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炳忠:亲爱的大陆同胞们,你们好,我是王炳忠

2017-12-23 08:32:27

【12月19日清晨,台湾新党发言人、新党青年委员会主席王炳忠以所谓涉嫌违反“国家安全法”为由,被台湾检方带走,引发舆论关注。

正如事后王炳忠在记者会上所言,“检调清晨突击搜索,让自己非常害怕,……新党刚结束大陆访问之行就发生这种事,让自己非常困惑,扣上‘国安’的大帽子,让自己怀疑是‘绿色恐怖’”。

这不是王炳忠第一次控诉当局,早在2014年“太阳花学运”期间,他就扛起了反对威权、反对“台独”的大旗,并一直坚持至今。作为新党青年领袖,这几年他一直致力于反对“台独”势力,致力于两岸交流。经此一事,也让更多两岸同胞看到了他的一腔热忱。

本文为王炳忠所著的《我是台湾人更是中国人》大陆版序言,由作者授权观察者网发布。】

1

亲爱的大陆同胞们,你们好,我是王炳忠!

同样的话,25年前出现在金门,只是最后的三个字不一样。1991年,台湾本岛已解除“戒严”3年余,然而靠近大陆的外岛金门,仍然处于军管状态,位处金门最北端的马山观测站,更被视为是“反共复国”的最前线。

就在这里,邓丽君缓缓地朝对岸播音:“亲爱的大陆同胞们,你们好,我是邓丽君!”那亲切柔美的声音,为历史留下了永恒的见证。

25年后的今天,金门已从杀戮战场变成和平之岛,台湾本岛更天天有大陆游客直航到来。我至今还忘不了,马英九刚刚上台时,我正准备从台大毕业,第一次在校园里碰到大陆来的同学,当时的心情真是想不到的惊喜和兴奋。

25年后的今天,两岸之间的各种往来,无疑是拉近了太多。然而,两岸之间的心灵距离,却是愈来愈远。“亲爱的大陆同胞”这几个字,从台湾各种媒体中消失,和那个台湾还要对大陆“动员戡乱”的年代一起成为了历史。

面对这样的现况,我本想和你们轻松地话话家常,但又不得不写下我沉重的真情告白。

2

2014年9月,我随台湾多个主张和平统一的团体组成的参访团,第一次见到了习近平总书记。作为最年轻的团员,我很荣幸能当面向习总书记表达我的看法。我当时就说,记得2008年时,两岸刚刚实现“三通”,北京奥运也即将举行,当时真觉得两岸春暖花开,中华民族复兴在望。然而,“反华”势力也因此更加压制中国,制造各种问题来挑战中国。其中,东海、南海问题看似比台湾大,但说到底就是实力的较量;台湾问题看似较小,却背负了中华民族各种纠结的不幸历史,处理起来更加艰难。

当时,台湾才发生过所谓“太阳花反服贸”运动。自从马英九上台后,大陆媒体就尽可能只强调两岸关系的正面部分,也因此当“太阳花”爆发后,很多大陆民众都对台湾的突然转变感到错愕。事实上,自从2008年两岸三通后,“台独”势力就感受到两岸日益密切对他们造成的压力,并且很快借当时海协会会长陈云林来台访问之机,打着所谓“争取集会游行”的旗号,搞出了号称“野草莓”的学运。

此后,他们就不断以学运的形式扩大队伍,借由各种宣称民主、自由、人权的议题来包装“台独”,使陈水扁时代给人粗鲁、草根印象的“台独”运动,蜕变成看似先进、文明的流行符号。

2012年,马英九开始他第二任任期后,他们便先针对一向支持两岸和平发展的旺旺中时集团展开批斗,在各大校园掀起所谓“反媒体垄断”的运动。之后,马英九终于在剩下最后两年任期之际,宣布要对过去民进党时代遗留的“去中国化”教科书进行修正,但此时“台独”团体已经累积了丰富的抗争经验,立即串联发起“反课纲微调”的又一波学运。最后,就在2014年3月,他们以“反服贸”的名义包围“立法院”,没想到竟成功地占领议场,一场被台湾媒体“英雄化”的“太阳花运动”,就这样在意外之中发生了。

