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睿:​“太阳花学运”五周年,只剩自我解嘲的政治宣传

2019-03-18 08:14:06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睿】

2019年两会如期完成,贯彻“习五条”无悬念地写入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适逢台北“太阳花学运”五周年,两相比对,不由得不探问后者何去何从。

只剩自我解嘲的政治宣传

众所周知,蔡英文当局是“太阳花学运”的具体结果,而蔡当局的经贸政策和实践成绩,直接反映“太阳花学运”诉求的成败。

从最近五年的出货来看,台湾作为岛屿型外向经济体,对大陆出口贸易额不断增长,仅2018年就超过967亿美元,比2017年增加78亿美元。这并不包括对香港出口贸易的数据,却比2018年出口“新南向政策18国”的683亿美元还多出一大段。2018年台湾对外贸易总额,大陆的比重占24.192%,高出美(11.958%)、日(10.802%)两者的总和。

蔡当局力推“新南向政策”,以图取代两岸经贸连结,但就2017到2018两年内的贸易收支结果来看:台湾对东协各国共收入51,231(百万美元),对大陆共收入161,846(百万美元),后者是前者的3.16倍。再就观光业来看,最近三年大陆游客来台总数连续下滑,但直到去年仍然是来台人数最多者(269.6万人次);而东南亚国家游客来台总数连续三年上升,去年已高达243万人次,但其消费额只是大陆游客的2/5。

相反的情况是,陆客来台变少了,台客赴陆却变多了。更值得注意的是,在台湾高中毕业生赴陆就读大学方面,2014年原有1353人,同年发生“太阳花学运”,次年就减为1279人。但2016年又增加为1380人;2017年增加为1650人;去年推出“惠台31条”后,更增加为2246人。

此外,“太阳花学运”拱出的一个政治素人柯文哲,上台不久便高呼“两岸一家亲”了。

2018年12月19日,双城论坛欢迎晚宴上柯文哲致辞中引用了“两岸一家亲”的表述(@东方IC)

单从上述现象来看,所谓五年前的“太阳花学运”是一场成功的政治运动,“是台湾人民的大胜利”,“它使台湾从中国的企图箝制中解脱出来,造成中国对台工作的大顿挫”云云,显然是自我解嘲的政治宣传而已。

黑箱教改世代的国家观

据岛内各项民调显示,如今不支持蔡英文当局的民众,以20-30岁的年龄层居相对多数。而这个年龄层,恰恰是三年前最支持蔡英文的青年选民,也是台湾教改成长的世代、是反高中课纲微调的助力、是黯然的太阳花青年所在。

这群“花青”所以黯然,是因为他们属于“黑箱”的一部分;五年来的时势发展和人事变迁,无不证明他们自己是更黯然的“黑箱”产品。比如台湾高等法院在去年此时判决“花青”22人无罪,但竟无一人“不服从”这陷他们于政治不义的判决──他们只愿坐享“言论自由”的政治待遇,而无心背负“公民不服从”的法治后果。李敖生前说他们他们水平很低、胆小如鼠,可谓一语中的。

然而,李敖和马英九都说过“花青”毁掉了台湾,则恐怕是过誉之词。“花青”闯占公署,捣毁公物,宣称“自己的国家自己救”,其实暴露了历史与政治见识的苍白。

今年1月2日,在发表《告台湾同胞书》四十周年纪念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词开篇就将台海两岸分隔的缘由,追本溯源到19世纪中叶的列强入侵、中华民族内忧外患的处境。然而这种历史观和政治观,恰恰是台湾教改世代的人格和认知短板;“花青”的国家意识是由抽离历史处境的虚无主义、唯心主义构成,是一种不曾在历史上实现独立于中国之外的政治观。

正因为如此,由“太阳花学运”催生出来的“时代力量”,以及民进党、台联党、社民党等,才会助推2015年的“反高中课纲微调学运”。后者的理由仍然是“反黑箱”,其方法仍然是占领公署,却不知道自己就是去中国化黑箱教改的产物,也无识于解放自己被那只黑箱占领的三观。台独势力操控“花青”世代的良药,就是教改逾20年的课纲,岂能任人调整?

