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敏梓:TIME这期封面没有标题,但信息量可不少

2017-05-25 08:25:02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敏梓】

丢下乱糟糟的国内政治,特朗普正在中东欧洲兜圈子。然而国内的反对者们,并没有因为新总统在沙特拿下1100亿美元的军备大订单就放他一马,甚至准备放出最大招:受“通俄门”事件以及解雇联邦调查局(FBI)局长科米的影响,民主党众议员格林(Al Green)呼吁弹劾特朗普,此举一出,也让人们纷纷猜测,特朗普会不会是下一个被弹劾下台的总统?

“通俄门”——被俄罗斯吞噬的美国白宫

就在特朗普解雇科米之后,美国的《时代周刊》以近十年来首次没有加任何标题的封面,又一次征服了读者,同时把特朗普的“通俄门”事件又一次推向了高潮。

图中美国白宫正在被俄罗斯的标志性建筑所吞噬,有趣的是,这个标志性的建筑并非大家默认的克里姆林宫,而是克里姆林宫旁边的东正大教堂。

5月10日,白宫发言人称,总统特朗普于前一日解雇了联邦调查局(FBI)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Brien Comey, Jr),原因是他无法有效领导FBI,并称这是在司法部长塞申斯(Jeff Sessions)和副部长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的明确建议下做出的决定。而副部长罗森斯坦在备忘录中提到,科米对希拉里“邮件门”调查中的办事不力是其被解雇的原因。尽管此后罗森斯坦公开表示这并不是建议解职的理由,但这一次特朗普的大嘴巴又一次霸气表示,不管司法部长如何建议,解职都是板上钉钉。戏剧性的一幕是,宣布解职当天,多数报道均称科米本人是通过电视画面得知这一消息,当时本人正在洛杉矶出差。

科米被解职又一次引发轩然大波,矛头直指特朗普“通俄门”事件,一切似乎与3月份科米宣布正在调查俄罗斯政府干预美国大选,以及美国前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迈克尔·T·弗林(Michael Thomas Flynn)辞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通俄门”并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关于所谓通俄的调查,早在大选前就进行了,起源于民主党“邮件门”事件。2016年7月,在民主党全国党代表大会举行前夕,维基解密网站公布了民主党国家委员会内部的绝密邮件,部分邮件显示希拉里·克林顿联合民主党高层打击同为竞选人的桑德斯(Bernard Sanders),并涉嫌洗钱等丑闻,这对希拉里的选情造成重创。此后希拉里竞选团队表示,邮件泄露与俄罗斯间谍有关,而俄罗斯同特朗普团队联系紧密,因此采取的黑客行动是为了帮助其获胜。

事实上,希拉里“邮件门”事件早在2015年3月就被公开披露了,这时候希拉里尚未公开宣布竞选总统。当时希拉里被曝光在担任美国务卿期间,用私人邮件服务器进行官方通信,其中包括涉及国家机密的邮件。“邮件门”在2015年发酵并持续,虽然给希拉里的竞选造成了一些影响,但是由于其掌握了大部分竞选资源,且经过一年冗长的调查,到2016年大选前,“邮件门”已经没有很强的话题性和爆点了。而7月份科米领导的FBI在调查结束时指出,虽然希拉里在处理电子邮件系统上“极其粗心大意”,但不存在故意违法行为,因此建议不予指控。此举无疑给希拉里团队吃了一个定心丸。

然而谁都没有想到的是,维基解密随后公开邮件的行为却使整个事件急转直下,爆料内容之多范围之广,实在让吃瓜群众有一种眼花缭乱的感慨。不管是收受外国政治献金、造谣抹黑特朗普团队还是涉及洗钱、暗杀等,对于希拉里塑造的政治精英形象无疑是一个冲击。

但这还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是对党内另一参选人桑德斯的恶意打压,直接分化了选举中的民主党基本盘。尤其是当时的奥巴马政府和主流媒体都对此事三缄其口,甚至对互联网社交媒体的相关内容进行封锁,但是维基解密的影响力无疑是强大的,希拉里团队在大选中既要主动攻击特朗普,又要在内安抚民主党,彻底打乱了竞选节奏,内外交困。

