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睿|谁最可能在2020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中胜出?

2019-01-30 16:45:52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睿】

随着民进党当局权力重组落定、2020国民党参选者大半浮上台面,对于明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的评估,已经可以做个初步的预测。首先要说的是,民主选举难以产出贤能兼具的政治家,已是不容否认的台湾经验。这除了是选举政治本身的困境之外,还跟台湾所属的政治结构有关。

观察台湾地区2020参选人的两个指标

本栏文章说过,自从1950年代后期国民党拒绝与中共谈判以来,两岸关系在政治上就长期表现为大陆处于主动、而台湾处于被动的基调。

比如在1979年全国人大常委发表《告台湾同胞书》以前,也就是在“和平解放台湾”时期,中共领导人多次主动提出两党和谈,但台湾当局终究没能实现“国共第三次合作”。后来邓小平提出“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并界定两岸政治谈判为“两岸执政党之间的平等谈判”,但仍然被蒋经国拒绝。

值得注意的是,1979年以后美国遏制中国的主要方法之一,就是对台海两岸实施两手策略和战争边缘政策。美国一方面承认北京为中国唯一合法的代表,另一方面则不断军售台北,阻挠中国的统一。

其中,扶植在台代理人,或除掉不愿代理的人,是美方至今不变的对台方针。台湾坊间甚至有传言称,蒋经国晚年吐血身亡,与他通过密使接触早年留学苏联的同学杨尚昆,而引起美方警觉两岸是否进行和谈统一有关。

《告台湾同胞书》

蒋经国辞世后,台湾当局日渐走向台独化的同时,拜美亲日的政治作为也变本加厉,自然更不存在两岸政治谈判的意愿。尽管如此,上世纪90年代仍然达成了“九二共识”,以作为两岸关系进程的标记。同时,由于二战以来的冷战形势发生变化,大陆持续改革开放,日本经济泡沫化,传统的美日台三角经贸结构也发生了变化,两岸经贸依存度日渐走高。

在这样的情势下,1995年1月,江泽民提出“八项主张和看法”,前提是“一个中国”,由两岸各党派、各团体的代表性人物进行“分步走”的和平统一谈判,也就是将政策重心调整到“一国两制”前的过渡阶段,但被李登辉拒绝,后者还对两岸经贸提出“戒急用忍”。大陆当局的政治主动,再度引起美国的警觉。同年5月,美方突然宣布允许李登辉访问美国,制造了两岸关系紧张。

到了陈水扁执政时期,两岸关系更陷入全面倒退,台湾经济走困。

2008年马英九就任台湾地区领导人以后,基本实现了两岸“三通”,政经形势趋向好转。胡锦涛顺势在2009年《告台湾同胞书》30周年之时,提出对台工作的“六点意见”,主张两岸结束敌对状态,在“一个中国”的原则上进行平等协商,并就“国家尚未统一的特殊情况下的政治关系展开务实探讨”。胡总书记还欢迎曾经主张过、从事过、追随过“台独”的人,回到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正确方向上来,并呼吁民进党改变“台独”分裂立场。

然而,马英九除了“三通”以外,却加大对美军购,且时至今日仍然认为两岸还不具备统一条件,【1】延续着他的“三不”思维。那是因为,台湾当局长年在地缘政治上附属于美国的被动格局,不曾因为前者提出什么主张而变为主动。

回顾历史经验,人们得出两岸和平统一进程受阻或倒退的结论:其一,台湾当局无视或错失两岸和谈的机遇;其二,台湾当局甘受美国遏制中国的支配与驱遣。而这两个门坎,也是观察台湾地区2020年参选人的指标。

“习五条”下原形毕露的蓝营人马

今年《告台湾同胞书》40周年,习近平重申“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并具体到两岸统一的“台湾方案”。时势使然,继“叶九条”、“江八点”、“胡六点”之后,历史再度叩问台湾人究竟何去何从。可以说,“习五条”主动出手,台湾各路人马就原形毕露了。

