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敏梓:美国人口贩卖报告将中国降为三级,但很快就被打脸

2017-07-29 10:09:45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敏梓】

10人死亡,20余人重伤。这是2003年后,发生在德州的第二大人口贩卖案。上次案件导致19人死亡。

讽刺的是,在这次事件发生的前两天,美国国务院刚刚公布了《2017年人口贩运报告》,报告中将中国从“第二级观察名单”直接降级为第三级,同伊朗、朝鲜、叙利亚等国并列,理由是放任朝鲜政权贩卖人口和强制劳动。报告还称,美国政府完全符合《人口贩运受害者保护法》(简称TVPA)规定的最低标准,提高了联邦反人口贩运法律执行上的努力,将所禁止的人口贩运行为扩大到阻碍法律执行以及从人口贩运中获益。报告中除了列举每年度美国司法部(DOJ)以及国土安全局(DHS)上报的调查及受害者数量外,没有更多更详细的数据。

如果美国人口贩卖情况真如报告中所说的那么完美,又该如何解释德州的这起事件呢?事实上,事故发生地圣安东尼奥,正是距离美墨边境最近、同时也是洲际公路的交汇处,因此人口贩运事件非常猖獗。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的数据显示,每年跨越国境的人口贩运超过5万人,其中四分之一要通过德克萨斯州。而根据美国国家人口贩卖热线(National Human Trafficking Hotline)的统计,德克萨斯州在2016年共发生670起人口贩卖事件,日均近2起,有近三分之一的热线电话来自于该州。

现代奴役制度

“没有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地球上的国度便无法存在。有些人必须自由,有些人必须不自由,有些人是统治者,有些人是被统治者。”——马丁·路德·金

尽管生活在现代社会,但是仍然有2000-3000万的男人、女人和儿童被奴役,这意味文明时代有着比整个跨大西洋奴隶贸易时期加起来都要多的被奴役的人,因此不管是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还是国际劳工组织,都使用了现代奴役制度这样的表述(Modern Slavery)。

而在现代奴役制度之下,人口贩运的表述通常涵盖了非常广泛的行为,例如招募、窝藏、运输、提供或获取人口,在产业链条上的任意环节均属于这一范畴,以及通过使用暴力、欺诈、胁迫等手段造成的强迫劳动或卖淫等行为。在2000年美国国会通过的《人口贩运受害者保护法》等一系列文件中,类似的表述包括非自愿的奴役或类似奴役的做法,甚至包括债务约束、合同欺诈等等。

在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公布的2016年全球人口贩运报告中,人口贩运的目的主要包括:性剥削/性贩运、强迫劳动、器官买卖、强迫乞讨、买卖儿童、买卖婚姻等。而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的数据,在人口贩运的受害者中,性贩运占到22%,强制劳动占到68%,而强制劳工的数量预计有2000多万。在2014年的数据中,人口贩运的产业每年可以创造约300亿美元的利润,其中有三分之二来自于性剥削,剩下的则来自于强制劳动。

具体到北美地区,在包括美国、加拿大、墨西哥在内的三个国家在内,大部分人口贩运的受害者是在国内或跨境贩运,少部分来自于中美洲、南美、亚洲等区域。而在受害者中以性贩运以及强制劳动为主,二者占到全部的90%以上。

从绝对数据上看,国际劳工组织预计,全球范围内每年有600-800万人被贩卖,其中跨国人口贩卖的规模在10%左右,而其中有近2万流向美国。而数据的统计只能基于每年各国确定性上报被定罪的案件情况,尤其是跨国人口贩运,由于跨越国境,国际合作困难大、侦破概率较低,数据统计及更新的难度大,因此实际情况有可能远超预计的数量。

美国于2000年通过《人口贩运受害者保护法》,此后于2003年、2005年、2008年和2013年进行重新授权,同时践行3P原则——即起诉(prosecution)、保护(protection)以及预防(prevention),构成了美国在处理人口贩运问题上的主要法律工具。此外还有针对人口贩运受害者的T签证以及U签证,每年有5000和10000个名额。但数据显示,每年拿到签证的人数在1000-2000人之间,这一数据一定程度上吻合国务院公布的人口贩运报告中每年上报的确定起诉的案件,但是对于庞大的未被侦破并解救的受害者群体来说只是很少的一部分。