因为“太阳花”,让大家开始重视两岸心灵距离愈来愈远的问题;也因为“太阳花”,确定了我出书的决心,更改变了我个人的命运。

“太阳花”爆发后,学生占领“立法院”、进攻“行政院”,但台湾媒体却一面倒地颂扬这些违法乱纪的暴力分子,批斗任何质疑学生的其他人士。一时间,被骂到体无完肤的国民党竟鸦雀无声,许多国民党的政治人物都说不要得罪学生,甚至在电视政论节目上跟着骂国民党。

王炳忠被检方带走

3

就在这样的恐怖气氛下,我和各界代表一起“前进‘立法院’”。记得那天正是4月1日,学生占领“立法院”的第14天,我们近2000人朝“立法院”前进,誓言揭穿他们“表面反服贸、实际搞‘台独’”的谎言。我们的主张很简单,既然学生宣称占领议场是为了开人民议会,那我们也是人民,我们有权要求他们出来公开辩论。

结果才到离“立法院”还有一段距离的忠孝东路镇江街口,警察就把我们挡了下来。本来张牙舞爪的学生,全躲到了他们声称的“国家暴力”的警察后面,警察就这样成了给他们看家护院的私人保安,保护他们在议场里饮酒作乐。(后来这些警察又被学生包围、羞辱,变成我们到警察局前保护警察。)就在此时,一向擅于哗众取宠的民进党“立委”王世坚,突然就对我们喷洒喷雾剂,因而引发了第一波冲突。

后来,我站上了宣传车,呼吁大家先冷静下来,就地等待学生出来面对。大约40分钟后,“太阳花”学生派出了三个代表来到现场,我们的代表也上前要和他们对话,但他们却在不到一分钟后,便一言不发地掉头就走,完全显示出这些人的傲慢。

最后,我们决定在下班时间即将到来的5点钟解散,把道路还给台北市民。等到我一走下宣传车,就接到了东森新闻台“关键时刻”节目的电话,邀我上节目谈反对“太阳花”的理由。当时我早就清楚,台湾媒体的立场必然偏颇,但又想到如果我不上去发声,话语权就更加由他们单方面垄断。最终,我决定上节目正面迎战,料想不到的是,来宾在录影前就已经和主持人套好,就是要把我打成“威胁学生”“打压民主”的反动派。另一位来宾朱学恒,更刻意不断把我的名字叫错成王伟忠(一位台湾资深综艺节目制作人),以此达到羞辱我的目的。

也许因为我不与他们妥协的强势态度,以及不愿屈从主流舆论的鲜明个性,一夜之间,我的画面竟反复地在各电视台播放。翌日凌晨,我便发现我的个人脸书(台湾普遍习惯用的社群网站),竟被网军恶意检举到封闭。我顿时更加肯定,这已不是一场意见辩论的竞争,而是敌我矛盾的斗争。接着,网络上开始出现各种丑化我的图文,甚至还冒用我的名字成立假的王炳忠脸书,充满了不堪入目的猥亵内容。

面对这种排山倒海的网络“霸凌”,多数人的心理素质都难以应付,而这正是“台独”分子希望制造的绿色恐怖。然而,也许因为我从小个性就比较自主,加上父亲一直就是仗义的强硬派,我并未被这些小人的龌龊伎俩打倒,反而更加确认自己的人格操守经得起考验,否则若有什么重大问题,早就被他们掀出来大批特批。他们正是因为找不出我有什么缺陷,最后只能用“小丑化”“谐星化”来污蔑我,而我一路走来光明磊落,接受任何的挑战与批评,但我也坚持我说话的权利,不容他们封锁我的发声管道。

4

经过那段时间一个接着一个政论节目的历练,从绿营老字号的民视、三立,再到成立没几年、以所谓“古今台外”这种反华言论著称的壹电视,我可说是无役不举,已经练就了百毒不侵。

其中印象最深的一次,就是上“太阳花”期间壹电视的现场直播节目,名称就叫“人民作主谁敢不服”,十足的民粹恫吓意味。可以想见,一旦上这个节目,持的是反对“太阳花”的立场,那就宛如上批斗台接受公审批斗,因此多数的国民党政客都避之惟恐不及。那时我因几天前才“前进立法院”,嗓子已经喊到哑掉,而当天的情况,竟是同台的所有来宾,加上主持人共六个围攻我一个。我一边反击他们,一边猛喝带在身边的热开水,坚持一两个小时。

经过这次情况最恶劣的战斗,他们“独派”的各种论调,我几乎算是无所不知了!

