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若愚:深圳GDP赶超香港——当理想成为现实

2018-01-24 08:01:09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若愚】

这个世界上最励志的故事,莫过于小弟逆袭——想当年,深圳只不过是香港身边一个不怎么被看得起的穷邻居,也是一个忠诚的小学生,时常用崇拜的眼神望着一水之隔的繁华;只不过四十年时间,深圳发展日新月异,不但从跟跑实现和老大哥并跑,现在干脆要弯道超车了。

深圳赶超香港,这个被关注和讨论了很久的话题,正一步步变成现实。

1.在GDP层面,深圳超越香港已成必然

这段时间,全国各省市陆续亮出了经济发展“成绩单”。对于珠三角港穗深三雄来说,大家喜闻乐见的一个话题,当然是哪个升了哪个降了,谁才是真正的老大。

1月11日,广州市人大十五届三次会议开幕,广州市市长温国辉向大会作政府工作报告,宣布广州2017年GDP总量达2.15万亿元。

1月17日,深圳市人大六届六次会议召开,深圳市市长陈如桂代表深圳市人民政府向大会作政府工作报告。报告指出,深圳2017年经济发展有速度有质量,生产总值预计超过2.2万亿元,同比增长约8.8%。

据香港星岛日报网1月18日报道,香港2016年GDP为2.48万亿港元,2017年预计增速为3.7%。但由于港元兑换人民币的汇率过去一年下跌,若换算成人民币,预计2017年香港GDP不会超过2.18万亿元人民币。

对深圳来说,这是一个格外令人振奋的数据。这也就意味着,深圳的GDP不但超越了广州,还将首次超越香港,成为粤港澳大湾区名副其实的NO.1。

其实,对于深圳在GDP层面超越香港,各界早有预期,人们议论最多的是深圳何时能够超越。此前深港舆论界普遍预期是2018年;这次令人惊喜的是,深圳居然能提前实现超越。

此前深港舆论界普遍预期是2018年(图/香港媒体)

近期的两个因素,使得深圳的GDP加快速度超越香港。一个是人民币汇率走高,使得香港的GDP数值在无形中“贬值”;另一个是根据《中国国民经济核算体系(2016)》中提出的“把研发支出计入国内生产总值”,深圳在2017年全社会研发投入超过900亿元,占GDP比提升至4.13%,远远超过了广州和香港,加上研发支出后深圳GDP总量得以跃升。

我们只有站在历史的宏阔视野中,才可以充分感知这种超越的来之不易。

40年前,深圳经济特区尚未诞生,其前身为原宝安县,GDP仅有6000万元人民币。而同年香港GDP总量为183.1501亿美元,两者差距悬殊,根本没有可比性。

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那一年,香港GDP为1774亿美元,相当于大陆GDP的18.6%。同一年,深圳GDP为1297亿元人民币,依然只能仰望“高端玩家”。

经过近40年的发展,深圳这个因靠近香港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幸运地被小平同志“画个圈”而发展起来的城市,一路奋力追赶,终于在2017年超过了香港。这样的深圳速度,堪称奇迹。

2.香港的综合优势依然明显,但并非高枕无忧

对于深圳在GDP层面超越香港,至少有一点在深港两地是有共识的,那就是GDP只是考察一个城市综合实力的指标之一,深圳想要全面超越香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香港《经济日报》认为,在人均GDP方面,香港仍远远抛离深圳。多项国际权威评选也反映,香港作为国际自由港,在金融、商贸领域的竞争力仍未削弱,已连续第23年获评为全球最自由经济体,领先排名第二的新加坡的幅度进一步拉大。

香港东方日报网提出问题:“GDP超过香港真的这么重要吗?”文章认为,深圳从一个小渔村发展成为大城市,成绩斐然,确实值得自豪;但经济不代表一切,GDP数字大过香港,并不意味深圳市民的生活质量好过香港,深圳在法治、公平、福利、医疗和环境等方面依然差距明显。

据《香港商报》报道,深圳两会期间,多位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表示,不认为深圳真正超越了香港。反而在城市管理、社会文明程度、国际化程度、法治化等方面,他们列出了相比于香港,深圳的种种不足。

比如,有政协委员提到,香港有700人专门从事城市精细化管理的设计,而深圳虽号称有30万设计师,但有多少设计师意见会被采纳到城市精细化管理?一个例证是,外国人在深圳生活的便利程度,比起香港来有很大的不足。

香港街头(图/视觉中国)

此外,彭博环球财经等媒体提到,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是外资进入中国和中国资本走向国际的重要跳板,这种鲜明的优势是深圳短时间无法超越的。

深圳两会也强调,深圳依然要向香港学习,特别是要向香港学习如何全面走向国际一流城市,不但要在GDP层面超越香港,更重要的是在城市文明层面超越香港。

然而,一个重要的问题是,面对朝气蓬勃、高歌猛进的深圳,香港还有多少优势可言?其全面优势还能保持多久?