对此反应最快的人,就是今年1月22日被人“打脸”的台湾文化部门负责人郑丽君;而执行最快的人,是蔡当局首任教育部门负责人潘文忠。郑丽君是当年反对高中课纲微调和提案废除该微调课纲的核心人物。身为台湾当朝新宠,郑支持去年获得金马奖最佳纪录片导演傅榆的“台独”发言,但郑的夫婿却是一名东莞台商,郑且被号称为“最有钱的公务员”。

客观来看,这些人的政治立场没有道德规范、没有历史条理,他们以虚无又唯心的“国家意识”包装起自己的流浪意识,却要“花青”相信他们流浪在虚无里的“国家”定义。于是,“花青”高喊“自己的国家自己救”,却没有一个像样的“救国义士”挺身奉献,而是跑到华盛顿去现眼呼救。

统一是补上历史课的过程

习近平总书记说:“为战胜外来侵略、争取民族解放、实现国家统一,中华儿女前仆后继,进行了可歌可泣的斗争。台湾同胞在这场斗争中作出了重要贡献。”

自19世纪后期以来,超过一百多年的时间里,两岸民众为反对帝国主义、争取民族解放和国家统一,而汇成共同的历史主流和政治使命,“台独”因此是为反动逆流。把逆流当主流的结果,“花青”的行动就欠缺历史推力和政治感召,很快就现出乌合之众的原形。

也就是说,驱策“花青”为“台独”犬马的后果,反而加速毁灭“台独”的道德想象,而不足以毁掉台湾。台湾既是中华儿女百多年反帝斗争的一个标志,则断难被历史逆流飘移中国之外。

至于习近平总书记说台湾光复后不久,由于中国内战延续和外部势力干涉,海峡两岸陷入长期政治对立的特殊状态,这也不是“花青”的世界观。后者认为台湾自来是一个独立的世界,是一个不断遭遇“外来政权”殖民的悲情岛屿,其自救之道是充满现代性的公民培力,并乞援于美、日等国来对抗强大的中国。

换句话说,自内战的反共教育开端,到冷战固化的政军经结构,再到横向移植西方现代性的世界观,构成“花青”由外部势力及其代理人支配的“反中”头脑。

所以,习讲话当中有五个“70年来”,正面说明大陆当局打破两岸隔绝状态、推动一个中国道路、确立“和平统一 一国两制”方针、赢得国际社会支持中国统一、挫败“台独”与分裂活动的历史;又有四个“任何人任何势力”,从反面强调两岸同属一个中国、两岸同胞都是中国人、两岸大势向前发展、两岸统一走向国家强大与民族复兴的事实。这些话语对解放“花青”的反中头脑,呈现摧枯拉朽的现实态势。

最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在去年11月利用金马奖场合进行政治表态的傅榆。她的发言和记录“花青”的作品──《我们的青春,在台湾》所引发的热议,在今年初的习讲话之后被完全冷落于舆论暗角,徒剩狺狺“扫帚”来续尾。

现实的态势是,既然“花青”认为高层有黑箱作业,习讲话就对台湾各政党通大路、对各界别开大门,明白说出两岸关系的来龙去脉,并明确指出“祖国必须统一,也必然统一”的历史定论与政治伦理。这样的大白话,直捣“花青”大黑箱里的三观──民主协商比“言论自由”更具体成事,制度性安排较“公民不服从”更为成熟稳健。

所谓“自己的国家自己救”,在“太阳花学运”五年后有了正解。

从“台独”精神铁幕退场之义

“民族复兴”、“两岸同胞”、“美好生活”、“国家强大”、“中国人帮中国人”、希望台湾同胞“像珍视自己的眼睛一样珍视和平,像追求人生的幸福一样追求统一”,这些被蔡当局视为“统战”而不曾存在“花青”三观里的言语,读来却富有暖心的温度。

面对习五条破竹之势,蔡当局研议两个多月,出笼七项纲领来反制。但是,蔡七项的“拒统”纲领充满限缩、自残、截堵的冰冷思维;一面嘟嚷“只剩最后一口气”,一面却推说氧气罩里有毒。其所谓“民主防护网”,恐成为白色铁幕;而“两岸条例修正案”,正说明维持现状破局的事实。民主不能满足民生,它就是西方人所说的铁幕;而两岸条例本身,已证明一国两制的存在。

