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敏梓:特朗普联合国首秀,“错拿”了几页中国“剧本”

2017-09-26 08:51:20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敏梓】

特朗普又一次放飞自我了,这一次是在他的联大首秀上。

北京时间9月19日,第72届联合国大会召开。作为就任总统后的联大首秀,特朗普显然也不打算按常理出牌,对基本上看不过眼的国家进行了全面的口头屠杀。

耿直Boy联大首秀再开炮

此次明确中枪的国家有:朝鲜、伊朗、委内瑞拉、叙利亚、古巴(擦边)

明确中枪的人物有:美国前任总统奥巴马

打擦边球含沙射影的有:南海问题、人权问题、难民问题

躺枪:联合国

朝鲜首当其冲,特朗普在讲话中历数朝鲜政权的罪行,从所谓“数百万饿死”的平民到数不清的“监禁、酷刑、杀戮”,从美国被释放回国即死亡的大学生,到金正恩在机场被暗杀的哥哥,再到“绑架日本女孩奴役为间谍”,“没有哪个国家像朝鲜一样蔑视他国主权以及人民的福祉”。有些传闻是真是假?特朗普也许是真信吧。

对于愈演愈烈的朝鲜核试验,特朗普更是声称,美国有着强大的实力和耐心,如果被迫保卫自己或者盟友,美国将别无选择,摧毁朝鲜。而金正恩正是将他自己连同政权一起送上自杀之路。(特朗普还送了金正恩一个外号“火箭人”(rocket man))

伊朗也没逃过,被描述成一个腐败、独裁的政府,是向外出口暴力、流血和骚乱的流氓国家。此处还捎带上了奥巴马时期签订的《伊朗核框架协议》,称这一协议是美国的耻辱,是美国历史上最差、最单边性质的条约。

接着炮口转向了叙利亚、委内瑞拉和古巴。特朗普称委内瑞拉的马杜罗政权是一个腐败的政权,将国家拖到了全面崩溃的边缘。而叙利亚则是个流氓国家。对于古巴,在进行根本性的体制改革之前不会解除对其制裁。

上一次这么明确的指向应该是小布什时期的国情咨文中,将朝鲜、伊拉克和伊朗称作邪恶轴心。

对此伊朗外长在接受采访时称,特朗普无视伊朗在对抗恐怖主义中的成就,展示出了他的无知。这种无知的、仇恨的发言应该属于中世纪,不值得回应。

委内瑞拉外长称,不接受来自特朗普或任何人的威胁,没有一个领导人可以来质疑我们的民主和主权。

朝鲜外长则轻蔑的称之为“狗吠”。

俄罗斯则称特朗普的讲话“自相矛盾”,混合了对国家主权的尊重以及决定哪个国家才能拥有这样权力的厚颜无耻的借口。

在朝核问题和伊朗核框架协议上表达的激进观点,同样也引起了欧洲一些国家领导人的不满和担心,这种浮夸而强硬的表现对于当前的局势来说,似乎过于危险。

但也不全是反对的声音,还是有掌声和欢呼声的,比如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这是我在联合国30多年里第一次听到如此有胆识的发言”。这也难怪,毕竟对头们都被特朗普怼了一遍。

政治辞令这种东西,不存在的!

特朗普联大首秀,在国内引起的争议并不大,对于美国民众来说,与遥远的朝鲜、伊朗、委内瑞拉相比,还是国内的通俄门、种族主义问题更有热点。

要评论特朗普此次首秀,可以参考他的前任——奥巴马在就职后参加的第64届联合国大会时的讲话内容,对比如下:

通篇听下来,从行文的逻辑性、严谨性、起承转合、遣词造句上来看,奥巴马的演讲更胜一筹,从内容上看与其执政的理念也非常契合,就像他在演讲中引用富兰克林·罗斯福的一段话——“世界和平不可能是一个人、一个政党或一个国家的产物”、“和平必须以全世界的齐心协力为基础”,为了号召全世界同心协力,必先勾画一个和平以及共同的繁荣的蓝图。

奥巴马致力于《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寻求与俄罗斯共同削减核武器。对于朝鲜和伊朗则是特别谆谆教导的语气——如果他们履行义务,将在外交上为两个国家开辟通往更繁荣和更有保障的和平的道路。同时关注地球环境与能源问题,花大力气节进行减排,树立了一个无比高大的灯塔形象。且不管实际如何,至少演讲是一如既往“漂漂亮亮”的。

特朗普则与此不同,如果说奥巴马的演讲是含情脉脉的政治辞令,那么特朗普就没有这么多的云山雾罩,讲到核威慑时不仅给金正恩起了个火箭人的外号(Rocket man),而且表示会摧毁朝鲜(destroy),对于伊朗也毫不客气的用了残暴的政权(murderous regime)这样的字眼。

