叫Illiberal Democracy(非自由民主),或者Semi-democracy(半民主),还有像communitarian democracy等各种说法。我之前写过一篇介绍民主国家的不同形态、不同体系的文章,但新加坡还是很难用已有的常见类别来概括。这里有选举,却受到一个党派的控制。这里有反对党,但是这里的制度对反对党相当不利。这里有言论自由,但是基本有经济领域的局限性。

新加坡的总统是国家元首(head of the state),总理是政府负责人(head of the government)。Head of the state(以下用HS代指)与Head of the government(以下用HG代指)这两个概念在不同国家是不一样的。HS通常是仪式性的,代表这个国家的主权性。比如英国的HS就是女王。通常意义上,HS会在别的国家有重要人物访问的时候接见。HG呢,往往是整个国家的大总管,负责实际的政务,比如英国的首相。也有像美国这样HS和HG是同一个人的情况(都是总统)。

不过新加坡的HS与HG却是英国政体衍生出来的一个例外,总统是议会的头头,而总理却不是民选的。总统在与前任总理协商之后指定总理人选,而前任总理会是现任总理的导师、教练(其实李光耀去世之前基本就是保留李光耀在这个过程中的话语权)。

总统虽然是民选的,但除了没有特别多的权力之外,要参选也有各种各样的限制。比如必须45周岁以上,参选的时候不能是任何政党的成员,必须担任过三年以上的要职,比如政府高官,一亿美元以上资产企业的高管,出资其他行业的也都有具体的要求和限制,这里不赘述。还有一些基本的条件,比如必须是新加坡公民且居住超过10年,必须注册选举等等一系列条款。这些都加到一起后,你会发现,真正符合条件可以参选的没多少人。这也是为什么总统选举往往并不是非常激烈。

效仿英美,新加坡的选举系统是First Past the Post(FPTP)。这种选举方式,是赢者独大的。只要在任何一个选区成为多数,直接赢得整个选区。所以这对于长期执政的人民行动党来说,一直是相当有利的。

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细节就是预选的周期。我们都知道,美国2016年11月大选,现在才2015年的3月就已经有候选人宣布参选。这种超过一年多的预选周期能够让选民非常深入地了解每一位候选人,尤其是以前并不为人所知的候选人。2008年的时候,希拉里这样已经非常知名的民主党候选人几乎在整个竞选周期都是领先的,直到最后,奥巴马这个原来并不为人知的候选人才突然超越。而新加坡的预选周期则短得多,有的甚至从宣布要选举到选举结果出来才一周时间。这样的时间框架,很难让人了解名不见经传的新人,只有那些已经非常有影响的候选人(当然执政党推崇的会有压倒性的优势)才会被人了解、信任。这又是对执政党非常有利的规则。

新加坡算是把行政系统的奖惩做到极致了。高薪养廉的同时,任何腐败任何犯罪都会面临非常严厉的惩罚。福布斯最新的数据显示,新加坡总理的年收入是170万美元,与其他国家领导人的工资不是在同一个数量级上的(奥巴马40万,普京13.6万)。也就是说当公务员,不需要腐败就能发大财。

上周笔者拜访了傅高义,也谈到了行政中贿赂的问题。他跟我分享说,其实虽然graft和corruption都是腐败,但是我们要做一个区别。Graft是为了提高效率,越过一些因为官僚系统本身产生的制度阻碍,而通过一些“好处”去实现。这种资源再分配所实现的效率提升,是好处大于坏处的,尤其是在非常庞大的政府官僚系统中。而corruption则相反是为了私人利益,损害公共利益的,这是坏处大于好处的。而他的观察中国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前者。

其实新加坡的处理是为了避免后顾之忧,两者都一棒子打,保持政府的高度纯洁。但因为新加坡是一个城市,没有农村和落后地区的后顾之忧,所以这种方式一直保持了本有的高效管理。中国怎么借鉴,可能还得考虑国情,因地制宜。

新加坡的内政奇特,外交更是充满着“例外”。因为是这一地区唯一华人占多数的国家,存在于东南亚众多穆斯林国家之中,经济发达水平也明显高于其他周边地区;再加上李光耀一直以来充满吸引力的人格魅力,新加坡虽然人口面积都不多,却有着很大的话语权。比如美国,一有关于亚太地区尤其是跟东南亚相关的考量,就会和新加坡商量。

其实新加坡以及诸如巴西、英国等国家都在尝试同一个思路,也就是如何在自己实力并不非常强大的时候,在大国之间斡旋,增强自己的话语权与影响力。

上个月和巴西驻联合国大使在华盛顿交流的时候,他非常骄傲地提到巴西是屈指可数的几个与每一个联合国成员国家都有外交关系的国家,同时和巴勒斯坦、梵蒂冈也有外交关系。主持Rio系列的环境会议,筹办奥运会世界杯,包括主办金砖四国会议等等,都是希望提升巴西的国际影响力。巴西是民主国家,所以和西方世界关系不错。巴西同时也是发展中国家,所以和非西方国家的关系也非常不错,再加上身处拉丁美洲有独特的优势。中国因为大陆和台湾的博弈,以及对美国代表的西方世界存疑,使得中国往往已经扮演不了巴西这样的角色。

新加坡也一样,是发达的有选举的国家,却也是华人主导的东方文化下的“集权国家”,同样它也有东南亚的优势。英国最近让中国都有些出乎意料地加入亚投行其实也是想能效仿一下。这种四两拨千斤的做法,可以撬动很多本来这些国家国力并不能实现的影响力和话语权。

秦王嬴政当年也是高压的苛政、法制,加上很好处理了多国博弈,结果成功统一天下。但秦二世就衰或多或少也和制度本身的缺陷以及对执政者的依赖有所关联。李显龙显然还是一个非常能干的总理,新加坡暂时还不会像秦王朝一样。但是想效仿新加坡的国家们,还是需要进一步思考一下其在本地土壤上的兼容性和可持续性。

孙太一

孙太一

美国波士顿大学国际关系与政治科学讲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新加坡
新加坡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