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孙羽:1.36万亿的美国学贷包袱是怎么造成的

2017-12-10 09:49:37

【文/观察者专栏作者 孙羽】

美国大学一向以高质量,高录取标准,以及高额的费用而闻名。在美国度过四年大学生涯,费用少则几万美元,多则每年十万美元起。就算是美国人,普通的家庭也难以承受如此高昂的学费。

为此美国政府颁布了1965年高等教育法,其中包括由政府向学生提供学生贷款以帮助他们完成学业。对学生而言这应该是一桩好事,不过借钱的人越来越多,贷款的规模愈发庞大,这算得上是好事吗?

纽约美联储2017年第三季度的报告显示,07年第三季度,学生贷款总额为0.53万亿美元,而十年后的2017年第三季度,已经飙升到了1.36万亿美元。学生贷款已经超过信用卡贷款和汽车贷款,成为全美规模仅次于房贷的贷款市场。这1.36万亿美元中,1万亿美元是政府提供的贷款,其余部分则是政府提供信用担保的商业贷款。

纽约美联储公布的贷款数据,可以看到在最近十三年里学生贷款不论是总额还是所占比例都有极大的增长

在贷款规模增长的同时,美国居高不下的高等教育费用更是一路高歌猛进,美国进步中心的报告指出在2000年到2012年美国家庭真实收入中位数下降8%的情况下,高等教育的价格上升了高达62%。笔者在美国上高中的时候,教历史与政治的老师曾经感叹在他上大学的年代半工半读就足以支持在大学的开销,而现在有超过六成新生需要学生贷款以完成学业。

纽约美联储的一份报告显示,平均为每位学生提供的每一美元的政府贴息贷款会导致学费上升60美分,同时自2012年第四季度起超过10%的学生贷款还款逾期超过90天,这意味他们的信用彻底破产,将来办理信用卡,贷款,乃至租房等方方面面都会受到影响。而这个信用破产的比例远高于信用卡,房贷,汽车贷款等其他种类贷款。

从结果上来看,美国政府提供的贷款不仅没有减轻学生们的学费压力,反而使得学生面临的问题更加严重。

美国进步中心的报告“The Middle Class Squeeze”指出,2000-2012十二年间美国家庭真实收入中位数下降8%,而房租上涨了7%,医疗开支上涨了21%,儿童保育开支上涨了24%,而高等教育开支上涨了高达62%。过高的高等教育开支已经导致美国中产阶级陷入危机之中。

纽约美联储的季度报告显示学生贷款现状不容乐观,最近五年都有超过10%的贷款逾期九十天以上,远高于其他种类的贷款。考虑到学生贷款的借款人总数有4300万,这很有可能成为一个巨大的社会问题

可以看到,大学费用毫无节制的上涨已经成为了一个极大的社会问题。普通人在美国社会的生活高度依赖其个人信用,而现在每100个美国大学毕业生里面就有7个人信用破产。总计几百万人本来应该是中产阶级,拥有不菲的收入,可他们却是债台高筑信用破产。可以预见这无疑会对经济和社会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

但是为什么美国大学贷款问题如此严重?笔者认为主要是以下两个原因导致的:

第一个问题美国对公立高等教育系统的拨款在逐渐减少。

美国高等教育系统大致可以分为两部分,其一是由各州出资建立的州立大学,其二是私立大学。前者接受州政府的资助,对本地学生收费相对低廉,但外地学生及留学生仍需缴纳高额的学费。大约八成美国大学生接受的是州立高等教育系统的教育。后者是大家眼中美国高等教育系统的代表。收费高昂,教学质量高。剩下两成学生是接受私立大学的教育。

根据美国宪法第十修正案,宪法未授予合众国、也未禁止各州行使的权力,由各州各自保留,或由人民保留。这一修正案导致联邦政府没有权力强行介入各州的某些事务,在教育系统体现为联邦政府对各州的教育系统和私立机构毫无影响力。

2001年时美国曾通过有教无类法(No Child Left Behind Act),该法案赋予了联邦政府更多权力以确保全国的幼儿园至高中教育系统处于同一水平上,但这项法案遭遇了美国社会的强烈反对。批评者认为联邦政府试图插手基础教育系统这一行为是在侵犯州权与宗教自由。最终2015年美国政府用新的教育法案取代了有教无类法,将更多的权力交还给州与地方政府。在这种背景下,联邦政府难以直接插手高等教育系统,只能退而求其次,通过提供奖学金和学生贷款以帮助更多人进入大学。

