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孟源:自私小气,也可以是美国总统的“施政理念”

2017-04-02 12:26:19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孟源】

当前舆论对特朗普(Trump)的政策,分析报导已经是盈篇累牍,但是英美的主流媒体如卫报(Guardian)、BBC、CNN、纽约时报(NY Times)和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固然失之于尖刻偏颇,其他能维持客观态度的,往往也专注于皮毛:或是迷于形式,着重在Trump的Twitter偏好,或是只针对Trump的个别命令做线性外推,没有把握到他整体施政理念和结构的筋骨脉络,所以这里我来做点简短的整理。

历史上每一任美国总统,在上任之后,都必须协调四种政策的动力来源,由内到外分别是:总统个人本身的理念、核心幕僚的世界观、既得利益者的要求和竞选期间对支持者的承诺。从克林顿(Clinton)开始,既得利益者的要求高于一切,而对支持者的承诺则如同用过的手纸一样,随手可弃。这次选举期间,希拉里(Hillary)碍于民意,出面反对TPP,但是基本没人相信她上任之后会维持承诺,就是一个例子。

表面上来看,Trump政权的头两个月里,已经是完全离经叛道,他为了履行承诺,立刻取消了TPP,压迫制造业反转外包的决定,并推出一系列反移民的总统令,全都是违反了若干财团利益的政策,似乎表示他不受既得利益者的影响。其实骨子里,Trump只因为他本身就是财阀,不像其他政客是财阀的专业代言人,所以一方面对倾向民主党的财阀集团完全不必理睬,另一方面愿意对响应他民粹宣传的支持者兑现足够的诺言。

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流逝,既得利益者仍然会逐步主导越来越多的Trump政策决定,只不过这些幕前幕后的主导者,换成了亲共和党的势力罢了。例如律师和媒体失势,能源业和地产业当权;又如外交政策权力从国务院向军方倾斜,都是与上一次16年前共和党即布什(Bush)政权掌权时的过程一模一样;华尔街也又是唯一能左右逢源的例外。

这些财团主控政策的实际手段是占据能制定和执行政策的官位。Trump所任命的内阁职位,毫无例外都来自传统共和党背后的财团势力,只有在他的核心幕僚圈子里,除了幕僚长Priebus是前任共和党主席、典型的圈内人之外,有三个局外人:亦即他的女婿Kushner(也代表了他的女儿Ivanka)、他的内政总智囊班农(Bannon)和他的国际贸易主管纳瓦罗(Navarro)。Kushner是政治外行,只能提供常识性(但并不一定正确)的建议。Bannon是内政改革的唯一动力,因此任期堪忧。Navarro的世界观是完全疯狂的,不可能获得内阁任何一个大员的支持;我在稍后会回头详谈这一点。

所以要看清Trump政策的关键,就在于他本身的志愿和理念。例如他前任Clinton的志愿在于:第一要为自己家庭未来谋利扎下基础,第二要推动医疗保险改革;后来在两者有强烈矛盾的背景下,选择了前者。

奥巴马(Obama)刚好有完全一样的志愿,但是在两者之间达到较好的平衡。

小Bush和Trump一样,都是政治素人、公子哥儿出身,也就最有比较的价值。他第一不需要担心未来卸任后每小时30万美金的演讲费,第二也不会想要真正改革让自己出头的既有社会、政治制度,那么Bush的个人理念是什么呢?他执政的第一年,还真是看不出来,但是我们在事后,可以很明确地说,他为了洗刷老Bush当年没有胆量直捣黄龙的(莫须有)罪名,要拿下萨达姆(Saddam),成就父亲未竟之功,是他总统任期内的最大个人愿望。

我离题去讨论Bush的例子,是为了让读者理解美国总统的“施政理念”,可以是极端自私、愚蠢和小气的。很不幸的是,在自私、愚蠢和小气这些方面,Trump比Bush有过之而无不及。

记得在Obama当选之初,共和党人对他的出生地(这关系到竞选总统的资格问题)原本颇有争议,后来夏威夷(Hawaii)州政府开出了出生证明,台面上的人物只好闭嘴。但是Trump信口雌黄惯了,又是个真人秀的明星,继续死缠烂打对知名度很有帮助,就一直没有改口。到了2011年,Obama也被搞烦了,决定当众羞辱这个不知好歹的(当时还是)小脚色一番,于是准备好了,在当年四月底的年度白宫记者晚宴上,火力全开,全程拿Trump来奚落。为了拳拳到肉,还安排由Washington Post出面,特别邀请Trump作为贵宾,参加这个他从来没去过的晚会。