“太阳花学运”五周年,“花青”随风四散,甚至西进大陆;“九二共识”、“一个中国”、“和平统一”已成为岛内热词,“台独”话语则气若游丝。蔡当局唯一破坏习五条的能事,就是激励大陆动用武力,但蔡却受制于美国的东亚战略布局。当年“花青”退场,已根本地反映美国衰落、中国复兴的局面──反对两岸贸易没什么了不起,一个外向经济体的大陆边缘岛要自残,谁也阻拦不了;但想借此暴冲“两国论”,则是美国也无法逾越的红线,何况“花青”?

然而,蔡当局安全部门指出大陆以经济利益掌控台湾,倒是提醒人们对于“台湾方案”的设计理念,应注意习讲话中首先晓之以义、进而导之以利,义利并举、义在利先的原则。

比如“热忱欢迎台湾青年来祖国大陆追梦、筑梦、圆梦”,是在“中国人帮中国人”的命题上才成立的愿景。为什么统促党总裁张安乐指出,台湾最大的问题是“没有中国人了”?因为“亡人之国,先去其史”,这是台湾产生“花青”的重要原因。国家统一的政治伦理,就存在中国历史的条理当中,台湾当局对此有深刻的认识,课纲因而成为台湾教改的必争之处。

“独派”政客和媒体把国家统一的伦理污名为“以经促统”,便是没有高于生物性的华夏意识与中国认同使然。马英九执政时或出于私心,或囿于美国,对两岸关系“只经不政”的模式,等于爱财无道、为富不仁,延续李扁自毁中国人之义的政治,其遇上人格异化的反中“花青”也就不算意外。

鉴于同样的人格结构,“独派”媒体至今仍期待“花青”来挽救他们拒统的前途:“若太阳花运动不复活,韩流亦将无法遏阻,‘和平协议’必将进一步嚣张,台湾前途确令人担忧。”但人们从“花青”五年来的表现可知,那种期待仿佛黔驴技穷的嘶鸣。

这并不是说娼妓、毒犯和性骚狂就没有参加学运的权利,而是人们期待学运的纯度比较高;“花青”恃宠而骄却成分庞杂,敢做不敢当,与“台独”政客敢说不敢为的行径如出一辙,如何可能感动人心?所谓“三一八学运是改变台湾政坛可歌可泣的学生运动”云云,或许是倒反“台独”政客退场的谶言。

可悲可笑的是,蔡当局哪壶不开提哪壶,居然提起今年是“五四”学运一百周年,这不啻拿“外抗强权,内除国贼”打自己脸?“五四”学运是抗日反帝的爱国主义,正与蔡当局的历史基因截然相反,更与“花青”学运无从比较。

凡以利合者,必以利分

“花青”人格是“台独”铁幕教育的成果,深具拜美媚日的机会主义。虽说“台湾问题因民族弱乱而产生,必将随着民族复兴而终结”;但凡以利合者,必以利分。就台湾“花青”来说,民族复兴首先是复兴中国人之义;否则,“台湾方案”难以长治久安。

因此,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秉持同胞情、同理心,以正确的历史观、民族观、国家观化育后人,这是针砭其弊的说法。习又说:“广大台湾同胞具有光荣的爱国主义传统,是我们的骨肉天亲。”这是认识到复兴中国人之义并非外铄,而是内在于台湾社会的传统,只不过中国的内战外患予逆流以可乘之机,使这块华夏边缘上的“花青”以为自己不是中国人罢了。

由此看来,一方面通过政治经济的方法终结内战外患,一方面用教育复兴中国人之义,同是两岸心灵契合不可或缺的工作。

【本文为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王睿

王睿

台湾时事观察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周雪莹
专题 > 2019两会
2019两会
作者最近文章
“太阳花学运”五周年,只剩自我解嘲的政治宣传
谁最可能在2020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中胜出?
《告台湾同胞书》是劝降书吗?
绿营的希望在蓝营,蓝营的希望在……
“两颗子弹”这样的离奇事件,今年会再现台湾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