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观察者网专访谭雅玲:市场对人民币汇率“破7”恐慌,与企业收益有关

2018-11-03 08:05:23

【采访/ 观察者网 奕含】

在连续几日下挫后,人民币汇率出现回升。11月1日晚,在岸人民币、离岸人民币双双收复6.92元关口,其中在岸人民币兑美元上涨452点,刷新日高,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日内涨逾500点。同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下调24个基点,报6.9670。

随着近期人民币汇率在6.9下方试探,市场出现人民币是否会“破7”、人民币国际化是否会受影响、中国经济的基本面能否支撑汇率维持在7以内等话题,观察者网专访多位经济、金融界专家,请他们从长期发展的角度,分析人民币汇率“破7”问题。今天刊发的是系列访谈的第三篇,感谢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谭雅玲接受采访。

人民币汇率下跌,出口企业并未享受收益

观察者网:近来围绕人民币汇率“破7”的议论越来越多,有的支持,有的反对。还有一些外贸企业人士表示疑惑。贬值对外贸有利,为何他们会疑惑?

谭雅玲:对于人民币汇率破7,有一个现实问题:人民币贬值对进口不利,虽然预计即将召开的进博会产生很多大单,但对中国企业、消费者来讲,强势的人民币肯定更为实惠。央行副行长、外汇局局长潘功胜已经喊话,说人民币不会竞争性贬值。

10月15日,第124届广交会在广州开幕,美、英、韩、意等众多国际知名行业领军企业与世界级产业集群参展。图自《天天快报》

对人民币汇率持续贬值的讨论,我觉得这和市场对当前中国经济形势看法不准确有关。很多人过于强调第三季度GDP增速只有6.5%,比第二季度6.7%有所降低,认为经济出现下滑。但需要看到,中国前三季度的经济总量依然超过65万亿。同时,第三季度GDP增速仍与中央政府制定的政策相吻合:2018年中国经济增速的目标是6.5%左右。今年上半年GDP增速达到6.7%,即便下半年增速只有6.5%,也能完成预期目标。中国经济的基本面没有发生大变化。市场对第三季度增速的指标过于看重,描述不准,这是人民币汇率出现接连贬值的重要心理因素。

当然,货币学原理的角度看,人民币汇率“破7”对出口是有好处的。但为何市场把破7看成恐慌性的指标,要制止呢?这和当下中国企业的实际收益有关。简单来说,是虽然人民币贬值,但企业并未享受到出口带来的收益。这一点可以从今年上半年的外贸数据看出来:

2月份我国出口同比增长33.4%,3月份降到-2.5%。这两个月恰为人民币升值预期最强烈的时候。在外界有人民币升值有预期时,企业会产生恐慌,要么不敢接单,要么让员工加班加点抢时间,保证在汇率提升前完成出货。而出货完成后,企业就不接订单了。4月下旬人民币出现贬值,利好出口,但由于企业不接单或已完成订单,导致4、5月出口增速并不高。

人民币汇率走势变化,今年3月人民币汇率小幅升值

而从前三季度出口增速看,虽然达到6.5%,但较高的增长率并未给企业带来出口收益。这一点从外贸顺差减少可以看出:前三季度,我国外贸顺差减少了14.2%。这意味着企业在签订单时,产品价格是按人民币升值评估的;而在实际业务发生时,人民币却出现了贬值,导致企业没有赚到利润。此外,即便人民币贬值,企业有意愿做外贸,也没有接到足够的订单。

目前国内还在降杠杆,对(原料需要进口的)出口企业来说,此时汇率贬值会增加出口成本。对国内来说,这会提升通胀水平,影响利率调节,进而引发更多问题。

通过对人民币汇率变化的讨论,我们可以看到市场往往没有定力,没有找到标的物,谈不清到底哪个价格对自己有利,这也导致人民币汇率受制于美元。人民币跌至6.97元,跟美元指数达到96.8有关。前几天,欧元受德国总理默克尔不再谋求连任出现贬值,这致使美元升值。但我们要知道,美元升值是有节制的,是有标的物的,美元指数只在96附近徘徊,人民币的贬值幅度却在加大。

观察者网:所以,在您看来,人民币尽量不要破7对当下中国经济更有利?否则影响深远?