大致说来,掌握较多权力和资源的蓝绿两党是站在拒统的立场,无论“维持现状”、“不统不独”或“一中各表”等说词;而一般民众或民间团体则对两岸统一抱持较开放或积极或观望的态度,无论以前他们是否主张过、从事过、追随过“台独”。当然,附随蓝绿体制拒统的人也不少,但这些人也将随着蓝绿体制的变化而变化。

有些人振振有词,说“一国两制”在台湾没有市场,但事实是兼具垄断性与内耗性的蓝绿体制无法面对或拒绝开放“一国两制”罢了。况且,在美国支配台湾当局两岸政策的结构下,台湾民众长年被阻断“和平统一”与“一国两制”的思考知能而不自觉。

如今“习五条”绕开台湾当局、突破外部干扰,直接与台湾民众对话,这就起到变化蓝绿体制的可能,而首当其冲的就是2020年选举。

在蓝营方面,“九二共识”虽然为蓝营取得2018年台湾县市长选举的大胜,但同时也要求蓝营明确并落实“九二共识”的具体内容。正是在这个进程点上,蓝营高层拒绝从“九二共识”再进一步思考“一国两制”,从而再度陷入政治被动。

从历史上看,这是国民党的宿命或政治规律使然,本不足为奇。但问题是,蓝营县市长亟需要兑现选前的承诺,而后者命悬于“九二共识”,否则也无法为2020做辅选工作了。

因此,在未来一年内,大陆最好的策略可能是“引而不发”。也就是说,为蓝营张开美好的“九二共识”经济蓝图,但并不急于全面兑现;而是由大陆各地方领导依据蓝营县市对“九二共识”的进阶和主动程度,来做出相应程度的开放交流。蓝营县市长若不表态或表态没长进,则大陆放手让他们画饼充饥便是。

如此一来,“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思考,或有机会经由蓝营县市长以各种语言形式的传播,来具体进入台湾基层民众的生活中与心目中,从而让“一中各表”式的蓝营2020参选人陷于被动、甚至反动的印象。

但值得注意蔡英文“反败为胜”的效果:部分大陆学者和媒体呼应蓝营高层的说法,忙着撇清“九二共识”与“一国两制”的定义,周折地将两者划清界线。却忽略说明的结果若造成民众“九二共识”就好、不必“一国两制”的印象,岂不是冷却国家结构统一的内涵、而配合蓝营宣传半截式的“九二共识”?

以首先表态参选2020的朱立伦为例,他在2015年曾以国民党主席的身份拜访习近平,提出“求同尊异”一说,而被习总书记回以“聚同化异”,霎时失语。后来他强行换下“一中同表”的洪秀柱,自行参选2016,却惨败于蔡英文。如今借着去年底蓝营胜选的声势,他又卷土重来,图谋“大位”。

但是,朱立伦“九二共识”的程度没超过马英九,都是“听美派”,都属于蓝绿体制的扈从者,从他近日批评柯文哲的“强盗说”可见一斑。况且,朱目前既非党主席,又非行政首长,他还自知并宣称“蓝营即使团结一致,都没有胜选的把握”。结论就是:面对2020年选举,朱立伦是最早表态的,也是最早出局的。

另一个听美派马英九,去年辅选时一度声势看涨,俨然成为台湾“九二共识”在政治上的代言人。可是“韩流”扫过,“九二共识”成为选民共识以后,反而不消他代言了。况且,当人们全面检讨绿营的窳政时,又会想起是马英九当政时该作为却不作为,或甚至反作为,才给了绿营反噬的机会,比如中国认同,比如“和平协议”,比如中学课纲,比如偷梁“换柱”,……

马英九错失的机遇太多了,历史已收回让他补过的机会。

吴敦义与王金平,属于国民党老本土派,根基都在高雄;高雄人心虽然变了,但不是因为他们。去年蓝营“九合一”胜选当晚,吴敦义以国民党主席的身份重申“一中各表”,他的历史机会也就止步于去年底了。

王金平的圆滑有目共睹,口口声声“因缘到了就宣布参选”;然而,“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岂不是2020年的“因缘”?圆滑一把年岁的他,能否参透这个机缘?如果不能,而仍由吴、王代表蓝营出马竞选2020,那就说明蓝营酱缸如故,而这正是绿营有恃无恐的所在。

