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敏梓:当鹰派特朗普遇上鹰派美联储

2018-10-22 08:49:40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敏梓】


十一长假结束后,多数人还没从假期或者假期综合征中恢复,10月10日美股就开始大跌,标普500指数、道琼斯工业指数和纳斯达克指数分别下跌3.29%、3.15%和4%,并带动全球股市下挫,终结了特朗普一度引以为傲的“特朗普行情”。


美股自2009年触底以来至大跌前,已经持续了长达近十年的史上最长牛市。而股市的繁荣正是特朗普政府标榜的“政绩”之一。10年期美债收益率的快速上行,叠加美联储的加息预期、中期选举的不确定性、QE放水后一些股票估值过高等因素,使得美股出现回调。但这一次网红总统却又一次将矛头对准了美联储,称其是他最大的威胁。

尽管白宫发言人强调总统是支持美联储的独立性的,但是对于特朗普来说显然政治正确什么的并不存在。而萦绕在美国人心头的则是一旦美联储失去独立性,是否会再现经济不稳定的情况。

纠结的美联储

美联储的诞生完全复刻了美国人对于“分权”的执念以及对于集权的恐惧,甚至有一种被害妄想症的观感,这使得美联储这个央妈和多数人印象中的央妈不一样。

与大英帝国不同的是,美国社会并不是一开始就对金融业持开放态度,两次中央银行的实践都因战争而成立,随后宣布破产:1811年美利坚第一银行解散,随后成立的美利坚第二银行又因为展期议案被否决而只能以州行的身份继续经营。

所以,纠结的美国人最后设计出了类似于“三权分立”的制约平衡体系,这个体系囊括了对于政府、政府与地区、地区之间、政府与私人银行等等的综合考虑,这种庞大的设计体系最后内化为包括联邦储备系统管理委员会(Board of Governors of the Federal )、12家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s)和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ederal Open Market Committee, FOMC-加息的主角)的组织体系。


在这个体系中,公共性与私营性质糅合在一起:联邦储备系统管理委员会对国会负责,12个联邦储备银行为私营性质,而作为加息主角的FOMC,12名有表决权的成员——7位来自于理事会,1位为纽约储备银行行长,其余4位为11位储备银行行长轮值。

而和全世界的央妈差不多的是,美联储也肩负着利用货币政策工具调节市场,保证金融体系稳定,控制通胀和刺激就业等责任。目前央妈们的三大法宝基本上就是法定准备金、再贴现率和公开市场操作。

加息就是公开市场操作的调控目标,确定利率水平的就是FOMC。

在FOMC的12张投票权中,最重要的显然是理事会成员,而最最重要的是这4位董事会成员:


嗯就在美联储官网的首页上……

与放水的鸽派——前任美联储主席耶伦(Janet Yellen)不同的是,这四位虽然不是典型的鹰派,却或多或少都支持渐进加息的路径,包括纽约储备银行的行长。


(来源:兴业研究)

所以,渐进加息的策略是会持续的……


特朗普不高兴

特朗普上台后坚持的就是弱势美元,让美元保持低位从而刺激出口。减税、贸易摩擦都是这一贸易政策体系下的产物,主旨就是刺激经济,而财政政策的总体方向也是在扩大赤字增加杠杆。

而美联储则不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Powell)重申对经济的乐观态度,美债一时收益大涨。渐进加息一定程度上是放缓经济增速,逐步收紧货币政策。这显然和特朗普的预期不同。

而一些研究认为,美国经济复苏应在2016-2017前后筑顶,但是特朗普的减税计划提升就业、拉动消费,进一步拉长了复苏周期。如今减税红利释放动能边际减弱叠加渐进加息,未来财政赤字进一步扩大,经济可能回逐步转入滞胀。

还记得7月份央妈和财爸吵得那一架吗?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是经济政策中永恒的话题和争议。


对于特朗普来说,这一波美股行情未必是他的功劳,但当下这段康波周期可谓适逢其会,对于中期选举来说无疑是利好。而美股大跌显然大大削弱了利好,甚至可能变成利空,更增加了不确定性。


理想化的中立

美联储体系的设计初衷就是保持机构和决策的独立性。

但是完全的独立性只存在于理想主义中。

著名的例子是1972年大选前夕,尼克松换掉了当时的美联储主席而任命伯恩斯(Arthur Burns)为新任美联储主席,并以此施压,要求维持低利率以降低失业率。在后来曝光的录音中,尼克松甚至表示必要时候即使接受通货膨胀也不能让失业增加。结果是有目共睹的,通货膨胀并没有遏制美国的经济衰退,而是加剧了滞胀和恶化。1974年福特接任总统时,美国在石油危机和粮食危机的冲击下滞胀愈发严重,并在1980年达到高峰。