美国针对人口贩运的法案,图片来源:美国国务院官网

此外,美国相当规模的非法移民的存在,使得人口贩运问题变得更加复杂。人口贩运与偷渡、非法移民不能混为一谈,前者强调的是奴役的状态。但在实际的操作中,非法移民与人口贩运往往是重合的。在偷渡过程中,蛇头通过欺骗、威胁甚至暴力的手段,控制偷渡者,甚至通过协议的形式将偷渡者转为强迫劳力或性交易者,剥夺其基本人权和人身自由,最终偷渡者也变成了人口贩运的受害人。

美国有1300多万非法移民,而可预见范围内,这一数字将会继续增加。但随着特朗普政府对于偷渡者愈加严苛的政策导向,无法合法进入美国的人更多会选择偷渡,由此带来的偷渡以及人口贩运问题极有可能会增加。现实情况可能更为复杂,而法律条款中对于人口贩运过于宽泛的定义,也一定程度上模糊了非法移民同人口贩运的边界。

利润惊人、发展迅速的产业链

“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如果动乱和纷争能带来利润,它就会鼓励动乱和纷争。走私和贩卖奴隶就是证明。”——托·约·登宁

人口贩运的网络遍布全球,有124个国家都存在跨国人口贩卖情况,已确认至少510条贩运的路线。如此庞大的网络,人口贩运已经成为继全球范围内的军火及毒品之外第三大犯罪产业,且增速远远超过前二者,发展速度与利润同样惊人。

根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的统计数据,北美与西欧是人口贩运路线中的两大目的地,东南亚、撒哈拉以南非洲、东欧、中欧、中亚等则是主要的人口贩运输出地区。其中,泰国、马来西亚等国所在的东南亚被称为人肉集市的“中转站”,而东欧由于秩序崩溃经济停滞,贫富分化严重,使得各种武装黑帮集团、偷渡集团、贩卖人口与皮条客组成了一条严密的、成型的产业及经济链条。

美洲地区在这一链条中,既是人口贩运的主要输出地,也是主要目的地,尤其是围绕美国周边的中美洲及加勒比、墨西哥,每年偷渡、非法移民、人口贩运的情形非常猖獗。

无论是正常还是非正常的产业,发展的内核都在于巨大的市场需求。人口贩卖的市场需求巨大,具体到美国,以占比最多的性贩运为例,有媒体称美国的色情行业每年创造的利润在100-140亿美元,远超美国最受欢迎的几项体育运动年度收入的总和。尽管在美国,除了内达华洲以外,性交易并不合法,但实际情况是全球范围内打击性交易都并不容易,有一些涉及跨洲、跨境的案件需要长期侦查甚至卧底,而普通的性交易案件也面临定罪较清的尴尬情况。因此性贩运绝不缺乏需求方,相反这一需求将会随着整个色情行业而水涨船高。更为可怕的是在这其中有相当规模的未成年人,数量估计有30万人左右(2001年数据)。

此外,在强制劳动上,由于制造业等劳动密集型产业在减少劳动成本方面的压力,促使一些雇主通过雇佣人口贩运中的强制劳动力,来降低人工成本,因为这些强制劳动者不受州法律的保护,更不存在最低工资等相关福利。大部分被贩卖的强制劳动者,多数语言不通,并通过债务约束、骗其签订不平等的劳动合同等约束人身自由,从事高强度长时间的劳动,这部分人群的发现及解救难度也十分大。

除了巨大的需求外,人口贩运利润高(如性贩运,可以反复出售,毒品和军火都只能交易一次),风险低(相比较如绑架、勒索之类的犯罪),每年300多亿美元的利润,尤其在东南亚、南亚、中欧等地区,人口贩运问题猖獗,根本不受任何约束。