张亚中如何迎对历史机遇

至于蓝营学者张亚中,形象正派,中国意识比较浓厚,属于蓝营中的统派,值得分别看待。

但张亚中的“统合论”、或者“一中三宪”,却似乎是套用欧洲的模式,移植到台海两岸来是否治丝益棼?“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原是中国土产的政治方法,为何不愿正视它的本土性与创造性?况且,即便是“一国两制”,还有人顾虑难免的隐患;那所谓过渡到“一国两制”前的政治安排,如何不存在更多被见缝插针的政治脆弱?英国脱欧殷鉴不远吧?

在历史上,中国文明的政治主体向来是单一制国家;创办孙文学校的张亚中必然清楚,孙中山也不同意联邦制、邦联制或联省自治。民国建立后,国共两党的政治实验都说明单一制才是中国最适宜的道路;中共改革开放40年的成就,也印证这条道路的可行性。

2008年金融风暴席卷欧盟各国,后者皆称颂中央集权制的中国为“救世主”;虽然,这也加大了美国的遏制欲望,但那更像是从反面肯定中国的体制。

张论“一中三宪”固不失为一种照顾现实的思考;问题是,走向复合制国家型态的“统合论”,在台湾蓝绿体制拒统(尤其是“外交”与“国防”)、美国又支配台湾当局(比如《与台湾关系法》和《与台湾交往法》)的政治结构下,如何能保证“反对分离、接受分治、推动统合、共议统一”,而不是由“接受分治”导向“最终分裂”?

台大政治系教授张亚中

正如前述的历史经验,一再错失机遇的方面无法掌握主动权。张论是马英九当政时期的产物;马英九提出两岸关系特殊,但不是国与国的关系,仅此而已。张论进一步,提出“整个中国”与包容两岸宪法的“第三宪”,其立论基础是欧盟的“互为主体性”哲学。但彼过于站在两岸当局本位来看得失,若从中国大众的立场来看,两岸民众在中国是“共为主体性”,两岸当局本应是为这种主体性服务的存在。

况且,“第三宪”与“整个中国”的论点,是把长年以来两岸与国际认知的“一个中国”现状,再推向未来的思考方式。这容易让人觉得国家统一不是个现在进行式的义务,而是在延后国家统一的政治想象中“互为主体性”,“尊重对方在其领域内之最高权力,任何一方均不得在国际上代表对方,或以对方之名以行为,双方均尊重对方之内部宪政秩序与对外事务方面之权威”,【2】却不知伊于胡底。

张论提出要签订“两岸和平发展协议”,以和平方法解决歧见,而不以武力解决或威胁对方。但那原是马英九的政治承诺,也是他并没有兑现的空头支票。如今时过境迁,经过拒绝“九二共识”与“和平统一”的民选出来的绿营当局证实:维护国家统一,从根本上无法放弃以武备为条件。换句话说,张论的和平协议或朱立伦仍在主诉的和平协议,已是错失的历史机遇。

这并不是说“和平统一”已然绝望,而是说唯有统一才能保证和平,武力是底线设计和意外准备。

张论呼吁两岸协议“承诺不分裂整个中国”,但这并不等于“承诺统一于一个中国”;况且在彼此分治的体制下,岛内再度经由选举产出倾向“台独”的行政当局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张论提出:“两岸要能够和平发展的关键是两岸必须先把主权,也就是何谓‘中国’说清楚。‘中国’不应单由中华民国政府或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所单独享有代表,‘一中’应是两岸共同组成的‘整个中国’。”这似乎是把一个中国的主权,和不同层次的治权对等起来看待的意思?