联邦政府难以插手高等教育事务,但各州对此也不是很上心。在过去二十年里,美国州立大学接收到的拨款额被不断削减,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到2012年,平均每位公立大学生收到的拨款减少了26%。其结果是本应为学生提供廉价,公平高等教育的州立大学也不得不依赖收取学费来补充经费。到2011年美国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公立高等教育机构收取的学费多于州政府给予的拨款。

拨款不足还产生了另一个后果,就是美国私立大学相对州立大学有绝对的质量优势。在USNEWS提供的全美大学排名中,前二十名中没有一个是州立大学。此外由于州立大学只对本州学生有优惠,而各州只有少数几所或完全没有水平较高的州立大学,这迫使想要接受高水平高等教育的学生只能选择私立大学,使得私立大学可以向学生收取高额的费用。在2016-2017学年四年制州立大学平均年收费为9700美元,而私立学校高达33500美元。

第二个问题在于美国经济结构的变化。现在的美国是一个高中生找不到合适工作岗位的美国,哪怕是借钱你也得读完大学,才能争取未来获得一个好工作和稍微宽裕的生活。

在100年前,美国还是全世界的工业中心,其经济结构还可以为高中文凭的工人提供保质保量的工作岗位。当福特开发出福特流水线的时候,在工厂当一名工人还是一个令人艳羡的工作。

但是在过去60年里,美国的经济结构不断变化,本土的工业先是遭到日本制造的冲击,紧接着在1992年签署北美自贸区协定之后大量企业搬迁去墨西哥进行生产,随后又面临中国制造的竞争,不论是国内市场还是国际市场美国制造都节节败退。工业城市如底特律近年来陷入危机,其根源在于美国第二产业不可逆的衰退。

而硅谷、好莱坞、华尔街、以及各大高等教育机构等对高端劳动力有极高需求的产业则是占据了统治性的地位。在这种背景下,市场对受过高等教育劳动力的需求节节攀升,乃至于每年从国外“进口”大量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才,对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劳动力需求不断萎缩。根据美国劳工部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6年美国高中学历劳动力的平均收入是本科学历劳动力的59%,而且高中学历劳动力的失业率为5.2%,而本科学历仅为2.7%,约为高中学历的一半。

美国劳工部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是否接受过大学教育决定了你未来的收入水平和失业率

美国社会学家安妮特•拉鲁在其作品《不平等的童年》中指出过去20年间学历差距导致的收入差距是在不断扩大的。

USNEWS引用斯基德莫尔学院Sandy Baum教授的研究成果指出拥有大学学历可以使美国人一生多挣八十万美元,在考虑贴现率之后大学学历大约价值45万美元。考虑到大学教育的回报如此丰厚,为大学支付高昂的学费从长期来看也是值得的。但问题是短期之内学生背负了极其沉重的经济负担,稍有风吹草动就会陷入危机之中。最终导致高达11.2%的借款人出现超过90天逾期,造成了严重的社会问题。

从结果看,美国的学生贷款政策很大程度上成了一个失败的政策。政府提供的上万亿美元的学生贷款没能帮助学生改善现状,反而导致了大学学费的提高,学费的提高导致更多的人陷入了还不起贷款的困境之中。由于所有学生贷款都由联邦政府提供或者担保,而相当数量的借款人将来有可能无法偿还贷款,这方面的巨大亏空风险将来都会由联邦政府承担。

问题还不仅仅是这样,麦肯锡公司的报告指出由于贫富差异使得所有学生没有获得平等的教育机会导致美国永久损失了3-5%的GDP。而这些损失的根源就在于美国现有的教育体系过度侧重于地方自建以及私立学校,使得大学学费可以不受控制地上涨。本应该减轻学生负担的贷款政策却成了提高学费增加负担的诱因。1.36万亿美元巨额贷款,几百万信用破产的大学毕业生也成了不知道何时会爆炸的定时炸弹。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孙羽

孙羽

悉尼大学社会研究系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荀越
专题 > 美国经济
美国经济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