今天一些人看“太阳花”风波,只把重点放在台湾法治观念的败坏,但他们何以能如此无法无天,核心问题仍在于“台独”已成为台湾的“政治正确”。因此,占领“立法院”、进攻“行政院”都无所谓,因为“革命无罪,造反有理”,谁敢不服?

尤值得注意的是,站在第一线对媒体发声的,已经从传统操着闽南语的“独派”老人,变成穿着时尚、操着“国语”乃至英语的年轻人,当中不乏还是1949年从大陆到台湾的外省人的第三代。蔡英文说,对这些年轻人而言,“台独”已经是他们的“天然成分”,许多大陆朋友也因此认为,这一世代的台湾年轻人,就是“天然独”的一代。

对我而言,与其说他们是“天然独”,倒不如精准地说,他们更多是对未来没有方向。从李登辉到陈水扁,掌握台湾政权整整20年,早已完成方方面面的“去中国化”,影响遍及台湾的政治、教育、文化、学术、媒体……各个层面。等到马英九执政,又没有拨乱反正的决心和魄力,而在“去中国化”下受教育的一代已经长成,甚至还发展出“台独”似是而非的“台湾主体论述”。

因此,台湾的年轻人,绝大多数都对大陆有“异己”之感,就算是热衷两岸关系、对大陆同学友好的台湾青年,很多也只是把对方当成是对岸“中国”的朋友,而非自己的同胞。这些年来,由于台湾政客恶斗内耗,更造成人民茫然失措,大家痛苦不堪,然而政客不但没有自省,反倒巧妙地将一切痛苦归咎给“中国”,借此逃避人民的清算,自己继续到大陆赚钞票、在台湾骗选票!

王炳忠参加台湾政论节目

5

我的这本书,正好反映了像我这样“解严后”世代的成长背景,在挥别闭锁的“戒严”时期后,又继续被“台独”一点一滴地洗我们脑,陷入另一种“去中”“反中”“仇中”的“新戒严”里。至于比我更年轻的台湾人,那些我的学弟、学妹们,则从更小就受到“去中国化”的毒害,因此才有民进党称,不须真正宣布“法理台独”,只要维持“去中国化”教科书不变,台湾自然人人都是“台独”。

其实,我最早萌生出书的想法,还在“太阳花”之前。那是某个周末心血来潮,从房间里整理出昔日初中时的学校联络簿日记,当中记载了许多我已忘记的事,几乎都是对当时台湾政治事件的评论。朋友们看了这些日记,纷纷建议我应该集结出版,结果一拖再拖,一直拖到“太阳花”后,我正式走上从政之路,这本书才终于在台湾集结出版。

早在中学时代,我便发现我这样的台湾人,拥有的身份实在难能可贵,我既是没有历史包袱的年轻人,又是没有政治原罪的本省人,祖父母还是台南乡下的贫农。以我这样的身份,对推动两岸结束对立、促进国家和平统一不可说无益,因此,我的责任也更加重大。

“太阳花”之后,我这种责任感更加强烈,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言,不能让历史悲剧重演。今天台湾的认同错乱,是我们中华民族不幸历史的产物,要解决当然不容易。我认识很多和我有同样想法的台湾朋友,对今天台湾的情况失望,干脆选择离开台湾,到大陆或海外寻找更大的发展平台。很多微博上的大陆朋友,也经常劝我这样做,但历史造成的共业,不能再一代一代延续下去,我必须留在台湾,唤醒更多台湾人民找到正确的方向,同时更需要所有的中华儿女齐心团结,才能阻止那些处心积虑的反华势力分化我们。

所以,我决定在大陆也出版这本书,让大陆同胞能更了解这些年台湾社会统独变化以及我与“台独”势力的斗争。第一部分《大纛烈烈 拂晓出击》,收录了我初中时代记录台湾政治乱象的手稿,以及现在我回顾过去的感想。当时正逢民进党的陈水扁刚刚上台,台湾第一次政党轮替,李登辉时代酝酿的“去中国化”开始由暗转明,校园里很快就弥漫“台独”的氛围。如今民进党重返执政,未来几年“台独”在台湾势必更加倡狂。