然而,当今两岸追求国家统一,在性质上是治权层面的意义,而并不是主权层面出问题。中国的主权与领土,经过二战以来的国际条约、历次宣言和文件,充分说明台海两岸与其说是追求统一,不如说是如何维护统一的问题。

目前两岸“宪法”的称号虽有不同,但内容皆涵盖两岸领土、主权、历史、文化、人民,就充分说明国际公认的“一个中国”现状。唯有如此认识,才能准确理解“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是指涉国家结构、两岸治权的定义,也才能理解“美国军舰抵达高雄之日,就是解放军武力统一台湾之时”的主权意义。

只不过,过于突出“对等”的主张,不外是要保留治权当局利益的营为,却容易在一般民众的印象里,上纲为主权争议。因此,张亚中说得不错,要把“中国”讲清楚。

但是,大陆民众已经清楚自己是中国人,是中国主权所由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治权当局;而台湾民众认同中国人身分者是58.3%,或87.3%觉得自己是中华民族的一份子,【3】而且存在浮动差距。换句话说,把“中国”讲清楚,主要是针对台湾内部的工作,而不是去说服大陆民众。

按照这个现实来推论,两岸追求国家结构统一的意义,应该是在中国之上演绎“整个中国”?还是在中国之内解释“一个中国”为好?

也就是说,若要和平统一“分步走”,应该按“统合论”朝“一中三宪”去发展?还是按“现状论”朝“一国两制”建构起来?前者是外向迭加,后者是内向巩固,在美国鹰视狼顾的环境下,成本和风险该怎么评估?

除此以外,还有国号问题,如果要13亿人接受“中华民国”是不现实的想象,那么要0.23亿人接受被敌对化70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不是也要考虑现实基础?

这不是大让小、或小事大的问题,而是如何提炼出两岸民众共同的政治、文化、历史和信仰,也就是习总书记说的“两岸同胞的心灵契合”的问题。

早在2001年10月,江泽民就对台湾“中国统一联盟”代表团提出以“中国”作为两岸统一的国号。【4】其意义或是:以“中国”作为“两岸同胞的心灵契合”最好的答案。

若以“中国”作为两岸统一的国号,不但具有政治正当性和合法性,且既能照顾历史的连续性,又能兼顾国际的现实性,体现了国家领导人的大气与见识。在大陆学界方面,曾经参与《台湾问题与中国的统一》起草工作的李家泉,也提出过两岸统称为“中国”的见解。【5】

既然两岸都接受并属于同一个“中国”,“九二共识”的话语连续性就没有问题,并能进一步作为“一国两制”的宪政基础,比如在“中国”之内设立大陆专章、台湾专章与港澳专章等。如此一来,任何一方都无法借口称号不同,而独立于中国国家结构之外。至于全国最高权力中心,自宜尊重中国历史和现实的形成──鼎立中原,各方参与,才能名正言顺,维护统一。

张亚中不忍见台湾沉沦、中华波折,致有挺身参选的义举,其胸怀远胜上述蓝营人物。但在策略上,实不如因势利导,代言已然名闻于世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才更能在新时代激扬台人的思考。横竖他另起“统合论”这个炉灶,在蓝营参加2020的初选也注定没戏!不过,原非政坛中人的张亚中,倒使人联想起已故作家李敖。

李敖

在明年的选举看台上,人们或将回忆起20年前,岛上曾有过一位先觉者以“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来参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及早地回应过历史的召唤。台湾媒体固以“史上得票数最低的总统候选人”来调侃李敖,但正如古语所说:“论至德者,不和于俗;成大功者,不谋于众。”当时的李敖何尝不自知没戏?只是典型在夙昔,而嘲笑他的俗众不过是被历史遗忘的一群政治游民。从新时代来看待岛上的参选人,无人可比李敖!

李敖走得太快,台湾的时代赶不上他;他预言台湾将被中共统治,成为留在上世纪的空谷足音。

如果说,台湾遭逢日本割据半世纪,是因为“民族弱乱”而产生的苦难;那么,台湾光复后旋即卷入以外患为背景的国内战争,可谓迭加了双重的悲剧。然而自上世纪50年代后期以来,和平解决这种悲哀的历史呼声不绝,且已经历70年;但台湾人一再拒绝或错失历史的慈悲,也许就要面对历史的另一种伺候吧。

