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敏梓:种族主义冲突?“笨蛋,问题是经济!”

2017-08-16 08:23:41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敏梓】

8月13日,美国弗吉尼亚州爆发了据称是10年内最大的白人至上主义游行,造成包括2名警察在内共3人死亡,35人受伤。

集会自当地时间11日晚开始,约有2000-3000人参加,右翼团体包括新纳粹、白人至上主义等极端主义团体在此聚集,集会人群高喊一些有着强烈纳粹色彩的“blood and soil”以及停止移民的口号,并且与反对右翼纳粹的左翼团体发生了冲突。冲突期间,一名20岁的青年驾车冲入抗议人群,造成一名示威者死亡,多人受伤。弗吉尼亚州政府12日宣布夏洛茨维尔进入紧急状态,并部署国民警卫队。

这名驾车冲入人群的青年,在随后的报道中被描述为一个崇拜纳粹的形象,采访中他的中学历史老师称,他本人觉得纳粹非常酷。而暴动爆发于弗吉尼亚州的夏洛茨维尔市,正是弗吉尼亚大学的所在地,在这样一个整体氛围自由平静的地方,爆发如此激烈的冲突,实在让人愕然。而集会中大片的纳粹旗帜、纳粹、类似3K党的火把,让人不禁怀疑是否身处21世纪的美国。

一个雕像引发的血案

在夏洛茨维尔市中心有一座公园,公园中有一座雕像,是内战中南方邦联军队的总司令罗伯特·李(Robert E·Lee)。作为南北战争的代表人物,却成为此次暴乱的导火索,或者说,它从来没有远离过纷争。

2015年在南方多个州关于废除邦联旗帜以及其他邦联标志物的运动甚嚣尘上之际,罗伯特·李的雕像就被喷上了Black lives matter的字样(BLM也是美国一个著名的团体,长期反对针对黑人的暴力和对抗种族主义),即使事后被清除,依然能看到淡淡的痕迹。

暴动起源于是否要移除罗伯特·李的雕像

关于是否要移除,各方势力的拉锯战持续一年多。2016年,夏洛茨维尔市议员及副市长Wes Bellamy开始发起移除邦联纪念物的努力,并称市议会会指派一个特别委员会讨论这一问题。与此同时,一位黑人女高中生Zyahna Bryant向市政厅请愿将李将军的雕像移除,原因是“雕像让我和我的同伴感觉被冒犯”。2016年5月,特别委员会成立。在举行听证会后,提出要么将雕像移到别处,要么更新一些更为准确的历史信息,转变其固有的历史意义。这无疑是折中且温和的处理方法,也得到了一些雕像捍卫者的肯定。

但吊诡的是,这一建议并未得以推行,而是在今年2月,市议会宣布要对移除雕像进行投票;3月,反对移除雕像者一纸诉状告到法院,称市议会无权决定移除雕像;4月,市议会以3:2的投票结果决定移除雕像;5月,法官签发禁止令,禁止市政府在6个月内移除该雕像,并要求在8月20日重新听证。

5月开始,围绕雕像进行的游行就开始了,著名的如3K党已经进行了数次抗议,期间逮捕了一批,包括著名的白人种族主义者Richard Spencer。

暴动源于11日晚的集会,该集会由博客博主Jason Kessler组织,并命名为“团结右翼”(Unite the Right),发起集会的原因则是以李将军命名的公园要被重新命名。最终这次集会以暴乱和悲剧收场。

仅仅是一个雕像,是否就真的承载了白人至上主义的偏见?作为带有邦联历史色彩的标志物,记载南北战争是否就一定会引发种族矛盾?

历史上,罗伯特·李本身反对蓄奴制,他本人也不蓄奴。在南北战争爆发后,尽管林肯邀请其加入北方阵营,但是他还是基于母邦情结随着弗吉尼亚州加入南方阵营,后成为南方军统帅。在南北双方实力悬殊的情况下,李将军依靠过硬的战术坚持到内战后期。而面对南方败局已定的局面,李将军也拒绝了将人民拖入战争,从而拖垮北军的主张,干脆利落的投降,由此获得了南北方的一致尊敬。

这样一位品德与口碑都无瑕疵的形象,却成为种族主义暴乱的导火索,也许只是借题发挥的一个导火索而已。罗伯特·李所代表的形象是否真的是白人至上或是蓄奴制都不是最重要的,最要紧的是这已经成为支持或反对者的一种凭证,亦或是政治资本。无怪乎路易斯安那州副州长质疑移除雕像的初衷,表示国父华盛顿也有蓄奴,白宫亦是黑奴所建,这样的逻辑岂不是华盛顿纪念碑也要被拆除?

一场罗生门

从事件开始酝酿开始,直到暴动发生,期间几次事件的反转都让人瞠目结舌。

先是移除雕像的发起者、市议员Wes Bellamy被Kessler扒出是一个针对白人的种族主义者,在他过往的推特里有不少对于白人、同性恋者、女性的侮辱性言论,言语下流不堪入目。

此事一出,舆论哗然,种族主义者借种族主义搞事情,真的是滑天下之大稽。Kessler还在网上发起请愿,要求Wes Bellamy必须从市政厅辞职。为了危机公关,Wes Bellamy迅速关闭推特的权限,并反复道歉,而并未从市政厅辞职的他,在暴乱发生后又作为副市长义正辞严的出现在CNN现场采访中,在采访里他反复强调在此次暴动中最无法忽视的就是白人至上主义者,并猛烈攻击特朗普在讲话中回避这一用词。联想到他一贯反对白人的种族主义立场,这样自诩正义的言论看起来十分讽刺。

紧接着是瞻前顾后的当地政府。Unite the right集会最初是向当地政府申请并获得许可,结果政府却出尔反尔宣布集会非法,在废除给组织者Kessler许可的同时,给了左翼组织antifa在相同时间、相同地点集会的许可。第一次组织如此大规模集会的Kessler得知后恼羞成怒,援引第一修正案,将市政府告上法庭,最终胜诉,集会如期举行。

于是,左右翼聚集到了一起。按照正常的逻辑,接下来应该是政府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出动警力控制现场防止行为升级,结果不按常理出牌的夏洛茨维尔警察称,除非有明确的命令否则不会干预。可以说,最终暴力升级到无法控制,当地政府的失职不可否认。无论是出于什么样的政治立场,这样的小心思实在也让人不齿。

暴动发生后,总统特朗普迅速发了一条推特——“我们所有人都必须团结起来,并谴责仇恨代表的一切。在美国不应该存在这样的暴力,让我们团结起来!”

