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敏梓:波多黎各有个美国梦,特朗普能帮忙实现吗

2017-06-14 08:53:51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敏梓】

这大概是世界上最执着的公投了。

美国当地时间2017年6月11日,美属波多黎各地区举行公投,给出的选项有三个:成为美国的第51个联邦州、维持现状、独立。最终,波多黎各人民“如愿以偿”,依旧心心念念地选择了成为美国第51个联邦州。

说心心念念,是因为这已经是波多黎各人民为这事儿举行的第五次公投了,和之前一样的是,这次大家依旧选择了美国;比之前好点的是,这次没有那么多的无效票,要知道,2012年的那次公投有高达50万的无效投票;不过比之前惨点的是,这次公投仅有23%选民参与了投票,当然,这也让波多黎各的“转正”需求同时看起来尴尬的不是那么强烈。

作为美国在加勒比海地区的一个自由邦,波多黎各的人口如果和美国的50个州相比,大概位于中游,但是从划归美国到现在,她一直处于懒散而尴尬的地位。波多黎各本是西班牙的海外省,1898年美西战争爆发,美国打败了老牌霸主西班牙,并占领了波多黎各,西班牙在战败后的巴黎条约中,将其割让给了美国。

作为殖民地的波多黎各,最初的地位很尴尬,直到1917年威尔逊总统签署了琼斯-沙弗洛斯法案(Jones-Shafroth Act),才正式授予波多黎各美国公民权利。但法案的签署显然没有终结波多黎各的尴尬处境,相反,相比较美国各联邦州的公民身份是由宪法赋予的,法案授予的公民身份显得极为脆弱——一旦法案撤销,公民身份就荡然无存。而很显然,撤销一个法案比推翻宪法要容易得多。

而伴随这种尴尬的地位,波多黎各在其他方面也很不省心,20世纪30年代成立共和国但被镇压,1950年波多黎各反政府人士刺杀总统杜鲁门失败,同年发生武装政变,100余人被逮捕。

1952年,波多黎各颁布了自己的宪法,明确其美国自治邦的地位。因此,有人便说这是美国版一国两制下的香港,但实际情况大相径庭。

作为一国两制中的香港,尽管拥有高度的自治权,同时颁布了基本法,但是从大的原则上来说,基本法是服从我国宪法的,而原有法律要在同基本法保持一致的前提下予以保留。

波多黎各则不尽然。被国会授予公民身份后,波多黎各居民能够参加两党初选,但无法参加美国大选。而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当波多黎各的居民离开波多黎各,在美国50个州中的任意州都可以享有投票权,这难道不是对波多黎各领地赤裸裸的歧视吗?此外,波多黎各的语言以西班牙语为主,虽然建立了政府并享有自治权,但是法律体系既有英美法系也有西班牙遗留下来的大陆法系。

因此在领域上,波多黎各既不是一个主权国家也不是一个行政区域,既不用缴纳联邦所得税,也不会像其他50个联邦州一样获得相当数额的联邦拨款,属于同联邦政府彼此独立的状态。而在居民问题上,波多黎各的居民是国民而非典型意义上的公民。这种设定,在普通民众看来并没有实质性的影响,但是对于政府而言,这种既非行政区域又非主权国家的设定,在某种程度上却显得十分的尴尬。

屡败屡战

历史上,波多黎各举行过4次公投,最近的一次即2012年,也是进行公投以来第一次支持成为美国第51个州的票数占到绝对多数。在1967、1993和1998年,波多黎各分别进行了3次公投,这三次公投可选的项目逐渐增加,到1998年,投票的项目包括:联邦领土(维持现状)、独立、自由联合的主权国家、建州、以上都不是。而在这三次的公投中,建州的支持率分别为39%、46.3%和46.5%,均未达到半数。但这并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独立这一选项,支持率最高仅有4.4%,而最低只有0.3%,倒是维持现状一直占据着多数。

2012年第四次公投时,情况开始反转。这次公投分为两轮,首先就是否继续维持现有政治地位进行投票,有近54%的人选择了改变现有地位;第二轮可选项包括三个——建州、独立或是自由联合的主权国家(进一步扩大自治权),这次公投中有61.16%的公民把票投给了建州。

结果出来后似乎下一步就是提交国会讨论并投票了,这看起来是波多黎各离美国联邦怀抱最近的一次,但事实是提案却如石沉大海,国会迟迟没有对此做出任何的反应。反对和质疑的声音主要来自于投票结果的合法性和有效性。在第2轮中有近50万的无效或空白票,在全部182万的总票数中占到了近三分之一,就这样波多黎各又一次同“美国身份”擦肩而过。