绿营已经选择共主

在绿营看来,蓝营的腐朽,与选民的观望或迷失,恰恰是自己的机遇。其中胜算最高的,恐怕是蔡英文。

首先,蔡的人气最高,因为她最能满足“武统”的高昂情绪。试看她坚拒“和平统一、一国两制”,便能在网络上攀高声量,可见一斑。其次,既然蓝营没人出马谈判“和统”,在逻辑上就可能轮到“武统”。任何常人都知道,台湾问题不可能以“维持现状”一代一代拖下去。那么蔡英文未来一年的排兵布阵,必然要从“维持现状”更进一步,才有可能区隔蓝营而胜选。

也可以说,是美国需要“美特”在台海引入祸水,以便阻却“中国制造2025”;即使美方因此推助了“武统”,那也是它干扰中国势头的选项。

从绿营内部来看,所谓“独派四大老逼宫”,不过是一出助选苦肉计,结果振奋了“独派”舆论和民调,赢得全岛关注绿营人物,其声量一度压过柯文哲。    

然而,那四个老人,无一没有西方背景;李远哲还两岸通吃,在上世纪就赚取过大陆领导的好感,又是本世纪支持蔡英文的学界领头羊。

经过这一番选后的反向操作,蔡英文挺过了民调低迷,掌握住绿营基本盘,并大肆张扬美台关系,甘为美方驱遣。

相较于赖清德,蔡英文的方式毋宁更受美国青睐。蔡虽不承认“九二共识”,但也拒绝一般选民仍在观望、犹疑、不解或排斥的“一国两制”,这就便于她以“维持现状”把控“中华民国”的资本,从而在绿营中独占选举资源。毕竟,蔡英文自上任台湾地区领导人以来,还没公然宣布“台独”,使得国台办也只能痛斥她大放厥词“两国论”而已。

至于所谓“败选内阁”,如苏贞昌、陈其迈、林佳龙等人,皆非政坛新手。他们转入“中央”,襄赞蔡英文把控“中华民国”,以压制蓝营“地方”。遂形成整个台湾仍旧是蓝绿体制共构的天下,这是蔡英文“反败为胜”的正解!

张亚中说赖清德参加了辜宽敏成立的“台湾制宪基金会”,并致词宣称台湾需要新“宪法”,就证明赖是个“彻头彻尾的『正名制宪』台独工作者”云云。【6】坦白说,那和亲蓝媒体以为赖清德高唱“制宪”,就是要“挑战蔡英文的现状”一样,【7】是真把赖清德当成“赖神”了!

其实,赖清德并非舆论认为的2020绿营人选,他只是蔡英文的助选员,或至多是蔡的副手而已。赖在行政部门掌权时,对于“台独”只管口说而不实现,证明他只是在襄助蔡英文掌控基本教义派;现在赖已卸任,在一个绿营主席也在场的民间组织上宣称“正名制宪”,这是从体制外帮忙蔡英文巩固绿营基本盘罢了,而不是要独揽绿营的话语权。

换句话说,在绿营2020的排场中,赖清德唱的不是主角儿。即使被安排出访美国,赖的使命都将是为蔡“宣慰侨胞”,或以“双簧戏”撑大绿营的选举舆论而已,无论他内心的盘算如何。

辜宽敏属于“日系台独”,而近来中日关系转好,日本官方为了国家利益,帮不了“台独”,只是利用“台独”赚取台湾的便宜。因此,辜支持赖清德,是他没看懂这出蓝绿体制的选举大戏。

从美国方面来观察,答案还是一样的。正如前述,美国对台海两岸实施战争边缘政策,以便尽可能地消耗中国。两岸“和统”固然会使其政策破产,但“武统”一样会让其政策破产。在大陆当局铺陈一带一路、推展共赢外交的大环境下,美国想对“武统”后的中国实施封锁,已欠缺足够的把握,它自不会轻易放弃当前的战争边缘政策。

如此看来,美方就不可能支持导致“武统”的“正名制宪”,赖清德因此不是最合适的人选。

反观蔡英文,在拒绝“九二共识”与“一国两制”之间,坚持“台独”边缘政策,也就是所谓“维持现状”,这与美方的战争边缘政策相契合;或也可以说,欲忠实执行美方的台海政策,蔡英文仍是绿营中的首选。所以未来一年,美台双边的电访、面访、互访、……,必然络绎于途。

