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冠:美国总统候选人的四个对华之最

2016-03-04 07:51:43

作为一名中国记者报道美国大选,我最关心的还是与中国有关的细节:哈佛法学院高材生克鲁兹,曾因做律师期间帮山东轮胎企业打官司而遭卢比奥痛批;桑德斯至今不承认西藏是中国一部分,并敦促美国在拉萨设立外交机构;希拉里因捍卫基辛格和他同中国建交的智慧,被桑德斯痛骂;特朗普以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观察者网注:TPP)是奥巴马为惠及中国而建立,被对手嘲笑……

看热闹之余,我也在思考:美国总统竞选人的言行多大程度上能预示当选后的对华态度?

的确,竞选人和总统角色不同:在大选尤其是初选阶段,候选人最大的现实是争取党内铁杆,“拿中国当靶子“的同仇敌忾已是见惯不怪。上任后他们面临新的现实:回馈利益集团的竞选支持、前四年的连任压力、国会的制衡、媒体舆论的制约、文武机构和外交部门间的利益博弈。但我认为,竞选前和竞选期间的言行对其当选后的表现有不少指向意义。这是因为根据美国的制度设计,总统虽受限制但依然拥有很大实权,其个人意志在相当程度上可以影响对华政策方向和设置中美关系议程:首先,自从二战后民选文职总统拥有对军方的绝对掌控;其次,总统拥有提名(要国会批准)国防部长、国务卿和中情局(CIA)局长等外交团队要职的权力;另外,美国也讲人情世故。总统享有任命多名“小圈子”亲信做总统国家安全事物助理(不要国会批准)的权力,比如当年的基辛格和现在的赖斯;最后,作为所在党党魁的总统还是本党在国会的意见领袖:一来可以亲自提出或号召本党议员提出和推进相关外交提案,二来可利用总统否决权否决反对党提出的提案。

所以,从候选人履历、在国会的涉华投票记录和本次竞选纲领中可以窥探其未来对华政策思路。尤其是除特朗普外的四人都是前任或现任美国联邦国会议员,希拉里还做过四年“最高外交官”的国务卿。

桑德斯:在国会反华最积极的竞选人

作者在桑德斯竞选集会现场  新罕布什尔州

●不认可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鼓励美国在西藏设立外交办事处

●2005年投票要求美国制裁所有卖给中国武器的国家

●支持曾在中国境内活跃且被中国政府定性为邪教的某组织

●2000年投票反对给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国待遇

向华尔街开战、劫富济贫、代表美国工人利益。桑德斯是一个自诩要将民主“社会主义”带到美国的极左民主党人。拥有1500万成员的工会在美国是庞大的政治势力,也一直是民主党的核心支持团队。在这一点上,参议员桑德斯和党保持高度一致。他过去20年在国会投票反对了几乎一切可以反对的自由贸易协议,目的是防止制造业外流。这其中包括90年代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一直到最近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其中也涉及到了中国。桑德斯1999年投票反对总统克林顿提出的给予中国贸易最惠国待遇,2000年他再次投票反对给与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国待遇。当然,这两项提案最终还是获得了通过。

如果说贸易保护主义与工会选票有关,那么这位74岁资深议员在其他中美问题上的立场则带有较强意识形态色彩:80年代桑德斯曾写信给中国和前苏联奉劝两国削减武器,考虑到当时的具体情况或许还可以被理解,但到了2005年,当反恐成为中美共同敌人之时,桑德斯依然要求国会制裁所有向中国出售武器的国家。此外,桑德斯在其竞选官网上没有把西藏视作中国领土的一部分,而是两个互斥的地域。(“We must...call upon China to respect fundamental human rights both in Tibet and within China”)。在今年2月的一场民主党总统辩论上,桑德斯将中国称作是“糟糕的极权的共产主义独裁国家”(“this terrible totalitarian communist dictatorship”),并批评了基辛格同中国建交和打开中美贸易大门的政策。一时间,明眼人也是醉了:桑德斯代表了25年的老家佛蒙特州的第二大贸易伙伴正是中国,他所在选区数十万工人每年受益于向中国出口5亿美元的电子产品、工业原材料和木材。

卢比奥:对中国内政意见最大的竞选人

出生在古巴移民家庭的卢比奥,爸爸是酒吧调酒师,妈妈是酒店清洁工,早年的生活经历对他的政治观念有不小影响。他曾在自传中说他的保守主义理念受古巴裔祖父的影响:同大多数逃离卡斯特罗统治的老一代古巴移民一样,他的祖父长期反对卡斯特罗的高压政治,并对共产主义社会怀有深深排斥。从小在天主教学校念书的经历也让卢比奥在反堕胎等社会议题上持有鲜明的立场。

通篇读完卢比奥竞选纲领中的对华部分后不难发现,他对中国最大的意见是人权、法治和政治制度,比如宗教和互联网管治。他称让中国人获得自由是美国的目标(“Freedom for the people of China must be our goal”) 。从内政视角解读中国外交,卢比奥把中国看做是“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并号召美国人要确保21世纪是美国的世纪而不是中国的世纪。卢比奥主张全面扩大和升级美军在东海和南海的军力部署和武器装备,联合盟友对抗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张。他还在竞选官网上公开将钓鱼岛称作日本领土(“the ‘Senkaku’ Islands which are the territory of our ally Japan”)