而与此同时,“通俄门”的相关消息依然在不断被放出。2016年7月,根据美国情报机构和独立安全公司的报告,确实是俄罗斯的安全机构通过黑客技术,入侵了希拉里竞选团队约翰·D·波德斯塔(John D. Podesta)的私人电子邮件账户,并且将这些电子邮件传递给维基解密和匿名博客Guccifer 2.0。同时,中央情报局(CIA)据称得出结论,俄罗斯选择公布电子邮件是为了支持特朗普竞选。2016年12月,又有本地媒体报道声称FBI和国家情报主任办公室(DNI)均支持CIA的评估,认为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试图帮助当选总统特朗普获胜。报道中CIA局长表示,“我们(FBI局长及DNI局长)在俄罗斯干预我们总统选举的范围、性质和意图上达成了强烈的共识。我们三个人还同意,让我们的组织以及其他组织对这个问题进行彻底审查。”

在此期间,奥巴马政府也就干预一事进行积极的反应,不仅通过红色电话警告普京关于入侵民主党邮件一事,而且在2016年大选结束特朗普胜出后,要求对选举中外国力量干涉进行调查。而特朗普对此的回应称这是民主党对于竞选失利的恼羞成怒。

“通俄门”事件一直被调查,一直被反复提及,但均是各方力量表达观点,完全没有实锤的“铁证”。此事并未随着特朗普的当选而尘埃落定,而是继续蠢蠢欲动。

2017年1月10日,距离特朗普宣誓就任仅10天,美国一家媒体网站发布了一份长达35页的报告,声称俄罗斯早在数年前就收集了关于特朗普的“黑料”,包括性丑闻以及一直同俄罗斯暗通款曲。但网站同时也强调真实性无法被证实。2月,特朗普提名的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因涉嫌与俄罗斯外交人员秘密接触而最终辞职。3月,科米在参加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听证中,证实FBI正在调查俄罗斯政府干预总统选举的行为,包括俄罗斯政府与特朗普竞选团队之间的任何关系。随后,就在据说科米意欲进一步扩大调查范围之际,被宣布解职。一周后,美国司法部指派前FBI局长穆勒(Robert Mueller)出任特别检察官(特别检察官独立于司法系统,有权动用无限资源,直到查清真相,总统无权解职),继续调查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以及特朗普是否通俄。穆勒是继胡佛(J. Edgar Hoover)之后任期最长的FBI局长,同时曾与科米并肩作战。5月18日,特朗普发推称这一行为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政治迫害。

在这场喧闹异常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大戏中,有一则新闻被潮水般淹没了——在2016年7月10日被枪杀的民主党数据主管赛斯·里奇(Seth Rich),被确认为维基解密的泄密人。赛斯在邮件泄露给维基解密后被离奇枪杀于自家门口,当时华盛顿警方表示他死于持枪抢劫,但诸多猜测显示其与“邮件门”泄密有关,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Julian Assange)在采访中也暗示了这一点,同时该组织宣布悬赏2万美元找出凶手信息。如果这一消息得到证实,俄罗斯将会成功洗白,“通俄门”的基础便会土崩瓦解。

两边下注,科米被解雇也不是特别意外的事情

在“通俄门”中,唯一有“实锤”的便是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涉嫌与俄罗斯违规接触,坐实了“通俄”指控。弗林在特朗普当选后便被提名为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2月13日辞职,在任仅24天,是史上任期最短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事发于前总统奥巴马卸任前,弗林同俄罗斯驻美大使通了电话,谈论了关于解除美对俄制裁的议题。尽管当时获得提名,但在总统就职前弗林仍是平民身份,美国“罗根法案”(Logan Act)规定美国公民未经授权不得擅自与存在争议的国家谈判,因此弗林涉嫌违法,引咎辞职。

弗林的辞职并未平息风波,相反,“通俄门”继续发酵,弗林的律师表示弗林可以在情报委员会有关俄罗斯问题的听证会上作证以换取免诉。而在任不足一月即辞职,还是深陷“通俄门”纠葛中,不得不说对特朗普是一个重创。