由于习近平已经明确国家统一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相互关系,无论为了应对“中国制造2025”,还是为了应对“两个一百年”,美国都必然介入2020台湾地区选举;而蔡英文是既没公然宣称“台独”,又不靠向“和平统一”,且具有强烈美国支配欲的下手。

美国支配了蔡英文,就支配了绿营;而支配了绿营,也就支配了蓝营。在过去,这种支配关系还能影响大陆的对台政策。但蓝营以“九二共识”行情看涨,却禁不住绿营的进一步推敲,因为蓝营同样抵制“和平统一、一国两制”。

绿营很清楚蓝营的底牌:所谓“一中各表”,就是“维持现状”的修辞。所以,在一切绿营质问“九二共识”的场合,蓝营均一致表现避实就虚,包括陈致中、陈明通对质韩国瑜,包括“经济100分,政治0分”的说法。

美国当然更清楚这两个军购阵营的底细;但是,大陆当局一样清楚,蓝营只是作为牵制绿营的工具。过去美国不但在台海两岸玩平衡遏制,也对蓝绿两党玩平衡支配。现在时移势易,两岸严重失衡,岛内两党面临边缘化,这让本身是两党政治的美国逐渐失却平衡中介,而被迫面对台海两岸的民意。

具体说来,也就是美国直面中国复兴,而台湾是无法避免的角力场。当然,台湾沦为角力场,是由于地缘位置、美国全球战略和内应装置等因素使然;只不过,作为内应装置的蓝绿体制,在大陆当局决定收拾历史遗留的背景下,已逐渐受到民众质疑或厌弃,这就导致美国会改变着力台湾的方式。

说白了,也就是平衡中介玩不转了,中美在台湾问题上直逼对撞。然而,地缘因素决定了台湾是中国的核心利益;但对美国而言,台湾只是它的跨境利益,而这又决定有限斗争不如无限斗争的必然。所以,习近平能以国内架构来处理台湾定位,并诉诸与台湾民众对话;但川普则仍需要通过其跨境利益的代理机制,而无法直接支配台湾民意。

正是在这样对撞条件失衡的状态下,美国放弃了投机性较高的蓝营,而对拒绝台海统一相较硬姿态的绿营施打鸡血。那些美其名的军舰与法案,就是专程来催打的拉拉队。

所以大家会看到,在“九合一败选”过后的这一年里,绿营“反败为胜”的声势盖过蓝营:比如尾随美国封锁华为电信产品这件事,亲绿媒体自称台湾是“新八国联军”的成员;【8】又如亲绿学者指称“台湾地位未定论”的理据,是因为美国里根政府否认台湾是中国的主权之类。【9】这些狐假虎威的证明,其实反映了拒绝“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蓝营,已陷入两难的窘境。

换句话说,在美国调整台海战术的背景下,绿营面对2020的选举已经集中意志、产生共主;与此相反,陶醉于“九合一胜选”行情中的蓝营要角,早已被美方打入棋海的冷宫,却还内斗方酣,争抢着访美输诚的行程。

有人问,既然蔡英文外号“发夹弯”,她有可能弯回“九二共识”吗?这固然会碎了两岸“蔡粉”的心,但也是无法百分百排除的可能,谁教她说过“我们的一个中国各自表述是在1992年所谈的过程”呢?【10】

而从蔡的军演看来,竟传出“逃跑专用”的路线和直升机,可见蔡当局并没有“玉碎”的决绝意志,也就是没有百分百的“台独”信仰。况且,大陆当局也还没公布“台独”惩处名单,蔡就有回旋操作的余地。再说,蔡曾向柯文哲寻求妥协和合作,而柯早已向大陆寻求妥协和合作,这就意味“理念型台独”也不过尔尔。

只不过,有可能不等于有机会。且不说大陆当局是否放过蔡英文,如果蔡弯回“九二共识”,首先她的靠山就不会放过她。因此,“发夹弯”只能是善意的想象。

柯文哲时来运转?

话说回来,习总书记倡议两岸“平等协商,共议统一”。具体办法是“两岸各政党、各界别推举代表性人士,就两岸关系和民族未来开展广泛深入的民主协商,就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达成制度性安排”。这有个问题是:什么时候开始?是指2020台湾地区选后?还是选前?