谭雅玲:也不能说破7是个很严重的问题。我只是评估过去一段时间,人民币贬值有没有给国内带来收益以及破7可能产生的影响。

事实上,就算破7也不是大事,而且破7很可能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突破之后再回升到6.9,并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

10月30日和31日,汇丰银行外汇牌价现汇、现钞卖出价,美元对人民币汇率“破7”

10月31日,花旗银行外汇牌价现汇、现钞卖出价,美元对人民币汇率“破7”

本轮人民币遭贬值是遭恶意做空

观察者网:市场对“破7”的讨论很多,在您看来,人民币汇率是否被低估了?

谭雅玲:我觉得人民币汇率不存在低估,而是高估。因为依据经济实力和市场基础要素成分,人民币不应该呈现直线单边走升的状态。如果有一天“破7”发生也是正常情况。

我刚才提到了美元指数出现上涨,如果美元指数达到97以上更高,人民币破7就会出现。我们说人民币升值贬值主要是对美元而言的。目前美元指数在97点下方,短期内还有贬值的可能,因而不少人觉得人民币破7的可能性不大。一旦美元贬值,人民币还会继续升值。此外,政府也已经喊话,贬值压力可控,有信心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 。

再看外围市场,除了美元,其他国家货币贬值幅度更大。由于一连串的市场操作,本轮人民币遭贬值恶意做空的事实比较清楚。从国内、国外多角度分析,夸大人民币贬值不利于中国当前的经济发展。

观察者网:2015年“8·11”汇改后,人民币出现过多轮贬值,主要集中在2015年下半年到2017年初。本轮人民币贬值和上一轮贬值的情形是否有相似之处?

谭雅玲:我觉得两者完全不一样。无论是从经济角度、技术周期角度、还是外部环境角度都不一样。

首先是时间段。2016年那次是因为之前人民币汇率升值周期太久。人民币兑美元在2005年至2013年期间,基本处于单边升值的状态。因而,随着8·11汇改措施推出出现了一波回调。这种回调和技术因素更相关,与经济基本面关系不大。因为此前人民币处于长期升值通道时,受到金融危机影响,中国经济变化很大,人民币没有出现过贬值。另外,2016年出现的一波贬值与美元的关联紧密,但和其他市场关联不大。

但这一轮与其他外部市场的关联就比较大。全球货币都震荡,说明外汇存在梯队式的炒作风险。由于受美国贸易政策干扰,全球商品的走向都不清晰,因而短期货币市场就显得尤为活跃,投机者轮番炒作新兴市场的货币。相比其他货币,人民币跌幅并不大,说明央行的政策管理还是很有效的。

8月以来,土耳其里拉汇率接连走低

外汇市场需要小幅波动,可采用固定汇率

观察者网:您如何评价本次人民币贬值期间,央行及相关机构采取的措施?央行最近的这些操作,有多少是为了汇率?

谭雅玲:我觉得央行的措施不是在汇率本身,而是针对与汇率有关的产品。这些举措约束外汇产品合规、合理。目前,我国的外汇市场没有完全放开,但不少产品却和规定背道而驰,因而外汇局检查比较严格。

此外,近期央行政策体现出其对结售汇时机、条件不适宜的思考较多。比如:央行选择在国庆节后通过稳定外汇储备、保持货币供应中性的措施,进行调整。这些调整并没有直接对汇率产生直接影响。

观察者网:我们现在的汇率机制叫“参考‘一篮子货币’的有管理的浮动”。市场上,有人认同这个机制,也有人建议早点放开,让汇率实现自由浮动。本轮人民币贬值、但并未快速破7,是否得益于我们现在的汇率机制?如何评价这一机制发挥的作用?

谭雅玲:目前的汇率机制对抑制本轮人民币汇率贬值是有帮助的。人民币没有随其他新兴市场货币同步贬值,而且人民币贬值的幅度和速度都很小,说明中国当前的外汇管理机制行之有效,规避了部分风险。

对于浮动汇率机制,当年的泰国、阿根廷、土耳其均对货币放任不管或采取浮动汇率制,导致金融危机发生后泰铢、阿根廷比索、土耳其里拉迅速下挫,不可控制。

中国的金融市场并不健全,无论是外汇机制、外汇市场参与者,还是开放程度,都没有达到浮动汇率机制所需要的水平和能力。目前又正值经济结构调整重要时机,采取有管理的浮动机制,对中国有好处。如果过早开放、推动汇率自由浮动,风险会更大。我觉得此时外汇市场需要比较小的幅度波动,甚至采用固定汇率模式,对当前的改革更合适。对此,肯定会有人认为这么做是外汇市场的倒退,但我觉得只要适合国情、适合实际发展需要,就不算倒退。

国企能接受6.8的汇率,民企只能接受7.4

观察者网:贸易摩擦升级的背景下,大幅贬值促出口的战略是否可行?