此外,FBI局长科米的行动,也使得“通俄”阴影从未远离特朗普。甚至可以说,美国现实版《纸牌屋》系列大剧,每一次都有科米的身影。在美国大选期间,距离选举仅11天宣布重启希拉里“邮件门”调查,被认为给予希拉里以重击,送特朗普上任的“临门一脚”。但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仅仅过了一周,科米便致信国会,表示维持之前作出的不建议就“邮件门”事件起诉希拉里的结论。如此反复实在有一种两边下注的既视感。

然而,曾经科米也是维护宪法的楷模。2004年,科米担任小布什政府的司法部副部长,时任司法部长的约翰·阿什克罗夫特(John D. Ashcroft)病重入院,而当时的白宫办公厅主任安德鲁·卡德(Andrew H. Card)和法律顾问冈萨雷斯(Alberto Gonzales)詹姆斯·科米(James Brien Comey, Jr)要求司法部批准小布什政府不经授权的国内窃听计划,遭到了作为代理司法部长的科米的拒绝,科米甚至连夜赶在白宫前到达医院,向阿什克罗夫特说明情况取得支持,最终司法部门未同意白宫的窃听要求,白宫被迫让步。这场冲突的话题性丝毫不逊色当前科米被解职。也正是如此,2013年奥巴马提名科米出任FBI第七任局长获得了两党的一致支持,在参议院听证中高票通过(仅1票反对)。

而正是这样一位光荣历史的FBI掌门人,在大选期间的反复让人不禁要问:说好的司法独立呢?

早在竞选前,FBI对希拉里“邮件门”调查一直持续到2016年的7月份,此时两党预选结果已定,接下来就是大选,科米宣布调查未发现有证据显示违法,因此建议不予起诉。然而到了10月底,诡异的一幕出现了,科米对国会发出恢复调查希拉里“邮件门”的通知,此时距离大选仅11天,彼时在媒体引发了轩然大波,并引发了民主党的严重不满。如果说科米是受到来自于部门内部共和党力量的压力,那么他违反正常程序,在没有通知司法部长的情况下独立发出重启调查的通知,只能让人感到一头雾水。就在大家还没从懵的状态中回过神来的时候,一周后,科米便致函国会,声称经过调查,维持认为希拉里不应面对刑事指控的决定。

早在大选前夕便有迹象显示,在“邮件门”之外,FBI对于特朗普通俄调查早已进行,但并未有任何公开信息。而在特朗普上任后的今年3月,科米似乎又一次要扮演司法独立的英雄角色,在参加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听证中,证实FBI正在调查俄罗斯政府干预总统选举的行为,包括俄罗斯政府与特朗普竞选团队之间的任何关系。科米本身作为共和党人,就职于民主党总统麾下,无论是“邮件门”还是“通俄门”,如此反复无常的行动让他看上去更像一个投机分子,与司法独立毫不相关。而今年以来针对特朗普“通俄”的调查,在未有结论先放出风声的情况下,无疑是将稍稍喘息的特朗普又拖入了无尽的麻烦中。

弹劾?谈何容易!

就在特朗普宣布将科米免职后,由此举联想到当年的“水门事件”,关于特朗普是否要被弹劾的说法甚嚣尘上,甚至有媒体抛出民调,近半数民众希望特朗普被弹劾。但是大多数人似乎将弹劾想得过分简单了。

美国宪法第二条第四款规定,“合众国总统、副总统及其他所有文官,因叛国、贿赂或其它重罪和轻罪,被弹劾而判罪者,均应免职”(The President, Vice President, and all civil officers of the United States, shall be removed from office on impeachment for, and conviction of, treason, bribery, or other high crimes and misdemeanors)。现代弹劾制度起源于英国,即下议院提出弹劾程序,上议院进行审理,最初诞生是为了对抗封建王权。美国的弹劾制度建立进行了本土化的适应。

具体的弹劾程序如下:

首先由众议院司法委员会(Judiciary Committee)进行调查,之后就各弹劾条款进行投票表决,简单多数即通过。通过后,弹劾决议提交参议院。

参议院接到弹劾决议后,在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首席大法官的督导下进行审讯,由众议院选派的议员充当公诉人或是检察官的角色,宣读弹劾决议,并进行指控和辩论。

总统或其他被弹劾对象在此期间可就弹劾议案进行申辩。

投票表决,必须对每一指控进行投票,每一指控必须在2/3多数同意的情况下才可成立。只有指控罪名成立的情况下,总统才可被弹劾免职,否则宣告无罪。

美国历史上共有3位总统面临弹劾程序,而事实上只有2位总统真正被弹劾,其中最著名的水门事件,在正式启动弹劾程序前尼克松便已辞职。

第一位被弹劾的总统是林肯遇刺身亡后继任的安德鲁·约翰逊(Andrew Johnson)。彼时为南北战争结束后的重建时期,共和党激进派要求对脱离联邦的南方各州进行严厉处罚。而民主党人的总统约翰逊,曾两次担任田纳西州的州长,因此在南方重建上采取妥协立场,反对用激进手段干涉南方各州,否决了诸多议案。

但随后的国会选举,共和党激进派控制了参众两院,总统与国会之间的意见冲突进一步恶化,激进派决定踢掉这个绊脚石。国会众议院提出了约翰逊的十一项罪名,并于1868年3月开庭,约翰逊拒绝出庭。约翰逊的辩护律师表示,众议院提出的罪名表明这是一场政治审判,而无法证明总统犯下了严重罪行。弹劾案的审理持续多日,期间各种角力反复拉锯,最终十一项罪名均因没有得到参议院三分之二多数票而宣告约翰逊无罪,其中最接近的一项罪名以35人认为罪名成立,19人认为无罪,一票之差弹劾失败(当时参议院共54名议员,三分之二多数票即36人认为罪名成立即可)。

第二位被弹劾的总统则是著名的莱温斯基丑闻中的克林顿(William Jefferson Clinton),被指控的罪名包括伪证罪和妨碍司法公正。当时的独立检察官肯·斯塔尔(Ken Starr)对克林顿指控罪名的调查报告,内容包括滥用职权、不正当使用联邦调查局档案,以及在普拉·琼斯(Paula Jones)提出的性骚扰诉讼案中的撒谎行为。1998年12月众议院通过伪证罪及妨碍司法公正罪(伪证罪及滥用职权罪被否决),弹劾程序启动。1999年2月美国参议院进行宣判,最终伪证罪只有45名参议院认为有罪,连半数都未到(参议员共100人),妨碍司法公正则以一半对一半被否决,因此克林顿被判无罪。

由特朗普解职科米而引发关于干涉司法独立的议论,甚至联想到当年的“水门事件”,一方面夸大了对解职事件的解读,另一方面也完全低估了“水门事件”的严重程度和影响。当年让尼克松面临弹劾的“水门事件”,是美国历史上一次震惊世界的政治丑闻,尼克松因此被迫辞职。

“水门事件”的影响是极为深远的,也是在“水门事件”后,特别检察官制度得以设立,以排除政治干扰,更有效的反对政治腐败。与“水门事件”的惊心动魄相比,特朗普“通俄”还远未达到铁证如山的地步(至少目前放出的风声多数是通过媒体,并未有确实的人证/物证的信息流出),同时解职科米,同尼克松大规模的滥用职权还是有一定区别的,至少科米并不是第一个被开掉的FBI老大。1993年7月19日,时任FBI局长的William被克林顿解雇,这是FBI在70年的历史中第一个被解雇的局长。

此外,根据公开可查的民调,支持/反对弹劾特朗普两方的投票一直在拉锯中,近期支持一方才开始反超,但依然不到半数。

然而事实却是,民调结果并不能直接决定是否能够启动弹劾程序。发起弹劾程序首先要有足够多的议员,有司法委员会的调查结果。在当前共和党掌握参众两院多数席位的情况下,无论特朗普多么“特立独行”,启动弹劾程序都是不现实的。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王敏梓

王敏梓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业学院硕士,现为金融从业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特朗普
特朗普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