而此次公投的参与程度似乎还不如2012年,那么即使最后结果仍是支持建州的为多数,面对的质疑和反对只会强烈,从本质上看并不会对能否“转正”产生根本性的影响。

屡战屡败

首先,关于公投选票的设置一直都有很大的问题。从问卷调查或者是投票的角度来看,选票在设计上,表述越简洁越好,越清晰越好,问题的设置越少越好,这也是为什么2012年公投在第一轮投票中空白或无效票数加起来还不到8万,而到了第二轮这个数字就上升为50万,毕竟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选择是与否比选择国家命运道路要简单的多。

1967年的选票仅有独立、建州和维持原状三个选项,到了1998年选项增加到6个,但是实质性需要投票的问题并没有增加,增加的这些选项,无论是表述还是措辞都有很大的模糊性,这对于只需要极短时间做决定的投票者来说简直是灾难。

而选项设置的过多,也一定程度上分散了民众的意见,因为即使是平均分配,6个问题的占比也都只有20%不到。也许是受到了教训,在2012年的公投中,选项又一次删减为3个(同1967年类似)。但是两轮的投票或多或少都会消磨民众的积极性,毕竟对于那些对政治毫不关心的人来说,是否建州对个体的生活并无直接的影响。

其次,现在的波多黎各对于美国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坑,背负着高达700多亿美元的债务,美国一旦接手,面临的就是无底洞。波多黎各的地理位置和自然风光,决定了这是一个旅游为主导的城市,而随着航线的发展与普及,越来越多有相似自然风光的景区凭借更加低廉的成本吸引游客,波多黎各既没有很高的知名度,也没有世界闻名的景区,不可避免面对支柱产业的逐渐没落。

而无需缴纳联邦税,以及缺少联邦拨款,加上极为优越的福利制度导致成年人的就业率一半都不到。收入锐减支出不减,政府只得选择维持赤字,由此恶性循环导致积累了巨额的债务。美国一旦接手,这700多亿美元的债务就必然需要联邦负责,同时由此每年多支出一大笔联邦拨款,都会导致目前的财政赤字问题雪上加霜。

但对于波多黎各政府而言,公投建州显然是一本万利的绝佳选择,只需要动员投票过半,即可要求进入国会议程进行表决。而一旦表决通过建州成功,不仅700亿的外债联邦接盘,而且还能够获得7个国会议席,在政治上有了一席之地。此外,每年的联邦拨款对于政府也是不少的收入,对于这样的可能性何乐而不为呢?毕竟公投的成本并不高。

心思各异

迄今为止美国共有27个州进行过公投,而发起公投的门槛由各个州自己制定,有些州要求选民的绝对多数(即超过2/3),有些州仅要求公民人数的半数以上即可。根据统计,目前发起公投的门槛为公民人数的7.5%。相比较波多黎各对于加入美国大家庭的孜孜不倦,特朗普竞选成功后,加州反而宣布要就独立进行公投,决定成立加利福尼亚共和国。按照加州的规定,在今年的7月底前,只要拿到有效的60万选票就可以发起公投了。真象征了《围城》中的那句话,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

对于波多黎各成为美国第51个州的要求,有网友开始操心,未来的星条旗该怎么画呢?其实即使国旗能够接受,美国作为一个没有全国性公投的国家,要接纳一个新的成员显然比国会通过一个新法案要困难的多。即使波多黎各公投通过,从逻辑上考虑,在没有其他州支持的情况下,国会并不愿意贸然地趟这趟浑水,毕竟需要投票的决议已经足够繁冗了。

除去前三次不痛不痒的公投,2012年和今年的这两次公投,希望能够成为第51个州,波多黎各显然是被巨大的外债逼急了。2012年波多黎各的债务规模就达到了390亿美元,而从2010年开始,每年大规模的人口外流,一些关键的工作岗位如医生已经出现了严重的短缺,这种内外交困的局面只有联邦爸爸才能托底,却不曾想过联邦如今也不宽裕。

即便是联邦政府愿意托底,也要考虑各州可能的反应。而从现实中看,联邦救得了一次却未必能负责到底,毕竟经济是长期、由内而外的结构化调整才能够见效的,如果实际的产业结构、人口外流等问题得不到根本性的解决,仅仅通过财政拨款解决燃眉之急,只是把债务危机的时间延后而已。毕竟如此动机不纯的申请建州,国会要走程序都要首先掂量掂量收益与风险。

抛开经济利益的因素,波多黎各一旦建州成功,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参加总统大选以及2018年的中期选举。而目前拉美裔为主要人口构成的波多黎各正是可以预见的民主党的票仓,在目前共和党掌握参众两院、中期选举在即的情况下,自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波多黎各政府与联邦政府各有小算盘,但对于广大的民众来说并不十分在意波多黎各的未来,毕竟只要离开前往任何一个州就可以享受真正的公民待遇,政府之间的博弈实在与普通人的生活太过遥远。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王敏梓

王敏梓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业学院硕士,现为金融从业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