Trump这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豪公子,一生名利无缺,何尝受过这样的气,现在到老在乎的就是佛家三毒里的“嗔”字。原本他竞选总统只是一件玩笑事,看看自己上新闻的头版,满足一下虚荣;到2011年之后,竞选背后忽然有了额外的理念和意志支撑,亦即要对Obama和主流媒体复仇,这才使他后来与愤世嫉俗的Bannon和Navarro走到一起。

其实他自己是生意人,随口褒贬或做空洞承诺是一生的习惯,例如在竞选期间为了讨好选民,和Hillary一副你死我活的样子,一旦选上了,又愿意握手言欢(现在反倒是Hillary记仇了)。但是Obama却是真正不共戴天的仇人,只要是有Obama手印的政策,Trump非赶尽杀绝不可,所以TPP和TTIP是死定了,奥巴马医保法案(Obama Care)必然要改(如何改反而是次要的),碳排放政策也要做180度转弯。如果萨德(THAAD)入韩不是美国军方低调自己搞的,而是Obama公开宣布的国家政策,只怕Trump也会急着反转。

讲到这里,读者或许觉得Trump的反Obama情结是件很明显的事,但是经验老到如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Trumbull)、精明如俄国的普京(Putin)、谨慎如德国的默克尔(Merkel)却都一脚踩上这个地雷。Trumbull在第一通电话里,寻求Trump持续Obama接收移民的承诺。这原本是正常的外交细节,却没想到它刚好是Trump的逆鳞;Trump本来对此事毫无所知,一旦明白是Obama的政策,立刻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对着电话破口大骂。

Putin更是不幸,特意在所有美俄的事务中,挑出一件很明显是合则两利的限制核武协议,希望把续约作为新外交关系的头红;没想到就因为谈判是在Obama任期内开始的,Putin也用了“持续”两字,Trump同样原本对此事毫无所知,同样一旦明白是Obama的政策,也对着电话破口大骂,让Putin碰了一鼻子灰。

至于Merkel是与Obama鱼水相得的外交伙伴,那更是从Trump一上任,就冲突不断;偏偏德方还一再呼吁要Trump尊重“既有”的关系,真正是火上加油。

上周Merkel到美国访问,还特别先研究了Trump在1998年接受Playboy专刊访问的谈话;其实如我早先提到的,生意人随口褒贬或做空洞承诺是个习惯,Trump20年前的发言和他现在的政策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Merkel若要拉亲近,私底下大骂Obama和主流媒体(尤其是Washington Post)会有效得多。据说日本安倍在三个月前见Trump之前,也一样研究了那篇Playboy的文章,而且小心谨慎,谈话时不敢提Hillary的名字;这同样是按错了钮。

Trump的“理念”是如此的狭隘,随着时间的流逝,Obama的政治遗产被逐次消灭之后,真正的政策方向,只能由幕僚和财团决定。Navarro是主管外交、贸易的智囊,但是他的战略观实在让人无法恭维。基本上他想要依样画里根(Reagan)的葫芦,复制30年前的两大战略胜利,亦即以宣传手段肢解苏联、以金融手段打爆日本,只不过这次肢解的对象是欧盟,而打爆的目标是中国。

但是现实背景已经完全不同了:80年代的苏联百姓崇拜西方,现在的欧盟民众却普遍鄙视Trump;30年前的日本受美国命令,在货币大幅升值的同时,必须极度压低利率,以致引发了世界级的资产泡沫,而现在的中国有独立的货币和利率政策,并且正承受着资金外逃、货币贬值的压力,要求人民币升值不只是逆水行舟,可以说是逆着瀑布行舟了。

在实际执行上,Reagan是冷战的盟主,号令天下、莫敢不从;现在Trump先把盟友得罪光了。我和朋友谈起来时,曾开了玩笑,说Navarro的大战略只怕没有《葵花宝典》那么高明,但是挥剑自宫这事Trump却先干了。

中方早已看出Trump在外交上“虚”的本质,所以以实待虚、以不变应万变,避免激发Trump的虚荣反应,静等着他全球树敌,已经成功地将自己从Trump的雷达荧幕上隐身起来。Navarro的理论如此离谱,就算不被开除,也会很快被架空。中国可以有余裕在Trump任期内,继续整顿内部、积蓄力量。

早在10年前左右,中国军方的大战略计划就已经明文预见“战略机遇”能持续到2020年,所以把如航母战斗群等等都设定了一个2020年的环节。我至今仍然不明白,他们是如何事先看到Trump会上台、美国会在外交上自宫的这些发展。我个人看来,Hillary的中国政策[原定由哈佛(Harvard)的约瑟夫·奈(Joseph Nye)主导]有不少好牌可打;当然现在这些牌都与现实无关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王孟源

王孟源

哈佛大学物理学博士,后转往金融界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孙武
专题 > 特朗普
特朗普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