若是选前,目前只有新党主席郁慕明正面响应。这位年近80的主席不惧牢狱之灾,公开表态愿为统一出声;但岛内至少还有58.3%的中国人具资格为统一出声,却受阻于相关的法规。换句话说,习近平对台民主协商国家统一的用意,目前受阻于垄断性、独占性的蓝绿体制。而蓝绿均拒绝“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可见“共议统一”在选前肯定没戏。

于是问题的关键,还是在2020台湾地区选举。

从大陆当局来看,正如前述,对待蓝营最好的策略是“引而不发”,也就是有条件、有针对、有前提的开放交流。这样一方面启动了变化蓝绿体制的影响,另一方面将使蓝营投机买办的政客出局。在蓝营出局的估计下,倒逼绿营从“维持现状”偏向极端路线,为突围蓝绿体制的参选人打开话语空间。那么2020选后,两岸“平等协商,共议统一”或能有戏。

倒逼绿营从“维持现状”偏向极端路线的正面力量,就是“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主张。并且,“习五条”欲取代蓝绿垄断的“维持现状”,若按“现状论”朝内向的“一国两制”建构起来,而不是朝“一中三宪”去外向发展,较可避免蓝绿体制的独占性和买办性复辟。换句话说,“和平统一、一国两制”不是国家主权的再造,而是国家结构的统一与其相应的治权合理分配,以此赢得“维持现状”的正解。

另一方面,美国也反对台海现状的改变,其实就是反对改变它遏制台海的权力结构。但是,美国只能影响台湾当局,却无法像大陆惠台那样影响台湾民众;何况,美国会让台湾民众陷于困境,比如无穷尽的军购开销或间接干涉通信产品的使用等。如此一来,美国自无法与台湾民众“共议现状”,而只能着力于绿营当局;绿营当局则既要避免“现状”朝统一移动,又要避免“现状”被蓝营取代,于是它只能实质上由“现状”偏向极端路线。

换句话说,美国是推助台海现状改变的反面力量。

而极端路线又必然吞噬台湾民众的生活“现状”,这就给突围蓝绿体制的参选人制造了机会。所以说,柯文哲若以“共议一国两制、壮大现状生活”为参选诉求,便能吸收统派、现状派与投机派的选票,一举击溃独派、极端派。

正如开篇所述,台湾地区选举难以产出贤能兼具的政治家。柯文哲插科打诨、形容逗趣,“望之不似人君,就之而不见所畏焉”,还背负深绿、暗独、皇民之类的批评。但从政治上来说,正是他的投机或识时务,能在此时此地碰上了历史评价翻盘的机遇。

反过来看,年届六旬的柯文哲参选2020,若不走出蓝绿体制的政党套路,或其两岸政策无法区隔于蓝绿两党的路线,则不但在明年选举无法胜出,即使他来年想以不同政见参选,也已时过境迁或被人取代。这就意味以“共议一国两制、壮大现状生活”参选2020,成为柯文哲更上层楼的唯一出路。

而在韩国瑜不便参选2020的前提下,柯文哲几经民调都是支持度最高;当年梁襄王或许搞不清楚“天下恶乎定”的道理,但务实的柯文哲能否明白“定于一”的时势?孟子说:“不嗜杀人者能一之。”美国没有这样的政治哲学和实践经验,它的代理机制终究要输出极端路线,这就是柯文哲成全“定于一”的历史机遇。当然,如此选择需要机智和运气,以免暗遭刺杀。

退一步来说,即便柯文哲代言“一国两制”不成功,使台湾经过一年阵痛后仍然产下绿巨婴,那也就是换来接续四年的凌迟。而在两岸差距更加失衡的情况下,台湾将进一步体验“维持现状”的破局,从而导致2024年更有代言“一国两制”的新人胜出。

大势不可违,只不过愈往后拖延,台湾的“现状”也就愈不成形,以至不好“共议”罢了。

不要期待台湾出现政治家,也不要期待台湾民众能朝体制外呼应“习五条”,这是面对台湾地区选举政治的务实看法;政治家主动提出“平等协商,共议统一”,却可能由投机政客被动地顺天应人,这就是当前台海的政治气候。

“一觉醒来,和平已经死了”?