香港《大公报》的一则文章,很能说明问题。文章标题“深圳拼经济,香港玩政治,可悲”,可谓一针见血。在深圳全力发展经济的同时,香港却陷入了政治狂热之中,社会撕裂加剧,违法活动频繁发生,立法会长期“拉布”,各界极难在重大事项上达成一致,这不但使香港错失了诸多发展机遇,也将一步步消耗香港的“家底”,彻底丧失先发优势。

比如说,法治一直是香港引以为傲的优点。但这几年,“违法达意”观念甚嚣尘上,政治人物争相违法,一些青年靠走激进路线出风头赢名声,而司法对违法活动往往比较宽容,反而对执法中的瑕疵严厉惩处。长久之下,警察等公权力的威信深受打击,所谓的法治社会也说得不那么理直气壮了。

黄之锋(左)、岑敖晖(中)及黄浩铭(右)等人被控刑事藐视法庭罪 图自港媒

同时,香港经济以金融、物流、服贸、旅游等传统支柱行业为主,经济发展受房地产行业重度捆绑,缺乏创新的内生动力。

比如,在互联网经济兴起初期,董建华曾颇有战略眼光地提出建设“数码港”,但最后却变成了一个地产项目;后来的“矽港”项目,依然没有做成。1997年香港就开始使用八达通,当时十分先进,现在依旧是八达通,在移动支付方面毫无进步可言。这些年来,香港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创新产业和互联网企业,几乎是没有的。最为搞笑的是,香港某报居然公然刊文称“有信用者不用支付宝”,从中可以分析香港今日经济发展停滞不前的部分原因。

还有一点,就是香港无论在政治,还是经济、文化层面,在融入中国这趟高速发展的时代列车上还有很多阻力。在全世界都努力把握中国发展时代机遇的历史背景下,这种背离显得尤其诡异。

这些年,国家对港优待政策出台了一大批,而一些人却“逢中必反”,反对港深港高铁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在深圳湾,香港到内地搞一地两检就可以,而到了西九龙,内地到香港搞一地两检就是“破坏法治,跨境执法抓人”,其背后的心态值得深思。说白了,就是少数人昔日对内地的优越心理还在,对曾经的宗主国心存依附,不愿意接受接纳一个日益强大的祖国,不想不愿也不敢融入内地经济发展的时代潮流。

受这些因素影响,我们可以判断,深圳未来对香港的GDP优势还会进一步扩大。

根据彭博新闻社汇集的分析师估计数字,预计香港未来两年,每年的增长率将不到3%。与此同时,2010年以来深圳的年均GDP增长率接近10%,2018年GDP增长目标设定为8%以上。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中国综合开发研究院旅游与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宋丁评论说:“长远来看,深圳超越香港是不可逆的,香港没有回头路了。”

3.深圳作为后起之秀,全面超越香港只是时间问题

如前文所述,深圳之所以能够在GDP层面快速超越广州和香港,一个重要因素是深圳的研发投入远远超过了其他城市,这也是深圳发展的最大活力所在。可以说,深圳被称作科技新兴之城,就研发投入来看这一称号当之无愧。

深圳的高科技企业,在全国也是领先的。比如,与我们工作生活息息相关的华为、腾讯等巨头,都是诞生在深圳。此外,中兴通讯、华大基因、大疆科技、光启研究院等,在业内也是具有非常大的影响力。大疆的无人机,不但风靡全球,甚至还被某些地区的武装力量用于实战。

深圳持续加大自主创新力度,结出了累累硕果。根据对国际知识产权组织(WIPO)的PCT专利数据库的分析统计,截至2016年底,深圳累计PCT专利69347件,连续13年居全国各大城市首位。就国际排名来看,深圳位居世界第二,仅落后于日本东京,但领先美国硅谷、韩国首尔、法国巴黎、美国纽约等城市。2016年,深圳PCT专利申请量排名前三名依次为华为、中兴和华星光电。

深圳(图/视觉中国)

中金公司2017年发布的报告称,对比香港和深圳在研发强度、工业企业研发支出占比、研发人员密度、获得风投的资金量等一系列指标,深圳在各指标上均高于香港。

科技进步的根源,在于深圳作为移民城市,最大的优势就是开放,愿意学习和接纳一切先进的技术和文明。这座年轻的城市没有历史包袱,几乎等同于没有自己的方言,也没有地域歧视和乡土文化,一句“来了都是深圳人”的口号影响和激励了无数人在此创业。

深圳一直很认真地向邻居香港学习,最新的成果就是前海。1月11日,《人民日报》发文盛赞前海“制度创新”,将其誉为“‘前海样本’的底色”。前海蛇口自贸区成立两年来,累计推出319项制度创新成果,其中,全国首创或领先131项,全国复制推广7项,全省复制推广49项,全市复制推广31项。这其中,很多政策制度的改革,就充分借鉴了香港的国际化经验。

据券商中国记者统计,目前A股市场共拥有3473家上市公司,其中深圳市拥有272家,仅次于上海,位居全国第三。同时,深圳上市公司含金量也很高,A股市值一举超过了上海,位居全国第二。

当然,我们还可以列举出深圳的很多优点。但正如深圳两会中指出的那样,深圳还存在九大短板,这其中就包括生态环境治理问题,医疗、教育等基本公共服务,以及住房保障和供应体系等。报告还直接描述深圳房价高,人才住房和保障性住房缺口较大,这也就导致了这个城市生存压力增大,对人才吸引力下滑。

比如,这几年来,屡屡有高科技企业准备将总部搬出深圳,或者将重要业务部门迁出,以此来节省企业成本。这应该让深圳高度警醒。实际上,深圳市在新年度的工作筹划中,也提出了一些针对性措施。

概而言之,任何一个城市的发展,都有其核心优势和诸多不足。看一个城市的发展前景,关键还是要看这座城市对经济发展大趋势的把握程度和推进力度,看核心竞争力的孕育和发展情况,看对短板弱项的弥补方式。就总体而言,当深圳在全力推动创新、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时,香港却陷入政治争拗、内耗纷争而无力自拔,这就必然导致了双城竞争的长远结局。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王若愚

王若愚

自由撰稿人,香港问题观察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香港
香港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