1979年,卡特总统提名沃克(Paul Volcker)作为新的美联储主席,沃克宣布FOMC将采取新措施——紧缩的货币政策来应对通胀。

1980年的总统大选,里根击败卡特,在与沃克的会晤中,里根政府承认美联储的独立性性,这也是非常有里程碑意义的。

在特朗普炮轰美联储后,耶伦立刻表示对于美联储独立性的担忧。正是这位奶奶在2016年4月与时任总统奥巴马进行了密谈,尽管白宫发言人表示这不会涉及到利率问题,但是总给人一种欲盖弥彰的感觉。


所以特朗普在竞选期间也多次质疑美联储的独立性,认为是为奥巴马政府粉饰政绩,创造虚假繁荣。

以特朗普的脾气,会不会把不听话的鲍威尔也给开除了?

技术上也许可行,但实际操作就……

一些学者认为,美联储作为一个独立机构(尽管联邦储备系统管理委员会对国会负责),总统若解雇美联储主席是违宪的。

联邦储备系统管理委员会的七名成员是由总统提名并经参议院确认,一个完整的任期是14年。

联邦储备法确实也留了个可以被总统解职的口子——for cause——要有理由。


但for cause不同于for good cause(正当理由),关于cause的定义模糊不清,学者也提到政见不和不应该被考虑进去。

当然这点也没有那么强的底气……

不过,考虑到美国是一个判例法占重要地位的国家,1935年由汉弗莱的遗嘱执行人诉联邦贸易委员会的判决恐怕绕不过去。最高法院在此案中限制了总统任免行政人员的绝对权力——总统对“独立行政机构”的高级人员不能任意辞退,因此,特朗普要解雇鲍威尔不会像他解雇国务卿蒂勒森那样容易。特朗普已经表示,虽然对美联储抓狂,但并不会“fire Powell”。



其实在美国,要产业资本还是金融资本,在特朗普之前的领导人已经做出了明确的选择,包括特朗普的竞争对手希拉里女士。前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在特朗普当选后还表示,试图挽救煤矿等落后产能是非常错误的经济决策。殊不知,向来不受华尔街待见的特朗普同志,无论是大选前还是当选后,都坚定选择了产业资本,所以那些在奥巴马政府时期因为新能源产业高额补贴而怨声载道的传统产业所在的选区,最终用选票表明了态度。

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最大区别在于无法完全去量化研究人类行为。华尔街的精英们完全可以用精确的数学模型来量化经济策略的投入产出,但无法忽视的是,经济政策的背后是每一个个体,他们即使代表最落后的生产力,也和先进的生产力拥有同样的选票和话语权。

我们对于特朗普的观感,无论是公共媒体还是自媒体还是各种论坛,呈现出来的都是非常标签化的存在——“天才”、“疯子”、“商人”……这种单一的没有层次的人格认知可能恰好就是误判的起源。

据统计,自特朗普当选后,白宫中高层离职员工数量仅次于福特时期——那时候可是水门事件后福特接手烂摊子于是尼克松时期官员纷纷离职。解雇前FBI局长科米,后者从电视上知道自己被解雇的消息,解职后双方隔空互撕,一切都符合网红治国的气质。

毫无疑问特朗普专横跋扈又口无遮拦,喜欢在推特上大放厥词,视政治正确为无物,那些隐晦的蝇营狗苟他都不惧放到台面上说,是典型的非政治型领导人。

然而特朗普毕竟在商场摸爬滚打多年,虽然有老爸的庇佑,但应该还是比绝大多数普通人都明白如何实现既定的目标。制定政策,把不同政见的高官解职,保证了在政策推行上的高效,毕竟面对国会已经够头疼了。

这种雷厉风行的“铁腕”观感,无疑强化了三权分立体系中的行政角色。也许换谁当总统,美国确实可以照样运行,但是在特朗普这样别致的人的带领下,美国摆脱了政治惯性,走上了一条同样别致的道路。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王敏梓

王敏梓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业学院硕士,现为金融从业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美国经济
美国经济
作者最近文章
当鹰派特朗普遇上鹰派美联储
谁能想到过去一年,美国政坛栽到这件事情上了
《时代》名气再大,也难逃被贱卖的命运
特朗普退出教科文组织,可不等于放弃话语权
特朗普又“错拿”了几页中国“剧本”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