谭雅玲:我认为根本不存在大幅贬值的可能性。按官方口径,中国现在的贬值幅度为5%-7%,不存在大幅贬值,而且贬值也是渐进式的,总体看还是对过去汇率长期升值的一种修复。当然,我觉得人民币汇率被高估,但并不存在过度贬值的可能性,因为经济实力摆在那儿。

观察者网:前三季度我国贸易顺差收窄,进出口增幅都较高,您如何评估全年外贸数据?明年外贸形势又会怎么样?

谭雅玲:我判断外贸偏向中性。既没有很差,增长度比较高,又不是很好,毕竟企业没有拿到利润。

就我个人而言,更赞成经济以外贸为主。毕竟外贸对行业、产业有特别大的影响。同时,外贸对增强国家实力,提升国际地位有重要意义。

目前快到年底,企业主开始考虑明年的订单或经营思路。而影响企业主决策的最重要因素就是人民币汇率走势,现在无法做出准确判断,企业主是有困惑的。市场上有人民币贬值的预期,出口型企业签订单,获得收益可能性是存在的。但由于政策是不以贬值增加出口,市场又担忧明天汇率会再升值,外贸不好做。

所以,我觉得企业和业内专家都应该跟踪研究,做深入的评估。专家还应结合自己的经验帮助企业管控风险,给出指导,让企业对汇率的走势有评估,提升企业抗风险的能力。

观察者网:您多年来坚持中国经济要“脱虚向实”,企业应该认认真真做外贸,而不是投机汇率升降。在您来看,如果让企业踏实做实体,人民币的底应该在哪里?大概在什么样的位置合适?

谭雅玲:我现在看不太清楚,因为中国经济的分化比较严重,国企和民营对汇率承受能力不同。比如:国企可以接受6.8的汇率,民企却只能接受7.4。对于这两个点,取哪个点合适?如果按贡献分,应该以民企为主。因为民企的出口占额很大,贸易的贡献度最大,在50%以上,但国企是主导力量。这里也存在一个所谓“国企”“民企”之争的问题。

由于我国市场机制尚不健全,不均衡发展严重,所以不能只寄希望于汇率解决所有问题。我们应该做好自身的事,解决好问题,这是最关键的。

外部面临的矛盾风险,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内部存在问题,所以要理顺国内的机制。

2018年9月底,国家主席习近平考察东北,视察民企忠旺集团

人民币应早日实现可自由兑换,有利于国际化

观察者网:从长期趋势看,您希望人民币贬值还是升值?

谭雅玲:长期趋势看,我觉得还是双边波动,这和外汇局的基调一致。因为任何货币都不可能呈直线发展,而是会像曲线一般上下变化。我倾向人民币走贬,这对我国经济结构调整以及化解人民币高估风险是有利的,但并不是刻意的贬值。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国的技术、经济总量都处于升级换代过程中,汇率走低有助于保护资源,保护企业利润。

我们要认清目前中国到底发展到什么水平,不要被外媒忽悠,也不要对人民币给予太高的期待,毕竟人民币还只是本币,不能自由兑换。就算有许多国家愿意用人民币结算,人民币成为国际第五大支付货币,人民币在国际上的使用也还不到2%。

人民币国际化任重道远,不能把2%的占比看得过重。人民币和其他国际储备货币、可自由兑换货币相比,差距还是很明显的。

观察者网:您刚才提到人民币国际化。在人民币国际化需求之下,稳定的汇率是否有助于别的国家接受人民币?

谭雅玲:我觉得所谓稳定汇率的概率并不存在,只能说确保汇率以可控、渐进的方式波动。由于中国并非货币的主动方,受外部影响很大,人民币汇率变化会受制于美元指数的变化。所以稳定不太可能。

至于说其他国家是否会接受人民币为合法货币,对于尚不能自由兑换的货币而言,还是要先争取成为可自由兑换的货币,要做到货币开放。同时,通过做好实体经济,做好外贸,让其他国家更好地接受人民币。

当然,成为可自由兑换的货币可以继续采取管理浮动的机制,不一定非要自由浮动。

观察者网:好的,感谢谭院长接受采访。

谭雅玲

谭雅玲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奕含
专题 > 人民币国际化
人民币国际化
作者最近文章
想让企业踏实做实体,人民币的底应该在哪里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