特朗普讲话时的伊朗代表,而朝鲜代表席上空无一人,图片来源CNN

甚至在谈到承担了联合国22%的预算时,特朗普也会大咧咧地说“如果联合国能达成既定的目标,那么这个投资还是值得的”——即使作为美国总统,特朗普商人基因中现实主义的一面还是非常明显。

在讲话中,特朗普没有勾画在美国领导下未来世界的蓝图,而是强调人民意志、主权国家的重要性,更加关注的是美国可以得到什么,能否获益,而不是一味强调美国作为世界领袖的角色和责任。又一次提出了要把美国放在第一位,要把权力还给权力所隶属的美国人民。

这让人不禁联想起年轻的特朗普在参加节目时对于自己当选总统后的勾画,似乎也暗合了他对外宣称的执政目标——让美国再次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在媒体的塑造下,特朗普经常会表现出一种令人困惑的矛盾:他既可以是每天只睡2-4个小时,电话可以超过100个的精力充沛的领导人,也可以是汇报不能超过5分钟,否则就会分神的老人,当然这也和他随心所欲的形象有关——就在执政百日之际,今天特朗普口中的火箭男,还是当初的“聪明的家伙”(a pretty smart cookie)。

对于媒体而言,爆点是很重要的,特朗普无论作为商人还是作为总统,基本上可以说是个靶子——作为商人的他炫富、自恋、浮夸,作为总统的他随心所欲、口无遮拦……每个人都只能看到他们想看到的特朗普,一个成功的商人、不服输的野心家,一个不靠谱的总统、推特治国的笑话……

对我来说,特朗普的首秀来自于2004年NBC制作的真人秀节目《学徒》(Apprentice,又译飞黄腾达)。节目中的候选人分为两组进行完成商业任务的PK,而最终获胜者可以得到特朗普提供的年薪25万美元的一份合同。每一轮失败的队伍都要面对特朗普及其他高管的评判,而经典的环节则是他对于每个被淘汰的选手说的一句话:You are fired(你被炒了)。

在节目中,特朗普作为有杀伐决断的权力的老板,表现出了非常鲜明的个人特质,权威、务实、侵略性以及独到的商人的眼光。

也许正是这种超务实和现实的态度,使得政治上的主义或是意识形态对他毫无影响。在大多数政治家的眼中,这位对政治规则嗤之以鼻的商人总统,简直就是一个异类——他不仅不认同政治规则,而且在身体力行的践踏规则。

同时特朗普在商业中谈判的那一套,似乎也并不适用于如今的国际局面。在商业谈判中,可以依靠牵制对手发挥优势取得胜利,但是面对一个全球治理的格局,在半岛局势愈演愈烈的情况下,对于朝鲜进行摧毁式的威胁无济于事。朝鲜最终的目的是要和美国坐到谈判桌上,而弃核可能性基本为零。在恐怖平衡的前提下,双方都会面临拉锯式的博弈的过程。这显然是商业规则无法适用的。

但异类并不完全是负面的。

美国商业中尊崇的原则:个人奋斗、契约精神、自由贸易等都是非常务实的特质。在这次联大首秀上,如果我们抛开夸张和作秀的考虑,仅从讲话本身看,特朗普已经释放了一种非常务实的信息——美国不再致力于向外输出价值观,而是希望求同存异,合作共赢。

与奥巴马总是在讲话中强调民主不同,特朗普反复强调的则是主权(sovereign)——主权国家应该按照人民的意志去发展。而抛开所谓的政治制度(在通篇讲话中只有涉及到古巴时提到了一句)、意识形态等“主义”,对一国的评判或者是国家间的合作,依托的将是国家本身健康的经济和政治秩序,互惠互利才是国家合作的基础和目标。这一点也可以理解为,美国将不愿意再为形而上的主义去“拯救世界”,而是“美国第一”,让美国再次伟大。

这种务实的外交政策信号,对于美国来说可以说是有利的。长期以来对外输出价值观,充当世界警察的角色等,在很大程度上消耗了美国,尤其经历了全球性的经济危机之后,各国都面临着发展经济、创造就业的压力。长期的对外输出难以为继,而国内也面临种种矛盾。大选中,特朗普很大一部分选票来自于底层的美国白人。对于他们来说,“主义”实在是不知所谓,只有饭碗才是最重要的。务实的外交政策,或许是破局的其中一把钥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王敏梓

王敏梓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业学院硕士,现为金融从业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特朗普
特朗普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