同时,人口贩运商业模式极容易操作,门槛极低,只需要有供货渠道、需求方和运输工具即可创造产业链条。而在一些地区广泛存在的性贩运-买卖器官-强制乞讨已经形成残酷的剥削体系,被贩卖从事性交易的受害者,在被反复摧残感染多种疾病后,会转而被卖入黑市中进行器官买卖,或是被强制乞讨,榨干受害者的最后一滴血。整个产业的巨额盈利正是建立在此之上。

暗网——人性之恶

在所有的动物中,只有人类是残忍的。他们是唯一将快乐建立在制造痛苦之上的动物。——马克·吐温

章莹颖在美失踪案,激起了人们对于美国社区安全情况的讨论。而其中有部分猜测指向了人口贩卖,此后一篇关于暗网的文章开始在朋友圈中流传。文章指出,章莹颖案的嫌疑人布伦特·克里斯滕森于案发前正是通过这一渠道浏览了关于绑架相关的帖子,并对于所谓的黑暗系二次元有着“非同寻常的迷恋”。在这个传说中无法追踪的地方,充斥着大量的暗杀、色情、毒品以及无所顾忌的人口买卖(包括成人与儿童)等现象,这些在社会上无法公开交易的在暗网中都可以实现。

“暗网”(dark web),通称只能用特殊软件、特殊授权、或对电脑做特殊设置才能连上的网络,使用一般的浏览器和搜索引擎找不到暗网的内容。暗网的服务器地址和数据传输通常是匿名、匿踪的。所有暗网的集合,实际上是构成了深网(deep web)的一部分,实际上,一切有着非公开存取机制的网站都属于这一部分,比如facebook。

暗网并非一个新鲜的名词,对于常看美剧的人来说并不陌生。在《纸牌屋》第二季里,女记者Lucas为了调查好友被杀,通过名为“Tor”的工具进入暗网,并寻找黑客帮忙。而在《犯罪心理》第11季中,暗网线索则成为贯穿全剧的线索。

Tor正是在实际中打开暗网大门的钥匙,前身是美国海军研究室开发的对服务器进行加密的洋葱路由。据统计,每年有近5000万人次下载Tor,是进入暗网的重要途径。而活跃度的提升无疑构建了整个暗网世界的基石。

在暗网市场中,一切均可用于交易,枪支、毒品、伪造护照、人体器官、人口买卖,甚至为了满足阴暗变态的心理需求有着更为黑暗、反人性的活动存在。这里无疑是人口贩运链条中的其中一个终端,但由于过于庞大,且追踪成本更高,有一种一旦落入暗网世界中就极难逃出生天的感觉。

2013年,暗网中最有名的丝绸之路(silk road)创办人乌布利希在旧金山被捕。在这个巨大的暗网百货商店中,仅支持比特币交易,你可以买到一切违禁物品。而仅仅在关闭一个月后,丝绸之路2.0版本就上线了,创建者是乌布利希的追随者,此人于2014年底锒铛入狱。但这并未阻止它死灰复燃,2015年1月,丝绸之路3.0版本又一次在黑市上线,最终是由于经营不善,无法吸引用户而最终暂停服务。

另外一些从事人口贩卖的网站,比如black death,由于出售的“商品”极为吓人,引来不少网民的关注,甚至有胆大的尝试去联系,试图获取更多的信息。但对于买家的筛选,这些组织毫无疑问非常谨慎。尤其是Black death在Reddi(类似于天涯的论坛)上进行讨论后不久即关闭网站,声称为了避免太过于出名。

同样在7月,美国联邦调查局、美国缉毒局与荷兰国家警察总局主导,由英国、加拿大、法国、德国、立陶宛、泰国以及欧洲刑警组织协助,采取联合行动,关闭了全球最大的暗网平台“Alpha Bay”。在打击暗网犯罪方面,美国联邦调查局一直不遗余力,但是究竟还有多少游离在暗网中从事人口贩卖的组织,依然是不得而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王敏梓

王敏梓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业学院硕士,现为金融从业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美国一梦
美国一梦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