结果,这条推特引发左翼和右翼共同的不满。先是左派们诸如前文所述Wes Bellamy一样,认为特朗普不愿意指明是白人至上主义者,因为这些人正是他的铁粉。为此白宫不得不紧急救火,发表声明称总统所说谴责各种形式的暴力、偏执和仇恨包括白人至上主义者、3K党、新纳粹在内的所有极端主义团体。

同样不买账的还有右翼势力,前3K党领袖David Duke在推特上喊话称,“建议你照照镜子,记住是美国白人把你推上总统宝座,而不是激进的左派们”。

这就很尴尬了。

在这种时刻,难道不应该一致对外谴责暴力及恐怖袭击吗?如此境地还要咬文嚼字扯到种族主义上,美国的政治正确这根红线真是让人服气。

更何况,态度暧昧也不单是特朗普独有,即使是前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不同事件中的表态也十分耐人寻味。2016年7月,两名黑人遭警察执法时枪杀,尽管调查仍在继续,但时任美国总统的奥巴马第一时间发表讲话称,黑人群体在事件中是脆弱的,司法系统中存在种族差异。而随后达拉斯发生一起非裔退伍军人针对白人警察的枪击事件,共造成5名警察死亡。对此奥巴马发表电视讲话则是一贯的套路,谴责达拉斯袭击事件是针对执法者“狠毒的、卑鄙的攻击”,呼吁枪支管制,同时号召为受害者祈祷,并未提到种族分裂。

因此,无论是美国极端的要求政治正确,还是总统本人的政治立场,模糊回应某种程度上都是政治传统而已。

保守主义回潮?NO

暴乱后,关于美国保守主义沉渣泛起的讨论开始涌现。

作为保守主义代表的共和党,特朗普上台后确实有关于保守主义回潮的说法,当选后大刀阔斧开始减税、限制移民、禁穆令等也确实吻合了保守主义中的部分思想。但是暴动中,右翼团体举的纳粹旗帜,呼喊的纳粹口号,与3k党一般的火把游行,这些极端右翼团体已经不能够代表保守右翼的政治观点,而是滑向了民粹主义的一边。作为人类公敌的纳粹,宣扬的思想不仅挑战了传统价值观,也与美国民主灯塔宣扬的价值背道而驰。这样一次民粹的狂欢,保守主义并不能为此背锅。

全球范围内民粹主义抬头的现象,在英国脱欧公投之际就被广泛关注并讨论,并随着特朗普的当选、意大利公投等事件的发生屡被提及。在研究层面,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桥水基金创始人达里奥(Ray Dalio)于今年3月发布了《民粹主义现象》的研究报告,该报告对20世纪30年代的美国、日本与欧洲多国出现的民粹主义浪潮以及经济状况作出了分析,并指出当前发达国家的民粹主义指数已接近二战前的水平。

在现实层面,民粹主义似乎成为打击异己的手段。如果从这个意义上说,特朗普抑或希拉里、桑德斯都无法逃脱民粹的帽子,因为随着美国大选中精英意识的淡化,通过有意识的以族裔、血统、出身甚至种族等等话题来建立强化群体区分并且动员其中的部分群体,本身也是利用了民粹的某些原理。但是选举一旦结束,总统依然要回归到美国为防止多数暴政而设计的民主制衡架构中。

美国社会中左翼、右翼以及社会团体的民粹主义倾向确实在增加,此次爆发的暴乱只是将美国社会长期存在的种族割裂问题又一次掀开。长期以来随着人口发展失衡,白人在美国的人口结构中不断缩小,少数族裔不断增加。同时财富分配不公、社会分化以及美国政治中的精英主义都令底层白人越来越难以忍受,剥夺感越来越强。

底层民众所关心的话题,无非是经济、工作、移民这些与切身利益直接相关的,他们的自我认知一旦被构建成“被侮辱的、被损害的”,那么这种怨恨必然需要一个发泄口,这个发泄的口子可以是大选中代表精英阶层的候选人,也可以是“非我族类”的外来群体——也就是这次暴乱的起源。

而与各种社会失衡相伴随的是社交媒体的迅猛发展,个人更容易参与政治,而引起的社会影响力也难以预计,客观上也是推动民粹主义抬头的力量,比如此次暴乱中右翼团体的集会发起人Jason Kessler,就是博客的博主。

有一句话说得好,民粹主义与经济衰退是一对孪生兄弟。在无法将蛋糕做大的情况下,如何分蛋糕的问题自然首当其冲。而美国作为典型的移民熔炉,长期以来依靠强大的硬实力建立起的一套价值体系,如今受到极大冲击,背后的深层问题是经济。媒体如此连篇累牍的报道,都要在种族主义上下功夫,但是如果关注点仅仅在种族主义和政治正确,就好像当初移除雕像的提议一样,是掩耳盗铃一般的自欺欺人。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王敏梓

王敏梓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业学院硕士,现为金融从业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美国一梦
美国一梦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