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唐家婕:参加白宫记者会,犹如难民在闯关

2017-03-03 09:40:40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已经满一个月了。

这一个月,你的生活模式大概是这样:起床、听广播、梳洗、换上正装、穿上大衣、围巾、毛帽,包里放着能量棒、水、计算机、器材......

你往白宫的方向走去,手里拿着写下的提问问题草稿,“Thank you, Sean, Jane with Sina News...I want to ask about...”,你边走边练习,戴着耳机以防路人以为这个诡异的人在自言自语。

“Thank you, Sean, Jane with Sina News...”

“Thank you, Sean, Jane with Sina News...”

来到白宫外的第一个闸口,把绿色的护照交给特勤人员,核对当天允许进入记者会的名单,姓名、生日、护照号码......。

“女士,你的生日在系统里是错的。请你跟白宫新闻联络人再次确认。”

站在冬天的风里,特勤人员的这句话是你每天早上的第一个恶梦。因为那意味着你必须重新打电话联系白宫的工作人员,通常情况是电话不通,终于通了以后要好声好气地麻烦屋子里的那位年轻女职员,“我知道你正在忙,但我的生日好像输入错了,我正站在白宫的闸口,能不能麻烦你再帮我确认一次,实在是非常感谢,麻烦了。”

接着是另一个20分钟,冬风里的等待。

如果刚好遇到人比较好的特勤人员,他们会跟你闲聊;冷漠一些的,会请你站到一边。旁边有时候会有跟你一起“卡关”的外籍记者,也会有拿着大声公抗议的民众、搞不太清楚状况的兴奋游客......,还有那些有美国身份、或有白宫记者证的记者,与你享有不同的待遇。他们脖子缩在高领的大衣里、手插口袋,从容进出。

手持抗议标语的反特朗普民众。图/唐家婕

风里,只能无奈地等,并把唯一的期待放在屋子里的那个女孩身上──她在与你通话完毕后,会直接坐到计算机前把数据重新更正。

20分钟后,再请特勤人员确定一次系统里的数据是否更新。

“生日还是错的,女士,你可能要再跟白宫联系。”

无能为力,你只能苦笑,再一次好声好气地打给新闻室,电话那头传来有点不耐烦的女声。“您好,实在是很抱歉麻烦你,但我还是卡在闸口、数据还是错的,可以麻烦你再确认一次吗?”

进场

这是每天参加白宫新闻简报的第一个考验──进场。是,就是一个这么单纯的进场而已,常常会花上一个多小时。

这是一个体力、心智的考验。特朗普白宫的新规定,没有白宫固定记者通行证(Hard Pass)的外籍记者必须要在每日简报前的48小时提出申请(本国记者是24小时),顺利进入第一个闸口,通过安检,外籍人士还必须打电话请白宫工作人员来“escort“。(护送,意即外籍记者不能自由走动,必须在工作人员陪伴下才能移动)。

当然,这个“escort“往往又是另一个不知道多长的等待过程。

下午一点半开始的记者会,你往往是11点前就到闸口,因为实在不确定每一关的等待要多久。当然也有幸运的时候,你曾经在20分钟内就进到简报室,为这种微小的确幸感动到要流泪。仅仅是一件进入到白宫记者室这样简单不过的事而已。

题外话,如果要申请白宫固定记者通行证(Hard Pass),你必须坚持这么做持续一年,而且每周参加至少三次。

记者室

记者室里又是另一个光景。

那是一个不大的房间,只有49个座位,座位下镶有金色的名牌,写着每个媒体的名字。座位安排由白宫记者协会决定,第一、二排是各大新闻台与通讯社:NBC、FOX、CBS、AP、ABC、CNN、路透社......,越往后则有报纸 The New York Times、Washington Post、广播电台、新闻网站、外国通讯社等等。

没有座位的媒体记者只能站在走道上,通常是挤得没有任何移动空间。

没有座位的媒体记者只能站在挤得水泄不通的走道上。图/唐家婕

有些老记者不太喜欢你们这些“外来生物”,你们身上挂着粉红色的“外籍人士”名牌。(美籍人士是灰色的、长期的白宫记者证是红色的)。

外籍记者可能会碰到被“驱赶”的情况。这些“驱赶”或许是显性的,比如直接对你说:“Hey, young girl, this is my spot”;也可能是很有技巧地“隐性”驱赶,这类案例你遇到非常多次──外籍记者傻愣愣地一小时前就站在走道前排的位置等待,老记者走进来,自在地跟那走道周围的资深记者闲聊,然后就自然地融入、挡在你的视线面前,继续若无其事地聊天。

脾气直一点的外籍记者会发出抗议,但多数时候大家是忍气吞声,毕竟那感觉是别人的地盘。

你往后退一步,继续挤在那狭小的走道里,微笑、举手,希望那一个小时炮火四射的记者会,发言人能注意到角落的你。

打破常规的特朗普新闻室

特朗普选的白宫新闻发言人是前共和党的发言人斯派塞(Sean Spicer)。

如果说发言人的角色是如实传达总统的情绪与语言,斯派塞算是做得不错。他在特朗普上任的第一场“记者会”,就先给媒体下马威,找了记者来,训诫一顿关于就职典礼人数的议题,并在不接受任何提问下离场。

特朗普的白宫新闻发言人:前共和党的发言人斯派塞(Sean Spicer)。图/唐家婕

批评媒体不公、报导假新闻是斯派塞常用的反击方式。他打破了过去白宫新闻简报总是先点前两排“主流”媒体的惯例,一个月以来,他固定点的是几家保守派媒体或新闻网站,特朗普的宿敌CNN、NYT记者常常只能举到手酸。

斯派塞还开启了白宫新闻室的Skype远距提问时代,说目标是让美国各地没有办法来到华府的媒体也能参与。但目前没有人知道这些提问者的筛选方式,只能确切的说,目前都是一些亲近特朗普的保守派地方电台、主持人,提的问题也往往被视为“安全球”(Soft Ball)。

华府正在关心的特朗普政府与俄罗斯的私下联系、总统幕僚的内斗、特朗普推特的争议,以及过去新闻室里,针对热点议题一来一往、针锋相对的记者与发言人辩论、求真模式不复存在。

而这群总是被点到的保守派新闻记者,像是被特朗普赋予了皇冠。他们越站越有自信,开始得到其他人的夸赞与示好──不论是否出自真心──那是一幕幕华府的政治现实。

斯派塞固定点几家保守派媒体或新闻网站,特朗普的宿敌记者常常只能举到手酸。图/唐家婕

特朗普的美国

每天出门前,你常常跟室友开玩笑说:“我要上战场了。”

后来你发现,这种经历更像是移民每天要穿越美国的边界。审核证件、卡关,疲惫、无力,但还是得对着工作人员露出微笑。

应该象征着言论自由的新闻室,充满各种隐性的阶层,对肤色、种族、性别、外来者的隐性潜规则与权力不对等......

这里是白宫的新闻室,也是特朗普的美国社会迷你缩影。

Take it or leave it.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华府进行时DC-ING,作者:新浪驻美记者/唐家婕,授权观察者网发布。)

唐家婕

唐家婕

新浪驻美记者

分享到
来源:微信公众号:华府进行时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美国一梦
美国一梦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