第二部分《讨独檄文》,则是我经过更多阅历思考后,对台湾国族认同错乱的根源所做的彻底思考,当中有许多的内容,是学者用艰涩的语言,反而未必能说得清的。在这一部分,我还回顾了2004年台湾大选前夕的“三一九枪击案”,我因此第一次走上街头抗争,并在群众面前演讲。后来升上大学后,我开始参与两岸交流活动,对大陆有更多了解,也更确立我的统一主张,直到“太阳花”爆发后,站上了对抗“台独”势力的风口浪尖。

最后的《附录》,收录我这几年接受媒体采访及对公众的演讲,包括我在台湾支持统一的心路历程,我对台湾前途的主张,以及我和“台独”青年的对辩内容。

6

现在我碰到比较关心两岸问题的大陆朋友,普遍存在两种人,皆反映出一定的隐忧。一种人接触台湾多了,反而开始同情“台独”,或被“台独”错误的观念影响而不自知。产生这种情况的原因,多半是因为“台独”已牢牢掌握关于台湾的话语权,使得一些大陆朋友本来只是想了解台湾的政治和历史,结果读到的都是“台独”生产的资料,误信那就是真实的台湾。尤其近年来“台独”成功地与西方民主、人权的观念结合,一旦对中国当前的情况有些不满,便很容易投射到对西方价值的向往,进而同情“台独”。

另一种人则是过于低估“台独”分裂的危害,认为反正两岸终归会统一,大陆的经济、军事实力都赢过台湾,时间久了自然就可以解决掉“台独”。这种想法其实就是坐等统一,而坐等统一最后有可能就是“坐视台独”。只有认真建立两岸统一的论述,才能真正从实力到思想都战胜“台独”,否则就算强行统一,台湾仍可能纷乱不断,随时被分裂主义势力挑拨,无法形成统一的意识形态。两岸统一之外,还有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如果统一后的内部矛盾仍然无法有效控制,中华民族就无法真正实现复兴。

这本书的台湾版书名,叫作《你不知道的王炳忠:拢乎你看》,所谓“拢乎你看”是闽南语,意思是“都给你看”,因为台湾媒体呈现的我多半都只是表面,台湾读者一般很少看到我内心思想的部分,更不知道我从13岁的少年时代,就自己开设个人网站评论政治,探讨台湾未来和整个中华民族的前途。

如今在大陆出版,有人建议可用《我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作为主标语,我立即表示应该改成《我是台湾人更是中国人》才更直截了当,符合我的个性。面对大陆读者,我和你们对应的身份当然是“台湾人”,但我们同样都是中国人。因为日本殖民和国共内战的历史悲剧,台湾人拥有和大陆人不同的政治经验,但我们有共同的母亲叫中国,我们都是中国人。

最后欢迎大家,通过微博多多和我交流。远在5年前我微博还没加V的时候,我就经常在微博上和大陆网友交换意见,一些特别谈得来的网友,都是在那段时期结识,有的后来还在大陆约出来见面。

至于一些微博网友经常评论,要我上台湾政论节目不要插话、要有风度,我知道你们是爱深责切,但也请你们理解,我并非那种经常上节目的“固定咖”(固定名嘴),每次受邀几乎都是像“太阳花”“九三阅兵”“习马会”这种国民党不敢辩护的议题。台湾的政论节目,都是早就预设立场,按照设计好的剧本走,当那些来宾信口雌黄、偷换概念,我若不及时插话驳斥,谣言就会继续蔓延,最后成真。面对这些谣言,尤其是涉及民族立场、历史真相、大是大非的部分,我实在无法坐视不理,因为我是中国人,是一个有血性的中国男人!

未来几年,我面对的将是一场艰辛的斗争,不仅是对“台独”的斗争,更是对那些处心积虑的霸权主义者的斗争!还有那些无耻耍赖、蒙骗人民的政客和名嘴,看起来不足为惧,却不断打击我们的自尊和意志。偶尔午夜梦回时,我也难免有孤寂无力之感,但我仍对中华儿女充满信心,因为我们这个民族,从鸦片战争以来已经牺牲太多,而这条复兴之路就在眼前!

我何其有幸,不仅生在此一时代,而且还生在宝岛台湾。在这最后的斗争,我有责任呼引台湾的年轻人和大陆青年一起走上正确的道路,请朋友们鼓励我、帮助我、支持我,一起赢得我们最后的胜利!一起迎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王炳忠

2016年3月8日凌晨三时,台北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王炳忠

王炳忠

新党青年委员会主席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台湾
台湾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