有些台湾统派在“习五条”出台后,乐观地说“和统”可期,“武统”方案已被排除。但就国内问题结合国际情势来看,台海统一是辩证发展的过程,文武并用,和战相成,可能是比较实际的方式。

特别在独派暴冲与外力介入的意义上,或者在和平谈判已经无望的意义上,“习五条”也是“习武条”。

  “习五条”的和平方案诉诸台湾民众,而非台湾当局,就是明白台湾当局不会正面回应和平统一。“习五条”也明白,在蓝绿体制下,台湾民间没有“平等协商,共议统一”的权利。因此,“习五条”是在充分掌握国内外情势的条件下,已有各式备选方案的政策解释和说明,而不再是简单空洞的政治主张。

果不其然,台湾蓝绿阵营都拒绝或模糊拒绝“习五条”,从而突出其政策解说的意义──“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我们愿意以最大诚意、尽最大努力争取和平统一的前景,因为以和平方式实现统一,对两岸同胞和全民族最有利。”

换句话说,无论选举结果如何,“习五条”中的统一势在必行,差别只是用什么方案来应对。即便绿营当局连任,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虚有其表的“维持现状”破局。

比如外事方面,非洲和欧洲的“邦交”可能全部挂零;承认台湾当局的主张,则愈来愈难以在国际间立足。军事方面,康熙对澎湖,毛泽东对金门,都为国家统一留下可资取用的战略遗产,“台独”则没有任何成功的历史参照。经济方面,南向政策得不偿失,美日两国需索无度,两岸经贸可能停滞,从而影响台湾的社会福利、基础建设、教育资源和生活质量,使“民主的立场”失去立场。

如此一来,绿营当局的“维持现状”只能走向极端,而走向极端便会启动“习五条”来维护台海的和平稳定,包括重建“现状”。从这个方向来看,也就是邱毅说的:以“武统”开始,以“和统”结束。

2019注定是台海不平静的一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汪洋在对台工作会议上声明:“要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绝不为各种形式的‘台独’分裂活动留下任何空间。”【11】参选台湾地区2020的人,正各自盘算着空间与时间的函数关系。

  “习五条”殷殷叮嘱:“两岸同胞要共谋和平、共护和平、共享和平。”而和平空间,是时间的函数。

参考文献:

1、《回应习 马:两岸还不具统一条件》,《自由时报》,2019年1月3日,A3版。

2、张亚中:《两岸和平发展基础协议草案》,2009年。

3、《58.3%台湾人认同是中国人 创史上次高》,《中国时报》,2018年10月19日,A6版。

4、李家泉:《关于对台实行“一国两制”及相关问题探讨》,《现代台湾研究》2002年第2期,第4-6页。

5、李家泉:《关于构建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框架问题探讨》,香港《中国评论》,2009年3月号。

6、张亚中:《赖清德终于抛掉务实面具》,《中国时报》,2019年1月24日,A14版。

7、《赖清德高倡“制宪”,挑战蔡英文的现状》,《联合报》,2019年1月27日,A2版。

8、《法加入防堵华为 新八国联军成形》,《自由时报》,2019年1月25日,A2版。

9、陈仪深:《白狼‧喜乐岛‧中华民国》,《自由时报》,2019年1月21日,A17版。

10、《历史会记得立院答询 陆委会主委蔡英文:我们的立场,是各自表述一个中国》,《中国时报》,2019年1月10日,A1版。

11、《陆不容台独 立场更为强硬》,《旺报》,2019年1月24日,A11版。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王睿

王睿

台湾时事观察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吴立群
专题 > 台湾
台湾
作者最近文章
谁最可能在2020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中胜出?
《告台湾同胞书》是劝降书吗?
绿营的希望在蓝营,蓝营的希望在……
“两颗子弹”这样的离奇事件,今年会再现台湾吗
影视剧能弥补台湾日渐淡薄的中国认同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