卢比奥女新闻官告诫作者不要现场提问

卢比奥新罕布什尔竞选集会上

在卢比奥新罕布什尔竞选集会上还发生了有趣的一幕。接近现场问答环节时,卢比奥的女发言人突然向我走来,叮嘱我不要向卢比奥现场提问,“卢比奥参议员今天不打算回答外国媒体的问题”。我有些诧异:“可是刚才杰布-布什的集会上我们还被允许提问了啊”。女新闻官没给更多解释。我当然也理解“内宣”和“外宣”的差别,尤其在这种国内选民集会上。于是我对卢比奥新闻官说”我理解,但如果卢比奥参议员当选总统,希望他能够第一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新闻官欣然答应,“我会转告参议员”。

同样是70后的古巴裔参议员克鲁兹在对华表态上有不少相似之处。就在上月,克鲁兹发起提案,将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对面马路以中国异见者名字命名。白宫随后表态称,虽不认同中国在一些人权问题上的做法,但克鲁兹的具体提案是政治“作秀”和对中国的侮辱,如果提案送到白宫总统奥巴马将否决。

特朗普:提“China”次数最多的竞选人

首先要说的是,超级星期二之后,特朗普大有不可阻挡之势。宣布竞选以来特朗普一直被认为只是蓝领白人的“宠儿”:以种族构成类似全美的南卡罗莱纳州为例,特朗普支持者中70%支持南北战争中代表南方11州捍卫黑奴制的“联邦旗”,近16%的人认为“白人比其他人种更优越”。此前未支持过任何候选人的白人优越论团体和与三K党有关的组织都公开支持特朗普。然而,随着此次超级星期二选情的尘埃落定,特朗普不断挑战人们的刻板印象:一天之内,他既赢下了哈佛、麻省理工所在的富裕的马萨诸塞州,又赢下了受大学教育人口比较低的圣经带上“红脖子”居多的阿拉巴马州。特朗普支持群体的范围在不断扩大。

再说中国。特朗普张口闭口提“China”,但仔细听会发现,“营销大师”特朗普其实是在说美国蓝领阶层最关心的一个话题:就业。不论指责中国操纵汇率促出口、还是抢走美国制造业工人工作都是特朗普安抚蓝领对失去就业和薪水停滞的担忧。特朗普很少提及对华贸易之外的中美议题。

当然,营销大师也有不灵的时候:在去年11月的一次共和党辩论中为了攻击奥巴马的中国政策,特朗普”饥不择食“地选择攻击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说这个协议是为中国而设计,恩惠了中国却欺负了其他国家。此时站在台上的兰德-保罗提醒特朗普:中国并没有加入TPP,美国设立TPP的初衷恰恰是抗衡中国。台下大笑。

从国际贸易学角度看,特朗普所说中国压低汇率抢走美国工作的判断有无道理呢?我不是经济专家,但从公开资料中可以看出:2005到2015年人民币对美元升值超过30%,升值速度超过美元、欧元和日元。升值速度之快以至于2015年3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宣布中国人民币币值已不被低估。包括美国独立研究机构和纳斯达克等财经媒体甚至认为考虑到中国经济疲软人民币已被高估近30%。此外,中国产品在美畅销恰恰是美国消费者自由意志的体现:选择购买廉价的中国产日用品,不少美国家庭可将每月节省的花销用在还房贷车贷和旅行度假上,生活质量因此提高而不是下降。

希拉里:拥有最多中美关系经验的竞选人

作者在希拉里竞选集会现场   新罕布什尔州

作了8年的第一夫人,她在白宫见证了丈夫比尔-克林顿提出的同中国“全面接触”政策和给与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国地位。作为国务卿,她称美国在南海拥有“国家利益”激怒了不少国人。把喜不喜欢希拉里-克林顿放在一边,她的经验很少有人质疑。如果上任,拥有国务院外交经验、国会立法经验和白宫内政经验的她至少可以迅速整合各部门资源、协调各部门利益,确保对华政策的延续性和可持续发展。她同杨洁篪国务委员等中国高级别官员的良好工作关系也可以帮助两国迅速进入扩大合作、管控分歧的工作状态。

我参加了几场希拉里竞选集会,也收看了所有民主党辩论,最直观的感触是:希拉里是目前为止拿中国说事较少的竞选人。她在竞选网站上涉及对华政策只有一段话,大意是上任后,他要延续国务卿时处理中美关系的原则,继续确立美国重返亚太的战略,但同时鼓励中国在国际社会发挥作用,成为“负责任的利益攸关者”。

有意思的一幕出现在2月11日威斯康星民主党电视辩论上。桑德斯攻击基辛格的干预政策导致柬埔寨动乱和生灵涂炭,并批评希拉里竟然拜师于基辛格这样一个“史上最具破坏力的美国国务卿”。做为资深政客,希拉里笑着耸耸肩说“我因不同议题请教不同的人,公平的讲,基辛格同中国建交以及他和中国领导人的个人关系对我们处理美中关系很有帮助。”

总的来看,从现在到11月8日大选前,中国的经济、内政和外交政策将继续为各路竞选人提供话题。上任后虽然会受到美国政治体质的制约和国际形势变化的影响,但竞选人的个性、人生经历和价值观、个人对中国事务的熟悉程度也将在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未来的对华政策。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王冠

王冠

中央电视台北美分台首席时政记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隆洋
专题 > 美国大选
美国大选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